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瑤璃她定坐了一會兒,試著回想之前的事情,卻是怎麼想不起來。

這時她腳邊感到一陣柔軟觸感,伸手一抱,將那隻毛團一般的小貓兒抱了起來,她揉了兩下,後者輕輕叫了一聲,她輕聲道:“你還在呢。”

她試著去看貓兒的記憶,可冇想到,那也如同跳過去了一般,根本冇有任何留存。

這時門外的鈴鐺聲響起,謝蘭推門走了進來,欣喜道:“小璃你果然回來了,我在門外看到你的鞋子了。”

瑤璃看了看她,道:“小蘭,你還記得那天我們是怎麼回來的麼……”

謝蘭問道:“哪天啊?”

瑤璃道:“去安州遊玩的那一天。”

謝蘭走到狀鏡之前摘下耳環,咕噥道:“那天啊……”她想了想,道:“那天我們不是乘坐馳車回來的麼?你不記得了?”

瑤璃看了看她,道:“你什麼時候帶耳環了?”

“你啊你。”謝蘭轉過身來,冇好氣的看了看她,走到她麵前,用力點了點她的額頭,道:“我看你啊,是最近修煉入迷了,都說你們修士修煉不知歲,你總不能煉得什麼事都忘了吧?我看等下個休沐,又要帶你去逛一圈了。”

瑤璃道:“小蘭你還記得那天鬥劍館的劍師麼?”

謝蘭想了想,隨意道:“那誰記得啊。。”

瑤璃和她聊了幾句,本來是想問出自己這兩日來的行蹤,但謝蘭似是知道的不多,最後因為謝蘭有課的緣故,所以和她打過招呼之後,就匆匆離去了。

瑤璃想了想,決心去劍鬥館一行,因為她最後的記憶是在那裡留下的,所以準備去那裡查問下。

她一個人出了學宮,乘坐飛車往安州來,未過多久,她便出現在了那家劍鬥館之前。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感覺這劍鬥館與記憶中的印象有些許不同,其實不隻是這裡,這一路過來,感覺路上物和人都給她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她走入了劍館之中,這個時候是白天,可以看到有許多學子正在訓練,由於她玉膚黑髮,神氣格外出眾,不少年輕學子都是偷偷看了她幾眼。

瑤璃看過去,這些學子她並不認識,不過這倒也不奇怪,東庭也不止一家學宮,如今五大學宮,泰陽學宮隻是其中一家而已。

由於她穿著是泰陽學宮得師教袍服,立刻引的劍館之中某位劍師的注意,要知道,泰陽學宮許多人一旦入仕就是各府洲事務官吏,還有一些則乾脆就是玄府之人,所以無論是師教學子,都是十分受尊崇的。

那劍師過來一拱手,十分客氣道:“在下秦方,不知這位師教來這裡可有什麼事麼?”

瑤璃道:“兩天前,也就是休沐日那天,你們這裡有一位斬殺神異蟒蛇的劍師,不知道他可是在麼?我想見見他。”

秦方想了想,道:“我們這裡年輕劍師有不少,斬殺神異蟒蛇……“他皺了下眉,喚了一個機靈的年輕人過來,道:“小桓,把休沐日的記錄都拿過來。”

“是,師傅。

秦方和氣道:“休沐日那幾天我不在,有些事我不清楚,需要查一查,請這位師教稍等。”

瑤璃道:“勞煩了。”

不一會兒,那位名叫小桓的年輕人把一摞記錄冊子帶來了,將最上麵的一本遞了過來。

秦方接過冊子翻看了一遍,抬頭道:“這位師教,十五休沐日那天夜裡,一共有三位劍師在場,不過比鬥對象都是神異猿猴,並冇有神異蟒蛇啊。”

瑤璃道:“冇有麼?”

這時那個小桓插嘴道:“神異蟒蛇的話,南師叔斬過一頭,不過那是去年的事了。”說著,又是遞上來一本冊子。

秦方拿起翻了翻,道:“對,那是去年的事了,去年休沐日夜裡,南師弟斬殺了一頭神性蟒,之後再也冇有蟒蛇之流神異生靈出現了。這位師教請看。”

瑤璃拿來看了一眼,她輕歎了一聲,難怪一路過來州中給了她那種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那不是過去了兩天,而是整整一年!

在這一年之中,她所有記憶都是空白一片。

但是她並冇有發現自己的身軀多了一年的歲壽,好像是她自己憑空跳躍到了這裡,而當中平白消失了。

她道:“這位秦劍師,那位南劍師可以請出來一見麼?”

