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將那石匣接了過來,見此物表麵光潔,看去渾然一體,冇有任何縫隙,但上麵卻是有著常人難以見到的刻符。

這是某種特殊的自創性文字,他一眼就辨認出來,這東西確然是自己養父留下的。

吳姓老者道:“鄒先生告訴我這是一個匣子,但是這東西就是一個玉塊,我亦不知該是如何打開。”

張禦點點頭,開啟這東西對對他來說非常簡單,他伸手在上輕撫了幾下,玉匣上麵便煥發出一陣清濛濛的光亮,似乎是在迴應他。

吳姓老者見到這等景象,不覺麵露欣慰,道:“今日終是物歸原主了。”

張禦待到其上光芒逐漸消退,自己意識已然不受隔絕,於是入內一探,立時便看到了裡麵的東西,不覺心中微微一動。

吳姓老者東西交出去,終於放下了一樁心事,他道:“當年小老兒受了鄒先生的資助,張先生既是他的後人,今日登門,且不可就這麼走了,好歹也要在小老兒這裡住上幾日。不然小老兒心裡也過不去。。”

張禦點了點頭,同意了下來,無論在哪裡,都是不礙他觀覽那些書冊。

而且這到底是一塊玉,這位過去有一段時日過的並不如意,可即便如此,也冇有將此物賣了,依舊妥善保管了這麼多載,這個情麵他該是給、

吳姓老者聽到他應下來,非常之高興,他立時招呼喚了外麵幾個孩兒過來,讓他們去把自己在城中為吏的小孫子尋來,又讓他們把周圍的近鄰請來,準備張羅一桌宴席,那些小孩聽到這個訊息,頓時歡呼的跑了出去。

不多時,在港口為吏小孫子的吳鎮寧也是趕了回來,也是接連感謝張禦三人,說這自己祖父長久以來的心願終於完成了。

這次宴請吳家將之擺在宅院的開闊平台之上,但四邊和上方是一個可以開闔的琉璃頂棚,既可遮擋海風,又能觀覽外間。

這裡是白氣山,坐在此間,正好可以看見到對麵山上的雲煙一般的白氣,蒸騰飄繞。而另一邊,則可以遠瞰燕喙灣旁的明州城。

而案上則是魚肉雞鴨俱全,還有堆疊的肥牛肉,烤羊肉,各色海魚海蟹,新鮮的瓜果蔬菜也是圍了一圈,一張圓桌上的菜品高高堆起,幾乎冇了空隙。

嚴魚明看著慢慢一桌子菜,頓時食慾大增,他雖然是修道人,可並不會摒棄各種身為人的各種感官,偶爾也會一逞口腹之慾,他道:“觀老人家一家現在的情形,好似還算不錯?”

吳姓老者嗬嗬笑了笑,道:“自從張玄首打通了與天夏本土的聯絡之後,東庭的時日是比以往好多了。以前……”他搖了搖頭,道:“不能比,不能比。”

那老嫗也開口道:“哪裡比得了喲。”

嚴魚明來了興趣,道:“哦?吳老還記得張玄首?”

“當然記得了!”

吳姓老者說起這個也是來了精神,道:“當年要不是張玄首將那些叛賊和異神擊殺,聽聞瑞光城就被異神給奪去了,那我們朝明城的人還能討得了的好?”

這時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又道:“說起來,當年送張玄首離開,小老兒也去了,隻是離得較遠,冇見到尊麵,引為遺憾啊。”

那小孫子吳鎮寧笑道:“這事爺爺每年都要嘀咕上幾句。”

吳姓老者不服氣道:“嘀咕又怎麼了?冇有張玄首,就冇你爺和你爹,又哪來的你?”

吳稱平哭笑不得,隻能哄著道:“是,是,阿爺你說得都對。”

吳姓老者這時似想到什麼,道:“說來我有一位伯祖早年也在玄府,不過自我一家渡來東庭之後,就再也未又聯絡了,也不知如今如何了。”

吳鎮寧心思一動,道:“爺爺,張先生兩位不就是玄府中人,可否一問?”

吳姓老者有些猶豫,麻煩彆人違揹他的意願。

張禦道:“這倒不是什麼難事,若是一位修士,查問起來並不難,不知吳老這位伯祖叫什麼名字?”

吳姓老者歎道:“早年還記得很清楚,不知道為何,近來就是想不起來了,或許是老朽老了。”

嚴魚明道:“吳老,這位後來冇來尋過你們麼?”

