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張禦從最初得來的感應上察知,自己的攻勢必須要形成戰果,並壓倒敵人,才能取的最終之勝。

若是無法做到,或是攻勢陷入停頓之中,那麼等到方道人道法立穩,那麼下來就是輪到他被壓製了。並且以方道人道法來看,很大可能一旦被壓製,就冇有翻盤的可能了。

而此刻他見方道人在受壓迫之下襬出防守之勢,也是不再猶疑,氣意霎時溝通那一片高渺所在,雲海之上有飄渺之聲傳來,這一刻,所有人都於心神之中聽到了這一股玄妙音聲。

而在他的背後,則是六個道籙浮現出來,隨著一聲震響,上麵先是有一個“封”字顯現出來,僅在一息之後,又有一個“奪”浮現。

自他又是得了一個道印之後,對大道感悟增多,如今已是能夠更快運使六正天言,且便是當中有所中斷,也不會有任何影響。

這一變化看似不多,但運用到鬥戰之上時卻是靈活太多,隻要一有空隙和時機,他就能將天言之能完全展現而出,到時候無論對方展現什麼手段都是無用了。

方道人此刻神情一變,那兩字浮現之後,彷彿轟雷落入心神之中,令他深切感受到了一股嚴重威脅。

他鬥戰到現在其實仍是較為保守,因為張禦雖在場麵上占據優勢,但是並冇有展現出自己的真正道法為何,這就如同一把利器懸在頂上,始終不曾落下。

他承認張禦攻勢淩厲,可至今所運使的,大多數是寄虛修道人也能運用的手段。雖然一些厲害的修道人亦能與他們這些人周旋,可在根本道法之前,終究不具備決定性的力量。

故是到了眼下,他反是感覺鬆了一口氣,因為他認為張禦終是把自身道法運使出來了。

雖然他吃不準這是什麼,可卻能感覺到,那一股氣意居於無邊高渺之所在。一旦被引發了出來,必然不是自己所能抵擋的。

他急速盤算了一下,那六道符籙已是浮現二字,明著告訴他就是道籙俱是浮現敕令之時就是道法發動之際,故是絕不能給張禦以從容發動的機會。

可是被飛劍逼壓,他也抽不出手來反擊,而他手段也多數是偏於守禦,要想在攻勢中反過來壓製住張禦,幾乎是冇可能做到的。

若是不能進,那麼隻有退!

於是他整個人往後一退,隨著他往後退去,整個人似乎融入了一團光芒之中,似乎是從這一處空域之中消失了。

身為修道長遠之人,他眼光十分老道,幾乎是立刻分辨出來,張禦的這個道法需要對手與自身存在於同一域中,那麼自己隻需要避入其餘天地之中,就可以避開道法攝奪。

而他的道法則無有此等顧忌,因為無論他自身在哪裡都不礙他道法的施展,所以退避出去乃是一舉兩得。

此也是道法與道法之間的反製。修道人的根本道法需要變化,那就會有長處和缺弊,方道人的道法是讓出了一定的主動權的,而他在看來,張禦的道法就是需要不停的找尋機會,雖然六正天言並不是張禦的根本道法,但這番判斷倒是冇有錯的。

張禦見他身影往後退消,似是要從自身感應之中淡出,他立時凝神傾聽,依靠聞印之能,卻又一次感應了其避去之所在。

他察覺到,對方不斷往虛宇深處退去,若是不追了上去,那麼極有可能令其脫離,何況此人身上還有法器配合,難說此後冇有遮蔽之法。

命印分身與他心意相通,他意念轉到此處,根本無需他催促,便即追尋了上去,仍舊緊緊盯著不放,而依靠著一縷若有若無的牽連,他開口一喝,隨著宏聲大音傳出,背後六個道籙之中,又有一個“禁”字在上方浮現出來。

而這個時候,方道人也是察覺到了道籙的變化,不過他這是在預想之中,趁著張禦運轉天言之時,他以身上法器法符承受飛劍斬擊,並於同時拿一個法訣。

霎時間,身上登時浮現一縷縷飄忽閃動的氣光,而他整個人的氣息似是化入了腳下那座浮空飛嶼之中。

這座浮嶼乃是他的道場,亦是一處內天地,內中有著諸多空域,就是為了應對不同的情形而準備的。

在漫長修道歲月中,他各種情況都遇到過,現在他準備退入了其中一處專以避劫化難的所在,最長隻需一二息後,正身就能從張禦感應之中脫離,但在他某個玄異作用之下,卻又不礙他對外施展手段。

然而他想的是不錯,可是就在他即將成功之時,張禦眸光一閃,一轉“重天”玄異,同時心意一催,那一道蓄勢已久的驚霄終是從暗中飛出,猛然劍光斬在了他身外綻放的光芒之上!

此劍明明落在了虛處,然而卻是傳出了一震天轟鳴,這一劍卻是生生將方道人從浮空飛嶼之中給斬了出來!

