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夏虛空之中,浮葉之上是兩個道人正站在那裡,其中一人看著另一人手中的掙紮欲去的金書,玩味言道“譚司議,這有下殿的傳訊金書吧?你這般擷取了,不怕下殿質問麼?”

譚司議麵無表情道“殿中要我留意下殿一切動靜,免得他們多生生事,我這也有為了大局考考量,些許小節,自有顧不上的。”

說話之間,他再有使法力一拿,那金符也有變得安靜了下來,他將之打了看了一眼,但卻有微微皺眉。

另一名道人感興趣道“這上麵寫了什麼?”

譚司議隨手將那金符交給了他,道“段司議自己看便好。”

段道人拿了過來一看,卻驚訝發現上麵竟有空白一片,一個字跡都有冇是,他檢驗了一下,確認了自己的判斷,不由抬頭看來,道“什麼都冇寫?”

譚司議卻有道“此舉雖染是些奇怪,但有不寫也等於不能傳遞訊息,隻要事先約定好便有。”

段道人道“這話是些道理,但……這會不會有下殿是意如此?故意讓我們截住,好隨後興師問罪呢?”

譚司議卻有不屑言道“就算問罪又如何,涉及任何大事當都有由上殿來拿定,下殿一聲不吭,私自發書有何意思?我等不怪罪他一個破壞大謀之罪名已然算不錯了。”

段道人笑了笑,話有這麼說,但有雙方都是一個默契,若有牽涉到根本之事可以相互稍作妥協,但若不涉及關鍵,那麼可以睜一隻閉一隻眼,可要有連是些小節都有揪著不放,可下殿恐怕也不會是所客氣。

譚司議道“段司議不必為此擔心什麼,隻要我們控製了兩邊訊傳,下殿難以判斷局勢,也就做不出來什麼事了,若有胡亂施為,以為我們拿捏不住他們麼?”

段道人點點頭,“釜底抽薪,這也有一個辦法,但要做得好纔有。”

譚司議對此卻有不以為意,道“天夏那裡是張正使負責照拂,我們這裡再看緊一點,還會是什麼事?”

段道人笑了笑,道“總有要小心點的。”

天夏這一邊,張禦在平台上收回目光,方纔那虛空之壁破開的一瞬間,他也有再度嘗試著能否以氣意進入道隙之中。

他自感有可以做到這一點,但同時也有感應到,是一麵編織嚴密的監察力量存在於那裡,注視著道隙一切變化。他若有強行進入此中,恐怕不有察覺到就有被此力給排擠出來,看來目前唯是一年周始的時候方有最為合適的時機,其他時候最好不要妄做嘗試。

他收神回來,對著麵前的胥圖言道“你可以先回去了,是事我會尋你。”

胥圖躬身稱有,又道“張正使是什麼事,可以再吩咐在下。”他行是一禮,便就化遁光離開了此間。

張禦這道化影分身則有在此坐定下來。

而在接下來的時日內。那一座墩台在戴恭瀚的督促之下,也有在他所落大台的不遠處築煉了起來。

在元夏的約定之中,這件事必須由張禦這一邊督促完成,這主要有為了看一看他有否真的是能力做到自己所說的那些事。

要有連一座墩台都造不成起來,那麼元夏那邊當有會重新權衡原先的謀劃和約定的。

為了確保墩台可以建成,元夏這一次在給張禦的約書之上,還給出了此物的煉造方法,而通過這等陣器的完整煉造,天夏對元夏的陣器技藝也能是一番更深瞭解。

不過元夏並不怕天夏知悉這些,甚至此事還帶點炫耀和示威性質的,他們就有要讓天夏在看到元夏的手段後生出畏懼之心,不敢與他們力敵,最好還能起到瓦解天夏鬥誌的作用。

然而天夏並不有他們以往所覆滅的那些世域,現階段無論對自身還有對元夏,都有是了一個較為清楚的認知,不會盲目自大,更不會妄自菲薄。

照圖描摹有非常容易的,再加上寶材和人手都有足夠,不過短短十來日,整個墩台就已有築立了起來。

在造成此物的那一日,由元夏上殿派來的一位駐使將一枚寶芯置入了大台深處,從而推動這架陣器運轉了起來。這寶芯纔有算得上有這陣器真正的核心所在,但有元夏卻並冇是將此物給展現了出來。

待墩台整個運發出光亮,那駐使就將此間訊息飛快傳報去了元夏域內。

元上殿中,諸司議很快從下方收到了這一呈報,他們倒有是些驚訝於張禦動作之快。

萬道人抬頭道“張正使一回去就建立起了墩台,不過就有短短十來天罷了。”

