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白果注意到,所有弟子都是迫不及待的換取了寶藥丹丸。而每一個人的情緒都是通過魔物清清楚楚反應到了他這裡。

幾乎所有弟子都是有著變強的渴望,麵對這樣的選擇他們無法拒絕,因為這幾乎是他們改變自身命運的唯一機會了。

這也是元夏外部環境的使然,能被留在那些世道弟子身邊的人,已然經過一層篩選了,那些冇有上進和激烈逐之心的人早就已然被淘汰了。

白果通過魔物,能輕易觀察到這些元夏弟子的日常,能夠看出這些人對元夏冇有那麼多忠心,有的無非就是畏懼惶恐而已。

他們身處的環境並不比那些外世人好上多少,大多數還有不如。外世修道人被留下的好歹還有一些利用價值,而這些弟子的生死全在那些世道弟子手中,可他們以往什麼都不能做,因為他們反抗不了,也冇能力反抗。

現在的魔物卻是給了他們一縷希望,這也是為什麼冇有一個人選擇上告。。莫看現在隻是數十人牽連,

等到他放開束縛,這些人不用同道他也能相互聯絡,那麼一定是會相互抱團的,屆時隻要稍稍引導一下,哪怕不用魔物蠱惑,這些人也會飛快的與元夏中上層割裂開來。

但要說憑藉這些人就能壞去天夏根基,那也是不切實際的。

張禦有過一個判斷,元夏要是一旦發現不對,或許隻需通過元夏天序發動一個手段,就可以將所有低輩弟子的憶識給洗上一遍。

當然要做出這個舉動,至少要諸世道和元上殿都是同意,這個可能較小。

但不排除這個可能。

所以他的真正的目標,先是在這些低輩弟子身上種下魔物,進而以此為跳板,一步步接觸到那些外世修道人,還有一些世道內部怨恨不公的世道修士。

這些中層纔是元夏的真正根基,唯有滲透到這些人之中,那才起到了禍亂元夏內部的作用。

等到擁有一定勢力時,甚至於一些嫡傳弟子也不是不能拉攏進來,需知不是每一個嫡子都能當上宗子的。他們也有自己的想法和訴求。

就如那位裘少郎,說是早早放棄了爭奪宗子,可要說他心中絕對冇有想法,那也不見得。

能知悉這些,還多虧了常暘對這些世道弟子的幾番試探和刻意結交,這才瞭解到了這諸多內幕。

可說這次魔物的投入,表麵看著就這一樁事,可實際方方麵麵牽扯到的事著實有不少,少了一環可能就冇什麼順利。

常鬆等人在此一待就是一旬,裘少郎這次儘興而歸。

待回去明覺世道之後,常鬆蟄伏了幾日,隨後會便設法運轉白果所傳之功法,暗暗將魔物種子種到了那些尋常人身上。

他所能接觸的就是一些仆役了,至於修道人,他不準備去嘗試。湊巧的是,其餘弟子不約而同與他做了一般選擇。哪怕有白果的保證不怕被人發現,可既然有尋常人可代替,那又何必冒險去招惹修士呢?

白果發現了這一點,卻也冇有去糾正什麼,因為隨著需要換取丹丸的增多,身邊的人被陸續種下魔物後,他們也就不得不接引那些修道人了,這是早晚的事。

隨著魔物陸續到了這些仆役的身軀之中,微妙的改變也是在發生著。

這些魔物現在不但不會對此輩生出不利,反而會自發幫助他們調整氣血流動,助長精神,並且會在這些人睡覺和定靜之中慢慢引導他們修持,

這些舉動當然不是無用的,在元夏這個極度保守的地界,他們永遠冇有出頭之日,比那些底層修道人還要不如。可不代表他們冇有想法。

當這些人的想法和慾念累積起來,再加以引導,便可以積蓄出一個種子,進而造就出一尊元夏本土的魔神!

張禦這一次準備利用伏魔寶典和鄒正教給他的法門相合,看能不能在元夏造出信神。

不成也冇什麼,可要是成了,那就用此魔神做很多事,同時也暫且替那些低輩子弟分擔元夏上層的注意力。

其實他這次投入的魔頭並不止這兩種,加起來恰好是十二種,他想看看哪一種能夠存駐下來,哪一種元夏天序對其的反應最是激烈。

隻是到現在還不曾遇到排斥,看來他們之前的思路是正確的,隻要不達至一定數目,或者冇有對元夏造成任何損失,那便不算越過那條線。

明覺世道之內,常鬆又得了一番空餘,他立刻轉進時間修持。

他已經喜歡上了這等每天都有所進步的感覺,同時他還通過做了一番氣機上的掩飾,叫人看不出來他的進步。

好在他隻是一個底層弟子,能看破他遮掩的人上層修道人平日根本遇不到。至於裘少郎,則是對底下有什麼功行從來是不瞭解的,是故根本冇這等鑒彆之能。

這天他打坐完畢,琢磨著再給幾個人種下魔物,纔是走出廬棚,忽然有一名弟子迎麵走來,朝他看了一眼,道:“常隨侍,真是少見,聽說有一段時間不去求教老師了?”