方道人渾身一震,身軀從虛無淡化之中又轉回成了實質,並還數枚斷裂的法符從身上飄動出來,每一枚皆是被斬成了兩段,而另一隻袍袖亦是被撕開了一截。

可他雖顯狼狽,但他精神振奮,因為他將那隱藏在暗處的飛劍給逼出來了,使之來到了明處,場中壓力驟減三分,他認為這是值得的,雖然身上護持毀了大半,可他不是冇有其他手段了。

目光一撇,見劍光再至,他又是心意一引,雲海大氣之中嗡然一聲,腳下那一座龐大的浮空飛嶼旋即散發出無數牽引之力。

襲來飛劍受此牽引,速度力量雖未有任何減弱,但是方道人與劍光之間的空域卻是倏然膨脹了一圈,故也使得劍光因此緩了一瞬間。

飛劍能製壓他就在於連綿不絕的攻勢,可現在出現了這等緩頓,他卻是可以趁隙做出更多文章了。他仍冇有選擇反擊,而是準備好了反照法器和神通,這個時候命印分身若是攻來,他立刻反照了回去。

然而這個時候,他心中卻是一悸,抬頭望去,忽然見到一道熾熱光芒映入眼簾之中,其像是一輪烈陽將半邊天宇都是照亮,而後直接落在了浮空飛嶼之上!

他不由大驚,“空勿劫珠!?”

此物這是何處而來的?

身為天夏上修,他自是認識這法器的,也很清楚這東西發動之時需要蓄勢,可是方纔他根本未曾見得張禦禦使此寶,不然他一定會提前有所防備的。

張禦這一次是冇有將“空勿劫珠”帶入場中,但這一次可是在上層鬥戰,浮空飛嶼是方道人的主場,可其似乎忘了,他身為廷執,更兼守正,清穹上層更是他的主場。

在此鬥戰,憑藉著他與空勿劫珠的關係,隻是隔遠就將心光渡入其中,一直就在那裡準備著,等得就是這麼一個可以發揮的機會。

浮空飛嶼這麼大一個目標,劫珠自是不會落空的,這一擊正正轟在了上麵,強大的力量宣泄出來,整個天嶼隨之崩裂,因此物與方道人牽連緊密,所以此物被破,導致他也是一陣氣機不穩。

張禦令命印繼續趁勢壓製,而他則是叱喝連聲,“鎮”,“絕”二等字接連浮現在了背後道籙之上。

到此時刻,六個道籙之中,唯餘一個“誅”便當圓滿。

方道人已然感覺不對了,那股強烈的威脅之感越來越重,知是必須做出選擇了。這一刻,他接連運使了兩個玄異。

於是身上先是浮現出了一個虛影,第一個名喚“辭封”。隻要是他道法施展之時,任何他曾經抵擋過的攻勢落來,都會被玄異吸納,從而贏得一線之機。

而另一個玄異名喚“守籠”,任何他未曾見過的神通道術若是攻來,在數息之後纔會到達身上。

這兩個玄異乃是相互呼應,由此兩術守持,他也是放開了手腳,運使了一個“理天應奉”之術!

不但浮天飛嶼是他的主場,這片雲海也是他的主場!

他的“權宮天命”道法不僅是針對張禦,同樣也是針對所有雲海之上的潛修同道,隻要是他曾經接觸過的同道,此刻願意認同於他,並且給予他迴應,令他可以提先將主位占據,那麼這一戰也便贏了!

方纔他已是看清楚了,雖然玄廷隔絕了傳訊,但是並冇有隔絕道法,他認為不需要太多,隻要有個十數個願意認同迴應自己,那麼片刻之間他就能將道法推高上去。

這一刻,所有雲海之上的潛修修道人都是感應到了他的道法相召,可是這個時候,大多數人卻都是猶豫了。

玄廷這一次派遣張禦前來緝拿方道人,可謂前所未有的嚴厲,若是他們敢迴應,下來會不會被玄廷所針對?

得罪了方道人,這位不見得能拿他們怎麼樣,但是得罪了玄廷,那玄廷總有手段收拾他們的,這筆賬誰都算得清楚。

而且方道人現在祭出此術,那是在尋求他們的助力,是不是代表他已然勢頹了》這個時候再跟著他,那更不妥當了。

更有一些人則是想,便是自己不出手,想必也是會有彆人出手的……

於是令人尷尬且詫異的一幕出現了,於道人本是滿懷期切等待著諸人迴應,從而推動道法,然而此時此刻,卻是冇有一個人迴應他,他麵上神情頓時僵住。

張禦卻是不去理會他,他眸中神光綻放,於口中道出了一個宏大道音,而那最後一個道籙之上,便是浮現出了一個誅子,而在這一刻,似是撬動了什麼,一股莫名之力也是從高渺所在沉落入了世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