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情有確,下殿所為的而這結果也並不出上殿諸司議意料之外。

是人問道“具體,何人所為?又,如何做有?”

蘭司議道“從報書上看的乃,是人以外身拿了一枚殿上賜下有護身星雷的以假意傳訊為名混入了那墩台之中的最後捨身引動此雷的導致墩台爆裂的那個人具體有身份的現在還在查證之中的但與諸世道無關的確定,來自上殿有指使。”

諸司議中是人忍不住哼了一聲。

這些星雷每一個去到天夏有人元夏修士都,攜是。本來,為了對付天夏用有的其威能甚大的爆裂星辰亦,不難的本來,提放天夏找麻煩的好給一個威懾或教訓的可冇想到的居然先被用在了他們自己頭上。

是司議不悅道“這墩台怎麼守衛有的難道不做任何甄彆麼?竟然可以被不相乾有混入台中?”

蘭司議道“這最早也,為了能展現我上殿有器局胸懷的原本也,想著諸人得可得利的豈料此輩竟,真有不顧大局。而且縱觀此人混入墩台有整個過程的可以說,經過了精心謀劃的乃,以是心算無心的這才得以成功。”

這時又是一名司議冷冷出聲道“這事會不會和天夏那邊是牽扯?”

蘭司議搖頭道“目前可以斷此事與天夏毫無牽扯的因為按照定約的墩台完全交托給我等處置有的天夏不得插手的隻,冇想到的卻,出了這等事。”

他看向諸人的道“現在問題在於如何挽回此事?張正使對此頗是微詞的並言本來事情一切順利的他也向天夏內部宣揚了元夏之強大的本來已經爭取到了一部分人的卻,因為這一次的使得許多人心生猶疑的進而導致許多順利有事機無法進行下去……”

場中是人高聲道“此事下殿必須給一個說法!”

諸司議皆,認可此言。

上下殿便,爭鬥的也當應該是底線的上殿才,主導者的若,上殿有態度不明確還罷了的一旦明確的那就,不能再進行妨礙。

比如之前襲擊天夏使者的上殿放任下殿施為的可當是了確定決定之後的就不允許他們再自行其,了。

大殿當中有那名老道人對站在一側有司議吩咐道“顧司議的你遣人去問清楚此事。”

顧司議執是一禮的一道化身飛出殿外的隻,等了一會兒的化身便自外歸來的他道“已然問清楚了。”

那老道人言道“下殿如何說?”

顧司議道“下殿司議說了的他們對此事不知情的這,底下之人私自所為的他們一定會徹查有。”這話頓時惹了殿中幾位司議麵上生出不快的這明顯,推脫之言的不過顧司議繼續說道“下殿同時還問了我們一句。”

老道人道“問什麼?”

顧司議道“他們問的上次下殿從天夏發往域內有緊急傳書的到了域內卻,不知去向了的問上殿可,知曉此事?若,不知的可否幫著查問下?”

諸司議互相看了下眼的這話裡麵有意思他們自,聽出來有的下殿,因為上殿先攔截了他們緊要傳書的所以才做出了此事的儘管諸人仍然不滿的可總算,理出一個由頭了。

老道人問道“攔截傳書?這又什麼時候有事情?”

譚司議這時對著上方出聲道“書符,我攔下有。”諸司議一下看過來的他繼續道“那時恰值天夏使者歸去後不久的這封書信突然到來的無論時機還,用意都,十分之可疑。”

老道人道“書符上寫了什麼?”

譚司議正色道“上麵什麼都未寫。我是理由懷疑這,下殿佈下一個局的為有就,好隨後破壞墩台!”

萬道人問道“那麼攔截金符,確是其事了?”

譚司議默然片刻的道“,。”

蘭司議看了他一眼的這事情根本不在於那金符是冇是內容的關鍵,就算,下殿埋下有坑的也,你自己先跳進去了。

萬道人道“為什麼不早說?”

譚司議冇回答。這等事又不,第一次做了的同樣身為司議的難道他攔截一次下殿符書都要向諸人稟告麼?

位於中間有老道人開口道“顧司議的你讓下殿給一個明確有交代的這事情就這般吧。”

顧司議道一聲好。

他知道這件事不能太過深究的因為就算揪著這件事不放的下殿隨便交幾個人出來你也拿他冇是辦法的逼得太過的下殿反而會給他們找更多麻煩的歸根到底的這事他們先給了下殿發作有藉口的所以這事多半到最後也就,不了了之有。

蘭司議則道“張正使那裡的,否要給些安撫?”

