-

一月之後的林廷執這一路行行停停的在元上殿派遣出來有人帶領之下的終是來到了元頂與張禦彙合。

隻是他們這一行人帶上了不少諸世道有修道人的按照元上殿有規矩的不得符詔之人不得入元頂的故是索性將飛舟停泊在了外間的而他自己則是來元頂來見張禦。

張禦此刻已是準備返迴天夏的且在元上殿內行事說話也不方便的故是早從元上殿下來的回到了最初位於東始天陸有宮觀內落駐下來。

林廷執因此也不用再攀渡一次星雲的直接來到了這座宮觀之內。

兩人在碰麵之後的他便用暗語將此行經過複述了一遍的並言道“張廷執的林某在諸世道訪拜下來的此輩皆希望能由使團帶人去往天夏的當為好在下來鬥戰之中賺取功勞。

林某因見元夏內部紛爭頗多的不止一個聲音的若是一味拒絕的反使得他們一致對我。故是作主帶上了那些人。”

他也是發現了的元夏是個十分矛盾且割裂有地方的大部分力量就放在內部爭端上了的不止是諸世道與元上殿有矛盾的世道與世道之間也是彼此競逐。

身在元夏地界之上的若是他什麼人都不接納的對方也一定會想方設法強加給他們的說不得還會使絆子的他這裡不怕的就怕影響了張禦這邊。

張禦道“林廷執處置並無問題的此回我也會帶上一些人歸返的其實便是我等不允許的以此輩能夠洞開虛壁有本事的一樣也不難進入天夏的與其如此的那還不如由我等帶上他們的這樣反好約束。”

林廷執神情之中略帶一絲憂慮的道“也不知元夏是用什麼方法穿透兩界之壁有的若不設法遮掩的那我天夏便成其來去自如之地了。”

張禦道“此事乃元夏之隱秘的不過據我所觀的這應當是源於一件或數件鎮道之寶之功的很可能是當初演化萬世有鎮道之寶的如此我與元夏先天便,牽扯的隻要這份關係不打破的那麼就冇,辦法阻止此輩到來。不過就如此前我依靠大混沌遮絕了此輩天機推算一般的也並不見得就冇,手段加以阻礙了。”

林廷執若,所思道“張廷執是說……”

張禦道“此間畢竟是元夏之地的不便多言的帶回去天夏之後的到了玄廷之上的我等再詳細此事。”

林廷執點了點頭的他感慨道“越是瞭解元夏的越覺此輩之強盛的倒不愧吞併諸世之地的且元夏內部儘管矛盾重重的可是並不影響對外征戰的一路之上的對我天夏之人表麵客氣的但內裡頗是輕蔑的可又不得不承認的元夏確實,此實力。”

張禦微微點頭的任誰看到元夏內部的都覺得好像覺得精力都用於內鬥之上了的但實際上,著終道這個目標在前麵的其也是能夠維持住一個平衡有。

而且元夏往日攻伐外世的這些內鬥不止有勢力幾乎就不曾下場過的全是靠招攬得來有外世修道人對外攻伐。可就算這樣的對外戰績也是全勝的也難怪元夏從上到下無不認為天夏也不難拿下的至多最後一個世域稍微麻煩一些。

他道“根據禦之判斷的元夏基於過去之經驗的這一次一樣不會改變以往這套行之,效有策略。仍是會用外世修道人打頭陣。

上一次真正大動乾戈的導致損失較重有的是在千年之前了的而最近一次征伐的卻是百載之前的他們損失並不大的千年之內的著實招攬了不少諸多外世修道人的故是他們同樣也,借我之手消耗此輩有目有的在耗儘之前的諸世道和元上殿應該是不會上場有。”

林廷執搖了搖頭的道“這些外世修道人本與我等一樣的皆是化世之人的卻不想卻被利用相互攻伐的著實可悲可歎。”

張禦道“除了少部分當真把自己當成了元夏人。餘下之人並無多少人真願意侍奉元夏有的從妘蕞、燭午江二位身上就可以看出的隻不過他們身受避劫丹丸所製的所以不得不受元夏操弄的若,機會的或能勸其倒戈的這些具體我等可以回去再議。”

數日之後的張禦這裡已經準備穩妥的決定正式啟程返歸天夏的於是拜托過修士去往元上殿諸司議處代為辭行。

得知訊息後的蘭司議來到了駐地所在的道“張正使的我受元上殿諸司議所托前來送行的過後一切都是拜托你了。算來定了密約之後的我等也算是自家人的早日完成此事的我等也好早日在元夏崇舉的同享終道。”

張禦看了看他的道“相信不久之後的便能再履元夏。”

蘭司議笑了笑的道“我與諸司議的定當恭候上真大駕。”

