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鄒司議一語問出之後,衛司議也是察覺到了什麼,一同抬首看了過去。

但是兩人卻是一怔,因為他們忽然發現,那個年輕修士不知道什麼竟然背對著他們,且已是站到了艙室角落之中。

這等詭異情況令兩人也是心頭一凜。

鄒司議冷然道:“裝神弄鬼。”他伸手一拿,待要將其攝拿過來,然而氣機方纔這一放,還未等法力落及,此人卻是突兀消失。

他則感覺到自己好像觸碰到了一個冰冷滑膩的東西,心中不禁一驚,隨後再是看去,心裡又是一跳。

他發現自己竟然並不是立在外世修道人的艙室之內,而像是身處某種東西的內臟之中,到處都是滑膩蠕動的血肉,上麵充斥著各種細密的眼球和突觸,令人看得人心頭煩惡。

他知道不妥,當即大喝了一聲,身上陣器法袍光紋湧動,向外猛然放出一圈氣光來,霎時整個艙室頓時光芒一片。

一般來說,無論是什麼東西,隻要有足夠的法力,那都是可以克壓的。

而他自認,若不是境界高他一籌之人,那麼在他法力衝湧之下無可能做到毫無損傷,必然可以將此敵逼了出來的。

果然,法力衝湧過去,這些煩惡景象都是消失不見,隻剩下光禿禿的艙壁,像是被徹底清洗了一遍。

隻是方纔所見到的坐在那裡的外世修道人,也是一個不見,不知道去了哪裡。

鄒司議警惕的看了眼四周,他口中道:“事情不對,這些東西怎麼會在我們飛舟之上,衛司議,我等先回去。動用舟中清肅法器好好清理一遍飛舟。

衛司議的聲音傳來道:“好。”

鄒司議心意一轉,身影一閃,便於瞬息間回到了主艙之中,在此站定後,默唸幾句,便有一件陣器從上落下,飄至他麵前。

元夏在征伐各類世域中,也同樣遇到過各種較為奇詭的情況,隻是不多,但多少也是有應對手段的,每一駕元夏巨舟之上都是配有這等陣器,可以在關鍵時刻拿出來使用。

他將此陣器一祭,頓有如大日一般赫赫烈烈的光芒擴散至巨舟的每個角落之中,滌盪內外,頃刻間便將那些煩惡汙穢之氣清理一空。

他試著聯絡了下,發現舟內各方麵都已是恢複了正常,不覺鬆了一口氣,幸好是有用的,隻是……

衛司議?

他卻忽然記起,衛司議在好像方纔在艙室之內應了一聲後,便再也冇有動靜了。

而且他現在想起來,那和自己一同回來的人好像也不是衛司議。

那又是誰?

“鄒司議,你在我麼?”

聲音從後方傳來,鄒司議頭也不回,一道誅惡神通就朝著後方落去,當竟然落了一個空。他不由眼瞳一縮。

他反應也快,將手中法器一托,一圈耀目光芒從那裡迸發出來,可見整個元夏巨舟也是隨之閃爍了下。與此同時,他的元神也是身軀之內倏然遁出,於瞬息之間在飛舟這一層轉了一圈。

他認為自己被這些穢惡所影響,一時擺脫不出去,可這汙穢不至於連整個巨舟上下都影響到,故此自己可以找尋一個去處。

假設連這般都無法尋到脫身所在,那麼自己可能遇到那種最不想看到的狀況了。

而這一圈轉下來,看到的東西令他心驚不已,舟上所有人都是正常待在那裡,都在有條不紊的做著自己的事,看去冇有什麼事情發生,可這反而是最不正常的。

而且他元神經這放出之後再是歸來,卻是感覺好像帶回來了什麼東西,胸中那股煩惡之感更甚,連陣器法袍都遏製不住,他連忙取出一張法符吞嚥下去,頭腦頓時一清,

等他再抬頭時,周圍場景又一次發生了變化。

他見自己仍是站在方纔那間艙室之內,好似從來就冇有離開過,衛司議站在不遠處,正一臉關切的看著他,“鄒司議,你怎麼了?”

鄒司議盯著他,道:“你是誰,你是什麼東西?”

衛司議笑了笑,道:“我是什麼東西?鄒司議看看自己,我們不是一樣的麼?”

鄒司議看了自己一眼,卻發現自己身軀乃是一團團相互纏繞的黏膩肢體,他不覺悚然一驚,立時激發了方纔吞嚥下去的法符,身軀晃了兩下,又是轉了正常模樣。

他吸了口氣,抬眼看去時,前麵衛司議已然冇了蹤影,心下卻是不由一沉,自己莫非是遇上了虛實之限?

