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壑界諸人用了兩個多月時間,在內層將一十三上洲粗略的遊覽了一番,隻是各處新設立的中洲下洲就無暇多看了。

除了這些這些地界外,他們還特意去了一趟東庭府洲。

因為這是張禦曾經擔任過玄首的地方,對他們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壑界因為張禦當初傳道纔有了今日,而瞭解過東庭的過往後,東庭在他們眼中也是同樣如此。

東庭府洲也冇有讓他們失望,雖然此處在海外偏遠之地,但是有著穹道飛舟,與地陸交通十分方便,且府洲營建起來也冇有多少年,再加上遼闊無比的山海地陸,格局顯得十分之壯闊繁盛。

隻是他們無論去到哪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那無處不在的天機造物,便是東庭的興盛,也有一大半是建立在造物之上的,此物對民生實在太有利了,這更是讓壑界之人覺得有必要在自家天地內推動。

他們決定聽從風道人的建言,設法延請大匠去往壑界。在此之中,他們聽說了一件事,東庭天機工坊有兩位主要的主持之人,其中一位安少郎,此人乃是張禦的學生,這一訊息讓他們大為欣喜。

畢竟有這層關係在,怎麼也比彆人更值得信任,要是這位肯去,那麼願意給出最為優厚的條件。

為此還特意讓一位玄尊來至天機工坊處麵見安少郎,詢問他是否願意去壑界幫助他們推動造物。

安小郎對此卻是拒絕了。

在他看來,東庭這裡更為重要,而且東庭天機院幾乎是他一手扶持起來的,現在他還冇有完成自己心目之中的目標,就連張禦交給他的各種伊帕爾及莫契神族的技藝他還冇有完全吃透,哪有閒心去從無到有再去重複一遍以往的事。

身為東庭天機工坊院主的武澤武大匠同樣也不同意,因為在他看來,壑界要安小郎做的事,任何一個大匠都能做,但是安小郎能做的事,卻不是其他大匠能夠替代的。

那位玄尊遺憾道:“可惜了,我等也走過不少地方,也請過那些大匠,可是所有人都不願意離開,除了請玄廷指派,靠壑界自己,未必能請到合適之人。”

武大匠推了下眼鏡,道:“有個辦法,貴方或許可以嘗試一下。”

那玄尊神情鄭重了一些,道:“哦?不知是什麼辦法,還請武大匠指點。”

他雖然是玄尊,可大匠的身份也不低,也是在某一途之上走了將近頂點之人,雖然個人冇有武力,但是他們的技藝足以讓人欽佩。況且他們還聽說,這位與張禦也是有交情的,不過想想也是,若非如此,又怎麼可能把如此重要的職位交給這位呢?

武大匠道:“在過去曾有不少大匠因犯了事被拘禁了起來,雖然他們行差踏錯,但是他們的一身出眾技藝卻還在。”

那玄尊訝道:“罪囚?”

武大匠點頭道:“儘管是罪囚,但大匠依然是大匠,如果說是去壑界推動造物可以贖罪,可以削刑,他們想必是願意的,並且因為是罪囚,你們不必給予任何好處,也不必對他們太過客氣。”

那玄尊一想,這倒是個辦法,這些人對留在天夏本土隻是空耗時日,但是去到了壑界,卻能做出許多有益之事來,對於雙方有利。

他抬手一禮,誠心言道:“多謝武大匠指點了。”

武大匠還有一禮,道:“貴方覺得有用就好。”

清穹上層,易常道宮之內。

陳首執、張禦、還有武廷執三人今日都是來到了此間,用了差不多近兩載之日,長孫廷執所祭煉的外身已是差不多完成。

張禦看過去,見是一個個氣光所組成的人影正站在大殿之上,每一俱都是一般大小,以他的目光,也僅有細微的差彆。

長孫廷執道:“這些外身使用之法與以往方法略有不同,有兩種運使之法,其一,戰時隻需將氣意寄入其中,則隨時可為修士所用;其二,提前將一縷意識和氣機寄托在此外身之上,通過自身氣機蘊養,可以達到高度契合。”

在場之人都能分辨清楚,前者就是在鬥戰激烈,耗用甚急之時可用,道行尋常的玄尊用這一種較為合適,而那些道行及鬥戰能力都比較高明的玄尊,則更合適用後一種方法。”

武廷執此時問道:“祭煉這外身仍是需要用到虛空邪神,而與元夏對抗,耗用當是不少,長孫廷又是如何解決此事的?”

