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十五,天方破曉。www.shubaodd.com

張禦自居處走了出來,看了看四下,精神一振。

前幾天連日大雨,到了昨夜纔有停,此刻空氣格外清爽,映入眼中的花樹枝葉皆是色彩鮮亮,格外清潤。

今日是玄府開府之日。隻是此處位於學宮北端,與他居處相隔較遠,而學宮內又不許用車馬等代步之物,所以他獨自一人步行前往。

連續行走了半個多夏時後,他纔到了地界。

玄府宮閣背靠啟山,因為禮製規格較高,所以向外三麵不存在任何建築,周圍顯然空曠無比,隻有一條筆直的石板大道通向外郭城台下的拱形大門。

這條大道上的石板看得出很久冇有修葺了,破碎殘缺,雜草蔓延,兩邊矗立著一根根古舊殘破的石柱,每一根柱頭上都一座猙獰的土著神明的雕像。

此刻朝陽升起,但卻被北麵的啟山所遮擋,玄府那宏偉的殿閣和城台繼續埋藏在陰影中,隻是那金光仍舊堅定不移突破阻礙,落向地麵,並在經過那些雕像時投出一道道狹長的影子。

張禦看了幾眼,他不知道學宮或者玄府為什麼將這些古代遺蹟留在這裡,就像首府的一些建築,隻是在舊神廟上進行改建,而不是推到重來,不過仔細想來,這麼做肯定也是有其原因的。

因為時間還早,現在這裡隻有他一個人,想了想,就從夾兜中取出了一本小冊和炭筆,對著那些雕像描摹起來,知不知覺就沉浸其中。

隨著時間過去,空地上的來人逐漸多了起來,俱是一些學宮中的學子,不過多數人隻是嚮往憧憬超越凡塵的力量,對於修道本身其實並冇有什麼瞭解。

張禦眼見朝陽越升越高,且是正對著他而來,感覺略微有些刺目了,便就準備找一個避光的地方。

可他隻是走了兩步,心中忽然升起一種奇異的感覺,腳步一頓,轉頭往斜上方看去,那上麵蹲著一個鳥身人臉的雕像,雙翅收斂,爪扣柱頭,麵部正咧嘴而笑,看去邪惡詭譎。

重點不是在這裡,而是這座雕像上,正有著一絲絲熱流在散發出來。

這上麵,分明有著源能的存在!

他不由駐足而觀。

“據說這是雕像是一個非常受邪神寵愛的侍妾,這裡其餘雕像,都不及這座精美生動。”一個聲音在旁邊響起。

張禦轉首看去,說話的人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與他一樣穿著輔教衣冠,身旁跟著一個十五六歲,個子矮小的少年。

他抬手一揖,道“張禦,還未請教?”

那個青年一笑回禮,道“張兄,我名鄭高,這是我侄兒鄭瑜。”那個少年人馬上向張禦認真行禮,

張禦目光落在鄭瑜身上,對其點了點頭。

鄭高好奇問道“我方纔見張兄在這裡作畫,不敢上來貿然打擾,張兄莫非是畫師麼?”

張禦道“我的專學是古代博物學,見到這些古代遺存物,便忍不住就想研究一下。”

“難怪了。”鄭高恍然,他興致勃勃道“我對這片陸地上傳說中的古代帝國也是十分有興趣,怎奈平時隻是一個人亂琢磨,不想今日遇見張兄……”

這個人似乎十分健談,一開口就不見停下,而且根本不用彆人接話,他的侄兒鄭瑜站在旁邊一臉無奈。

張禦見此刻時間還早,玄府還未到開府的時候,自己站在這裡正好吸攝源能,所以樂得與他奉陪。

不過他很快發現,鄭高也當真是懂一些東西的,並非全是胡言亂語,還每每能發出一些獨到的見解,故他也是出言肯定了幾句。

隻是這樣一來,鄭高獲得了肯定,情緒也是更加高漲了。

在鄭高滔滔不絕說了快一個夏時後,玄府忽然那便忽然響起一陣鐘聲,鄭瑜趕緊一拉他的袖子,提醒道“叔父,鐘聲響了,要進玄府了。”

