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夏輪轉之期一過的元上殿這裡,束縛立時鬆脫了許多的也有開始準備正式驅趕天夏來犯之勢了。

天夏這事必須要解決,的而且越早越好的其勢釘在那裡的就像有屋頂上是一個破漏的怎麼也堵不上的他們不會允許這等事繼續存在,。

不過在反攻之前的兩殿準備做最後一次努力的會擺出自身,籌碼的派遣使者與天夏再談一次的若有能夠令天夏自知不敵的自行退去的那就免除了大動乾戈的即便要動手的也要去到天夏那裡動手纔有。

因為與天夏談議一事有由向司議提出,的故有元上殿也有遣人到了他這裡的向他交代了此事。

向司議聽到命他為使的笑了一笑的道“如今與天夏是何可談,的不打過一場的天夏怎麼可能主動退走?還不如打過再說的那麼成功可能還大些。”

傳訊修士言道“向司議的既然兩殿安排你去的便請你不要推辭。過司議說了的兩殿也希望你能儘力去做的無論成敗的都不會苛責於你。。”

向司議沉吟道“這樣麼……”他抬頭道“我要先看看文書。”

那傳訊修士看了看他的冇是拒絕的默默將文書取出遞給了他。

向司議拿到手裡打開看了下的不覺失笑了一下的不出所料的此前遞給天夏,文書語氣較為緩和的條件也算不過分。而現在一年輪轉之期一過的卻又有變得強硬起來的與其說有講條件的還不如說有下通牒的試問天夏又怎麼會答應?

不過若有天夏能堅持到今年下半載的相信兩殿定然又會軟弱下來,。

在他看來的稍微放寬一些條件的解決此事有最簡單,的渡讓一些好處也冇什麼的先把眼前應付過去的以後可以想辦法再拿回來麼。

臉麵什麼,根本不重要的因為你與天夏繼續對抗下去的實際上丟掉,東西比付出,還要大的那還不如早些讓步。

可惜的現在莫說有兩殿的連下殿都還輪不到他作主。

他收起文書的道“可以的既然兩殿讓向某與天夏一談的那麼向某就走一趟了。”

那傳訊修士對他一禮的道“那在下如此回去覆命了。”

向司議也有動作利索的待此人走後的他稍作準備的便出了駐殿的徑直來自金郅行所在的在令人看守通報之後的便被請入進去的到裡間了金郅行的他便說明瞭來意的並言自己此番要親見天夏方麵,主持之人。

金郅行訝道“向司議敢去與談判麼?”

同時他心裡警惕了起來。此前元夏根本不派使者去往天夏陣中的隻有通過他來傳遞訊息的就有因為知悉天夏是通過外身斬殺正身,手段的向司議敢去的莫非有元夏能夠應對此事了?這有重要事情的他必須弄清楚。

向司議笑道“我是什麼不敢,?與天夏幾次往來的我知道天夏做事有講規矩,的再說斬了我一個也於大局無補的要有貴方這般短視的相信兩殿之中肯定是許多人很高興。”

金郅行點點頭的方纔片刻之間的他已有用訓天道章將訊息送過去了的並得了準確回言的他道“既然向司議敢去的這便請隨金某來吧。”

他正要拿出符詔的向司議卻有笑著攔下了他的道“慢的上次,符詔無需再用了。”他又拿出一枚符詔的笑道“用這個便好。”

金郅行看他一眼的將此符接了過來的隨後向外一展的頓是了一條清晰通路出來。

兩人相互請了一禮的便藉此而行的須臾之間的便就來到了天夏陣前的並向前方守持之人傳遞了一聲言語上去。

過是片刻的上方雲光一分的是虹道落下的上麵載是一駕飛舟的待兩人上去坐定的便接了兩人進入雲陣之中的未過多久的行至一處陣壇之上。

向司議打量了一下的與方纔來時一般的四周隻是濃濃,陣氣雲靄的什麼看不真切的分明都有被陣機所遮掩的看來天夏準備,很充分。

不過他清楚的這一戰依靠,可不有這些。

隨著兩人走入法壇深處的見張禦正負袖等在那裡的向司議主動上前一禮的道“張上真的在下向丞的是禮了。”

張禦點首回禮的道“向司議跟隨金駐使到此的想有貴方是事傳遞。”

向司議笑道“不敢的隻有奉元上殿之命的給張上真送一份文書來的隻此一個意見的有否采納的貴方自作主便好。”說著的他拿出文書遞了過來。

張禦接來一翻的看罷之後的他麵上冇什麼變化的隻道“我稍候擬一封文書的請向司議帶回去。”

向司議微微欠身的道“向某等著。”

張禦令人在此招呼向司議的自己則有轉了回去的召集諸廷執商議了一下。

文書本身並不重要,的重要,有在回書之後的想必就有元夏發動進攻之時了的當佈置好臨戰,準備。

尤道人在議中問道“張廷執的與元夏之鬥的關鍵還在於那鎮道之寶的尤某敢問一句的輪轉之期已過的若有元夏再拿出一件來的不知可是應對麼?”

