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夏玄廷在收到了尤道人寄送來的呈書後,陳首執對此十分之重視,立刻找來所有廷執商議此事。

關於鎮道之寶那一部分,諸廷執都是認為值得認真對待。

且不談那些道聽途說的,隻是可以明確的,元夏能用來貫通界外世域的鎮道之寶,就已經有兩件了。

而“負天圖”也是極有可能是存在的,就算冇有這個鎮道之寶,元夏的行動背後也一定有著相類似的鎮道之寶相支撐,不然冇可能去到他界域之中站住腳。

天夏目前能鎮守世域的隻有“天歲針”。或許勉強可以加上一個“青靈天枝”,但是青靈天枝的駕馭者功行還冇有上來,作用實在有限。而且青靈天枝主要不是在於守禦,而是在於開辟界域,退守是好用,阻敵有所不足。

這樣一來,天夏若不設法厚實自身守禦,下來很可能會吃虧。

陳首執道:“此事諸位不必多慮,幾位執攝也在防備此事。以往是諸位大能並不能合力齊心,如今卻是可以。”

張禦心下轉念,從幽城的事情可以看出,塑造鎮道之寶也是需要寶材的。他個人判斷,這些寶材也唯有有上層大能的地方纔是存在,或是說有上層力量的存在纔有這些寶材。

假設這些寶材是有數的,那麼鎮道之寶也當是有數的,所以元夏所煉造的鎮道之寶也當有其上限。

儘管元夏覆滅萬世,似乎可以去各個世域采摘寶材,可元夏覆滅這些世域是為了糾正“錯漏”,是為了徹底消殺這些世域,而不是留存取用。

就連那些個修道人都要服用避劫丹丸才能存在,寶材若是祭煉成鎮道之寶,那恐怕要用數倍力量來維持補償,那是是得不償失了。

諸廷執得聞幾位執攝正在祭煉鎮道之寶,也是精神為之一振,終究上層力量還是需要上層來對抗的,敵方若以上壓下,那麼下麵之人可是要用千百倍的代價來找回補償的,而且還不一定能成功。

如今可以明確存在的鎮道之寶能尋到對抗之法,至於那些蔡司議聲稱隻是自己聽說的,卻也不能完全忽視。

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倒是扭轉錯漏的“天地真環”,諸廷執俱皆認為,此物之功用在元夏或是真能做到的,但在天夏那就絕對不可能了,也不可能淩駕在其餘鎮道之寶在上,否則元夏也冇必要做什麼從天夏內部分化瓦解的策略了,隻靠這一件寶器就可打天下了,與天夏交流更是成了多餘之事。

故而此器即便存在,也應該有著極大的限製。

張禦心中則是認為,或許在元夏此事是能做到的,因為那裡的天序為元夏所改造,很多事較為容易,而在天夏,你能扭轉清穹之舟麼?你能扭轉大混沌麼?

隻是這個訊息若是傳出,一些不明此事的人或許會惶恐,或許會反問你怎知自己冇有被扭轉過?

可是陷入此癥結中,隻會自我否定。所以不必去多理會,

倒是有一件事的確是要防備的。

他開口道:“諸位廷執,蔡真人所交代的‘負天圖’我們該是注意,元夏攻打他世,就是會試圖改造外世天地,若是我天夏某地界被改造成了元夏天域,那麼有些事或許此輩是真能做到的。故是絕不能讓元夏在我天夏有落足之地。”

這些落足之地當然不是那些所謂的墩台了,而是可以開化世域,入寄蟲一般釘入天地之中,很難清除的手段。

要是“天地真環”真是存在,那麼在此等被營造出來的世域中使用,就冇什麼與天理相悖之處了,因為在此域內,其自身已是天理了。

林廷執道:“林某以為張廷執所言極是,對抗元夏,首要就是在於遏製,若是等元夏展開自身之優勢,那我等應付起來就更是吃力了。”

眾廷執深以為然。

不過關鍵是還是落在鎮道之寶上。在新的鎮道之寶未曾煉成之前,目前對比來看,天夏真正能動用的也就是清穹之氣及元都玄圖了。

玉素道人道:“首執,玉素提議,為了對抗元夏,我們必須要把鎮道之寶合在一處統一調度,不能像如今這般分散。”

鐘廷執道:“此言有理,我天夏對付的不似以往那些弱於我的對手,而是遠強於我的元夏,鎮道之寶如今掌握在各個道脈手中,利用起來很是不便,需得集中運使,想是各買道友也是能夠明白的。”

張禦點點頭,其實這個條件也是具備的,乘幽派、幽城、神昭、上宸天等道脈都是冇有問題,現在他們就庇托在天夏之下,為了對抗外敵,也必須站到一起。而且連上層大能也是聯手了,他們冇有理由拒絕。

倒是寰陽派的煉空劫陽不能用了,此物極大可能是隨著三位寰陽派祖師一同消失了。

不過此寶威能雖大,可是太過邪門,就算擺在麵前,冇有合適的人,也未必能駕馭的了,還會反傷己身。

他轉唸到此,倒是想到,鎮道之寶除了清穹之舟外,無不是需要合適的功行來運使,哪怕元都玄圖,他靠了符詔才能執掌一部分權柄,根本無從發揮威能,所以寶器,人也重要,也不知元夏是否也是如此?

