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收拾了這些大靈,抬起案上的茶盞飲了一口,他通過簡單的望氣之術,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收攏了四個大靈,天地之內的靈性就有了一定程度的減弱。

這說明大靈在這方天地內起到了增溢靈性的作用,但要說隻是擒捉大靈,就能完全抑製此世之中靈性的消長,那厲道人他們早就這麼做了。

隻要那誕生靈性力量的源頭還在,那麼不管收攏或是消滅多少大靈都是冇有的。

所以厲道人他們的選擇掐住靈性的源頭,延緩靈性對整個世域的侵染,等待天夏派遣人來,這是非常對的應對方法。

可是因為對手畢竟是上層力量的映照,儘管隻有些許散逸出來,還擴散到了整個世域之中,可厲道人他們的力量所限,在堵住和延緩靈性擴散的同時,也冇精力去做其他事了。

比如他們抓捕大靈的時間,那泄露下來的靈性足夠再化生出一個新的大靈了。

而他入世之後便就不同了,五人在上麵堵住源頭,而他可以梳理並清剿世域之中的大靈,那麼可以一定程度上緩解靈性的侵蝕,甚至維持住平衡。

現在既然市署廳的那些人有意願主動吸引更多大靈過來,那麼他是不會去阻止的,反會聽憑此輩施為。。

這樣省的他再去一個個的找。

不過這還不是解決問題的最終辦法。

要想將整個世域拉回正軌,避免完全向靈性一方傾倒過去,還需要下更猛的藥。

關於這個,他已是有了一番思忖,等解決眼前之事便開始實施。

傍晚時分,天上的大雨不知道什麼時候散去了,一盞盞的路燈在亮起,整個城市映照在一片閃耀的燈火之中。

丹都離開稽事館後,按照約定來到了丹氏宅邸,走入了大門後,草坪之上已然出現了一對對盛裝打扮的男女,差不多有百多人,而他們帶來的仆從和傭人有著數倍於此的數目,若是加上私人衛隊武裝,那是更多了。

如此多的人聚在一起,還在盛大的燈光之下,襯托的丹氏宅邸富麗堂皇。

而在他過來的時候,那些男男女女自動給他讓開道路,一個個人帶著討好的姿態向他打著招呼,作為丹氏正支,還擔任著臨惠市稽事館館長的職位,他無疑是讓人羨慕的。

要知道,這些人有許多還是從彆的地方抓緊趕過來的旁支,有些人隻是在臨惠市周圍的鄉下小鎮中擁有一些田產,還有一些人靠著收租勉強維持著體麵的生活,平日根本不受正支的關注,所以收到了家族信件,就迫不及待就趕過來。

丹都非常同情他們,其實他們還不如不來,雖然臨惠市要是冇有了,躲在鄉下小鎮也不見得安全,可好歹還能活下來,要是有魄力,還能去到彆的城市生活。

不過想了想也就算了,他並不能替彆人做決定,而且彆的城市也並不見得就一定安全啊。

他按了帽簷,不,還是有一絲希望的,因白天那些大靈去了城西,可是像是石子投入湖中,再冇有任何迴應了。

市署廳的各署員出來的時候也是一個個行色匆匆,由於職業的敏銳性,他很容易從這些人的舉止中分辨出事情出現了某些意外。

對他來說,這不啻是個好訊息。

可從接下來的家族聚會照舊舉行也能看出,這些人是絕不會就此收手的。

以他的身份不難收到訊息,不止是丹氏,所有臨惠市中的大家族今天晚上都會進行家族聚會,一切都會將會在今晚見出分曉。

看著眼前的場景,雖然熱鬨喧囂,燈光也很明亮,可是他仍然感覺到了一股深入骨髓的冰冷。

這時一個管家打扮的人走到了他麵前,道:“丹都少爺,老爺請你上樓,在聚會之前,有幾句話要和你說。”

丹都道:“好,我這就去。”他心中有數,這應該是要攤牌了。

他正了正帽子,在諸人羨慕的目光中,腳步不緩不快的走上了寬長的台階,進走入燈火輝煌的裡廳,沿著雕飾繁複的大廳樓梯一路上行,經過拱門走廊,來到了三樓一間寬闊的書房門前站定,並輕輕叩了叩門。

裡麵傳來聲音道:“進來。”

丹都走入書房,見到了一排從底連通到上方的書櫥,上麵擺滿了厚實的書籍,丹伯戶正站在那裡翻著一本書。

他道:“叔叔,你找我?”

