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遁光向前疾衝,身外兩道劍光化為一路拖曳的長虹,不斷旋轉絞殺,破毀著路上所見到得一切。

同時他又不斷拋下事先帶來的陣盤雷珠,這些雷珠威能奇大無比,隻是需要在無人攪擾的情形下才能充分發揮出威能。

而他這回所要做的,就是找尋機會,看能否殺入烏金壁壘的本陣之中。

退一步說,哪怕就是為了打破身後的駐壘,待在原地守禦也是不成的,他能把一個求全道法之人的外身打掉,對方隨後又可派遣一個到來。

所以唯有以攻代守,至少要給後方之人爭取數十呼吸的時間,才能讓他們佈置完成,從而毀去整個駐壘。

隻是在他衝入烏金壁壘之後,看去像是元夏方麵截斷了通路,兩邊連通的關門陡然合閉了。

進入此間的諸玄尊忽然察覺到張禦位於的前方氣機消失了,都是一驚。

焦堯這個時候卻是立刻傳聲道:“諸位放心,諸般險局,張廷執自能應付,諸位道友,我們隻需要做好自己之事便好。”

諸人一聽,的確是這個道理,張禦隻要在前麵不失,那麼就元夏就攻不到這邊來,他們可以從容做自己的事。

焦堯道:“諸位,張廷執給我們爭取來的時機每一分都是不可浪費,我們抓緊時機了。。”說話之間,他也是分出多個分身,相助其餘玄尊清理著周圍殘餘下來的元夏修士。

諸玄尊得他配合,迅速去各個陣位之上,紛紛將手中的陣盤雷珠放下,並將自身法力灌入其中。等到這裡佈置一完成,立刻就可以將此間轟爆了去。

啟道人外身被斬那一瞬間,盛箏那邊也是有所察覺。

張禦與啟道人交戰的過程看似是長,實際上從交鋒到結束也就是不足兩個呼吸的時間,卻已經見到了勝負。

這樣的鬥戰,在他們這等層次之中是極其少見的。

盛箏一掃來人,立時從氣機上認出是張禦,心道:“果然是此人!”這一刻,他忽然生出上去與之一會的想法。

不過他這個念頭一轉就壓下去了,他是司議,除非必要,是不會親身上陣的。

而且此人既然衝入了壁壘,那麼用鎮道之寶對付那是最好的了。

不過……

他一轉念,這個時候有必要急著收拾此人麼?

他以意識傳言道:“傳司議,好機會。”

傳司議不覺看向他。

盛箏道:“天夏方纔之舉,定然是為了配合這一位突襲我們,所以此輩為了這裡的成功定會千方百計的設法,攻勢也一定是圍繞著這裡展開,那我不難算定其路數,我也利用這一處,趁勢逼其不得不跟與我正麵交手,而不似此前那樣百般迴避。”

傳司議眼前一亮,不錯,是個機會。

因為天夏目的很明確,那麼他們就可以作出針對性的佈置。

就算不成功,下麵的駐壘破滅也冇什麼,再造就是了,每一次迫得天夏與他們正麵交鋒,那都是他們的機會。

盛箏道:“讓啟升之再去對付其人,不要告訴我他做不到,方纔他已經與此人交手過一次了。”

交手過一次,就明瞭了對手的一些手段,再度交鋒的時候,就冇那麼容易被剋製了,而且再度上去,也能先做好一定的準備。反觀對手,深入敵穴,自然就冇這麼好的條件了。

而這等時候,他們這裡其實也是分不開時,為了支援呼應張禦的進攻,玄廷展開了牽製,隻見一枚枚金砂自虛空之中飄灑出來,落入到烏金壁壘之上,此舉也是牽製住了負天圖的力量。

傳司議這時伸手一捉,將“化機翎羽”拿到了手裡。

這東西隻剩下最後一次運使機會了,隻要擊中某件寶器就會自行毀去,這本來是準備對付天歲針的,不過後方的支應很快就到,所以也就不用太在意了。

而眼下用來對付這些金砂也是一樣,若是運氣好,甚至可以永久除去此寶器的一部分。

他對盛司議一點頭,後者一揮袖,先是祭了一隻“靈空蜂翼”出去,隻是七彩琉璃之色的蜂鳥隻是一出現在虛空之中,便見一道猶如閃電的光芒一閃之間,就將之帶走了。

此舉不出預料,傳司議正好祭出了“化機翎羽”,直對著那些金砂而去,這一次竟是出乎意料的順利,冇有遭遇任何阻礙,直接落中了那些金砂,這一刻,像是道機被人撥弄了一瞬,場中密密麻麻的金砂瞬間消失無蹤。

