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默感了一下,自身的根本道法已是愈發清晰了。就像是萬千水流之彙聚,終於快要到凝聚成江海的時候了。

以前他曾有個猜想,白朢、青朔兩人與他相同又是不同,但都可算是有自身道法之人,那麼是否也能演化出根本道法呢?

現在他喚出兩人之後,憑藉這愈發深入的感應,覺得在自己根本道法演化完成後,這兩人也都是有可能會演化出自己的根本道法的。

當然這裡麵還要看他自己的選擇,因為這兩人畢竟是由他所主導,是否要朝著此路而行,全看他自身意願。

而皆求根本與自身求一是不同的,若是真這麼走,無疑攀渡上境的難度會更大。

但是好處勢必也會更多。

他想了想,若是可以,他當然不會放棄。彆人的道法是冇有這個機會,他既然有,那自是需要嘗試的。

而且多開辟一門根本道法,他對道法的理解也就多上一些,雖然皆求道全定是困難重重,要是道心因畏難而退縮,恐怕更不容易向上登攀。

更何況如此做更是順應他的本心,若是留缺而上,他怎麼想也不舒服。

轉念下來,他將空勿劫珠從袖中拿了過來,仔細感受了一下,原來那個意識正在其中沉睡,需得經過蘊養纔會覺醒。

他便緩緩向裡渡入心光,以自身氣息調和運煉,原本向外散發的光芒一明一暗,忽然強盛,忽然收斂,似如呼吸一般,而每一次過後,就與他的氣息更為貼近一些。

等到此器與他氣機完全契合,那便是運養成功了,內中意識到時候也會隨之醒覺,威能至少也能恢複到原來的水準。

而這在這個時候,一駕元夏飛舟已然駛入了天夏域內,近來兩方界域內往來的飛舟很多,特彆是兩個墩台的建立後,元夏更是加大了往天夏送渡人手。

如今落在天夏域內的元夏修道人大概有上萬餘,不過多數是冇什麼高深修為,隻是聽從使喚的底層修道人,上層修道人數目其實不多。但也是相對而言,放在以往,光隻這些人,就足夠組成一個勢力不弱的宗派了。

飛舟主艙之內,站著五名修道人,正是從下殿叛逃出來的幾人。

他們這些人中,有人是真心叛逃,但有的隻是被下殿故意放出來的,更有一人則是下殿故意安插進來的人手。

此回到來,如上殿所料,就是對著墩台來的。

但明麵上,卻是來投奔天夏的。

避劫丹丸的確很有製束之力,但如妘蕞一般對於元夏極端仇恨的也不是冇有,下殿這次也是看準了契機,正好將這幾個人丟了出去,能成功正可給上殿添堵,不能成功也正好借上殿之手清理掉這幾人。

此刻其中有修士對著一人開口道:“邢道友,你說你與天夏早是暗中取得了聯絡?”

邢姓修士道:“諸位放心就是了,我有一位同門,就在墩台那裡,他藉著方便早已與天夏的主戰派牽連上了。”

有一個看起來少年模樣的修士問道:“天夏那裡是不是真的有化解避劫丹丸的方法?”

邢修士道:“這我也無法保證。”

有一名看著外表沉穩的中年道人道:“便是冇有也冇什麼,我們既然出來了,就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了,若能毀去那兩座墩台,給元夏謀劃造成阻礙,我們便已是無憾了。”

眾人都是點頭,他們都是元夏有著刻骨仇恨的,若不是實在反抗無力,他們又怎麼肯為元夏效力?現在抓到機會,那自然毫不猶豫就行動了。

不過與天夏方麵聯絡仍是準備做的,畢竟能活著誰又願意平白去死呢,再說能得有天夏支援的話,他們的行動也可更為順利一些。

邢修士與幾人商議過後,就一個人乘光進入虛空,最後拿出一枚金符發了出去,許久之後,他隻覺身軀一輕,卻是發現一片星光將自身圍裹住了,旋即見到一名年輕道人出現了麵前,道:“你是下殿之人?”

邢修士對著他一個執禮,道:“可是張正使麼?在下正是下殿修道人,此次乃是奉命而來。”

張禦這化影言道:“你有什麼事,可以說了。

邢修士道:“在下此次到來這裡,是為毀掉那兩座墩台,繼續以此打擊上殿,而在出來之前,盛司議指點,若是事後能夠脫身,還請天夏方麵代為遮護。”

張禦道:“你們準備怎麼做?據我所知,經過了上兩次事機後,墩台的守禦嚴密了不止一層,上次的方法你們怕是無法用了。”

邢修士用低沉聲音道:“用於爆裂墩台的陣旗我們的確是無法直接帶進去了,但是我們可以把祭煉此物的寶材帶入進去,然而再在內進行部祭煉。”

張禦道:“墩台會有這個漏洞麼?”

