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英俊男子自背後襲來的這一擊,張禦在敏思之印的相助下,念頭飛快在轉動著。

此刻他可以用心光加以抵禦,靈性力量的碰撞之下,可以遲滯對方的身形,這似乎又能獲得一個如方纔一樣的反擊機會?

可是心光排斥的外力是要自己可以理解並接觸過的力量,萬一對方運使出之前不曾出現過的手段,那麼就可能導致嚴重後果。

所以在允許的情況下,要儘可能的避免自身身軀被對手直接攻擊到。

於是他身軀驟然一個側身,躲避對方攻襲的同時,一拳往後甩了出去,英俊男子不出預料的冇有硬拚,而是選擇避過,倏忽間又換了一方位,試圖從這裡再打開缺口。

不過這個時候,遠處光華一閃,卻是夏劍已是折返殺回。

英俊男子見此,知道已是找不到進攻的機會,身軀一折,藍光一閃之間,又是去了遠處。

在經過了剛纔的戰鬥後,他顯然知道了夏劍的厲害,冇有再停留於某一處,而是不停在空中轉折來去,不令那劍光追逐到自己。

張禦看其一眼,心中則是快速判斷了一下局勢。

伊塔神的飛馳速度比他快上一些,而在拉長距離之後,因為遙縱力量的減弱,飛劍縱掠的速度也會隨之慢下來,故是對方隻需要去到遠處,就可以將飛劍甩下,然後再轉回來攻擊他。

並且這個異神還有一種神異能力,在短距離內速度可以加倍提升,就如方纔一樣,完全避開正麵,對他的側後進行攻擊。

所以他運使飛劍在攻擊時絕對不能出去太遠,需要處在一個合適的範圍之內才能發揮出最大的作用。

不過對方速度在他之上,就意味著可進可退,便是打不過他也還可以退走,這是一個極大的優勢,尤其島嶼之上還有著眾多古老神像,就算被他抓到機會,一劍斬了,也還能重新來過,下一次還可更正前次犯下的錯處,鬥戰能力也會因此變得越來越強。

這般對比推斷下來,這場戰鬥最後很可能會演變成雙方互拚消耗,誰的靈效能維持到最後,誰就是贏家。

不過這隻是在他鬥戰之能保持不變的情況下是如此。

而他的實力其實並冇有能完全發揮出來,因為他的身軀中,此刻積蓄著的大量神元隨時可以轉化為自身的戰鬥力。

此刻他隻要有一個能夠幫助飛遁的章印,那麼他就追上這個異神的速度,而隻需這一點點的改變,戰局立刻就可以扭轉。

然而關於這方麵的章印,玄府早已是失傳了,要不然這等助力很大的章印,他之前就早已是觀讀了。

所以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增強心光來彌補不足。

隻要心光足夠,那麼他所能發揮的靈性力量就將更加強大,速度自然也能夠更快。

隻是現在在鬥戰之中,他並無法專注觀讀章印,所以需要想一個辦法。

他心下一轉念,把頭一抬,當即遁光往高處去。

英俊男子見他遁光向上,也是隨後跟來,隻是他望見夏劍一直在張禦身外盤旋,所以他並冇有靠得太近,僅隻是在外找尋機會。

可是兩人不斷的往上飛騰,他的速度卻是在逐漸減慢,最後更是乾脆停了下來,在那裡看著張禦的遁光繼續向上。

他寄托的身軀是古老神像,所以並不像寄托人類身軀那樣有著人性的**和情感,隻會從絕對理智的角度去考慮問題。

他現在想到的是,要是兩個人戰鬥場地距離島嶼太遠,那麼他在被殺死後,因為附近冇有祭壇作為神力指引,那就未必能再找到合適的寄軀了,很可能就會因此而亡。

而在察覺到自己的弱點後,他立刻決定加以彌補。

就算冇有祭壇,也可以臨時搭建一個,便於他的神力可以隨時轉移。

此時島嶼之上,年老祭祀心中忽然有聲音響起道:“信徒,我需你們的獻祭。”

年老祭祀身軀一震,於心中恭敬回道:“偉大的伊塔神,你的仆人會遵從你的指示。”

他這次本就是為了喚醒神明而來,三艘船隻之上就裝載著大量的祭品,至於搭建祭壇的用物,那更是容易,北方那個神殿就是他們事先挑選好的場所。”

隻是他剛纔幾乎把所有的人手都派了出去,現在也不知道到了哪裡,還需要再去找到他們。

他想了想,轉過頭,一把拉過那戴麵具的男子道:“伊塔神傳來了神旨,需要我去搭建祭壇,奉獻祭品,但我需要你的幫助……”

戴麵具的男子驚道:“你想拿我當祭品?”

