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氏莊園之內,燕敘倫正享受般喝著一碗如雪脂一般白玉膏湯。

這是用靈性生物內腑精華提煉出來的元湯,用金薯葉汁調拌而成,又滲入了許多祕製香料和白牛乳,濃香稠密,口感爽滑,吞嚥之時如服玉丸。

這樣的白玉膏湯他以往每一個星期都要喝三碗,能夠使他容顏常駐,精氣飽滿。

可是隨著他在神尉軍中權勢的衰退,靈性生物獲取的渠道也是變窄,原先上供的人也是越來越少,他現在一個月才能喝上一碗了。

赫疆在接替阿爾莫泰左軍候的職位之後,就將阿爾莫泰原先的勢力完整的接收了過去,當中冇有任何波折。

神尉軍中現在大部分的人都是來源於歸化土著和安人,一個個都是極其看重武力,而燕敘倫本人並不擁有任何實力,所以冇有一個人願意跟隨他。

燕敘倫此刻也是微微有些後悔,此前他一直竭力排斥天夏的語言文字,可在完全摒棄天夏的禮樂教化之後,他卻發現,造成的結果就是所有人都不講道德,不講禮儀,處事蠻橫,不屑公理與道義,完全就是以強者為尊。

要是寧崑崙在還好,還能維護這一切,可其人失蹤之後,那麼他所有勢力的也是隨之不存了。

他現在就是在等,等自己的兒子燕竺實力強大起來,那麼他就可以又一次恢複之前的勢力。

就在上個月,他答應了複神教會的人,讓燕竺趁著過年休沐期間,以遊曆為為名去了複神教會的據點一趟,並進行了開啟力量枷鎖的儀式。

這幾天燕竺纔回返莊園,興奮的告訴他這次儀式非常順利。

不過與神尉軍的力量儀式不同,複神教會是將外來之力灌注進受術者的軀體之內,而不是像神尉軍內部那樣是著重開發本身的力量的。

正是因為這些力量並不屬於其人自己,要是想一下運使出來,也會不適應,甚至有可能會反傷到自己。所以複神會的人給燕竺加上了一些限製,這他需要一點點自己去適應,待完全掌握了,才能將這些外來的神力真正變成成為屬於自己的力量。

燕敘倫覺得這樣方法更好,神尉軍中派係眾多,成員複雜,燕竺實力的猛然提升,也會引發許多人的懷疑,反而一點點成長起來,纔沒那麼顯眼。

他在把一碗白玉膏湯半滴都不剩下的全部飲下後,隻覺得渾身變得一陣火熱,麵板髮紅,知道是藥力上來了,就站起來開始舒展筋骨,很快身上骨骼關節傳來了劈啪聲響。

過了小半個夏時,隨著藥力漸漸發散了出來,他身上出了一聲大汗,回到帳篷洗漱了一下,按照以往的作息規律,就準備再去睡一個午覺。

而就在他轉過頭去的時候,忽然感覺到帷幔一陣拂動,這是大帳內,不該有風,所以他立刻意識到情況不對勁,他不動聲色的把手慢慢移到了腰間的短刀上。

“燕副尉主,不必做那些小動作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對背後傳過來。

燕敘倫一聽,慢慢轉過身,見一個穿著勝疆衣的男子懸浮在那裡,揹負著雙手,腳下離地半尺,麵上是一幅傲然之態。

他看了兩眼,道:“原來是林隊率,你來我這裡乾什麼?”

林隊率看他幾眼,玩味一笑,道:“燕副禦主,我來這裡是特意提醒你一聲,就在都府方纔的士議之上,夏士張禦提出重審當年文修院失火一案,大都督府已是下令,拘拿你和你的兒子燕竺、想來都府的護衛和玄府的人已經在路上了……”

“哦,對了。”他似想起什麼一般,故作驚容道:“阿爾莫泰原來是真死了啊,對,就是被那個張禦親手打死的,怎麼樣?是不是很意外?”

燕敘倫頓時神情數變,過了一會兒,他沉聲道:“是尉主讓你來的?”

林隊率撇了他顫抖著的手指一眼,慢悠悠道:“我覺得燕副尉主這個時候還是關心一下自己比較好。”

燕敘倫看向他,走前兩步,帶著一絲焦躁道:“我要見尉主!”

林隊率嗤笑了幾聲,雙手環抱起來,道:“那真是抱歉了,尉主恐怕無暇來見你。”

燕敘倫眸中閃過一絲絕望,他立刻明白了,自己已經被放棄了。

如果阿爾莫泰還在的時候,那或許局麵還不會到這個地步,可是……

錯了,他之前對張禦判斷完全錯了!

也是因為這個錯,造成而今一切的崩塌。

他用力的呼吸幾口,看著對方道:“我明白了,林隊率,需要我怎麼做,才能保住我的兒女和族人?”

“對嘛,這樣纔是正確的態度,”林隊率抬了下下巴,示意他道:“尉主說了,希望你把人還有那個從文修院得來的東西完整的交出來。”

燕敘倫詫異道:“什麼東西?什麼人?”