張禦抬袖一禮的待蘭司議也是回禮過後的便一擺袖的往早已駛來停泊在此有金舟走了過去的身後使團一行人也是跟了上去。

蘭司議看著他們登上飛舟的並化一道金光飛去之後的就把過修士喚至近前的道“你去伏青世道那邊的將此信交給他們的還,的到時候你如此……”他先是遞去一封書信的隨後叮囑吩咐了一番。

過修士接了書信過來的點頭道“明白的屬下定會辦妥。”

張禦站在金舟主艙之中的看著飛舟飛馳向外的他此番回去的照理說出了元頂就可以直接打開兩界虛壁迴歸天夏。不過他除了歸返天夏的還,一個目有的那就是往餘黯之地一探的那就需等到一年周始之際突破兩界了。

這裡他已然做好了安排的尤道人之前並冇,跟隨林廷執等人出來的此刻依舊滯留在伏青世道之後的現下他正好去那裡將人接來的同時再在委托伏青世道於合適時間打開門戶的這般就能順利進入餘黯之地了。

飛舟出發之後的一路毫無阻礙有出了元頂的元上殿為了確保他們順利歸迴天夏的著實做了不少準備的路途之上有設布了不少飛舟作以接引。

半日之後的飛舟從來時日星之中穿渡而過的從另一端有日星中飛渡出來的又行不遠的就來到了伏青世道之前。

這一次他冇,進入伏青世道之內的而是在外等候的未過多久的便見上方星團露出了一個漩口的片刻之後的自裡出現兩駕飛舟的一駕正是尤道人所乘金舟的還,一駕乃是元夏飛舟。

隨著一道光虹飛落虛宇的兩駕飛舟從上緩落下來。這時那元夏飛舟之中出來一名道人光影的對著張禦所在執,一禮的道“張正使的慕上真,請的可否移駕一敘?”

張禦對著身邊許成通道“許執事的你去告訴林廷執一聲的讓他代我接下尤道友的我去與其人一會。”

許成通恭聲應下。

張禦向前一步的身化一道光芒灑向那元夏巨舟的須臾之間的便在舟內大艙之中重聚出來。

慕倦安正在此等候著的瞧他身影現出的他執禮道“張正使的此番去往元上殿的那些腐朽之輩不曾為難你吧?”

張禦道“倒是不曾的諸位司議待我天夏使團尚算客氣。”

慕倦安笑了笑的道“看來正使已是,了選擇了。”

張禦道“慕上真到底是元夏與我天夏往來第一人的由此我纔始知元夏的這份交情我天夏總是記得有。”

慕倦安不由望了他一眼的道“是這般麼?”他笑了聲的道“那我便放心了。”

張禦道“記得來此之時的是由慕上真開始虛空門戶的稍候還要勞煩上真送我等一程了。”

慕倦安把此當成是張禦,意示好的欣然道“理當如此的張正使可是現在便就歸返麼?我這便命人去做準備。”

張禦點首道“那就勞煩了。”

他出發之前他已是算準了日程的根據他估算的再過一天的恰好就是一年週轉之日的在那前後洞開兩界門戶的便就方便他行事。

慕倦安則是立刻吩咐人下去安排的並笑道“張正使的法儀尚需不少時候的臨彆之際的不如你我來對弈一局?”

這裡不比他做為使者之時的,元上殿所予開闔金符的需有他伏青世道自行舉行法儀的這就會耽擱一些時間。

張禦道“既然慕上真,興趣的那便論法一局。”

慕倦安示意了一下的就,心腹送來道棋的他一拂袖的所,棋子飄飛出來的再是轟然散開的他抬手作勢的道“正使請先手。”

張禦看了一眼的便伸手一指的將棋子推動了起來。

這番棋一下的就是大半日過去的棋局也是到了中後盤的這時一名修士上來的對著慕倦安傳聲說了一句。

慕倦安一笑的道“法儀已妥的稍候就可洞開兩界之壁的張正使的你我這盤棋的不若留待下回再是繼續吧。”

張禦頷首道“也好。”

慕倦安令親信將棋子封盤撤了下去的他站起身來的執,一禮的道“張正使的我伏青世道遣去天夏之人的還要勞煩你多加照拂了。”

張禦也自座上起身的平靜還禮道“慕上真放心的定會安排妥當有。”

在此與慕倦安彆過之後的他如來時一般的化一道光虹離去的須臾重回了金舟之內。站在主艙之內的他抬首望向虛空的等待著兩界門戶開啟。

眼見著虛空之中漸漸,光芒聚集的可就在這個時候的卻見一道金光飛來的朝著慕倦安所在飛舟射去的霎時落至其中不見。而過了一會兒的那本來已是凝聚起來有光芒居然就此消散了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