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海之上雲氣翻騰,天光籠罩之下,自有一股波瀾壯闊之感。

張禦站在清玄道宮的外台之上,眸光深遠。他適才方將意識從那方高渺之所在退了出來,此刻正在消化此中所觀看到的道理。

雖然看到了不少東西,但是能被他真正所理解的,卻是隻有少數。而正是因為不能理解,纔會產生那等空茫之感,若能完全看懂,也便就能消化吸納了。

但接觸久了,哪怕所得再少,總也有一些感悟收穫的。或許是因為如此,青朔、白朢二人那裡也是產生了微妙的變化,他們道法似乎也有了更多變化,這無疑也會使得他們求得道法的時日變得更長。

但這卻是一樁好事,意味著他們此後所取得的道法或許會比原先更為上乘。

此刻他一抬手,目光垂下,顧看至手中蟬鳴劍上。

如今“斬諸絕”的境界距離他心中所預期的境地,還差那麼一點點。。

他感覺經過這兩年來的磨礪,自己的劍術已然提升了不少,距離重天玄異推動,達至真正“斬諸絕”的境地,僅隻一線之感。

可就是這麼一點距離,很難邁了過去。其實這等感覺他早便有了,如今每回傳遞氣意,所得提升已是越來越少。

他也是開始思索其中緣由,並有了幾個想法。

其中一個,“斬諸絕”乃劍上生神,如果對劍法不理解通透,那麼氣意便帶動不上去。

這一條路冇法繼續,儘管他現在依舊有數個分身落在下層,可是並無法憑劍通達上境,因為隻要一跨過那道界限,那就會迴歸他正身,冇辦法憑此觸摸到上層法門。此道於劍術之上的小修小補可以,可仗之成大道冇可能。

還有一個,他認為“斬諸絕”既然由劍而生,那麼下來或許不是由他來傳遞氣意,而是要讓劍來告訴他,如此方算得上是以劍闡道。

他伸手在蟬鳴劍劍身之上一撫,自己可以由言印振發劍鳴,可藉此試著溝通那方高渺所在,依靠那本以存在的斬諸絕牽引氣意。

隻這般做所得不見得多,因為劍器終究與他是一體的,雙方或會有重合之處,所以還需要從另外的地方加以補充。

真法到了這裡或許隻能窮究道理,不過他可是玄修,卻可用玄修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他於心下一喚,大道渾章顯於麵前,目光落去,那裡有一個“劍印”存在著,其中包含著他修道以來諸多劍中神通。

但這裡並冇有“斬諸絕”,此術乃是劍上生神,算是他神氣之映照,嚴格來說並非是真正技巧,故是不會在渾章之中顯現出來的。

可涉及的劍術章印卻是可以通過渾章增固提升的。

此前他觀摩了陳白宵的一些劍法之後,曾有一些感悟生出,留在了上麵,雖然用不到,不過看著空缺不舒服,再加上他神元充沛,所以在此後也是將之陸續填滿。

現在上麵則還有一些少缺的部分,是那些分身以劍入道之時得來的劍技感悟,隻是分身未曾全數歸回,所以暫時未曾去填補神元。

他覺得不如將這一部分也是補足完全,或也能對自身劍術稍加推動,哪怕十分之微小,也是增益。

意念一定,他便將自身的神元往裡渡入進去。

說實話,自從將六正印填滿之後,他就很少再動用神元了,不過不是神元冇有用了,而是他認為進入更上境界,可能會動用難以計數的神元,若是神元不足,恐怕推動不了自身往上行走,所以一直在積蓄之中。

此刻隨著他的動作,所有劍印相關的小印一個個的亮了起來,並彙聚成一道光芒,往他身上照落下來。

他望了一眼渾章之上,見所有章印都是填滿,看著全數一致,很是賞心悅目,不覺點頭。他感察了一下自我,的確是稍有一絲幾乎難以察覺的提升,可隻要有提升,那便是值得的。

而接下來,就是嘗試以劍器溝通高渺之所在了,他把劍一祭,霎時另之投入了神氣寄托之所在,而後以言印振發劍鳴。

隨著劍音溝通到那一方高渺之地,“斬諸絕”氣意也似變得活潑了起來,好似要從一層阻隔之下穿破了出來,去到更為廣闊的天地中,但是不知為什麼,始終差了一些,無法跳脫出來。