鄭高砸吧了一下嘴,似乎有些意猶未儘。平時可是很少人願意聽他這般長篇大論的,今天總算過癮了。他遺憾言道“張兄,鐘響三遍,玄府就隻能進不能出,今日我們談話隻能到此為止了。”

他拉過鄭瑜,對張禦拱拱手,道“我這侄兒年紀還小,見識也少,今次也是準備入玄府修行,張兄若是方便,還望能稍加照拂,高感激不儘。”

張禦此身也隻有十七歲,按道理比鄭瑜大不了多少,可他兩世為人,氣質沉靜內斂,本身又豐姿神秀,再加上他身上還穿著輔教的衣冠,所以冇人會把當成這個年紀的人來看。

他點了點頭,問道“鄭兄不與我們一起麼?”

鄭高哈哈一笑,連連擺手道“我便不去了,我可受不了那枯燥修持,還是研究古代遺物更有意思。”

張禦看他一眼,這位雖然是這個話癆,但卻很懂得自身想要的是什麼,是一個看準目標就會堅定走下去的人。

他再察看了一下神元,畢竟站得比較遠,從方纔到現在隻是吸取了些許,看來隻能下次找機會再來了,於是拱手道“鄭兄,那我們就現在這裡分彆了。”

鄭高也是一拱手,端容道“張兄,祝好運。”隨後他看向自己的侄兒。

鄭瑜仰起臉,期待看著自己的叔叔,也希望得到一句相似的鼓勵祝福,一隻大手蓋了下來,摸在他的頭上,鄭高露出溫暖的笑容,“小瑜,彆勉強,就算不行,你還有叔父我呢。”

你就知道我不行了?

你是我親叔叔麼?我不要你了!

鄭瑜一臉委屈。

雙方彆過後,張禦帶著鄭瑜往玄府大門方向走去,那些等候在外的人也是一個個帶著期待和興奮之色往那裡湧入,看樣子至少有百多人。

與眾人一起穿過高大的城台門洞,就見一座重簷歇山頂的大殿矗立在前方,此刻三座宮門都是大開,但是內麵情形如何,卻因為光線問題無法看清。

張禦走到殿前,仰頭觀望了一眼那高大重簷,就踩著石階而上。

而在即將要走入進去的時候,他若有所覺,回首看了一眼,見那投下來的光線正好照落在殿階之前,彷彿那是一條清晰的界限,將大殿內外分割成了兩個世界。

他收回目光,一甩袖,頭也不回的踏入了門庭。

方纔步入殿,他就生出一種異樣感覺,周圍事物似乎皆儘消去,空空茫茫,唯獨自己一人站在此間。

這時他隱有所覺,一抬眼,便見前方高起的殿台之上,有一名大袖道人站在那裡,隻是隱於一片柔和的光芒之中,正待仔細時,那道人也是看了過來,目光與他一觸。

轟!

他隻覺意識之中轟然一震,隨後彷彿無儘黑暗之中有一道光亮炸開,而後便發現自己站在一圈宏大璀璨的光幕之下。

他仰首看去,就見那光幕上嵌有一排排章印,好若銀星點點,隻是印內的字跡都是模糊異常,看不清楚。

這是……大道之章?

他心中疑惑方生,便感一股莫測意念就傳遞了過來,並直接映入了他的心海之中,莫名其妙的就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要修行玄法,那首先要隻有在道章之中認識自我。

我是一切的根本,是起始的所在。唯有明瞭自我,方能在大道之中將我與萬事萬物區分開來,纔可由此向上攀登,去到那無限高渺之處。

他兩世為人,對我的認知極其深刻,對自我的存在更是無比在意,這執念異常之熾烈,幾乎就在理解那莫測意唸的一瞬間,那光幕之上的諸多章印驟然消隱,唯獨一枚依舊光輝燦燦,存於眼前。

這就是代表自我存在的那枚章印!

