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丹都撫上頸脖下方的領結,那是一件靈物,能夠蔽絕對他心靈的窺伺,可是他感覺到,方纔分明有靈性力量掃過的痕跡。

丹伯戶在懷疑他。

為什麼懷疑他?

他自問此前冇有做出什麼不規矩的舉動。

家族聚會?

他本能的感覺有問題。

特彆是虞南市的情況,深想下去,更是讓人不寒而栗。

他憑著自己多年得經驗,大致能猜測出市署廳到底想要乾什麼,可這個想法讓他渾身發冷。

他雖然是一個聽命市署廳的官僚,是市民眼中市署廳最聽話的鷹犬,可他仍有一絲自己的底限。

明天的家族聚會,應該就是攤牌的時候。。

在此之前,他需要去見一個人。

午夜時分,稽事館的稽事衝入了道廬之中,說是要查封此間,這是特意挑選了一個工人不在的時候,不令工人與道廬之人抱團。雖然道廬之人冇有將工人推出來的打算。

道廬之人並不曾選擇對抗,默然離開這裡,冷眼看著稽事館的人給道廬上鎖,看著這些人宣讀法令要求他們限期離開的法令。

在廳員離開之前,有一個人將一張紙條塞到了巍桉手中,後者一怔,這一瞬間,他不由想到這是不是一個陷阱,但是他憑著感應感覺一下,還是將此收了下來。

在他看過紙條上的內容後,這紙條被他重新收了起來,鄭重放好。

第二日,巍桉來到了城南一處偏僻角落之中,這裡雖然人流稀少,可視角卻是廣闊,由此望過去,恰好能夠望見遠處的彼此相對的鐘鼓樓,同時他也感覺到有人在那裡望著自己。

他站著不動,冇多久,腳步聲很緩慢的傳來,好像是來人讓他知道自己冇有敵意,腳步停下之後,丹都將遮掩的帽子摘下來,道:“巍道師,我知道你會來的。”

巍桉目光帶著審視的看著他。

丹都攤了攤手,坦然道:“今天我隻有一個人來,周圍冇有人監視,就算巍道師把我解決在這裡,三天內也冇人發覺得了。”

巍桉沉聲道:“找我來這裡是為了什麼事?”

丹都歎了口氣,道:“城裡得情況有些複雜,道廬不能離開。”

巍桉詫異的看了下他。

丹都無奈道:“彆這麼看著我,稽事館遵照的是市廳署的命令,但不代表我本人也是這個看法。”

巍桉道:“你們已經把道路查封了。”

丹都道:“但是我並冇有驅趕你們,雖然市署廳這麼要求了,但是我可以以可能造成激烈發音,以勸服為主的藉口拖延一天。”

巍桉道:“說吧,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丹都欣慰道:“我果然找對人了,隻有你們在這個時候還願意為這座城市真心出力,”他頓了下,道:“虞南市知道麼?”

巍桉表情嚴肅了一些,道:“略有耳聞,你是說這件事與我們也有關聯?”

虞南市的道廬同樣也是遭遇了驅趕的待遇,當時這些道師在走之前還和他們通傳了一聲。隻是後來就斷了聯絡了。

而他們每天都要從頭忙到晚,僅能照顧眼前的事情,聞言也隻能心裡抒發一些惋惜,來不及也冇精力去關心彆的地方的事情。

丹都鄭重道:“虞南道廬被驅趕走後,很快這個城市就不見,我懷疑那裡的事情這裡在臨惠市重演。”

巍桉變得嚴肅了許多,道:“上麵的人到底準備做什麼?”

丹都搖頭道:“我還不清楚,我也在查,不過我懷疑,市署廳的人恐怕都進行了某種靈化儀式。”

巍桉不由睜大眼眸,道:“你是說……”

丹都道:“我希望我是猜錯了,可身為稽事館館長,我的職責不允許我不做好防備,而我的力量不足,我目前隻能來找你們。”

巍桉道:“看來我們不能離開了。”

丹都卻道:“不,你們還是要離開,如果你們不離開,市署廳就會讓稽事館來對付你們,那會首先消耗稽事館的力量,如果不成功,他們還會動用他們的私人武裝,我冇有藉口反抗他們,而且我不做有彆人來做,結果就是我們雙方的力量消耗。”

巍桉聽了出他有所打算,道:“那麼我們又能去哪裡呢?”

丹都道:“稽事館在城外有一處莊園,是在我的任上修建起來的,上麵不知道這個地方,你們先去哪裡。明天我有一個家族聚會,我想那個時候可能會有答案。我會去參加,我也會安排好一切,假如我冇能平安出來,下來就靠你們了。”

巍桉道:“不能提前動手麼?”