年老祭祀不悅道:“你怎麼會這麼想?偉大的伊塔神從來不用冇有靈性的低等生靈做祭品。我隻是需要你在這裡為我傳遞信號,安排人手把船上的祭品搬上來。”

戴麵具的男子勉強道:“我隻能說儘量,畢竟我很難理解你和你的神。”

年老祭祀道:“那這裡就交給你了。”他聲音低沉道:“你要記住,那個天夏人是不會放過我們的,幫助我們的神也是幫助你自己。”

張禦此刻見到伊塔神不再跟上來,心下一喚,兩道光亮顯出,大道玄章和大道渾章就顯於眼前,他掃了一眼。

最初他神元投入最多的是玄章之上的心光之印,這是因為需與六正印相互配合,不過渾章之上因為涉及到“心湖”、“飛劍”、“雷音”等等章印,所以後來投入的神元也是不少。

但總的來說,相對於玄章心印,稍稍偏弱一些,故而這一次,他決定再把渾章的心印加強一些。

主意一定,他就把目光投注此上,隨著自身神元的減少,此印之上的光芒漸漸亮起,而後將他籠罩進去,片刻之後,方纔消散。

他站在半空,目注下方,身上心光如火一樣飄動著,片刻之後,驟然一閃,整個人化一道青光如電急落。

英俊男子一直在下方警惕著他的動靜,現在見他衝來,本來意圖稍加躲避,可是這時,一道劍光先是衝奔而來,那速度竟是比原來快上不少,一眨眼就殺到麵前。

這等變化完全超出了他的預判,他不得不凝聚起全身的靈性力量,舉臂加以抵擋。

轟!

雙方這一撞擊,又是傳出了極大震動。

英俊男子身軀不由微滯一下,這個時候,張禦已是衝到近前,攜帶的衝勢一拳砸在了他的腦袋之上,一聲大響,風雷激盪之中,頓時將其頭顱轟碎!

那無頭軀體頓時失去力量,飄落而下,卻被隨後跟上來劍光一攪,霎時粉碎。

一道藍色光芒自天而落,島嶼上某處神像晃動了一下,隨後表麵碎裂開來,英俊男子雙手一撐,再度自裡出來,隻是他方纔抬頭,一道劍光如雷霆一樣落下,轟然一聲,將他生生轟入了島嶼之中。

那劍光不停,連續劈斬,遠遠看去,猶如是一道道閃電霹靂,連續數十下之後,劍光一轉,重又回到了已是飄落到近處的張禦身側。

他一望那被劍光鑿開的巨大坑洞,裡麵已經冇有了半點靈光跡象,很顯然對方的寄軀再一次被他摧毀了,而伊塔神冇有再在附近出現,顯然吃到了苦頭之後,選擇從更遠處尋找寄托神力的軀體。

他略一思索,這位異神極有可能選擇北麵,因為那裡的神像儲存相對完好,於是縱光一遁,往北而去。

而在經過島嶼中間的時候,忽然發現一群蠻人在那個祭祀帶領之下正往北麵奔跑著,似是趕著要去做什麼。

他心念一轉,目光向下一掃,眸中綻放出一道奇異光芒,隨即飛快掠過。

底下那數百個蠻人被這奇異光芒一照,完本還算齊整的行動,頓時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一個個變得癡癡傻傻,不是在地上爬行翻滾,就是原地蹦跳,或者哭喊大叫。

那個年老祭祀也是頭腦一陣昏沉,感覺自己陷入了對往昔的回憶之中,但那卻是由無數個片段剪裁之後又拚湊在一起的,仿若就是一場噩夢,可他又無法清醒過來。

張禦在來到那座倒塌神殿之前的時候,就見一道藍色光芒在地麵之上綻放,而後那名英俊男子再次出現到了半空之中。

他能感覺到,對方的神力比原來下降許多,但是身軀之上的那種不協調感卻是相對減弱了,顯然是因為找到了更為合適的寄軀的緣故。

他遁光冇有半刻停留,直奔其人而去,同時夏劍如電疾射,已是帶著一道閃爍光芒,先一步遙斬而來!

英俊男子這次冇有再晃身閃躲,而是直接迎麵衝上。

方纔的戰鬥已是告訴他,張禦速度不知為何比之前更快了一分,就算換了一具寄軀,他也冇能形成足夠的優勢,所以隻能選擇近戰。

兩人正麵衝撞了一下,分開之後,過了一會兒,又一次撞在一起,隨後又再次分開,兩道光芒在半空之中不斷追逐碰撞,隆隆的震響聲在整個島嶼上空迴盪著。

張禦很快發現,對方此刻的策略,顯然不再準備和他在正麵分出勝負,而是想把戰局拖延下去,以消耗他的靈性力量。從戰術上說,這無疑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不過他卻也留意到了一個細節,無論對方如何飛遁,卻總是侷限在島嶼之上,從來冇有脫離過這個範圍。

這看去是對方為了能隨時找到寄托用的身軀,可他卻覺得這裡一定有著彆的緣故,思索片刻之後,心中不禁有一個想法浮現了出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