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思索過後,又於心中稍作推算,便對等在那裡的厲道人道:“厲道友,煩你通傳其餘幾位道友幾句話。”

厲道人知道這關係到後續之事了,肅然道:“廷執請言。”

張禦傳聲過去幾句話,厲道人聽了一會兒,道:“厲某記下了。”說著,他對張禦一禮,就化一陣微風離去了。

張禦帶他走後,把袖一擺,一團氣霧落地,化成一隻活靈活現的小豹貓,扭頭看了他一眼,就跑出廬帳了。

這隻小豹貓跑去了另一座廬帳之中,儀虹不知道為什麼,無需任何言語,從這小傢夥的眼神中就看出了所表達的意思。

不一會兒,她就拉著童泌的手,跟著那小豹貓走進了廬帳,無論她到哪裡,都會帶著這個少女,因為除了她自己,她不信任周圍任何人,生怕脫離了自己的視線導致少女受到傷害,所以必須寸步不離的看著,她才放心。

她站定後,抬頭道:“張道師找我們有事麼?”

張禦道:“你們要求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儀虹一怔,道:“解決了?”

她不禁蹙眉,她冇有看到任何大靈到來,也冇有察覺到這裡有任何對抗戰鬥的痕跡,這一刻,甚至她懷疑這位是不是說了虛言。

她吸了口氣,儘量用客氣措辭道:“張道師,我並不是懷疑,我隻是問,這件事怎麼確認呢?”

張禦此刻示意了一下案上擺放的那個琉璃瓶,道:“這裡麵裝著那一頭大靈,你們儘管拿去確認就是了。”

儀虹看向那個琉璃瓶,有些不敢相信,那個大靈就在這裡麵?她不禁露出了懷疑之色。

而這個時候,她身邊一直不曾說話的少女用輕柔的語聲道:“儀虹姐姐,它就在那裡麵。”

儀虹投去目光,道:“你說什麼?”

少女指了指那琉璃,道:“儀虹姐姐,我能感覺到,那個大靈就在這裡。”

儀虹一下抓緊了她的手,略顯激動和緊張問道:“真的麼?”

少女認真點了下頭,道:“嗯,冇錯的。”

儀虹的呼吸一下急促起來,她冇想到,大靈真的就被拘束在這裡麵,這等手段可是聞所未聞。

隻她雖然願意相信少女的話,可這樣大的事,她還是想親自再確認一下。

她對座上張禦行了一禮,上前拿過了拿琉璃瓶,又道:“張道師,多謝你了,我門家主和夫人一向關心的女君的事,叮囑我說若事情解決了,要親自來致謝,我這就向她傳信。”

張禦知道她的心思,冇有多說什麼。

儀虹退出廬帳之後,馬上用自己靈性力量,將這裡訊息寄入了一枚寶石之中,然後讓管事帶著送回去。

不過半個時辰後,一輛馬車來到了這裡,知窈從上麵走了下來,儀虹上來施禮,道:“夫人。”那少女怯怯道:“母親。”

知窈嗯了一聲,看了童泌幾眼,又看向儀虹道:“東西呢?”

儀虹立刻將琉璃瓶遞上,知窈接過了那個琉璃瓶,她自身同樣也是身具上等血脈的,隻一接觸,就知道這裡麵的確放著一個大靈,而且就是與天青血相關的大靈。

她道:“是真的。”

儀虹露出喜色,道:“那女君冇事了?”

知窈冇有回答,她知道自己的女兒暫時是冇事了,但事情還遠遠冇有結束,她看向廬帳內,這是一個十分值得拉攏的人,道:“我去見一見這位張道師。”

市廳署內,市長丹伯戶和一眾署員等了許久,可是城西那裡始終不見有任何動靜,似乎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

按照道理,大靈如果宣稱要做什麼事,是不可能存在什麼耽擱之類的事的,準備好什麼時候出動那便是什麼時候動,因為一切都是靈性中來的,也是大靈本身意願的外染。

他們對於冇有對抗跡象頓時有了很多猜測,不過冇有人去探聽情況,因為他們有另外自己的訊息渠道。

這些署員一個個進入了睡眠之中,在夢中他們很快便知道了真相,那個大靈在外間遇到了敵人,已然不知道去向了,很可能是就此消失了。

這樣一來,城西的事情就冇法解決了。

這件事和城西那名道師與冇有關係,是單純運氣,還有早有預謀?

諸多署員睜開了眼睛,臨惠市這些統治上層站在琉璃幕牆的背後,冷冷看著城西方向,

這個時候,天中陰雲密佈,並在城中下起了一場大雨,然而隻有城西那片地界,因為冇有陰雲的籠罩,所以冇有絲毫雨水,並且仍然被那一縷金色的陽光照耀著,看起來是深重陰霾之中唯一一片光明的地界。

市長丹伯戶道:“我的計劃不能受到影響,讓丹都快點解決道廬。”

對於道廬他們有諸多方案,如今需要加快動作,那麼就是雇傭下麪人去衝擊道廬,然後進行查封,因為道廬是講究規矩的人,從不染指權利,所以可以用這個方法。其實道廬反抗更好,要是造成死傷,他們可以名正言順的動手。

一名署員問道:“如果那城西的道師出來乾涉呢?我們還不知道他的底細,那個大靈的失蹤如果和他有關呢?”

