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臨惠市城東處,有一座六層高的廣廈,門前是兩排蔥容筆挺的樹木,樹冠投下一片綠蔭,間中則空出可容六乘馬車過的寬敞大道。

道路俱是用打磨平整的石板平鋪,上麵繪有青蘭雙色紋圖,一直延伸到廣廈門廊的闊長台階之下。在道路之中,則圓形的噴水池,裡麵擺放著一隻金青色的飛鳥雕像。

城中經由十餘個地輻工廠引來的靈性力量有序在廣廈周圍流動,但是廣廈內部還有更大的靈輻力量居中統合,陽光能夠非常柔和的照耀到兩邊廣廈和周圍的樹木草坪之上。

這裡是童氏的宅邸,這個家族自古代以來就時不時就出現擁有天青之血的族人,曆史上也吸引過幾次大靈的覬覦,有合作也有對抗。

但是為了避免族人成為大靈專有載體,所以他們也是想辦法對族人的血脈進行了遮蔽和乾擾。等到族人正式跨入了靈性力量運用的大門,成了一名靈師,自己擁有了成熟的靈性,那就不怕再被侵占了。

因為載體是需要澄澈的,冇有汙染的血肉之身,如果自己有了靈性,就像白紙沾上了一點墨水,會遭受到大靈的嫌棄。。

童家讓童泌這般拖下去,就是打的這個主意。但是擁有血脈的人雖然具備潛力,但卻不能像一般的靈師那樣去主動擁抱靈性的,隻能等待血脈的自我成熟,而這個隻要拖到十八至二十餘歲之後了。

而成年之前的這段時間無疑是最難捱的。

童氏的當代家族童合此刻坐在自己的書房裡,他看起來是一個溫和的男子,此刻眉宇之間寫滿憂愁,道:“也不知道泌兒那裡怎麼樣了?那個道師能處置好麼?”

而他的妻子知窈留著一頭短髮,化著淡妝表,戴著精緻的耳環,外表卻是異常乾練,此刻她雙臂環抱,神情冷靜道:“城西的地界都被除去靈性了,丹都存著讓我們將大靈引到這個人身上的心思,這說明這個道師是有本事的。”

童合想了想,拿起報紙看了起來,但時不時的翻動看得出心裡並不平靜。

夫妻二人等了冇多久,外麵傳來了馬車聲,知窈走到視窗,道:“儀師回來了。”

童合忍不住站了起來,也是站到視窗。冇多久,一名管家走了上來,托著一個匣子走到書房之中,對著二人一禮,就退出去了,臨走前把門輕輕合上。

知窈用塗了油彩的指甲一撥匣蓋,裡麵顯現出來一顆寶石,這一瞬,光芒放出,儀虹的身影自裡照了出來,這是一個靈性寄影,她對兩人一禮,道:“家主,夫人。”

童合迫不及待問道:“泌兒呢?”

儀虹道:“家主,我留在那裡護著女君,現下無事。”

童合道:“那就好,那那位道師呢?”

儀虹認真道:“家主,這位道師是有真本事的,我的感覺,他應該是可以對抗大靈的。”她下來詳細將經過講述了一遍。

童合聽了下來,忽然也是放心了許多,不過他又想到了彆的事情,問道:“這位張道師,能不能請他維護我們呢?”

他之前的擔憂不是冇來由的,作為一個父親的擔憂,還有童氏被大靈針對,勢力一旦衰敗,那麼家中財產無疑都會被瓜分,兒女也會被掠去配種。

這樣的事現在有,以後一樣會有,假如有本事大的道師維護,那麼就可以安心些了,眾所周知,道師的壽命可是很長的。

儀虹卻不看好此事,道:“那位道師是道廬的人,不要我們的報酬,並要我們把報酬送去道廬了,如果請了他,道廬的事情我們就要和市廳署對上了。”

童合不禁猶豫了起來,和這麼多上層統治者對上他的確不想看到。

知窈這時卻道:“儀師,你先試探一下那位張道師的態度,要是他真能解決大靈,我們也不是不可以站在市廳署那些人對麵,決定話語權的,說到底還不是力量?要知道,挺兒也被驗出繼承了天青血血脈的,時間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

儀虹眼前一亮,道:“夫人說得對。”

天青血一旦成熟,雖然比不過大靈,可也差不了多少,而且這一代不僅僅是童泌,她的兄弟同樣也是天青血,姐弟二人要是都擁有了成熟的力量,那就並不需要看市廳署的臉色了。

童合道:“對對,這是合則兩利的事,儀師,你就試著探問一下。”

儀虹認真道:“家主,交給我們吧。”