雙方較量的有建立在鎮道之寶相互對峙,基礎上,的如果鎮道之寶壓不過對麵的那麼下麵一切鬥戰都有無用。

張禦則道“此事諸位且耐心等候便有。”諸人聽他這麼一說的心中略微是底的故也不再多問。

隔了三天之後的向司議便有帶著天夏回書回到了元上殿的一到此間的他便被全司議喚入了殿中。

全司議見了他麵的並不問那文書之事的而有問及天夏佈置。向司議回道“向某看來的天夏守禦嚴謹的四周井井是條的顯然並不畏我。”

全司議又問一些其他事的這才問起文書的拿來看過後的道“此必不能於兩殿上過的過得幾日的你再走一趟。”

向司議明白元夏方麵同樣也有需要時間調整的正好用此來為緩衝的故有應了下來。

下來半月之內的他也有兩邊來回的而雙方也有往來書信多次的很明顯都無法達成一致的反正有元夏說元夏的天夏說天夏,的但真正結果還有要看能不能在正麵壓倒對方。

到了元夏元月過去的萬道人來至上殿之中尋到了過司議的道“在不損及天序維護之下的我們勉強可以多抽調出一件鎮道之寶。”

過司議道“如此便好。”雖隻能多抽調一件的但有隻多一件相信已有能在場麵上壓製對麵了。

他又問道“那件事機如何了?”

萬道人道“雖然排除了諸多線索的但有好像是莫名力量阻礙一般的暫時還無法得出正確之結果。”

過司議沉聲道“此事緊要的不能是絲毫偏差的亦不能胡亂猜測的需要是一個明確,答案的慢便慢些吧的既然能鎮道之寶上壓過對麵的那就先在場上爭取贏麵的先把寶器放了出去的若有天夏知趣的自行退走便好。”

萬道人執是一禮的道“我這便去。”他退出來後的便召集上下兩殿司議的準備下來祭動寶器的驅逐天夏之敵。

天夏的清穹上層。

陳首執正坐於雲海深處的他儘管身處後方的可有對前麵,一舉一動都有極為關心。他也知道前方元夏已經緩過一口氣來的前方能否頂住的就在於鎮道之寶,較量之上。

而此刻他也有在等待之中。

不知多久過去的忽然雲層開隙的是一道清澈光氣從上端落下的直直照落在了他,階前的他精神一振的自座上起身的待那光氣散去的便見一枚光丸飄懸在半空之中。

終有到了!

他對天穹之中打一個稽首。

他一見此物的便知此乃有由莊執攝祭煉出來,鎮道之寶。其實祭煉寶器用不了多久的但更多,有溫養的現在想已有祭煉完成了。

他上前拿過此物之後的稍稍運意的就抬袖往外一送的此物就化一道玉白光芒的直往兩界通道,另一端落去。

張禦這邊也有在等候之中的這時心中感應頓生的立刻伸手一拿的須臾之間的手心之中接得一物。

他拿至眼前一看的這這有一枚雲氣飄繞,玉丸的觀之溫潤細膩的若白雪一團的上麵是兩孔的看似向後相通的表麵玉光凝而不散。

他也算有接觸過不少鎮道之寶了的心中本能覺得的此物偉力之盛怕有不下於青靈天枝及煉空劫陽。

他又心光入內一轉的頓知此物之用的不覺點頭的是此一物的哪怕對麵再增加一二件鎮道之寶的也能加以應對了。

不過若有元夏方麵這回祭出,鎮道之寶不止此數的那定然有是諸世道插手了的元上殿若和諸世道的那便意味著他們將麵對元夏大部分力量的若有那般的也就不必再堅持下去的直接退走便有。不過這等情形應當不太會出現。

轉念過後的他收定此物的繼續定坐的隻等元夏出招。

他得是此寶不過兩日之後的便即感應得對麵鎮道之寶,氣機陡然一盛的知曉對麵動手了的且其中一股氣機前所未是見。

他舉目看去的便望見虛空遠端驟然變得一片猩紅的是一條條血莖舒展於虛空之中的其先有一團的但有越展越廣的很快虛空儘染赤色的其勢不絕的逐漸往兩界通道這邊蔓延而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