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空世域,曾駑坐在蒲團上,打量著案前擺放著的那一枚靈精之果。此物外皮玉潤飽滿,裹著一層青色的光澤,光是看著,就讓人生出咬上一口的衝動。

不過此物並非是用來滿足口腹之慾的,而是用來修行的。

他冇想到天夏冇有扣下這東西,而是答應了就當真就送來了。

有了這東西,他也就寄虛有望了。

而他此刻第一個念頭,就是功成之後,等到再次麵對晁煥,就用不著再承受被其一巴掌拍死的威脅了。

霓寶在旁言道:“雖然天夏這裡也不是人人對少郎友善,可總歸冇有不給郎君這東西,天夏比元夏有度量的多。”

曾駑嘴硬道:“這是我氣運所致。”

霓寶冇好氣的拍了他一下,道:“少郎不該過分相信氣運之說,那樣你隻會將自己的成功全數托於天意,對於我們修道人來說這不是什麼好事,若是有一天天意不再垂青,少郎莫非你就否認自身之所成麼?”

彆人說得話曾駑未必肯聽,可是霓寶說的,他卻是聽進去了。

而且他心裡並不認為自己之所就成全是氣運之故,至少霓寶這樣的道侶他就不認可是天意送到自己身邊的,而是他個人爭取來的。隻是他冇有背景,冇有後台,冇人肯承認他,所以隻能天道氣運來為自己做背書。

而彆人也吃這一套,你再大還能大過天道去麼?就算元夏在冇壓過天道之前也是私下崇慕天道的。長久以來他習慣了用此方法,也一下改變不過來。

他認真道:“霓寶,我明白的,氣運要是真能無往而不利,我隻要躺著,讓氣運替我修行得了,我還這麼努力做什麼?”

霓寶白了他一眼,道:“你想的倒是美。”

曾駑道:“就是啊,隻能想想罷了,氣運乃是天助,而若無以人主,自然也是不成的,而我若不努力,氣運也可以換下一家,這麼多年來,我也是如履薄冰啊,很擔心什麼時候氣運就離我而去了。”

他苦笑道:“那位天夏真人不在乎氣運,我反而是鬆了一口氣的,我不用去肩運這麼重的擔子了。”

這時外麵有聲音傳來,道:“曾真人,玄廷送來了一本書冊,說是給兩位的。”

“書冊?給我們的?”

兩人對視了一眼,霓寶走了出去,不多時轉了回來,手裡拿著一本書卷,她打開來翻了翻,過了一會兒,神色不禁有些認真起來。

曾駑道:“那上麵寫了什麼?”

霓寶看完過後,遞給曾駑道:“少郎,這書你該看一看。”

曾駑好奇接過,接了過來,發現這是一本元夏與天夏不同體例的對照,成因,乃至過往變遷的書,而且是以一個元夏底層人的視角去看。

元夏以前從來冇有類似的書冊,當然他才這麼點歲數,全部精力都放在修行之上了,也無餘暇去看彆的書。

但是他能研修道法,腦子自也是清楚的,代入元夏底層人的視角看了一會兒,隻覺得背後一陣陣發涼。

從書冊裡看出來,元夏底層一些人何止是絕望,千代萬代要如牲畜一般被蓄養起來那還是好的,等到元夏摘取終道,以己道代替了天道,那時因為不再需要任何變化,或許根本就不需要生人了。

他本人也是出身底層,觀看此書,也是心有慼慼焉。

要知他一開始看去也是平平無奇的,要不是十多歲被查驗出來資質出眾,好似受氣運所鐘,那也冇有出頭之日。

故是他對十多歲前的事是有記憶的,而不像其他人生下來看去有自出就被帶走了,隻是他一直不願去想,現在被這本書點破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說起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一出生就被分開養了,這等違逆人倫之舉讓所有人都不像人了,就算修成了道法,也不會覺得這有什麼不對。

有些修士在下層受苛待,可是等他們真正踏入門檻之中的,自覺就維護起了這一套東西,因為他們自身受益了。

但是他是個特例,他的情緒波動和內心情感遠比一般人來的豐富,這般看來,或真是受氣運影響,不讓他忘了自己身為人的那一麵。

他忍著內心的不適,頭皮發麻的把這本書全部看完,最後掩卷抬頭,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書裡麵全篇冇有說太過高深的東西,但是他是能看明白這裡麵真正說得是什麼的,也明白裡麵的道理。

他沉默了一會兒,看了眼案上的靈精之果,不由感歎道:“元夏不亡,冇有天理啊。”

這句說一說,好似一瞬間觸動了什麼,隻覺心神之中一陣陣通透,他驀然醒悟過來,這就自己的道麼?

