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元夏駐使見金郅行急著欲行,也冇有堅持,請來了那位接引之人。

這回為了方便,他不準備乘坐自己的飛舟,而是打算藉助元夏飛舟前往。這位駐使一直將他送到了舟上這才離去。

金郅行倒是覺得這個駐使倒也認真負責,隻是這位的名字他至今都不知曉,不過想了想,也無需去知曉這些了,上一任駐使很快就不見影蹤了,也不知道這位是否能長久一些。

他回頭一望,見虛壁之上裂開一個缺口,元夏飛舟正急速往那裡飛去,心中不由定了定神。

除了廷執之外,如今也就是他稍微知悉了一點張禦定約的內容了,這也是由於他需前往元夏為使的緣故,在必要時刻要給出合理的解釋。

不過這一回為了確保安穩,他這一次仍然是外身到此。而張禦則是賜了兩枚章印給他,使得他在元夏的外身能夠與在天夏的正身相勾連。

不多時,飛舟穿渡過那一個虛空缺口,在這一瞬間,他隻覺神思一陣飄忽,不知過去多少時候,他方纔神思歸位。

那接引使者道:“金真人,我已到了元夏境內。”

金郅行看了看外麵,此刻再觀,發現已然到了一片陌生空域之內,感歎道:“原來這裡就是元夏了。”

一到此間,他心中就感覺一陣不舒服。他原來是幽城之人,自由自在無人管束,後來入了天夏,也隻需遵守天夏規序便好,可哪像這裡一般,似連日月星辰沙石草木都被套在一種規矩之內,所有變數俱皆扼殺,看著令人著實生厭。

不過他看了一會兒下來,口中卻道:“好地方,好地方,金某來到此間,就如同回到自己的洞府中一般,說來元夏當年化演萬世都是依據自身而出,金某到此也算是那飛鳥歸林,如魚得水了也。”

那接引使者詫異的看了看他,雖然元夏過去不乏外世修道人的投靠,但修道人大多數都比較含蓄,哪裡像金郅行這般上來就一通吹捧的?這等風格他感覺有些不太適應,但口中也隻能附和,“那是,那是,金真人覺得好便好。”

金郅行道:“不是我覺得,是就是如此啊,想來使者也是這般想的吧?”

那接引使者隻得附和道:“嗯,對,是啊,是啊。”這時他看了看外麵,伸手一指,道:“金真人,過真人來了,這位想必張正使與金真人是說過的。”

金郅行精神一振,道:“說過,說過。”他眼待期切的看去,便見到一駕飛舟駛來,並停在了麵前,隨後過修士從乘光而來,落到了主艙之內,他也是滿麵笑容迎了上去,並執有一禮,“過真人,在下金郅行,有禮了。”

過修士微笑著回了一禮,並驚訝道:“金真人這禮節行的可真是端正,無可挑剔啊。”

金郅行嗬嗬一笑,道:“這便是我輩修道人將來欲行之禮,又怎能不學好啊?”

過修士嗯了一聲,道:“可是有很多人就是不懂這個道理啊。要是人人都像金真人這般,我元夏早就摘取終道了。”

金郅行道:“畢竟是終道麼,終要經曆千難萬險的,諸般磨礪的,便是人不來阻,天亦要來阻,若隻是人阻,那是好事啊,試問還有誰能對抗元夏呢?”

過修士又是一笑,他對金郅行很滿意,雖然這位明裡暗裡都在吹捧元夏,看去有些諂媚,可是這態度卻是鮮明表露出來了,他可以看不起此人,但卻不會不重視。除此外,是張禦的親信,現在他們還有求於張禦呢,總要給些臉麵的。

他語聲和藹道:“金真人下來有什麼不明之事,可以來問敝人。”

金郅行道:“倒是有一事,既然貴方在天夏那處也是修築了一個駐地,如今到了這裡,我也當修築一個駐地纔是,金某這也是鳳明而行,還望過真人多多通融纔是。”

過修士點點頭,道:“這事我等已是聽說了,金真人可是這裡需要我們幫襯麼?”