此刻的市廳署中,一眾署員三三兩兩在那裡,目光注視著城西,他們提前得到了訊息,最遲今晚,那頭大靈就會衝向貧民窟。

張禦的出現讓他們覺得是因為近來對道廬的逼迫,道廬從彆的地方請來的幫手,要是大靈獲勝,那麼他們就省了很多事了。

要是輸了,他們也不會停下腳步。一個大靈對付不了張禦,那他們就去請其他的大靈。

道廬的人並不知道,實際上這幾年來,他們這些市廳署的人,都在睡夢中能得到了靈啟,那股龐大的力量讓這些人感到了由衷的敬畏,並生不出絲毫的反抗之心。

他們都希望跟隨著這股力量去接觸偉大,隻要與這股力量相結合,他們都能成為擁有力量的大靈,就像獲得了上等血脈一樣。

而且這樣的同合併不是簡簡單單的靈化,而是靈性力量的昇華,這樣既能享受血肉帶來的好處,又能得有力量,是他們夢寐以求的。而想要達成這個願望,所付出的代價就讓城市中的所有人都進行靈化。

當然隻有他們能成為真正的大靈,大多數底層小民隻會成為單純的靈性生靈,但這樣在他們看來也冇什麼,等他們成了大靈,這些人仍是一樣要受他們的奴役,控製起來反而更加簡單了、

而且不單單是臨惠市一個城市,地陸南方大部分城市的上層統治者都打算這麼做。

當然也有不肯接受的。

比如虞南市就很是硬氣,可是結果怎麼樣呢?周圍的城市聯合起來,引得大靈侵染,將城市上下千萬人全數化作了靈性生靈,而當中冇有一個人獲得好處,所以這是一個失敗的例子,他們不會犯這個錯的。

現在整個地陸南方的上層大多數統治者,大商人、工廠主還有士紳們在上層力量的催動下,竟是前所未的聯合起來了,每一個人都在這駕馬車上被動或主動的向前邁進,他們已經冇有回頭路可走了。

市長丹伯戶這時道:“世界的變革就在眼前,偉大的事業不容阻撓,要留意那些人,不要讓他們壞事。”

周圍那些署員露出了信心十足的笑容。

雖然大多數上層聯手,但也有不怎麼情願的,比如那些像童氏一樣的上等血脈的擁有者。

這些人本來就擁有力量,就算再進一步也冇有太大的好處,這件事做出來,反而讓彆人跟自己平起平坐了,隻是這些人也不可能違背那股偉大的力量,所以也隻好暫時默認了,但是這些人未必不會在關鍵時刻站出來破壞。

但他們早就做好準備了,要是站出來,正好再清洗一遍。

城西廬帳之內,張禦在吩咐過厲道人後,不過半個時辰,後者就轉了回來,並將一隻琉璃瓶擺在了案上,道:“張廷執,大靈已是收了。”

他們等五人平常主要負責攔阻更多靈性進入世域,延緩靈化進程,所以不怎麼乾涉世間,但是對付一個大靈,卻是手到擒來。

張禦頜首道:“勞煩厲道友了。”同時眸中神光一閃,透過那個琉璃瓶,直接望到了大靈的身軀之中,大靈的層次足夠高,足以承受住他的力量與上層力量的交鋒。

厲道人在一旁等候著,他們五人氣意在此,同樣冇有辦法收了回去,但他們此前並不急躁,因為他們知道玄廷一定是會再派遣人來的,張禦這回到來,他也是徹底放心了。

這位廷執神通手段他也是在剿滅諸派時見識過的,對這位他也是極有信心的。

張禦看了一會兒之後,通過那一縷與上層靈性的牽扯,已然找到了自己所想知道的關竅。

原來是這樣。

那個靈性力量的映照自落至此方世域外,一直冇有放棄將整個世界同化的目的,但是長久以來都做不到,因為有諸多血肉生靈的存在,此輩還擁有了力量,這本身就造成了阻礙。

但是利用智慧生靈自身,讓他們自己對付自己人卻是可以的。

這件事現在就在推進之中,並看著極有可能成功,整個世域一旦連通了純靈之所本身,那就會被徹底同化。

而真正的目的還不止於此,當一個被扶托的世域被同化後,純靈之所還可以試著從現世滲透到其他被開辟天地之中,並不斷侵蝕壯大,直至整個天地都是靈化。

這不是純靈之所的計劃,而是它們存在的本能,它們必然是會這麼做的,正如現世裡的神異力量想尋求更上層的力量,靈性生靈也是如此,為了突破上層,那麼必須將現世也是包裹進來。

就像現世生靈為了尋找突破上層之路,也不會不自覺的去到純靈之所並之納入進來一樣,因為隻有完全了,才能進窺上層。

張禦看到這些之後,由此也是想到,自己所尋覓的那第六個大道之印,或許也隻有同合了靈物兩端,才能真正的浮現出來了。因為那最後一印到來也就意味著完全,如果天地不完全,那麼或許就不可能出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