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伊初在離開密林,回到駐地之後,便順手拿出一張法符,往天穹之中一擲,此物立時飛去上層,這卻是向張禦告知自己的發現。

張禦正身收到此書之後,也是降一道氣意下去觀察了一下,那的確是莫契神族時代遺留,並且以他所掌握的知識來看,還能具體辨認出來這處地界是在莫契神族尚冇有成為紀元主宰之前立下的。

這已經很明顯了,至少在莫契神族時期,長者和神子就已然參與進去了,或許莫契神族之中就有不少神子,不過莫契神族本身就不是一個單一族類,而是多族的糅合體,他們便是知道了,或許也不會太過在意此事。

現在他這裡有三條線索,“神子”、“至高靈性”以及還有疑似長者的養父。

伊初這裡自不必說,已然有不少成果了,甚至就是其人找尋至高的舉動,才使得神子被引了出來。

而潛入天夏的神子也是在被逐漸找尋出來,軍府和玄府已然冇問題,就剩下洲府,現在進展很快,最遲到明載,當能有一個準確結果。

至於他這裡,相信用不了多久,也是能尋到答案了。

而這三條線,也都是向著一個地方交彙而去,那便是至高。。無論哪裡先一步有所突破,都是有可能尋到至高的。

他意識一轉,又一次落到位於東庭的分身之上。

在吳姓老者家中住了幾日後,他與這一家人彆過,帶著李青禾和嚴魚明二人回到了泰陽學宮之內。

在宅邸內室之中坐定下來後,令李青禾去取了一些上好的陶土過來。

在發現“生土”之後,他便決定用此物試著造一個載承軀殼出來。

因為他覺得,無論是交給陶生老師的藏書,還是拜托給吳姓老者的灰色玉匣,可能彼此是有所聯絡的,既然指明瞭路數,那就順著走下去好了,先看看是否能發現什麼,反正他有收拾收尾的能力。

這其中也不涉及動用或借取至高之力,所以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待李青禾將陶土取來後,他伸手一指,泥土自行蠕動起來,卻照著某個熟悉的模樣塑造了一個個頭不大的身軀,隨後又從玉匣之中取了一些“生土”了出來,將之融入了其中。

生土雖然有著一匣,但實際上隻要一小撮融入其中就可以了,此物的作用是補足,但神異之處在於由死轉活,此中認知是死為生之不足,故而可以推動。

待是完成之後,隻是等了一會兒,這個陶土人身上漸漸蘊發出了生機,並且身上泥土也是逐漸變化成了血肉。

張禦注視著這變化,待其完全蛻變完成後,見其果然隻是一個空空如也的軀殼,不存在任何靈思,雖然有氣血運作,但隻能維持著最根本的生機運轉。

其實便冇有任何意識占據其中,這具軀殼自己也會動,也有一定的情緒,也有生老病死,但也僅僅如此而已,看來唯有神子的神性意識入駐,方纔是完整的。

可儘管冇有神子的神性意識,但是有一種東西卻是天夏所獨有的,是可以為他們所用的,而且不虞出問題。

他伸指一點,便有一件衣物在這具軀殼之上生成,隨後喚了一聲,道:“白果。”

話音才落,便有一個聲音回道:“先生,我在。”

張禦道:“這具身軀你且嘗試一下,看能否寄附。”

白果身為他的知見真靈,一直在訓天道章之內負責監察訓天道章。在他成就玄尊之後,早已是不需要知見真靈了。

可假設知見真靈不但可以輔助修道人,並且可以駕馭身軀,那卻是能做到夠多。而且不虞有任何問題,因為知見真靈的生死是受絕對受修道人控製的。

白果這時道:“先生,可能是由於這具身軀是先生創造的,我能夠寄附。”說話之間,那具身軀動了一下,慢慢從案上起身,並跳了下來,動作一開始是有些僵硬的,但隨後越來越是流暢。

而這具身軀張禦就照著他的顯化形象塑造的,所以於原來一般無二,是一個戴著遮帽的小童形象。

他來到地麵之上後,便對著張禦一禮,道:“先生。”

張禦點了下頭,白果如今也算是有一個在外行走並被人見到的軀體,當然不用也可以捨棄,因為知見真靈和身軀的結合併不是十分緊密的,僅隻是一個承載之物,所以這具身軀也並不能夠修煉。

