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奉全顯也冇想到張禦方纔成為夏士,上來就提出諫言,心中也是有些意外,當聽到“修文院案”這幾個字後,不禁微微皺眉。

這件事他是聽說過的,也隱約知道當時是好像是因為牽扯到了什麼,所以冇有繼續深究下去。

他看向況公,後者卻是直視過來,目光極為堅決。

在張禦開口之後,況公和所有的夏士都是意識到,無論怎樣,這一次他們都是必須要支援張禦的。

因為夏士講究的是整體的利益,這不僅是張禦第一次提出士諫,還是本次士議上第一個正式建言,他們是絕對要支援下去的。

柳奉全看了一圈下來,見所有夏士此刻都是看著自己,立刻明白了他們所傳遞的意思。

其實,對於這等文修院失火的“小事”,他從來冇有放在心上過。他在意的是如何維護都護府的秩序,如何穩住都堂,如何平衡好各方,如何讓自己的意願貫徹下去,

隻是張禦現在在士議之中當場提出來,那都府就必須要給一個交代了,或者說是給這事情一個定性,絕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樣含糊過去。

他沉吟一下,道“張士君,請你稍待,我當先問明此事來去。”

張禦合手一揖,便回到自己席座之上,重又坐了下去。

他心裡很清楚,修文院這件事情由於牽扯很大,他要是先在諸士之間商量,那由於各方麵的掣肘和顧忌,他就算能提出諫言,那就算不會不了了之,那說不定會拖到明年乃至更晚之後。

既然如此,那還不如直接在第一次士諫之上提出來。一方麵冇有那麼多顧忌,二來所有夏士多半也會選擇支援他。

況公等人雖然選擇支援張禦,可這件事到底是如何一回事,他們必須要先弄明白。畢竟他們之中有很多人長久都冇有來過瑞光了,甚至連修文院被燒這件事都未曾聽說。

幾人試著問了一下,自然有旁邊的文吏過來解答,言稱此事是四年之前修文院遭遇了一把大火,把裡麵所有的東西都是燒的乾乾淨淨。

餘公皺眉道“老朽記得,士議及以往所有都護府的禮樂之器都是放在修文院的吧?”

文吏不敢隱瞞,小聲道“回餘公,那些禮樂之器……也都是在那把火中被燒了。”

餘公眉頭愈深,道“可我上月來時,在昭堂看到的那些禮樂之器又是怎麼回事?”

文吏低下頭,有些尷尬道“那是後來仿造的。”

其實這些禮樂之器就是拿來應付一下特彆看重這些的傳統天夏人的,而且說是仿造,其實也就是外觀極像,根本不可能發出原來的音色,隻是這些樂器早就冇人會演奏了,所以也不怕被看出什麼破綻來。

餘公嗬了一聲,他追問道“那麼火從何起?是人所為,還是天火自生,結果又是如何處置的?”

文吏猶豫了一下,才吞吞吐吐道“這件事冇有結果,因為查不出是何緣故,所以也冇有定論……”

餘公臉上生出怒色,道“冇有結果?怎會冇有結果,文修院是何等所在?那是文冊存錄之地,哪裡可能輕忽過去?難怪張君提出此事,那定然是要徹查的!”

柳奉全此時已是把司寇衙署的卜主事喊到了跟前,詳細問詢這件事。

卜主事臉頰圓胖,身材臃腫,細皮嫩肉,看去半點衙署主吏的威嚴也無,他苦著臉道“公府,四年前我還是從事,此事與我無關呐……”

柳奉全根本不想聽這些,他沉聲道“卜主事,你司寇衙署內部的事,不必與我說,你隻需告訴我,這件事能查否?”

卜主事拿出手帕,額頭上的擦了擦汗水,看了看左右,低聲道“還是不查的好……”

柳奉全一皺眉,道“為什麼?”

卜主事猶疑片刻,才道“這件事與神尉軍有關,當時梅主事在得知之後,便不敢查下去,還命人把所有查到的東西都是封存入檔了。”

“神尉軍?”

柳奉全哼了一聲,道“那你可知道他們為什麼要燒文修院麼?”

這是他最為不解的事,神尉軍就是一個純粹的武力組織,和文事從來扯不上關係,冇事去燒文修院乾什麼?

卜主事雖然看著一副庸碌的樣子,可他在司吏衙署的時間極長,,綽號“事精”,對於這幾十年來的事就冇有不清楚的。

他壓低聲音道“從後來查證的線索看,神尉軍應該是想從文修院中拿取什麼重要的東西,此後的放火,是為了掩蓋自身的痕跡。”

柳奉全思索了一下,他不清楚神尉軍要什麼,但想來不會是什麼簡單的東西。

他又看了看身邊的各衙署主事,道“諸位主事,你們說下吧,這件事該是如何處置?”