那枚化機翎羽也是化作了一片虛影,旋轉一圈,也是消散不見。

隻是在下一刻,虛空之中又有更多的金砂浮現了出來,繼續往烏金壁壘所在飄灑上去。

清穹深處,陳首執看了看顯定道人手中的琉璃瓶,那裡的金砂隻剩下了大約三分之二,他言道:“顯定道友,這一次是虧待你了。”

顯定道人笑了笑,道:“既然是諸位商議好的,顯定自當遵從,對麵終究是我共同之大敵,太過計較個人之得失,卻也有礙大局。”

元夏的“化機翎羽”曾數度投出,天夏方麵也是看過了多次,大致已然能推斷出此物的作用,但是這東西威脅最大的時候正在於不曾落下之前,可一旦落下了,以其能夠帶來的威脅來看,必然不可能在在短時間反覆使用。

他們能避過一次兩次,但避不過多次,故是提先商議好了,要有一個鎮道之寶來承受此力,而由自己做選擇總好過由敵人來選擇。

既然肯定是要承受傷害的,那麼就讓傷害減少到最小。

而用金砂來承受是最好的。因為這東西便是被化機翎羽投中,也最多隻是減少數目,並不至於全部毀滅,仍是可以繼續使用,隻要給予一定的養煉時間,此物還是可以恢複過來的。

而另一邊,啟道人再次受到阻攔並殺死張禦外身的指派,這一次他倒的確有幾分把握。

他認為前回張禦是仗著兩把飛劍和一件法器突殺到他麵前,第一次他猝不及防,佈置有些倉促,這次卻是不會了。

再度照麵的話,他會提前多佈置下諸多屏障。並不是說屏障多了守禦就牢靠了,如此做力量也是會隨之分散的,但是較小的力量他卻能夠更好的駕馭,他可以在飛劍即將落至的時候將力量收回,放空此處,再在後方聚集,從而引發對手的錯判。

方纔的交手中,張禦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固然很強,可對於鬥戰關節的關節也很關鍵,必須是恰到好處纔可,錯一步那就步步錯。

為了增加勝算,他又是攜帶了上不少針對張禦的陣器,隨後縱身往張禦這裡找過來。

張禦衝入壁壘之後,一路之上大肆破壞,並冇有遇到太多阻礙,直到一股曾經遇見過的氣機浮現在了前方,知曉方纔的敵手再次尋來了。

他眸光一閃,經過方纔那一戰,對方瞭解了他的路數,可他也一樣也是知悉了對方的路數。

在這方麵,雙方算是公平。

但是他並不準備對方再進行陣戰了,此刻他必須保持不停向前突進,不能停下太久。故而在雙方氣機即將交接的前一刻,他一揮手中青靈天枝,一道清濛濛的光亮在此間綻放開來。

啟道人立刻發現了不對,他急欲躲避,然而冇有用處,鎮道之寶一旦用出,冇有相同力量層次的手段,又哪裡能夠輕易對抗。

被那青光一觸,他毫無懸唸的被拖入到一處獨立界域之內,他意識到不好,放開法力,想從中遁出,可是一抬頭,前方星光鋪開,張禦大袖飄蕩,已然走入進來,伸手對他一指,兩把飛劍已是對著他疾斬而來。

在這方界域之中,啟道人連絲毫力量都借不到,是真真正正失去了對抗之能,隻得匆匆調用方纔借來的陣器,以圖緩延一下,好從中出去,到了外麵再做打算。

可是這等掙紮任何冇有用處,兩道劍光隻是一閃,就直接將他斬爆成了一團氣光。

張禦一抬袖,收了飛劍歸來,隨後轉身就走。他幾乎是瞬時之間就將啟道人殺敗了,整個過程非常之乾淨利落。

這次斬殺啟道人所用時間比上次還稍短一些,差不多隻用了一個呼吸,不過代價是他手中的這一根青靈天枝節節崩裂,徹底化歸無有。

可這代價無疑是值得的。

他出了空域之後,往外看有一眼,隨著目印、聞印之力全麵展開,烏金壁壘內部表麵上的情形也是在心神逐漸呈現出來。

他很快找到了一處目標所在,那裡空域廣大,而許多傳訊氣機都在那裡往來交彙,很可能就是這座壁壘的機樞所在!

待得眸中神光消隱,縱身一躍,化遁光直接奔著所在而去,前方阻路的陣法紛紛在他先一步禦去的劍光之下崩毀。

光他看這副模樣,好似是要一口氣衝殺到那裡,再將裡麵之人斬儘殺絕!

他清楚那裡守禦肯定是最為牢固的,此行不一定是能夠成功,可是絕然能給對方帶來極大的危險及壓迫力,攪亂其原本之佈置,而隻要能做到這一點,那麼此番突襲就是成功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