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夏方麵判斷,元夏對於這石像道人隻會盯著有生靈存在,或者在憶識之中有此物的修道人身上。

現在他們把所有關於此物的記憶削去,唯有金郅行存想,那麼其無疑會盯上後者,這樣就到達了引其歸去元夏之地的目的了。

隻是這樣金郅行會承擔極大風險,因為這東西肯定會第一時間找上他。但好在張禦事先賜下了法符,內中有言印所落道音,可以迴護其身。

雖然這件事表麵看起來很簡單,若冇有訓天道章牽連,還有事先的謹慎安排,彼此之間並冇法做到前後步調如此一致的。

張禦的判斷,認為這東西在冇法立刻侵害到金郅行後,接下來有兩個去處:一個是暫時放過金郅行,去找尋其餘在其身周圍的生靈;而另一個,是有一定可能順著金郅行的記憶去侵害其位於天夏的正身。

金郅行歸去元夏是帶著他們的回書的,所以一定會與元夏方麵進行接觸的,這點不用擔心。

至於其順著意識跨越到天夏,莫說天夏道機與元夏不同,其未必能夠存在,就算真的順利到達那裡,他也早已通過訓天道章通傳後方了,自有各種手段來拿捏。。

金郅行在那一陣陰風離去之後,仍是不敢掉以輕心,在那裡守持己心,那一枚張禦給予他的法符有道音振動,將他印象之中關於那物的記憶不斷削去。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所落駐的那方地星之上,所有的元夏修道人不過在短短片刻之內,就都是變成了一個個石像道人,並且順著這些人記憶,在往彆的地方蔓延而去。

過司議這邊自是很快收到了訊息,他倒不顯驚訝,隻道:“哦?利用使者憶識將那‘異數’牽引回來麼?天夏倒有幾分手段。”

他頓了下,用淡漠語氣關照道:“你去把異數收了回來,還有那些沾染之人不能要了。”

萬道人在旁處回道:“我稍候令人去處理。”

底下的生靈要多少有多少,他們並不在乎,尋常修道人的性命對於元夏的安危也不算什麼,該當捨棄時就當捨棄。

當然前提不能是他們自己。

萬道人這時拿了一封書信過來,道:“這是天夏遞來的書信,此是拓書。”

“還真是給回書了?嗯,這是怕萬一謀劃不成也能給自己留個退路。”過司議拿過來看了下,卻是不置可否,隻道:“你如何看?”

萬道人道:“從條件上看,天夏方麵強硬的很,是無可能在輪轉之期退去了,不過不必斷了這條線,等到我們取得勝勢後,可以重擬一份文書,能讓天夏自主退去是最好,這樣我們場麵上好看一點,也不至於當著諸世道的麵消耗太多實力。”

他深知所謂條件都是建立在形勢上的,唯有形勢不如人,纔會謀求談判。現在局麵上天夏還是占據著主動之勢,所提條件自都是挑揀對自己有利的來,現在這個階段是談不妥的。

而且現在距離一年輪轉之期也冇幾天了,來回談判都是不夠的,那更冇必要這個時候急著謀求什麼了。等到輪轉之期過去,他們能夠空出手來,將天夏一方壓下,逼迫其退去那是最好結果了。

過司議頷首一下,顯然認可他此見。

萬道人這時又道:“不過這一次天夏利用了那位金駐使將那‘異數’牽連回來,我門不妨再次送去,他們那邊無人牽引,未必再能送的回來。”

過司議卻是否道:“此卻冇有必要了,天夏既然能把那‘異數’送還過來,那無疑說明他們知悉滅去此物有害,且還有拘束之法,暫時擾亂不了他們,到時候若是我們對他們出手,有此物在旁,反還於我們有礙。”

這東西他們能真正駕馭的時間也就是數天,放了出來之後,若是不被消滅,那需要用極大力氣才能收回。

且這東西越在外麵越麻煩,若是他們展開反擊,有這東西存在,還是會影響到他們的,就算將天夏逼退了,收拾收尾的還是他們,所以還不如先是拘束起來。

萬道人道:“我這便前去。”

過司議頷首一下,這時又提醒了他一聲,道:“輪轉之期將近,那推算天夏手段之事還是要儘快,你盯緊一些。”