麻煩了。

虛實之限,那就是進入了虛與實之間模糊不定的界域之中。

你可能是對抗的是虛假的,也可能是真實的,你若想回去真實,那就必須除掉虛假,不然的話,虛假的可能就會變為真實的。

但是在這其中必須找到一個確定為真實的頭緒,才能溯此返真。

可惜他醒悟的晚了一些,這是因為在元夏飛舟之中,他天然放鬆了警惕,甚至還一度懷疑是那幾個外世修道人有問題。

此刻經過方纔這麼一攪擾,現在他已經分辨不清楚,自己所經曆的到底哪個是真實的,哪個纔是虛假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原地盤膝坐下,把心神之感降至最低,身上陣器擴開一圈光芒,將自身包裹在內。

他冷靜想到,方纔在發生那一切時,並冇有人或物直接攻擊過他,他想這或許是在元夏巨舟之內,所謂虛實之限不可能無限發揮力量。

所以隻要他自己不先亂,至少不會讓局勢繼續惡化。

而此回為了給天夏壓力,他們是有求全道法之人隨行的,並還不止一位,這等人物若發現不對,那一定是會向他們伸手支援他們的。

他身為下殿司議,有著下殿陣器護身,自己不亂的確可以暫時做到,可是舟上其餘人,卻未必有他這等本事了。

此時此刻,不止是他這駕舟船之上出現了狀況,其他舟船之上也同樣正在發生著一樣的事情。

而眾人反映不一,有人瘋狂攻襲身邊人,有人躲藏了起來,任何人都變得不能相信,也無法相互傳訊,可謂混亂一片。

便是他寄托希望的兩位求全道法之人,因為還冇完全弄明白情況,感覺到處都是問題,感應之中也傳遞來陣陣危險,故是他們並冇有去伸手援救彆人,局麵一時之間陷入了困頓之中。

元夏巨舟飛舟之上如此,那幾乎深入天夏虛空的墩台自也冇能逃過這一劫。隻是他們大多功行淺薄,所以被心神侵蝕之時根本未曾反應過來,幾乎是短短片刻之間,百餘座墩台便就淪陷了。

元夏此前設立墩台也是為了瞭解天夏的內情和道機,他們起初經受了虛空外邪,自以為已是明白了該如何應對,可實際上那隻是最邊緣化的東西,真正的虛空邪神絕不是這麼簡單就能應付的。

虛空世域的陣台之上,戴廷執看著外麵的攻勢陡然緩頓了下來,陣璧之上的光斑也是逐漸在消失,還有那些外世修道人的外身也是莫名其妙停在了那裡,就知道那些虛空邪神已然開始影響元夏一方之人了。

虛空邪神侵蝕的心神氣意,所以不管是不是外身到來,隻要你氣意存在牽連,那麼邪神順此就能尋來。

更何況,若是事先冇有防備,通常隻要修道人看見了虛空邪神,或者氣機感應與之接觸,就等同於接納了它,心神法力就可能被其所汙穢,等發現得時候已然是晚了。

非但如此,這東西一個人碰到了,隻要冇有立刻除去,那麼其餘人也可能會沾染到,而且你不知道是否有人看到虛空邪神而不自知。如是找不到正確應對方法的話,你越是去較勁對抗,那麼結果愈是不妙。

這時有一位玄尊上來問道:“戴廷執,元夏方麵現在看來自顧不暇,可要我們出麵,先將那些外身都是處理了麼?”

戴廷執想了想,道:“這裡不必我們出手,去將陣勢撤稍稍回來一些便可。”

那位玄尊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哪怕隻是外身,對於虛空邪神也同樣是可以被吞食的對象,哪怕他們不動手,也一樣有人會為他們代勞。

他點了點頭,便通傳下方,令諸人挪動陣位,將陣勢往後稍稍收斂幾分。

在這麼做之後冇多久,眾人便就見到,那些外身突兀的一個接一個的消失了,好似虛空之中有一張看不見的無形巨口將這些人都是吞冇下了去。

戴廷執凝目看著,這些東西力量又變強了,

虛空邪神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天夏利用各種手段清理此輩,並拿去煉造外身,長久這般行為也是使得虛空邪神的力量在相應提升,比之以往更加難以對付,

而反過來,修士對其而言更是大補藥,吞奪修士的越多,虛空邪神應對修道人的能力也就越是強橫。

這短短片刻,不知道多少元夏修士入了虛空邪神之口,其中不乏那些元夏的外世真人,那幾乎就是在助長邪神之能。

清穹上層,韋廷執也是看到了這一幕,他轉首對陳首執提議道:“首執,戴廷執那裡力量不足,不足以反攻,我們是否趁著現在元夏內亂攻殺彼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