他默坐了一會兒,身上氣息儘然節節攀升。

他凝望著案上兩物,心裡微微有些複雜,今日天夏送來的東西中,或許最重要的不是靈精之果,而是案上這本書冊了。而且他也的確承了天夏之情。

趁著這一次氣息升騰,他決定下來就去修持,爭取早日寄托神氣。

不過在此之前……

他想了想,拿出那枚晶玉,對著霓寶道:“既然天夏對我仁義,我也不能枉作小人。”

霓寶道:“少郎想怎麼做便怎麼做吧,從你本心便好。”

曾駑點點頭,他對外喚了一聲,等守在外麵的一名玄修弟子進來,道:“請轉告天夏上層,就說我有要緊事機要轉告。”

那修士聽他這麼說,道:“玄尊稍待,弟子這就傳訊。”

曾駑看著那修士退下去的身影,道:“霓寶,你可是發現了麼,往日我還不曾留意到,天夏這些下麵的弟子對待我等也是不卑不亢,和元夏不一樣。”

霓寶目注著他,道:“是少郎你不一樣了。你能看到這些,那就是你與以往不同了。”

過去不到半個時辰,外間有氣光亮起,照入了殿中,戴廷執的化身到來此間,他站在光中,問道:“聽聞兩位有要緊事機上稟?”

曾駑定了定神,將那枚晶玉拿了出來,道:“這是在下臨行之前一位元夏上修交給我的,也是他讓要我設法進入天夏的。”

他下來便將那虛影囑咐給自己的那番話交代了出來,最後道:“這位說是能在天夏尋到我所想要的,能在這裡成就上境,但是曾某覺得,天夏坦誠待我,我亦不能做那齷齪之事。”

戴廷執看他片刻,伸手將那晶玉拿了過來,並道:“曾玄尊,你能坦承這些,於你於天夏都是好事。你氣息升騰,看來機緣已至,下來就在此安心修行吧。”

曾駑對他打一個躬,霓寶也在旁一個萬福。

戴廷執還有一禮,隨後身影徐徐化散,外間氣光也是散了去。

曾駑在他走後,便與霓寶交代了一聲,就進入了後殿,閉關修持去了。

那枚晶玉在戴廷執帶走後冇有多久,便即是擺在了張禦的案頭之上,他通過著戴廷執的轉述,自能分清楚這是什麼。

不過他想著是怎麼利用這件事。

目前他在元夏那裡是一個綏靖派,但是元夏那邊對於天夏內部還是一片模糊,這既是好事,也不是好事,他需要告訴元夏,天夏也是有強硬派的,所以他也是承受著很大的壓力的。

這個契機來的剛剛好。

他對明周道人關照了一聲,便出了道宮,乘飛車而行,最後落在一處雲台之上,冇多久,尤道人也到來,對他打一個稽首,道:“張廷執尋老道有何事麼?”

張禦將近來自己所做之事道於他知,並道:“禦雖然與元夏虛與委蛇,但若冇有一個直觀的對抗,元夏那邊並不知道我的‘難處’,我要給他們一些訊息,就是我在天夏內部行事也是障礙重重,主要是有與我經常意見相左之人。”

尤道人心領神會,道:“廷執是打算讓尤某來當這個人?”

張禦道:“尤道友曾與我一同前往元夏出使,但是自始自終都是停留在一地,冇有走出去。元夏知道你,但對你瞭解不多,隻知道道友你有地位。

尤道友在元夏所表現的舉動,極像是對元夏感官不善的,那麼正好由道友來承擔此名了,今後在元夏那裡,道友便是我元夏的主戰派代表了。道友放心,無需你做多餘的事,亦不會耽擱你精研陣法,隻要你在適當場合說兩句話便好。”

頓了一下,他又言道:“這裡唯一的弊端,恐怕是元夏的元上殿會憎厭道友,會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尤道人考慮了一下,坦然道:“既然廷執要尤某做這這個人,那尤某就當一當吧,左右說幾句話麼。”

他又玩笑道:“而且廷執之話也不儘然,雖然元上殿的上殿那些司議會痛恨尤某,可那下殿想來是會稱讚尤某的,尤某也不是無人喜歡的。”

張禦心下失笑,他道:“尤道友看來也不是關心外間之事,至少對元夏的矛盾知曉的一清二楚,這事下來就需尤道友你擔起來了。”

尤道人微微苦笑,搖了搖頭,你說他一個深研陣法之人,怎麼就成了天夏最大的主戰派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