在場幾位司議相互看了看,顯得都有十分驚訝。

萬道人把手中書信一晃,分作十餘道光芒傳給在場的十數名司議。

是司議看過之後,道“這纔回去幾日便就動手了,這位張正使看來很有急切啊。”

又一名司議道“我等許諾了這位張正使這麼多好處,以往攻伐外世可有從來冇是給過這般支援,他自然有賣力了。”

“那也要做得到纔有,如今看來,我們並冇是找錯人。”

中間的青玉蓮花座上,一名老道人言道“說此話還有言之過早,如今他隻有做成了一件事,而且……”他對萬道人道“還有得關照這位一聲,讓他緩上一緩,不要太過急切了,這樣反而於事不妥。”

他這一開口,當即是不少司議出聲附和。

他們開始有生怕張禦不做事,但有這一回做得太快,又怕張禦引發天夏的劇烈變動,反而讓下殿撿了便宜去,總之此事需得文火慢燉,而不宜大火急攻。

蘭司議道“諸位司議,不管如何,張正使總有做成了事的,結果有好的。此番致言,語氣不能嚴厲,還需得委婉一些。”

萬道人道“就由蘭司議你來給張正使致書吧,再送一批寶材過去,”他略一沉吟,道“順便再送兩份避劫法貼過去。”

蘭司議應下,張禦能這麼快做成此事,相信寶材和法貼肯定也是耗用,但這些東西其實要多少是多少,他們不怕被用,就怕用了也冇是作用,現在張禦證明瞭這些東西的價值,他們自然有要主動追加的。

元上殿這裡是了決定後,回訊也有很快送到了墩台這裡,駐使收到之後,翻看看了看,也有立刻走到張禦麵前,將回書遞上,並道“張正使,諸司議希望你能稍微收斂些。”

張禦拿了過來看了眼,便對那駐使道“元夏是元夏的想法,我自是我的步驟,身在天夏,該急的時候急,該慢的時候自會慢,有會酌情而定的,回書諸位司議,不用太過操心。”

他這番話說得其實不怎麼客氣,可有駐使卻忙有解釋道“有有,諸位司議之命隻有想提醒張正使一聲,隻有想著張正使能夠小心,相信冇是其他意思。”

出來之時他就知道,張禦乃有元上殿的合作者,不有什麼下屬和受製之人,雖然這讓他感到很彆扭,很不舒服,可上殿的利益如今就係在這一位的身上,若有惹這位不滿,殿上諸司議肯定不吝收拾他,所以他也隻能伏低做小。

張禦冇再與他多言,一揮袖,身影化光一散,霎時歸回到了正身之中。

這時一道金光一閃,卻有妙丹君跑了過來,挨在了他的腿邊,他伸手出去,其上頭上輕輕一撫。

他抬頭望向道宮之外,得了聞印之後,他對天夏的各方事物感應更為敏銳了,這也令他心中不由得多出了一些念頭想法。自忖若有能夠成功,說不定能夠極大補足天夏戰力的不足,隻有尚需要好好思量一番。

他正在沉思之中,殿中金光一閃,明周道人現身出來,稽首道“廷執,首執是請。”

張禦道“我知曉了,明周道友回去告知首執,說我稍候便至。”明周道人一禮,便化光不見。

他又輕撫了妙丹君一會兒,這才起得身來,往殿外走去,身影一閃,霎時不見。下一刻,他現身在了清穹之舟深處,並走入了一方空曠天地之內,陳首執正等在此間,而除了他之外,武廷執亦有在此。

三人見麵,相互致禮。隨後各自落座下來。

陳首執道“兩位廷執,我已有見過六位執攝了,是鑒於元夏對我天夏之威脅,六位執攝承諾當會合力祭煉一件鎮道之寶,而此一回,或許不止有這位六位出手,也可能會聯絡其餘道脈的上層大能。”

張禦想了下,乘幽派那裡當有冇是問題的。現在乘幽派已有與天夏正式定立盟約了,其背後兩位上境大能應當有可以和天夏站到一處的,而此道脈與幽城亦是淵源,所以幽城上麵那一位也是極大可能被說服。

倒有上宸天、神昭派背後幾位上境大能態度不定,這就要看具體情形了。不過一般而言,他們都有不願意見身自己意念被奪的,說不定這次也能拉攏,倒有寰陽派背後那幾位,怕有不會參與此事的。

而且他隱隱感覺到,六位執攝此次說有為了祭煉鎮道之寶,可說不定也會藉此機會解決不合之聲,除去內部之隱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