林隊率冷笑幾聲,道:“不要裝糊塗了,你以為你做得天衣無縫麼?尉主當真會信你說的,文修院裡什麼東西都冇找到麼?尉主隻是讓你放心去做這件事罷了,裘老頭現在還在你的地窖裡翻譯秘文吧?”

燕敘倫默然下去,能知道這件事,那說明他身邊必然有親信出賣他。

他咬牙道:“原來尉主早就知道了,好,我交!但是我希望你們答應我的事能做到!”

林隊率哼了一聲,“隻要你老實擔下一切,把東西和人完整交出,尉主自然會出麵保下你的兒子和女兒,至於你那些族人,也冇人對他們感興趣。”

燕敘倫抱拳道:“那就請林隊率替我謝謝尉主了。”

“尉主!”

這時一名親信匆匆忙忙衝進來,他有些詫異的看了飄懸在那裡的林隊率一眼,又看了看燕敘倫。

燕敘倫喝道:“什麼事,說!”

親信指著外麵,道:“尉主,外麵有一支千人左右的軍馬正在過來,看去是衝著我們莊園來的,要不要小人去軍營傳訊?”

燕敘倫沉聲道:“我知道了,如果那軍馬過來,不要抵抗,把莊園門的打開,讓他們進來。”

親信詫異道:“尉主?”

燕敘倫道:“照我說的去做!”

親信愣了一下,不敢違命,轉身正要出去,卻見一道光華掠過,霎時間,他的身體被豎著切成了兩半,屍體掉落在地,大帳內一下瀰漫了濃濃的血腥味。

林隊率慢慢收回了伸出的手指。

燕敘倫壓抑怒火道:“你在乾什麼”

林隊率嘿嘿一笑,道:“我來這裡報信不能被人知道,燕副尉主,你就辛苦下,稍加抵抗一下吧。”

“你是什麼人?想要乾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暴喝傳來,然後一個十七八歲模樣的年輕人衝了進來,而後對著林隊率就是一拳!

燕敘倫驚道:“住手!”

可是已經晚了,這一拳已經打了出來,林隊率本來冇怎麼放在心上,他知道來者是誰,是什麼力量層次,所以依舊懸浮在那裡,身上光芒一起,輕描淡寫去接這一拳,好表現出自己的從容。

可是他萬萬冇想到,對麵傳來的力量很大,他一個不防備,手直接被擋回來,隨後被一隻閃爍著金光的拳頭直接砸到了臉上。

他身上的光芒頓時塌陷,連臉頰都是變形了,整個人也隨著一股巨大力量直接飛了出去,衝破了大帳,並撞榻了外麵的武器架。

年輕人一拳得手,動作不停,大叫一聲,朝著破損的大帳繼續衝出去,隨後外麵傳來不斷碰撞的聲響和怒喊聲。

燕敘倫急急走出去的時候,便見林隊率懸浮在了半空中,嘴角邊的紅腫正在慢慢消退下去,他看著下方道:“燕敘倫,冇想到你兒子還是深藏不露,好!看來你也用不著我來幫忙了,你的事你自己解決吧。”

在放下一句狠話之後,又恨恨看了燕竺一眼,身軀一晃,就往遠處飛走了。

燕敘倫一看其人走開,知道這條路是走不通了,心中又急又怒,他一扭頭,用急促的語聲對著年輕人道:“竺兒,你快走,記著我以前跟你說過的你地方,去那裡躲起來!”

“阿爹,怕個什麼,我現在不比以前了,就是阿爾莫泰來,我也不見得怕他,”

燕竺卻是有著一股衝勁,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害怕,不以為然之中還帶著一絲興奮,“阿爹,外麵來人,來一個我打一個,來兩個我打一雙!”

燕敘倫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低吼道:“竺兒,你不明白,這次是都護府和玄府聯合起來要對付我們父子,你再能打,又能對付多少人?聽阿爹的,走!”

“我……”燕竺有些愣神,他從來冇見過燕敘倫這般急促失態過,猶豫了一下,道:“好……”

可就在這個時候,轟然一聲,一個人影從上空直挺挺的落下,砸在了地麵之上,這是一個精乾的中年男子,隻是身材高長,身上還穿著都府護衛的袍服,而外麵裹著一層淺褐色的靈性光芒。

燕敘倫驚道:“安燭?”

安燭看著兩個人,冷然言道:“奉大都督令,拘捕燕敘倫父子……”

“啊……”

燕竺大喊著衝了上來,渾身光芒大放,對著其人就是一拳。

燕敘倫一陣驚恐,道:“竺兒,退下,你不是他……”

安燭卻是身形微微一偏,卻避過了那一拳,隨後仗著身高十分自然伸出手去,搭在了燕竺的頭顱之上,手腕隻是輕輕一轉,哢嚓一下,就將其脖子扭到了後麵。

燕敘倫看著燕竺那睜大眼睛,依舊殘留著不敢相信神情的臉龐,嘴唇哆嗦道:“你,你……”

安燭放開手,任由那軟軟的身軀倒在了地上,麵無表情道:“若有反抗,格殺勿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