隻是要讀取這枚章印,此刻還需要一件東西。

念頭方纔轉到這裡,他感覺身軀之中有一絲絲神元在那意念影響之下被逐漸催生了出來,隻是數量並不十分多。

他心下一轉念,順勢就將這些多出來的神元推向了那枚章印。

與此同時,那章印之名也是變得清晰起來

“存我”!

這個章印一立,便見又有六個章印以其為衍生了出來,在外形成了一個大圓,相互銜接,排列規整有序,呈現出朱文陽刻之貌,看起來賞心悅目,與他之前所見滿是殘缺齒痕的白文陰刻章印可謂完全不同。

這六枚章印上麵各有一字,分彆是眼、耳、口、鼻、身、意,隻是遠不及“存我”之印明亮。

他正要仔細看時,那光幕倏爾一散,就此斂去,眼前景物也是隨之一變。

他發現自己依舊站在那空曠大殿之中,而不遠處站著鄭瑜及另外還有稀稀落落十來個學子,他們此刻臉上都是帶著驚異與迷茫。

“諸位君子。”一個醇厚聲音自前方傳來。

張禦抬起頭,往聲音所在之處看過去,就見一個年約四旬,身體寬胖的高大道人站在那裡,不過與他方纔所見的並非是同一個人。

那道人笑容溫和,道“諸位君子能成功感應玄府給予你們觀讀的大道之章,並且成功種下了‘存我’之印,從今以後,便是我玄修一脈門下了。”

張禦微微低頭,心中忖道“果然是大道之章麼?”

可是疑問不禁來了,如果方纔見到的纔是大道之章,那老師之前教給自己的那個,又是什麼呢?

道人看著眾人恍惚不定的神情,笑了一笑,道“我名項淳,玄首囑托我主理玄府內外諸事,諸位君子若有什麼疑問,現下可以問我。”

鄭瑜小郎看了看周圍,遲疑了一下,壯著膽子站出來,他對著前方認真一禮,道“學生鄭瑜,敢問項主事,除了我等,不知餘下之人又去了哪裡?”

項淳笑道“鄭小郎且放心,這些學子感應不到大道之章,那自是與我玄府無緣,現在都已是平安離開了。”

鄭瑜籲了一口氣,露出開心之色,再是一拜,道“謝謝主事解惑。”

項淳看向眾人,目光緩移,道“諸位君子還有什麼要問麼?”

張禦思考了一下,他十分想知道自己此前所學到底是什麼,與方纔所見到的大道之章又有什麼區彆,可他本能覺的,這件事絕不能對外透露,即便提問,也不能讓人看出他的本來意願。

他想了一想,心中已是有了主意,對著上方合手一揖,道“學生張禦,有一疑問,想要請教項主事。”

項淳神情和善道“張君子知有何話要問?”

張禦把頭微微仰起,朗聲出言道“學生方纔想起了一句話,乃是《夏風》中的一句,想來我輩天夏人皆有聽聞。”他目注看著上方,道“大道玄渾乾坤載,天城百萬裂雲來,其中‘大道玄渾乾坤載’一句,何解?”

在場諸學子也多是麵露思索。夏風中的詞句他們可謂耳熟能詳,可其中的解釋卻是多種多樣,無有統一之論。尤其是這第一句,無疑是涉及到了大道變化,恐怕除了玄府,無人能做出正確的解釋了吧?

項淳卻是神情微變,他並冇有立刻回答,而是陷入了沉默去,看上去倒好像是在聽誰說話,半晌,他歎道“本來這些不該在今日與你們說及,不過這位張君子既然問起,那就索性一併道與諸位君子知曉了。”

諸學子一聽,無不是露出了關注之色。

項淳深沉目光看向底下所有人,沉聲道“大道之章乃是道之載器,我輩修煉者修持道法,就是通過觀讀此物,領悟其中的大道之理,不過萬物分陰陽,造化演乾坤,此物也並非唯一……“

“大道之章分作玄章和渾章兩部,你們所學習的,乃是大道玄章,亦是大道之正章!至於大道渾章……”

他頓了一下,神情無比嚴肅的說道“你們要聽清楚了,大道渾章有悖於正道,乃是惡章!而用渾章進行修持之人,那便是吾輩之大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