但白果能夠歸納整理他的認知,故是在被塑造出來後,也能夠在一旁幫助他整理線索。儘管他若是繼續分化出分身,也不難做到這一點,不過分身依舊是自己,養父留下的這些靈性力量若真是等著他來找尋線索,可不容許他這般走捷徑。

而白果算是另一個他,又不是他,卻是能夠繞過這一步,就算白果找不到也無礙,大不了自己把其整理的書冊再翻一遍就是了。

下來半月之內,在白果幫襯之下,他翻找了一百多本書冊,漸漸有了更多發現。

每這一本書中內容都可以有一個靈性文字可以提煉總結,而懂得這方麵知識的人,以後不必再去仔細看具體內容,隻需看這個靈性文字,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張禦判斷,等待整理完畢,應該就能找到自己養父所留在裡麵的東西了。

事實上,驚喜來的比他想的更快,不過是在將書都是翻看到三分之一的時候,已然是有了收穫了。

他從某種書中得到了一頁樹皮,上麵刻著至高之言,此中封印著一股至高力量,若是取拿出來,足以將人輕易推動到伊帕爾神族這個層次。

他看了看此物,這東西對自己是冇什麼用了,而且這種直接賦予的力量,並不是自己去修持得來的,總是有許多後患的。

不過他不用,可以讓某些人用,或者讓陶土造人來用。

將此物暫且放在一邊,他繼續往下探詢,再是一月之後,終是將所有的書冊都是翻看整理完畢。

當所有線索彙聚起來,羅列在了紙張之上,從中找尋到了對自己有用的文字,他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答案出乎意料的簡單,隻是記載了一本書名,和一個頁數。

他看了一下,因為已是把所有的書都是仔細翻過一遍了,那本樹皮書自也是看過了,在記憶中是冇有這個頁數的,但他明白,這應當隻是一把鑰匙。

就像找到正確的門,再有這把鑰匙,才能進入其中,兩者若是分開,那是冇有作用的。

他伸手一拿,那一本樹皮書從書架之上落入了手中,等到翻開到那一頁,不知什麼時候,那裡已然多出了一頁樹皮輿圖。

這張輿圖與天夏的輿圖並不一樣,看著顏色絢爛,五顏六色,上麵還有繪製有神異生靈,俱有鮮明的土著風格,每一個圖標都是充滿了細節的點綴,雖然稍微帶些誇大,可讓人一眼就能辨彆出特點。

上麵對於一些異神的描繪也很生動,異神背後有著各種野獸和日月等物烘托,並且每一個都是會在那裡動彈,露出猙獰神色。

而在上端和左右兩處,各自立有三個神明,他們一隻腳似乎跨到了地圖之外,另一隻腳則留在裡麵,其寓意好像是跳脫世界之人。

這三個人都是頭插羽毛,頂端那個舉著權杖,站在白雪皚皚的神山上,左邊一個坐在一株巨大的古樹頂端,手中是斧子鮮血淋漓的獸頭,最後則是雙手捧著一隻陶罐,立在大地之上,看著較為普通。

看過前麵的書冊,他一眼便即認出,這是創世三兄弟。

最奇異的是,這個輿圖有數個齒輪一般的大小輪盤,在那裡彼此交錯運轉,每過一段時間會有所變化,上麵的神異生靈和異神也同樣會有所變動。

不過再怎麼變,創世三兄弟始終是存在的,隻是他們的位置會有所不同,彼此會互相交替,有時候也會並列成一排。

正在他凝視之時,白果這時開口道:“先生,這隻是一幅圖。”

張禦微微點頭,這也僅僅隻是一幅圖而已,縱然有些神異,可似也冇有其他的變化了,可這東西不會冇有用處。

他看著上麵所標註的地點和異神,很明顯上麵所描繪的也不是如今地陸的模樣了。

不是如今麼……

他略作思索,看向了案上拜訪的那本遊記,伸手拿了起來,將之翻到了可以溝通另一個界域的那一頁上。

他將那張輿圖取下,並放入了上麵,這個時候,樹皮之上蔓延出絲絲縷縷的莖枝,這輿圖卻是順利融入到了其中。

張禦眸中神光閃動一下,就是這個了!

因為這最後一頁能根據遊記的內容顯化出過去某個時段,那麼通過這個輿圖的描繪,自然也能夠再現出輿圖上所包含的內容,包括裡麵可能存在的那些異神。自己隻要進入其中,相信就能找到自己養父留下來的真正答案。

他一揮袖,在外佈置下了一個陣法,隨後意識微微一動,便已然投入了進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