司貨衙署的宋主事慢條斯理道“公府,我想我們需要瞭解清楚,神尉軍和這件事牽扯多大,是四大軍候中哪一派的人做的這件事,張士君又為什麼要求徹查此事?他又知道了些什麼?是不是掌握了一些證據,還有,他到底想要查到哪一步?”

柳奉全點頭道“老成之言。”

重審文修院失火案,這是士議上明確出來的士諫,從表麵上看,這也是個合理的要求,身為署公,他冇有理由去推脫,不查是不行的。

但把神尉軍逼急了顯然也是不可行的,所以這件事即便要查,也要事先知道可以停留在哪一步,這纔不至於擴大到無可收拾的地步。

蔣定易則是一言不發,他雖然推了張禦一把,可涉及都堂之事,他身為中立派,他是不會去胡亂出頭的。

幾人再是商議了一會兒,大致統一了意見。

柳奉全讓諸人回到席座上後,衝著張禦道“張士君,這件事我從卜主事那裡大致瞭解了一下,這是一樁無有結果的陳年舊案,你說要求徹查,那是不是掌握了什麼線索和情由?還望你能告知,以便都堂判查。”

張禦這次冇有再站起,而是在座位上一拱手,道“諸公當已是有聞,禦當初拜入泰陽學宮,非是走的正途,而是自薦入學。

然則,禦早在十二歲那年便就過了學宮的選士,隻是那時年紀尚小,養父擔心無法照料自身,故而未曾允我進學。

隻是時隔五年,禦來到瑞光城中欲取迴文冊,入學宮進學時,卻是聞聽當年寄於文修院內的文冊已隨著三年前的一把大火一同燒燬了,於是禦隻能走自薦之途入學。”

眾人聽到這裡,方纔恍然醒悟,為何以張禦所表現出來的學識,卻偏偏不去走“正業”,反而去自薦之途,原來是有這樣的緣故在內。

徐文嶽等三人也都是對他露出同情之色,可心中同時又升起了一股佩服。

張禦在那般情況之下,居然還能壓製住自己的情緒,通過自薦入學,這裡所表現出內心和意誌是何等的強大,若是換作他們自己,恐怕精神早已被這樣的訊息擊垮了。

這一刻,他們覺自己輸得心服口服。

張禦繼言道“禦在入了學宮之中,因覺此事蹊蹺,或有內幕,故是私下花了不少功夫蒐集了許多有用的證據。”

餘公開口道“張君,那些證據現在哪裡?”

張禦道“現在禦之居處,立可喚人取來。”

餘公道“好,那便請張君將那些證據拿來堂上!”

張禦點了下頭,找人過來交代了一聲,便就有人下去代為取拿。

他並不怕這東西被人半途破壞掉包,因為他在銀署之中還保有一份相同的文錄,要是有人動手,那更能證明此事冇有那麼簡單。

而等待之中,座上有一人拱了拱手,問道“張君,我有一事不解,想要請教。”

張禦看過去,見是一位目光清澈的年輕事務官吏,道“尊駕請言。”

年輕官吏疑問道“過往泰陽學宮選試,為免錯漏遺盜,每一名學子必有保人,文冊無存,張君為何不去尋保人向上申訴呢?”

張禦道“這是禦所要說的另一件事,禦之保人名喚舒同,乃是養父之舊友,文修院被火燒燬之後,舒家一家四口,也被人殺害在家中,隨後被一把火燒燬,這兩邊的手法,可謂如出一轍。”

在場許多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是什麼深仇大怨?居然下這般狠手?

況公冷言道“殘忍惡毒,令人髮指!”

張禦此時抬目看著上方,又言“文修院一事,尚有許多疑問,但禦之文冊為何人所奪,舒同一家四口又遭何人所害,卻已是查證清楚!”

餘公立刻追問道“是何人所為?”

張禦緩緩道“禦之文冊,是被神尉軍副尉主燕敘倫之子燕竺得去,而殺死舒同一家的,乃是神尉軍左軍候寧崑崙!”

他一語說出,柳奉全神情一變。

他此前根本冇想到,這件事不但牽扯到神尉軍一位過去軍候,還涉及神尉軍副尉主。這時他也是坐不住了,不由站了起來,沉聲問道“張君,此事如何證明?”

張禦看向他道“此事是寧崑崙親口向我坦承的。”

柳奉全麵上略顯驚異,道“我聞神尉軍左軍候寧崑崙早已失蹤數月,張君莫非知其下落?”

張禦點頭道“不錯。”

柳奉全追問道“那……他人在何處?是生是死?”

張禦從袖中取出一物,信手一拋,任由此物掉落在了大議堂的過道之上,在一陣清脆的響聲中,眾人便見一枚血色寶石在那裡翻滾著,隨後便聽他平靜的語聲在大堂之中響起,“此人已為我親手斃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