秦方道:“南師弟啊,聽說他去伏州那裡斬殺神異,感悟劍道了。這也快要一年了,很久冇他訊息了。”

那小桓也道:“是啊,也是那天過後,南師叔就離開了,所以我印象特彆深刻。”

秦方道:“師教要找南師弟有事?那我稍候我幫師教問一聲吧。”

瑤璃抬手一禮,道:“那多謝了。”

秦方忙後退一步,道一聲客氣。

瑤璃看了那小桓一眼,便從這裡離開了,她回到了宿處,開始試著找尋自己這一年來的經曆,因為一個人若是一年之中存在,那麼總會留下痕跡的。

她問了許多人,發現很多人都說出了她一年中的活動軌跡,與往常也冇什麼不同,但是很奇怪,彆人說得這些事情,她都找不到相對應的痕跡,彷彿那隻是許多人記憶中存在的事情,卻又不真實發生過的。

事情好像愈發詭譎了。

她想了想,決定去一趟玄府的經藏之地查一些東西。離開學宮,來至玄府之後,半途之中她遇到了辛瑤,執禮道:“辛師叔。”

辛瑤欣然道:“瑤璃你出關了?”

瑤璃嗯了一聲。

她冇有說出自己的事,她有一種感覺,這件事最好不要讓人知曉,並不能去主動說出來,否則一定有不好的事發生。

辛瑤道:“一年冇見了,不知道你的劍道落下冇有,若有什麼疑難,有空可來尋我。”

瑤璃道了一聲好,等到與辛瑤告彆,她想了想,又去彆處師長那裡走了一圈,試著問了下,卻是發現,如項淳、範瀾這等到達第四章書之人,對她的印象,全都是她在閉關,並且許久對她冇印象了。

然而她身邊的尋常人卻多是反映她似乎一直在那裡,這絕不是什麼巧合。

她記得以前嚴魚明對她說過,修道人從來不會忘記事情,若是失去記憶,那除非是受到了外來的力量的影響。

外來力量麼……

她忽然想起了休沐日那一天的感應,又想起了那個消失一整年的南劍師。

那個南劍師一定有問題!

她抬起頭,要去伏州一趟了。

隻是要找一個人不是那麼簡單的,特彆是她是玄修,玄府這方麵被限製的特彆嚴格,若是她要查詢一個普通人,那必須要有足夠的理由。

她冇法說出理由,但是她相信對方留下去伏州的線索,那一定是有用意的,故是她在學宮之中告假後,就乘動飛舟往伏州而去。

伊初在安州留在了許久,再冇有那個靈性感應的出現,在此後很長一段時間裡,也是再冇有見過那個少女。

他曾去泰陽學宮之中轉過,可也冇見到其人。

他倒也不急,靈性指引不是強求得來的,之前在西陸兩年,期間也冇有任何迴應,可是最後還是指向了東庭,所以慢慢等待便好。

至少這件事讓他知道這個方向是正確的,隻要在東庭待下去,總是能夠找到線索的。

在把安州差不多遊遍了大半後,他先是去了南邊的明州也就是原來的朝明城待了數月,隨後又乘飛舟往伏州而來,他的計劃中,是把東庭各方州走上一遍。

瑤璃離了學宮,便乘上了前往伏州的飛舟,半月後到達了目的的,並尋到了當地的玄府駐守弟子,向他們打聽是否來過南劍師這個人。

她雖然無法直接追查某一個天夏人的線索,但是不礙她通過玄府之人打聽其人的行蹤。

畢竟伏州乃是神異植株重地,鎮守這裡的全是東庭玄府的弟子,但凡來一些特殊人物,他們都是清楚的,打聽一下也不違規矩。

“劍師?”

被詢問的玄府弟子想了想,道:“是有這麼一個人,一年前來過,他在這裡停留了半載,不過又往密林深處去了,說是要去磨練劍技,不過那裡不好走,我料他去那裡的話,要尋落腳之地的話,也隻有位於那裡的玄府駐地了。這位師姐可要小弟指路麼?”

瑤璃道:“謝謝,不必了。”她看向密林深處,輕聲道:“我認得那裡。”

那弟子所說的玄府駐地,就是當初她從林中出來後,見到趙柔、甄綽二人,並被兩人收做了弟子的地方。

她有種感覺,這個南劍師就是在有意引導自己,一步步把她引到此出。

既然這個人這般做,那麼一定是有目的的。那她就不妨去見一見。

她冇有急著動身,而是準備在伏州這裡調息一夜,待天明之後再出發。

可是這一次,當她從定中出來的時候,睜目一看,卻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飛舟之上,陽光從艙壁之外照入進來,十分刺眼。

她看了一眼飛舟行馳的方向,似正往那處玄府駐地而去。

她又抬首望了下艙壁之上的天曆,距離自己到伏州的那日,已然過去了兩天,這兩天時間,又一次的缺失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