金郅行露出驚喜之色,道:“說來全是用在墩台之上,若得如此,那是最好不過也。”

過修士訝異看他一眼,使者墩台可是牽連傳訊的重要地界,這可算得上是元夏私地了,冇想到這位真的願意讓元夏來插手,不怕天夏那邊問罪麼?不過想想這位可能是得了關照的,有人幫助遮掩。

既是這樣,他也不會客氣。

他笑道:“既然金真人懇切相請,那我們一定是要幫忙的,我回頭和蘭司議說一聲,此事就交給我等好了。”

金郅行再執一禮,道:“那一切便拜托了。”

他與天夏之間的交流根本就是用訓天道章傳訊的,所以是不是元夏修築的墩台無所謂,反而可以讓元夏更為相信他。

並且元夏修築的話,無論寶材人手當然都是元夏所予,免得天夏付出了,將來就算又被炸了,天夏也冇有損失,那又何樂而不為?,

過修士金郅行一番談論下來後,大體上對他是滿意的,與後者告彆後,便即回去了蘭司議處,後者見了他,道:“可是問過了麼?”

過修士回道:“是,和前麵的報訊一般,這位就是張正使的親信,這回到此,既是給天夏那邊做個樣子,也是方便兩邊傳訊,那就不必再通過那邊墩台那邊了,如此也不至於走漏訊息。”

蘭司議道:“看來是上次墩台爆裂之事讓張正使過於擔憂了啊,不過這方法是好,由他的人直接傳遞訊息,總好過當中再轉一遍,但是要把那裡看護好了,彆讓下殿又是將此地給拆了。”

過修士道:“司議放心,在我們自家域內,護持就容易許多了,不似天夏那邊,我們有些時候難免看顧不到。”

蘭司議道:“隻要不給下殿藉口便好了。”說著,他有些不放心道:“讓那位金真人也看清楚一些,不要把下殿之人錯認成我們之人。”

過修士一想這的確是個問題,道:“是,屬下會提醒他的。”

兩人這裡正說話之時,忽然有一道金符飄來,蘭司議接了過來,麵上笑容斂去,他想了想,道:“那邊你多多看顧,不要出問題,我先離開片刻。”

過修士躬身一禮。

蘭司議則離開了道居,匆匆趕到了正殿那一片光幕之下,見萬道人一個人站在青玉蓮花座上,左右看了看,道:“萬司議?”

萬道人看了看他,道:“方纔幾位大司議來過了。”

蘭司議一怔,幾位大司議都是露麵了,這倒是很少見,想來是有要緊事機了,他心裡轉著念頭,口中問道:“不知是為何事?”

萬道人道:“幾位大司議言稱,諸位祖師那裡有所感應,可能是來自天夏那邊上境大能的變動,要我們下來有所留意。”

蘭司議一驚,道:“莫非天夏大能出手了?”

萬道人沉吟一下,道:“應是天夏上境大能之間的爭端,以往我們攻伐的外世之中也不是冇有這等事,無非是彼此想法不同。若僅隻是上境大能之間的爭奪,其實並不妨礙我們,該小心的仍舊小心,你去問一問張正使,看他是知曉一些什麼。”

蘭司議想了想,道:“張正使派來的親信駐使金真人已是到了,正好讓他傳訊,免得我們通傳隔了一層,他也不好做。”

萬道人道:“這麼快已是到了麼?好,那就讓他傳信。”

蘭司議一禮之後,從正殿退出,回來又尋了過修士去傳話。冇有多久,金執行也便從後者這處知道了訊息。

他倒是冇想到墩台冇有建成,就要他先是傳訊了,他滿口答應下來,裝模作樣令身邊人帶著一封書信送傳回去。而同時卻是通過張禦所傳的章印,將此訊息傳去了正身所在。

同一時刻,張禦正定坐在清玄道宮之中琢磨道法,這時他心中忽生感應,意念一顧,見是金郅行尋來,便將其傳意接來,道:“金執事,可是順利到得元夏了麼?”

金郅行回道:“有勞廷執過問,屬下已是身在元夏了,隻是放到這裡不久,元夏這邊就有一個訊息托我問詢。”他將過修士所說言語複述了一遍,又言:“我另外書寫了一封,也是往天夏送來了。”

張禦聽到是涉及上境大能,若有所思,而正在此時,殿中光芒一閃,他看過去,見明周道人出現在了階下,對他一個稽首,道:“廷執,首執有請。”

他心下微動,道:“金執事,你做得不錯,且先與元夏之人虛以為蛇,有什麼事及時報我。”

金郅行應聲稱是。

張禦收了訓天道章,從座上起身,動念之間,再次來到了清穹之舟深處,過去一層屏障,來到階台之上,對著陳首執一禮,道:“首執有禮。”

陳首執還了一禮,道:“且等一等武廷執,待他來後一併言。”

張禦點了點頭。

兩人等有片刻之後,光影一閃,武廷執也是自外走了進來,並與兩人見禮。

禮畢之後,陳首執沉聲道:“喚兩位來,是因為方纔六位執攝告知我,寰陽派三位祖師往後不會再乾涉我等任何事機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