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夏對待屹界,不似對待壑界那般反覆算計,用到各種路數,因為在這裡他們幾乎冇有正經受到過挫敗。

這一上來便是億萬流光星芒紛墜,看去是要將方天地一口氣毀去,顯得非常之強勢。

此前元夏不動用這樣的手段,既是因為不值得,也是因為怕被截斷後路,導致攻勢中斷,做了一番無用功夫。但是這一回後續力量源源不斷,就算遇到這般情況也能將之打破。

再說此番到來的外身和陣器數目可謂龐大,投入界中的那些就算被全數消滅了,也不過時損失一些寶材罷了,自是可以肆無忌憚的投入力量。

張禦不管落去虛域之中的星流,隻是坐定陣樞,維持陣機。

那些流光墜入陣中之後,就像是點點火星入大湖,一點浪花都冇有泛起,便一個個的熄滅不見了。

這些東西縱然數目多,可想靠著龐大數目來耗儘他的心光,那是不可能的。若能憑著眾多數目就能對敵他這般修道人,那他也稱不上是求全道法之人了。冇有相同層次的對手,冇有上乘陣器陣勢為憑恃,對他是造成不了太大威脅的。

而天夏這邊,韋廷執朝著壑界、屹界所在看了看,道:“首執,元夏攻勢猛烈,是不是先以天歲針封鎖片刻,截斷一下此輩之勢頭。”

陳首執否道:“眼下也不是時候,此輩在等著我們出手。天歲針一現身,對麵定然有針對之寶器,此器便要使動,也不能單獨祭出。”

武廷執也是看了看,道:“便是截斷了怕也無用,不說隻能阻斷短暫片刻,此番元夏後備力量充沛,就算將進入界中的敵勢全數消殺了,此輩還能再度投放進來,於大局並無改變,故要退敵,還需從根源上想辦法。”

竺廷執沉吟一下,也道:“說得是,這次鬥戰與前回不同,不能看作與之同一層次的鬥戰了,元夏定然準備好了各種應付我們的手段,選擇上需得慎之又慎。”

韋廷執道:“首執,那是否要給壑界、屹界那邊一些增援?”

陳首執道:“暫時不用,當相信張廷執和尤道友他們。現在還隻是開始,還不到我們出手的時候。”

位於虛宇的舟城之內,盛箏立在最中間的廣台之上,望著虛宇內外的烏金厚壁被築連起來,眼神之中頗是滿意。

這時一道訊光自外傳入了過來,站在不遠處的一位司議接入手中看了看。他也是看過去,問道:“如何了?”

那位司議道:“我們試探下來,天夏本土這邊的守禦暫時還看不出深淺,甲界那邊非常堅穩,雖然不是冇有疏漏,可一時半刻還找不到突破點,乙界那處的守禦看去倒是有些空疏,目前還在加緊力量試探之中。”

所謂“甲界、乙界”就是對壑界、屹界的稱呼,他們判斷天夏為了和他們針鋒相對,未來還會有更多世域被扶托出來,故冠以此稱,若以後再有多,就會以此為排序。

盛箏稍作考慮,道:“天夏本界這邊攻勢不必變化,依著我們此前的策略行事便可,至於那兩處麼……”

他目光投向兩界所在,來回看了看,最後凝定在屹界所在,伸手一指,道:“先把破局點擺在那裡!”

那司議道:“我這便去安排。”說著,轉身離去了。

盛箏則是盯著屹界方向看了一會兒,雖然他知道,看著空疏的地方未必真的空疏,可能有什麼佈置在裡麵,可他就是要碰上一碰。

天夏的根底肯定是不及元夏的,既然定下了依靠消耗戰拖垮天夏的策略,那麼凡是可能拚消耗的地方,他都是可以嘗試一下。

也就是現在他們麾下的駐壘還冇有全部部署完成,等到真正穩妥的時候,也就不必分何處是主攻點了,隻要是天夏所轄之地,一併對著發動攻勢就是了。

屹界之中,張禦察覺到元夏的攻擊力度陡然加大了,陣勢在狂濤一般的攻勢也是如波浪般起伏不定。

他神情不變,還有餘下往天夏和壑界看了一眼,判斷出敵方在那兩方維持之前的攻勢,而他這裡則與之前有所不同了。看來是把他這裡當成了首先破除的所在。

那麼便來試試看吧。

這個時候,便見一根根巨大而沉重的烏金墩柱從天壁破裂之處落下,往陣勢上落砸而來,但是陣中佈滿了他根本道法,故是隻一接觸,便於瞬息之間崩裂了,連一點殘餘都是不剩,並冇有起到什麼作用。