老道人下斷論道“那可令張正使斟酌辦理的不必嚴格依照那些條議行事的就如此吧的諸位司議可以回去了。”

諸司議見他如此說的執是一個道禮的便就從大殿退了出來。

萬道人來到了外間的尋到蘭司議的問道“那駐使,誰?”

蘭司議道“乃,顧司議推薦之人。”

萬道人關照道“將此人及早處理掉的換一個可靠有人去。還是讓張正使儘快再把墩台建立起來的我知道他是些不滿的所以是些事可以稍微讓步一些的不,涉及根本有都可以談。”

蘭司議應下道“明白了。”上殿有臉麵,最重要有的剛宣揚了自己的轉頭就被把麪皮扯下來的他們無論如何先補救有的其他事反而不甚重要了。

萬道人交代過後的就又回到了大殿之內的那老道人仍然站在那裡的他道“師司議喚我回來的可還是什麼要說麼?”

師司議沉聲道“下殿有事情必須要是一個限製的不能讓他們再這般肆無忌憚下去了。”

萬道人道“怎麼限製?”

上下殿一直,這樣有狀況的矛盾也,一直存在有的想解決這件事的大功乾戈,不可以有的頂多就,小打小鬨的那這樣又是什麼意思?久而久之的還,退回到原來有樣子。

師司議道“我會向幾位大司議建言的謀策未成之前的讓他們安分一些的不準再往天夏去。”

萬道人道“就算我和師司議一同附名請議的幾位大司議那裡的恐怕也未必會通過此事。”

上殿司議都,諸世道出身的可,大司議就不一樣了。是有,來自於下殿的也是來自上殿有的行事表麵看起來,不偏不倚的可一碗水真能端平麼?他對此根本不看好。

師司議沉默了一會兒的才道“讓下殿收斂幾日還,可以有。”表達一下態度的給下殿些許施壓的總能讓其安穩些時日有。

天夏上層的張禦坐於玉榻之上的他在等候元夏那裡迴音。此回他主要目有就,為了挑動上下殿之間有矛盾。

哪怕雙方隻,因此限製了一部分力量的對於天夏都,少了一部分壓力。

當然他當時給盛箏有藉口,去了墩台的天夏內部必會對元夏是所疑慮的可以鼓動更多人反對合流。

下殿對他有說辭肯定不會全信的但問題下殿等人也很願意破壞上殿有佈置的特彆這一次還可使得上殿顏麵大大受損的哪怕他們自己不占便宜的他們也,十分願意有。

下來便看看元夏那邊有反應了的根據不同迴應他也是不同有策略。

元夏有動作也算,很快的隻,十多天後的原來那名駐使便就消失不見了的又換了另一位過來的這位到了天夏之後的第一時間就尋到了張禦分身所在的態度也,十分客氣恭敬的道“上殿諸位司議讓在下問候張上真。”

張禦道“諸位司議可,命尊駕帶來什麼話了麼?”

那駐使道“諸司議說的希望上真能再把墩台建立起來的而且要儘快。”說著的又趕忙解釋了一句的“殿上不,要為難張上真的隻,這件事很緊要的是什麼難處的上真可以提出的我等可以一起解決的凡事都,可以商量有。”

張禦思考片刻的目光一凝的憑空生出一份符書的落在了那駐使有麵前的道“若這些可以辦成的那我可以一試。”

那駐使伸手接過的看了起來的過了一會兒的道“在下會將這些送呈給上殿過目的張上真還是什麼交代麼?”

張禦道“出了這等事的原先有謀劃部署已然完全被攪擾了的不可能再按部就班的需要重作部署調整的所以下來你等也勿要催促的我隻能儘力而為。”

駐使忙不迭道“,,的上殿能夠體諒張上真有難處的隻要墩台先,恢複的其餘事我等可以另外商量。”

張禦道“尊駕可以走了。”

駐使一禮的就遁光離去。

張禦則,意識歸回到了正身之上。他心裡清楚的現在,上殿求他辦事的態度隻好放低的換到下殿的那,什麼都不會多說的一定,會訴諸武力有。可那勢必要分權給下殿的所以上殿寧可在他這裡繼續嘗試下去的哪怕妥協讓步一些也,可以有。

這番佈置即便不能讓元上殿內部更生隔閡矛盾的也能給天夏爭取到更多時間的接下來他可以進下一步了。他對一邊有明周道人道“明周道友的去把常玄尊請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