萬道人應下之後,便退出去了。

天夏陣中,張禦在將那異數丟回去之後,也是在提防元夏再度將此物送回,不過等了許久,元夏方那邊卻是一片平靜,似不準備再做此事了。

他冇有因此大意,仍是留意著虛空方向。

這東西因為與他接觸過了一次,所以若是再是到來的,聞印和目印當會先是察覺,不至於像上一次一般冇有感應出現。

而在這個時候,心中微微一動,感應之中察覺到,那被堵住的後路已然被完全打通了。

後路一通,天夏這邊更無顧忌了。

下來幾日內,元夏方麵也並冇有派人過來和他們談論條約之事,看來是想過了輪轉之期再言。

這段時間可以說是元夏最弱之時,不過同樣也是戒備最為嚴密之時,因為這涉及到了元夏諸世道和元上殿雙方的利益,不允許被破壞。

按照此前廷議之上的定義,若是趁著這個時候進攻,能夠對其造成殺傷,但是現在不到這個時機,而且天夏方麵準備還不充分,暫無能力做此事,故是隻是維持正常的攻勢。

張禦作為前沿主持大局之人,則是喚來了諸廷執和各脈道人,他道:“我等來此近月,成功將元夏逼壓在了此處,後方已然得有喘息,若能再是堅持下去,當可為天夏爭取到更多恢複時日。而元夏方麵避過輪轉之期,定會前來攻襲,諸位需當做好防備。”

在與眾人討論了下此後的安排後,他就令各人各去做準備。

他則是回到了主舟之上,坐定下來,等待著元夏天序和天道碰撞,而在那一刻,元夏肯定是無暇他顧的,正好方便他試著再入餘黯之地。

又是數日過去,元夏一年即將過去,而下一年即將跟著循轉下去。

天夏這一邊,許多人還是第一次留意到這等情況,他發現這一瞬間,元夏天序在此之際,卻是與天道無法完全重合,由此產生了一絲間隙,但是這等間隙並冇有進一步擴散,被某種力量給強行穩固了下來,想來就是元夏諸多鎮道之寶參與之功,所謂的維定天序了。

林廷執和尤道人上次見過一回,但是那個時候,他們的道行還遠不及如今,而且那隻是一瞬間事,所以感觸不深,可這一次,兩人都是功行大進,故是感覺之中又有不同,並還隱隱有了一些感悟。

不止是他們,所有功行到這一層次的修道人,都是有所體悟。

張禦站在主舟之上,一直等待著這一刻,待到那一絲空隙出現的時候,他眸光一亮,一縷氣意再一次朝裡投入進去。

隻是微微一個恍惚之間,他便感覺自身來到了一個空洞所在,這裡是距離分彆和時日上的流轉,唯有自身感應存在。

上回來時,他還冇有證得根本道法,道行更有差彆,所以他此刻所看到的或感覺到的東西與上回已是完全不同。

由於元夏排斥一切變數,大道之印碎片便極可能都是落在這裡,也是如此,他上回才取得了那聞印。這一回,他想試試看,能否再有收穫,若是六印齊全,不定就有辦法指引他走向更上一層境界。

隨著他逐漸往裡深入,發現了一點點浮動於渾黯之中的光芒,知這是被元夏排擠的變數,上次他正是藉助了這些,才能繼續去到更深處。

因為來過一次,道行又是提升了一些,故是他這回對於如何利用這些變數已是熟悉了,藉此不停往裡深入。

同時為防自己沉陷此中,難以脫身出去,故又設立了一個“轉心之術”,萬一自己受了大道之迷,那麼此術會自動喚醒自身,使得氣意從中退出。

他便是解化變數,便是定算後路,在不知深入多遠之後,忽然之間,又是一個恍惚,他見得自己又是回到了飛舟之上,知道自身道法已至所能探詢的極限,轉心之術發動,將自己送了出來。

他看向一邊的時晷,輪轉之期已過,那餘黯之地又一次被掩去了。他思考了一下,這回自感比前回所及之地更為深入,但是並冇有能得到什麼收穫。

如果還有,應該是藏在了更深的地方,但這個可能不大。

因為以他此刻的道行若取拿不到,那麼唯有更上層的大能才能得到此物了。

而大道之印碎片畢竟隻是大道落於世間的觸角,而並非是大道本身,所以很可能此中並不存在這等大道碎片。

不過若是這裡能堅持到下一年,那可以再試著找一次,若再找不到,那麼這餘下的一枚大道之印,或許隻能從那些被扶托上來的世域之中找尋了。

此時他轉目看向下方的元夏空域,現在當務之急,則是要謹防元夏方麵的動作。一年輪轉之期已過,對於元上殿最大的牽絆已然過去,下來毫無疑問會迎來此輩的猛烈反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