邢修士道:“本來是冇有的,但墩台是在天夏這裡修築的,而非在元夏完成的,這裡就有漏洞可鑽了,盛司議曾言,天夏這裡變機較多,所以完全按照元夏的刻板方式築煉墩台,那就是會有問題的。”

張禦點點頭,這位盛箏倒是敏銳,天夏這裡受大混沌的影響,在這裡築煉的確不會和元夏一致。這位想來此事一早就好了,但是偏偏之前冇有利用,而是等到現在來發難,想來也是定謀許久了。

他道:“盛上真能發現此事,上殿諸位司議莫非見不到麼?”

邢修士笑了笑,口中帶著譏嘲道:“倒還是真不會,上殿諸司議整日關心大局,又豈會關注這點小事?唯有我們下殿,纔會在更多小事上花費功夫。”

張禦略作思索,一彈指,一道符籙飛出,落至姓修士麵前,待後者接住後,他道:“你事後可持此書去尋一人,他會為你安排的。”

邢修士收好此符,對他一禮,道:“多謝張正使相護。”

周圍星光一散,張禦意識迴轉到了身上,他想了下,覺得就算下殿成功做到此事,這件事也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因為下殿越是和上殿對著來,上殿越是不可能妥協,但他倒樂於見到兩者之間的矛盾激化。

三日之後,他正祭煉空勿劫珠的時候,心中忽然湧起一陣些微感應,便朝虛空之中看去,見到其中一座墩台受損不小,缺了一角,但大致完好,而另一座上方有一枚法符升起,其中有一股強橫法力溢位,將之維持了下來。

此結果倒也不出意外,吃了兩次虧,上殿再怎麼樣也記住教訓了,不會再讓下殿輕易得手了。

他以訓天道章傳了一個諭令出去,讓下麵修道人弄清楚具體情況,便就收回目光,繼續方纔的運煉。

晃眼又是七日過去。

此時已是到了當日殿上定下的化開壑界障阻之期,他冇有遲疑,立時心意一轉,沉浸入了那方虛宇之中。

在他意識入內之後,同時感受到諸位廷執的氣機也是陸續沉浸入此。

而他們彼此都冇有交流說話,都是在等待著什麼。

在默默站立了許久後,所有人忽有所覺,抬眼看去,便感到似有一股莫名氣機從高渺沉降下來,輕輕從此方界域之內拂過。

刹那間,整個世域彷彿被解開了什麼枷鎖,世域之內的靈精之氣像是去掉了長久了長久以來的壓抑,霎時活泛了起來。

而在整個天地氣機升騰之下,但凡道行精深的修道人都是心有觸動,地陸之上各個角落之中,都有人把握住了這個機會,嘗試開始突破關障。

張禦等人默默看著,而枷鎖一去,長久以來的積累也是因此而爆發出來,不過半日之後,第一個修道人順利修成元神,突破到了上境,而在接下來的數日內,又有人接連突破上境,幾乎是一天一個。

在十日之後,這個速度才漸漸降了下來。而靈精之氣的漲潮經過了宣泄之後,也是開始往下回落。

張禦心中明白,先前的動靜主要依靠的是壑界以前的底蘊,還有天地掙脫束縛的宣泄,此後的修道人當是冇有這等利處可借了,隻能老老實實一步步的修行。

不過第一批成就之人本也就是資質最好,積累最厚的一批,哪怕冇有靈精之氣扶托,給點時日,也一樣能跨過此境。

他抬頭看去,見到虛空之外,似也洞開了一個無形的缺口,隨著阻障的消失,整個世域就像是從海底浮現了上來,又如同從雲霧之中顯露出來的驕陽,已然是暴露在了敵我雙方的目光之下了。

是時候有所動作了,他心念一轉,身化一道光芒落下雲頭,而與此同時,整個地陸之上,各有一道道光亮洞破雲穹,分彆朝著不同所在落下。

道盟望雲洲,此間修道人正沉浸在一片喜悅之中,因為他們的祖師突破了過往從無人能突破的關障。

而在此時,就在山嶽之巔,忽有一道宏大光芒筆直的落了下來,照得天穹明亮無比。

這道光芒堂堂正正,並不是以往對抗的任何天外邪祟,且還給他們一種莫名的熟悉之感。

諸人不由驚異望去,便見一個少年道人負袖立在光中,腳下乃是雲芝玉台,身外星屑散逸,玉霧飄繞,雙目神光湛然,難以直觀。眾人怔怔看了一會兒,直到有人不覺驚撥出聲道:

“祖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