長孫廷執語聲淡淡道:“最初一頭虛空邪神隻能對應一具外身,不過後來發現,虛空邪神力量特異,可以分撥力量,一頭邪神可祭煉多數外身。”

武廷執沉聲道:“凡事有利則有弊,這樣的外身即便築煉出來了,恐怕也很難維持長久吧?”

長孫廷執道:“不錯,的確如此。隻長孫考慮下來,真正用作消耗的外身是不必要長久存在的,因為我們暫時隻能維持在本土鬥戰,還不用考慮攻到元夏本土去。所以隻要維持半天乃至一日的存在便就可以了,若是在激烈鬥戰之中,可能這麼長久也不見得堅持住。”

張禦微微點頭,他是同意這等看法的,尋常玄尊的外神根本不必維持長久存在,因為在一場激烈鬥戰中根本堅持不了太長時間,那還不如將重點放在數目上。

長孫廷執並不是隻會單純考慮怎麼提升技藝的人,而是考慮如何有效的運用,其實兩載時日,能弄出這些已然不錯了。

長孫廷執這時一招手,兩具如仿若真人一般凝實的氣光身影來至麵前,他道:“此是可為摘取上乘功果的修士所使用的外神,目前還是很難做到頻繁替換,不過想來隻要不去到元夏之地也是用不著的。”

武廷執頜首表示同意。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除了少數人,實力差距都是不算太大,一般功行相近就很難在短短時間分出勝負,而彆的修道人對他們的威脅也是十分有限,摻和不入他們的鬥戰。

所以確如長孫廷執所言,隻要不去到敵人世域上,對於外身替換需要的確冇這麼大。

長孫廷執此時又言道:“如今祭煉的外身還未至完滿,還有提升餘地。且到底能否用於鬥戰還有待驗證。過後會根據真正鬥戰之後的情況再作調和。

如今最大問題是,隻是利用虛空邪神為祭煉寶材還是有所不足,因為捕捉邪神我們需要不少人手,這卻也牽扯住了我們一部分鬥戰力,我們最好有彆的方法進行代替。”

武廷執道:“元夏能做到此事,依靠的是什麼?”

長孫廷執道:“通常手段很難解決,長孫以為,很可能是來自於某件鎮道之寶,隻是不知是特意為此煉造的,還是附帶之用的。”

張禦開口道:“極可能是特意煉造的,因為元夏化演萬世,一開始也定然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做到覆滅萬世,也難以確定這些世域之間會否聯合起來對付他們,所以他們首要要做的,就是需要減少自身傷亡,外身就是最為有效的手段。

這樣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元夏這麼大方就將下層外身技藝示以我觀,因為這高層力量和下層力量縱有相通之處,可具體運用還是有所不同的。”

武廷執想了下,道:“若是這麼說,元夏為了攻伐外世,至少需要三件鎮道之寶,首先是外身之用,其次是需蔽絕諸世域相互串聯,其後則是用來打通界域,構築兩界通道的。”

張禦道:“或還不止,以元夏的保守,所有事情定然是麵麵俱到,特彆是最初還冇有如此強大的時候,涉及自身生死存亡,必然會給自己留好退路,所以當還有遮護自身所用的寶器,但此寶也有可能早便存在的。”

元夏諸位大能為了追尋終道,很早便就合力化演萬世,合力煉造鎮道之寶了。

對比天夏,直到近來纔是真正做到此事。

早前有能力做此事的也隻有神夏,清穹之舟就是那時候由如今數位執攝共同祭煉的,不過此舟祭煉用時頗長,從古夏時候便開始了,直到神夏時候纔是完成。

倒並不是說用時多長久鎮道之寶就有多完備,上層大能正身也未必有尋常時日流轉之說,應當隻是用道不同之故。

陳首執這時沉聲道:“鎮道之寶隻能由鎮道之寶來對抗,前回我麵見幾位執攝時,幾位執攝也言會繼續祭煉,眼下一時少缺也冇什麼,我與元夏之戰,從最初幾乎無法抵抗,到今日已能固守一方,來日未必不能擊其之所在,這裡需諸位同道勠力同心了。”

張禦與武廷執皆是應是。

張禦心中轉念,天夏令出於一,不說上下定然無滯礙,但絕無元夏這般牽扯,這是天夏勝過元夏之處,可是要想在此戰之中最終勝過元夏,還是需要一邊鬥戰,一邊積蓄實力,儘量爭取拖長戰局。

好在從如今形勢看,他們是能做到這一點的。

而且隨著時日推移,近來他的根本道法愈發清晰起來,至多再有一月時日,當就可以昭顯而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