張禦這時一睜目,蟬鳴劍又一次落到了手中,此時此刻,他已經明瞭此中緣由。

這卻是落在了劍器本身之上。

“斬諸絕”威能太大,若是再以“重天”玄異推動,劍器本身並不足以載承,強行為之,可能導致劍器崩毀,也是如此,劍器本能護持自我,纔是無法持續向上邁進。

知曉了緣由,那也就好辦了。不過是以高渺之地繼續磨練,直至其能夠契合更高威能,再是進行下一步。

這心思一明,就感覺劍器於瞬間變得通透了許多,就像本來蒙塵之物,被拭去上方塵埃,變得明照清晰起來。

他回至殿內坐定,繼續打磨劍器,轉眼又是數月過去。

這一日,他出得定持,持住蟬鳴劍劍柄,起指在劍脊之上一劃,頓時一道悠長劍鳴傳出,他再手腕輕轉,霎時一道劍光刺破雲霄,從清玄道宮之中一晃而過。

他不覺點頭,到得此時,劍器已是足夠承載威能,劍意也是堪堪推動了無可再升的地步,但還差得那麼一點點。

此刻他眸光一閃,於頃刻間推動了“重天”玄異,隨後他抬袖劍來,對著外間天地就是一斬!

天地彷彿倏地明暗了一瞬,而他自身也是微微失神,此刻再觀,發現自己蟬鳴劍依舊橫在膝上,好似方纔自己的舉動似是並不存在。

他這時轉頭看去,方纔祭劍之時,那時晷流轉好像因此少缺了一刹那。

不僅僅是這個,好像天地也由此缺失了什麼東西,但是很快,他發現上層所缺失的部分又被彌補了回來,少缺到彌合之間的間隔極為短暫,但確實是存在的,要不是他的道行在這裡,根本發現不了。

他舉劍而起,凝視劍身,方纔這一擊,應該纔是真正的“斬諸絕”!所謂“萬事萬物皆可斬”,若是真正掌握了此道,道理上甚至連道途之障亦可斬開!

此術與根本道法可謂在同一個層次,在某種程度上甚至還有超出,對於掌握了劍上生神之術的修道人,此術就是自身的根本道法。

其主要之威能,就是在於“斬氣即斬神”的能為,隻要斬中你之氣意,那便就等若斬中了你之正身,可謂將“斬諸絕”之真正意義發揮到了極致!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的“斬諸絕”斬出的那一刻,所有曾經敗在他劍器之下的元夏修道人都是心中猛地一悸,卻又不知道源頭何在。

下殿某處駐殿之內,傳司議在歸來之後,一定在殿內駐留。他也是在尋思下次對敵張禦該是運用何等道法手段。

可就在這時,他心神猛地震動了幾下,此感應來的毫無預兆,他想了想,卻不明白到底問題出現在了哪裡。

修道人不會無緣無故的生出感應,他這等境界之人更是如此,故他對此也是十分重視。想了想,便即出了駐殿,尋到了元上殿負責一位負責推算的司議。

這位司議躲在帷幕寶器之後,並以神通法術遮掩自身,隻露出隱隱約約的氣機,這是因為他這等人在元夏其實不受待見,所以慣常掩去己身存在,再則泄露天機有時候會被天機反奪,所以必須護持好自身。

見到傳司議到來,他道:“傳司議怎麼來我處了?”

傳司議道:“尋閣下推算一事。”說著,他道明瞭自身方纔所感,並向其詢問情由。

那司議道:“我這推算,不如那鎮道之寶推算,傳司議何必來尋我?”

傳司議搖了搖頭,道:“此是我私事,不好驚動寶器。”

這隻是一個理由,其實是因為寶器屬於元上殿的,若去討要,必然會與上殿之人打交道,上回敗退回來,他未免非議,一直閉關不出,此刻自然不會去主動露麵。

那司議道:“如此,我替傳司議算上一算。”

他先是試著作法,又操運法器,一番擺弄下來,許久之後,纔是道:“天機莫測,難以算定,這等情況,但推斷是來自於天夏那裡,因為唯有天夏那裡是我等算不到的。”

“天夏麼……”傳司議心中道:“方纔我正思忖如何對付那位張道人,莫非是感應提醒要我小心此人麼?”他沉吟一下,問道:“這會不會是與某位對手有關?”

那位司議道:“具體我就難以知曉了,我功行隻到此間,若是傳司議要得悉清楚一些,那……”他頓了一頓,“或許要去問詢穆司議了。”

傳司議聽到他提及此人,不覺一皺眉,似有些不情願。

這位慕司議乃是卸任的司議,其人擅長推算,但是他有點不願見到此人,因為他總覺得自己在此人麵前冇有任何秘密可言。

想了想,他暗自搖頭,心道:“還是罷了。既然是天夏那邊之事,諸多可能都有,知曉太多反而成了心中掛礙,我自問有外身前往那裡,下來小心一些也就是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