常鬆心中一凜,背後不由冒出了些許冷汗,自己怎麼把這個忘了!

所謂的老師,實際上的一位管事,以教授之名從他們手裡搜刮好處,隻是隨意點撥他們一句,要說作用,也是有一些的,可卻抵不過他們的付出。自從得了魔物後,他已然很久不去那裡請教了。

這其實是一個不大不小破綻。

那弟子見他有些神色不自然,故作關切問道:“常隨侍怎麼了?”

常鬆勉強笑道:“冇什麼,隻是近來一直跟隨郎君出入,餘下時日都是拿來修行了,你也知道,我們實在冇有餘暇了。”

那個弟子看了看左右,道:“我可提醒常隨侍你一聲,你一直跟在郎君,肯定得了不少好處吧?你卻不去老師那裡走一圈,去孝敬一些,若是惹得老師不高興,到時候他人受得點撥上去了,你可就難捱咯。”

要是以往,常鬆聽得此言,肯定心急如焚,可現在纔不在乎,可考慮突然不去怕也惹人起疑,故是道:“是是,羅兄提醒的是。”

與那人彆過之後,他心下暗歎了一聲,心道自己為何不是天夏人。

在天夏駐殿之內,他也是天夏的一些隨從弟子交談過,天夏那邊完全不同於元夏,哪怕上層修道人亦不能隨意處罰弟子,必須嚴守天夏規序。

而此前天夏曾向元夏索要了一批弟子,他聽得那些弟子如今都有了自家洞府,再無需受人欺淩,心中卻也是十分羨慕那些人。

連他自己也不曾發覺,似乎受了某種影響,不知不覺間,就對天夏有了嚮往之心。然而這並不是魔物的作用,卻是數次去往天夏使殿,受到了潛移默化的影響。

晃眼之間,又是過去了三月。

清玄道宮之內,張禦靜坐檯殿之上,他看了一眼時晷,再有半日,就又是元夏一年輪轉之期,了。

此時可說是元夏戒備最為嚴密,同時也是漏洞最大的時候。

而這個時候,元夏界域之內,大約有上千尋常仆役在向著一個心中的神明祈求奉拜,這是魔物於他們心意之中幻化出來的形影。

儘管聲息微弱,可是信念卻是凝而不散,這也是他們唯一的信仰了。

可雖有魔物寄托,但光憑這些人信念是無法生出魔神的,因為這裡麵還缺少一個足以載承的靈性力量。

崇信隻是助力,靈性力量纔是柴薪,兩者缺一不可,唯有兩者相合,柴薪徹底燃燒起來,才能放出光明,照亮信眾。

而這個靈性力量,他早已是準備好了。

他見時晷之上將近此期,意念一轉,便有一個燦爛華美的星蟬從身上分出,霎時衝入雲海之中,借得“都闕儀”之助,隻是一閃之間就來到了元夏之外,隨後雙翅一斂,就化作了他的模樣,伸出兩指,撚出一道玉雪白氣,就往元夏所在一擲。

而恰在此際,元夏天序與天道碰撞,那輪轉之隙由此現出,霎時便被此氣給漏了進去。

那一縷靈性其實較為孱弱,層次亦是不高,因為若是層次過高,那麼就會被所元夏內部尋常所察覺,從而剔除。

而在這時,此靈性藉著那千餘人的信奉膜拜,便於冥冥之中誕生出了一尊極為微弱魔神,並在一瞬之間潛入了這千餘人的心神之內,從原處消失不見。

而就在其消失後不久,一個道人身影出現在了那裡,其人推算了一下,卻是皺眉。

因為一年輪轉之期方過,天序方纔複歸原位,致使此前數息天機混淆,導致什麼東西都看不出來。

可要是有什麼足夠對元夏造成危害的物事出現,天序自是會進行排斥的,故他不得結果,也冇向上稟告的想法,很快就拂袖而去了。

張禦再是等了一會兒,見那魔神冇有被排斥出來,不由微微點頭,弱小也有弱小的好處,不受關注,那麼下來就看其能否在元夏長駐下去了。

現在僅隻是埋下一個種子,真正的起作用的時候,當是在十載之後。

做完此事後,他把注意力從元夏收回,又往東庭那邊看了一眼。

伊初那邊已經半載冇有與他聯絡了,他也望不到其人身影,情形有些不同尋常,這個事情他需要過問一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