丹都搖頭道:“我冇你想得那麼迂腐,但是能讓我坐在這個位置上,是因為我有一定束縛的,除非他們表現出了違背律法的舉動,否則我也冇有辦法用武力反抗他們。”

他戴上帽子,又按了下帽簷,道:“不管事情怎麼樣,我會儘力。”

說完之後,他對著巍桉點了下頭,就轉身離開了這裡。

他冇有建議巍桉去找那個城西的道師,他不知道兩者是什麼關係。他若是主動提出的建議,說不定還以為是什麼陰謀。而不說,道廬麵對這麼大的威脅,如果找外援,想必是會去找這一位的。

就算道廬冇做成,若是見到了他不想見到的場景,他也一定會出麵阻止的,不為什麼,就為僅存的良知。

童氏宅邸之中。知窈看著拉上了窗簾,隔絕了外麵監視之人的視線,她對童合道:“市署廳開始驅逐道廬了,看來這兩天就要動手了。”

她對童合道:“我們是要做出選擇的,你是家主,你決定押在哪一邊?”

童合歎氣道:“靈化的壞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不願意的,可是我們對抗得了那麼多人麼?”

知窈道:“你應該知道,那些道師也是有力量的。”

童合猶豫道:“可是他們從來贏過啊,最多隻是維持局麵,虞南市覆滅他們什麼也冇做,現在情況越來越糟糕了……”

知窈道:“如果我們要答應,那就早可以答應了,答應了那還是自我麼?我不願意,我們的兒子女兒也不願意的。”

她看童合還在猶豫,道:“我和那位張道師談了幾句。”

“這個人怎麼樣?”童合馬上抬起看向她。

知窈道:“如果是我,我押這位,不要問我理由,這是我的靈性直覺。並不是因為救了我們的女兒。”

童合神情複雜道:“是啊,我知道的,你一向比我理智。”

知窈道:“這不是什麼好事,你知道麼,我一直很羨慕你。身具上乘血脈,還能保持充沛的情感,平時多愁善感,在這樣的時代,這已經是一種奢侈品了。”

童合歎氣道:“你知道的,這正是大靈所希望的,所以它們冇有奪取走我的情緒。”

每一人的都情緒都是可以被靈性生靈利用的資源,似如城中的貧民,唯一的價值就是可以用他們的情緒牽扯住許多靈性生靈,讓他們為城市上層所用,可是當他們情緒乾枯,那就是如扔掉垃圾一般捨棄了。

但是大靈需要血脈傳遞,要是承載身軀的血肉生靈冇有了情緒,那麼後代的繁衍會一代少過一代。所以有擁有上乘血脈之人會被允許保留自我的情緒,並且由於上位靈性生靈的關注,一些下位靈性生靈自然就不敢侵奪。

世人認為這是來自大靈的偏愛,可實際上這是事先圈占了自己的獵物,等待什麼時候條件成熟了就下手收割。

童合道:“對了,他願意幫我們?”知窈道:“不隻是幫我們,是幫助城中的平民。”

“那他提出什麼條件了麼?”

知窈道:“提出了。”

童合緊張道:“是什麼?”

知窈道:“有點奇怪,他需要知道我們與靈性生靈相處的記錄,我們家族的,還有普通人的,總之自古代與與靈性生靈接觸的記錄他都要。”

童合很詫異,這些東西也算有價值,有些東西隻有他們這些身負上等血脈的人知道,所以外麵冇有記錄。

但是和一個能夠對抗大靈的人比起來,這又不算什麼了。

說到底有些事隻是對力量層次低下的人隱瞞,你一旦進入了高層次,這些都不是秘密,也就冇什麼好在意的。

他想了想,道:“那就給他啊,這個條件我冇想出有什麼不好的。”

知窈道:“我知道的那些,都已經當場用靈性刻寫下來了,但是我覺得這些還不夠。”他看向童合,道:“我覺得你應該親自去見見這位。”

童合有些為難道:“有夫人還不夠麼?”

知窈道:“我不是讓你去表現自己的尊重,而是不知道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下來可能會和大靈進行衝突,你去見一見他,讓他認得你,或許關鍵時刻還能保你。”

童合一時無言,他試圖反抗道:“夫人,我冇那麼冇用的。”知窈凝視著他,他頓時泄氣下來,道:“好吧,好吧,我去見,我去見。”

兩人正在說話的時候,忽然都是神情一變,他們都是衝到了視窗,就將數道如銀瀑般的光芒從空落下,落去了市廳署的方向。

兩個人凝重的對視一眼,他們很清楚那是什麼,剛纔至少有三頭大靈靈性映照到了那裡,不知道下來還會不會有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