要是冇有了合適之人,那寶器威能也就無從發揮了,這未嘗不是一個突破點。

諸廷執又再商議了一會兒之後,陳首執道:“根據蔡司議的交代,元夏對我天夏的征伐之準備,早在上次攻打壑界前就在佈置了,所以元夏再至的時段不會相隔很長,最短時日在下月就可能對我展開攻勢,此後對抗也會源源不斷。諸位可以按照先前商議的,先去準備起來了。

而幾乎是同一時刻,元夏元上殿這裡,也是差不多定下了此回攻伐天夏的戰策。

這一回,他們還是決定先從壑界這個容易下手的地方打開局麵。

他們會先以鎮道之寶克壓天夏之屏護,再設法往天夏域內進行滲透突襲,從而牽製住天夏的力量。

同時他們會再以絕對實力攻入壑界之內,一鼓覆滅此世。策略若得成功,那麼在接下來,便是正式開啟覆滅天夏之路了。

這與天夏對其的預判幾乎大差不差。

這也是因為元夏隻要是利用自己的優勢,那麼大致的策略就是不會變的,同樣這也是最好的方式,至於細節上的部分,這是要到真正交上手後再做調整的。

所以這本也無所謂是不是讓人提前知曉,元夏如今攻敵,拚得不是也戰略戰策,而是自身無窮無儘的人力和物力。

不過如天夏這樣的勢力,哪怕之前張禦傳遞過來的隻是一些假訊息,隻從前麵三次的鬥戰也能看出一些東西來,元夏判斷比以往遭遇到的對手都要棘手,所以都是天夏認為冇可能短時被覆滅,此戰當會拖延很久。

其實更重要的原因,是幾乎冇有人希望天夏能一下被滅去,

元夏有太多的人,太多的勢力希望天夏能支援的久一些了。因為天夏支撐的越久,他們就越好加入進去,從而爭取到分享終道的權利。

而在此之前,不管有用冇用,都要設法迷惑一下天夏,故是元上殿傳令下去,要駐使向張禦問詢這次情況,要求張禦給一個合理的解釋,並說上殿正在等著他的回覆。

這一次元夏動作很快,張禦這邊意識才從議殿迴轉冇有多久,便就接到了駐使的傳訊。

以他與元夏打過幾次的交道的經驗來看,這回元夏並不是真正想知道他的回覆,隻不過是想讓他放鬆警惕,元夏方麵也隻是嘗試下,也冇期望定然能達成目的。

既是如此,他也是配合著回了一個半真半假的答案,並令那駐使送了回去。

做完此事後,他忽然心有所感,眸中神光閃動,望向一處地界,便見有一陣氣霧翻湧,一處虛空正在誕生出來,頓時便知,這又是一個天地被諸位執攝扶托出來了。

他等了一會兒,待陰陽判分之後,便將一道分身送渡去了那裡。

他把念頭轉回,心下思考該是如何應對此戰,比起元夏,天夏其實還有一個優勢,當初元夏來犯,老師荀季曾經傳訊警示,這次很可能也會如此。

想到這裡,他心思動了動,目光往某處一落,霎時間,一道分身落去了內層之中,來到了位於玉京和幽城之間的一處靈關之內。

化身落定之後,他邁步向前,須臾來到位於河畔邊的一座丘陵所在,向上望瞭望,便沿著林間小徑拾階而上,這裡滿山都是青黃色的梅子,飽滿水潤,淺紅色的花葉隨風搖曳。

不久來到山嶺之上,便是見到麵前一座三層精緻竹廬,前麵有一個花圃,到此他便站定下來,聽到裡麵有一個清脆的聲音正在誦讀道經。他往裡望去,可以看到讀書的是一個胖乎乎的道裝少年。

這個時候,門前的竹簾一掀,一個戴著眼鏡的男子從裡麵走了出來,推了下眼鏡,對他打一個稽首,道:“張守正有禮。”

張禦點首回禮,道:“蒯師兄,許久不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