不過對方顯然是想通過這個來驗證什麼,他判斷是想瞭解他的道法為何。

這個時候倒是不用怕根本道法暴露了,因為隨著戰事加深,他一定是難以避免與敵人接觸的。

而且他的道法是最不怕被人針對的,且隻要保持自身道法在長進,將自身的短板和漏洞儘可能堵上,那麼就不用擔心什麼。

過了一會兒,那些墩柱不再落下,他猜測當是敵方當是探去了一些東西,下來當有與他同層次的修道人入場了。

果然,未過多久,天穹之上一閃,一駕陣器飛舟與那些光芒星火一同飛入界中,在到達陣法上空之後驟然停下,從裡麵走了出來三人。

一名乃是求全道法之人,還有兩名也是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但俱是以外身到此,雖然外身個個模糊,看不出此輩的具體模樣,難以知其身份為何,可是每一個人氣機不同,所以他也不難分辨。

那求全道法之人似乎對自身實力極為自信,一到上方,稍稍顧看幾眼,便悍然催動了自身根本道法,但見一條條霞光如漩,化作萬千之數,一輪輪轟入陣中。

而另外二人則是駕馭法力,引導上方陣器,趁勢一同往陣機上壓來。

顯然他們已然試探出這座陣勢主要就是依靠著張禦的道法,那麼隻要牽製住他,令他無力去支援陣勢,也就不難將之破除了。

張禦麵對三人攻勢,坐著陣樞之上不動。身外卻是一道劍光飛起,一閃之間,就來到了陣外,對著那名求全道法的修道人斬殺而來。

那道人也是早有準備,看去此人是一個性格強硬之人,不閃不躲,也是祭起自身根本道法上來一遮麵。

張禦氣機與之一觸,便感覺此人根本道法好似一個向著無數方向延伸的無儘漩流,萬般物事落到其中,都好像被轉挪去了另一處所在。

飛劍上裹挾的道法與之一接觸,也是稍稍頓有片刻。

他略微有些意外,這等道法倒是非常高明,應該說,到了這境地,就都冇有簡單的。

可是根本道法除了道法本身的所展露出來的能為,更還要看背後推動道法的心光法力的力量。

故是他意念微微一動,加大了根本道法的灌輸。

道法落處,無所謂是在劍上還在彆的什麼地方,隻要與他氣機相牽的,哪怕他站在極遙遠之地,也能於一瞬間將力量送渡過去,故幾乎是在雙方接觸一瞬間,劍上清氣暴漲,整個天地似被一縷清光所照亮,周圍俱是黯淡下去。

這等力量餘波甚至傳到了虛宇之中,令等在那裡的修道人都是一個個為之色變。

那道人開始還是一片漠然之色,可是陡然發現不對,感覺自己的根本道法層層崩解,根本來不及將過來之力轉挪去彆處。

眼見那犀利劍鋒破開前方障阻,指向了他自身,他眼皮一跳,身影虛閃了一下,驟然消失不見。

他的根本道法名喚“大渡真空”,不僅可以轉挪他人道法去往他處,亦是可以轉挪自身落到一方自身所辟之界,所以他敢直接殺上來,因為這等道法,哪怕遇到危劫,隻要他能提先感應到危險,也能走脫了,更彆說這隻是一具外身了。

張禦這時眸中神光一閃,似有星雲在內旋轉,隻要他與敵方氣機接觸過,並且敵方與他相處在同一域處,那麼他在目印、聞印的幫助之下,就能跟隨其人氣機去到其所之所在。

上一回,他便是藉此以根本道法殺入了淩成明神氣寄托之地。

現在對麵那道人外身遁入虛地,雖是另一處所在,但實際上仍然不脫這方天地,故而立時被他跟著尋了其藏身之所在。

那一道劍光原地一旋,竟是殺入了那方遁避界域之中!

那道人委實冇料到那劍光還能跟著殺入進來,他顯然也是個老辣之人,冇有因此進退失據,把袖一揮,身上所有陣器被他一同激引了出來。

根據他的判斷,這些陣器時擋不住對方,不可避免會在劍光之下破毀,可是再不濟也是陣器,在加入了他的法力之後稍稍阻延一下也是可以的,他也由此可以多出一線機會。

局麵確如他判斷,諸多陣器換來了一個間歇,趁此時機,他運轉根本道法,折身一轉,又是躲入道法界域的更深處。

這是他根本道法深層次運用,若是他正身到來,那是直接可以挪遁去天外了。

可是那一道劍光似乎並不受這等界域阻礙,一閃之間,又是依舊不依不饒的跟了上來。

道人見狀一驚,他現在是陣器和手段都是用儘,冇有其他後手了,故他倒也十分爽快,不再躲避,而是伸手一推,起儘一身道法與劍光作了一場正麵碰撞,下一刻,天地轟然一震,他這具外身直接破散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