“可以去邀請更多大靈過來,要是去反抗我們,讓大靈壓服他,一個不夠,就兩個。”

“冇有人能對抗大靈,偉大終將降臨,靈化無可避免。”

“上靈的意誌不可違逆。”

“要防備童家。”

“看住他們,不要讓他們和道廬站在一起。”

所有署員站在一處,他們雖然在交談,但都是用靈性語言,從外麵絲毫看不出誰在說話,隻是看到在一片陰雨天之中,這些人麵無表情的站在那裡。

一個時辰之後,丹都來到市長廳中,對著坐在那裡丹伯戶一個躬身,恭敬道:“叔叔。”

丹伯戶道:“可以開始清查道廬的行動了。”

丹都沉吟一下,嘗試提醒道:“叔叔,那個城西的道師實力不明,這個時候和對上道廬對上,會不會產生不測後果?”

丹伯戶道:“你不用管這些,你隻要執行命令。”

丹都恭聲道:“好的,叔叔。”見冇什麼交代了,他欠身一禮,倒退幾步,就轉身走出去了。

他是帶著微笑走進來的,可是走出市長廳室的那一刻,神容卻是一下變得嚴肅起來,他感覺最近情形很不對勁,特彆是自己這位叔叔,身上的“人味”越來越淡了。

不僅是他的叔叔,他觀察到那些署員一個個也是這樣。

身為稽事館的館長,他不難鑒彆出這是靈化的跡象,這樣的人情緒會變得逐漸淡漠,思維會發生扭轉,然而自己還覺得非常正常。

靈化既是獲得力量的渠道,也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按照臨惠市的法律,每一個人的靈化都是需要向稽事館報備的,哪怕是市廳署的人也一樣。

但現在他這個稽事館的館長對此卻一無所知,再結合近來驅趕道廬的事,他覺得事情有些不簡單。

他的職位是市廳署任命的,但他知道這些人從來不信任自己,每一個臨惠市的上層統治者都有自己的私人武裝用來保護自己,而不是依靠他們稽事館,哪怕是他的叔叔丹伯戶也一樣,叔侄兩個除了公事幾乎冇有什麼交集。

他回到了稽事館後,看了眼城西方向,喚來了一名心腹廳員,道:“那裡怎麼樣了?”

廳員回答道:“還冇有任何動靜。也冇有任何訊息傳來。”

丹都凝視著那裡,他總覺得有什麼事情已然發生了,但他不知道,想了想,道:“有件事交給你做。”他低聲囑咐了幾聲,那廳員認真記下,點點頭,對他敬了一禮,就退出去了。

丹都走到了一邊,打開一個密櫃,從裡麵拿出了一個包裹,拆解之後,從裡麵拿出了一本軟皮封麵的書。

這是他以秘密渠道得來的虞南市的情報,這昨天纔是送過來的,還冇來得及仔細看。

畢竟虞南市是距離臨惠市最近的大城,整個城市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見,身為稽事館他怎麼也要弄清楚的。

他打開之後,發現這是一本虞南市稽事館長的日記,筆記非常淩亂,像是每回都是匆忙寫下的。

他翻開看著,開始皺眉,可看到後麵越來越心驚,神情也越來越嚴肅。因為虞南市的情況,與現如今臨惠市的何其之相似。

這時他猛然發現了什麼不對的地方,一抬頭,見丹伯戶就站在自己的麵前,心中一驚,不動聲色的合起了筆記本,站起來,道:“叔叔,你什麼時候來的?”

丹伯戶麵孔詭異一笑,道:“事情安排下去了麼?”

丹都冷靜回答道:“都安排下去了,最遲明天就開始執行。”

丹伯戶道:“你做事很有效率,我一向很信任你,今晚有一個家族聚會,你一定要來。”

“家族聚會?”

丹都詫異道:“什麼時候決定的?”

丹伯戶道:“臨時決定的,有些事情要對你們說。”

丹都抬了下帽簷,緩緩道:“我一定會來的。”

“好。”

丹伯戶往走了出去,到了門口,伸手到門把手的時候,忽然站住,道:“對了,童家盯牢了,不要讓他們妨礙我們。”

丹都看著丹伯戶的背影,道:“我會親自盯著的。”

“那就好。”丹伯戶拉開門走了出去,腳步聲在冷冰冰的走廊上逐漸遠去。

丹都鬆了一口氣,他收拾了下案上的筆記,又轉頭看向琉璃窗外,外麵的陰雲不知什麼時候變得更濃密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