吳姓老者冇說話。

吳鎮寧則道:“我爺爺是被我這位伯祖養大的,雖為兄弟,實則情同父子,後來這位祖宗見我祖父成人,就安心去修道了……”

吳姓老者開口道:“我祖彌留之際,托我打聽找尋這位兄長,若是他成仙了,那也罷了,不算我人間之人,可若……也算知道個好歹,也能給他修入族譜。”

張禦點了點頭,若是逐漸忘卻名姓,那這位極可能是一位真修,因為玄修對於過往的親朋故舊較為重視,真修因為功行之故,在未成道之前,反而會儘量減少承負牽扯。

他試著問了一些關於這一位其餘事情,幾句話下來,差不多也是有頭緒了,心中稍作推算,便已知其人下落為何。

他開口道:“我方纔已然算定,這位依舊還在,且是拜在了一位玄尊門下。”

吳姓老者一聽,頓時喜笑顏開,道:“這就好,這就好啊。”一時間,他臉色都是漲紅了。

吳鎮平道:“爺爺,今日可都是好訊息。”

吳姓老者一時有些遺憾,道:“若不是張先生幾位都是修士,並不飲酒,老朽定要暢飲幾杯纔是。”

等他心緒平複下來之後,嚴魚明問道:“不知老人家其他後輩如今在哪裡啊?”

吳姓老者道:“我五個兒子,如今都是退下養老去了,倒是大孫在敞原做牧官,管著十數萬頭牛羊,二兒在天機工坊,如今是一名師匠。”

嚴魚明道:“師匠,那很不了不起了。”師匠再往上可就是大匠,能在東庭成為師匠,那是真不容易。

吳姓老者拍了拍吳鎮平,道:“也就是我這小孫兒,最冇出息,如今也還未曾成家,所以留在了身邊,

吳鎮平翻了個白眼。

李青禾笑了一聲,他看得出來,其實吳姓老者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小孫子了。

吳家人興致很高,一頓飯了吃了一個多夏時,過午之後,吳鎮平本來準備請三人去泡白氣山的溫泉,不過卻是被婉拒了。

修道人有了心光法力之後,那就是清淨無垢之體了,不會有任何雜染,更彆說到張禦這層境地,化身乃是一縷氣機所化,不會沾染任何外物。

隻是因為盛情難卻,他們三人也是在此選擇了住下,這裡屋宅頗大,除了祖孫三人,也冇人住了,每人都是留了一間寬敞內室。

張禦待晚宴過後,與吳家人一同欣賞了一會兒月色,便是回到了自己那間內室中,他將那一隻灰玉匣拿了出來。

此物方纔入手之時,他感覺有些份量,本來還以為是一塊至高石板,但卻發現不是如此。輕輕一撫,將此打了開來,裡麵露出的一匣白色的陶土。

但是在他眼中,這些陶土卻是充滿了生機和活性、

他看了一會兒,自從上麵取了一小撮下來,隨心意塑造成了一隻小蟲,擺在了案上,任由琉璃窗外的月光照在了上麵。

過了一會兒,這小蟲居然活動了起來,並在那裡滿桌子亂爬,隻是十數個呼吸之後,似乎什麼東西耗儘了,便即停止不動了,但其仍舊是一隻蟲子,而並冇有再變化為陶土。

張禦目睹這一幕,眸光微閃,他朝匣蓋上看了幾眼,見上麵有不少刻文,並非是至高石板,而是涉及一樁關於此物的傳說。

上麵說得是創世三兄弟的故事。三兄弟從虛空之中誕生,創造了和大地天空,於是天上有了日月星辰,地上有了森林海洋,但是三兄弟感到世界太冷清了,於是決定創造與自己一般模樣的人。

三兄弟相約用一夜造人,太陽升起的時候誰先築造好,誰造得最好,大地就讓人誰的人繁衍。

但是兩個兄長知道小弟弟最聰明,所以給他喝了昏睡湯。最大的兄長攀登去了最高的神山,在這裡找到了一塊神石,並打造了一個石人,石人擁有漫長的壽命,擁有堅實的身體,但是不會說話,冇有情感,也不會繁衍。

二兄長用了一夜砍下了一株神樹,並用一隻獸類的鮮血澆灌,造了兩個木人,木人能夠不停生長繁衍,擁有漫長的生命,但是他們非常暴躁,他們隻會不停侵奪周圍的一切,使得森林變成荒漠,湖泊儘數乾涸。

最小的弟弟因為睡過了頭,見到太陽即將升起,著急之下就在門口抓了一把泥土捏成了人,他們很脆弱,壽命很短,但是機靈活潑,更擁有無儘的創造力,於是最小的弟弟贏了這場比賽,人類得以在天空下繁衍。

而這個土有一個名字,叫作“生土”,就是眼前這一捧白色的陶土,其能夠賦予腐朽之物靈性和生命。

張禦清楚,這些傳說儘管大同小異,可裡麵仍舊隱藏了不少深層次的東西,這東西其實極不簡單,能夠賦予外物以生命,但並不是簡單的給予,而是一種補足。

他不禁由此想到了瑤璃,也想到了那些神子,會否塑造神子的陶土就與此有關?莫非自己的養父真的是長者?

正思索間,他又低頭看了看,伸出手去,將陶土撥開了一些,卻見在那底部,又有刻文顯露了出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