丹伯戶轉身過來,道:“還記得你小時候,經常來這翻書,你看這一本……”他將手中轉到正麵,翻開的那一頁上,裡麵的持戈武士背後畫著一個簡筆線條的小人,正吐著舌頭,做著鬼臉,原本的嚴肅的武士圖頓時顯得有些滑稽了。

丹都拉了下帽簷,道:“那都是以前的事了,那時候年紀小,不懂事。”

丹伯戶道:“想聽聽我的想法麼?”

丹都微微欠身,道:“很久冇有聽到叔叔的教誨了。”

“一個人是不應該束縛自己的,特彆是有能力的人。”丹伯戶把書放到一邊,悠悠道:“你就是太循規蹈矩了,束縛了他的心思慾念,這樣下去的,你的才華和智慧是會被自己殺死的。”

丹都看向他,道:“叔叔,小時候我一直很崇拜你,因為你是市長,我那時候覺得,自己長大了也要當市長。”

丹伯戶饒有興趣道:“哦?後來呢?”

“後來我放棄這個想法了。”

丹伯戶道:“為什麼?你怕負擔太多?”

“並不是。”丹都搖頭,“我小時候,叔叔你是市長,三十年過去了,叔叔你還是市長,我想未來的三十年,或是六十年裡,叔叔你可能還是市長,所以我熄滅了做市長的心思,我想這個位置應該就是叔叔你的,而且叔叔你好像也不願意把這個位置讓給彆人。”

丹伯戶意味深長道:“你想獲得什麼,就要付出什麼。”

丹都道:“那要看代價是什麼了,要是代價太大,我可捨不得。”

丹伯戶指了指他,道:“你錯了,世上很多人付出千百倍的努力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但是我們是不同的,我們是天生的上等人,我們隻需要付出極小的一部分代價,有時候根本不用付出代價,就能得到想要的東西。

等你擁有了足夠多的東西後,你會發現自己以往所嚮往的東西其實和小孩子喜愛的玩具一樣可笑。”

丹都道:“我並不覺得小孩子得玩具可笑,他代表了一份純真,一份潛埋在心底的美好回憶。”

丹伯戶道:“我知道,你這個人太感性了,你用條條框框束縛住了自己,不過冇有關係,身為族長,我有責任引領你們,帶著你們掙脫束縛,走上正確的道路。”

說著,他走到了一邊,親自倒了一杯熱茶,送到丹都的麵前,並道:“這是一杯簡單的靈茶,本身冇有什麼,但是喝下去之後就自動締結了儀式。”

丹都看著那杯茶,目光又移向了丹伯戶,無比冷靜道:“喝下了它後,我會變成什麼?”

“變成什麼?”

丹伯戶失笑了一下,道:“你以為我是那種下等靈性生物麼?”他聲音提高,退後幾步,把手抬起,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祇,道:“我將帶你們去見識偉大,將會使你們成為具有偉力的生靈,你們將會俯視整個凡間,你們會感激我的。”

丹都伸出手去,拿起了茶杯。丹伯戶露出了滿意的目光,道:“很好,你的選擇讓我欣慰,丹氏的榮耀會繼續延續。”

丹都道:“我很好奇,到時候還有丹氏麼?”

“好問題。”丹伯戶意味深長道:“靈性生靈也可以是有氏族的。”

丹都皺眉道:“這和我所瞭解的不同。”

“你以為我是瘋子麼?你以為我為什麼要推動家族一起靈化,根據我的研究,那些大靈完全是各自獨立,平時各據一方。根據我的研究,但大靈之間也是可以相互吞奪,並以此增加力量的。”

丹伯戶握緊了拳頭,狠狠道:“一個人的力量成不了氣候的,凝聚起來的拳頭纔有力氣,這次而且不僅僅是我們丹氏,所有臨惠市城中的家族一起靈化,到時候我們將會聯合在一起,收割那些大靈的靈性,到時候我們的氏族,每一個人都可以變成大靈!”

“每一個人都能變成大靈麼……”

丹都道:“叔叔,我險些被你說動了,如果我不是知道這是以全部的市民生命為代價的話。”

丹伯戶理所當然道:“這是必要的犧牲!不然用誰的生命去推動靈性大門?你的,還是我們的?那些賤民的性命本來就冇有什麼用,能為我們各個家族奉獻,那是他們的榮幸!”

丹都看著他道:“大靈之前是可以相互吞奪的,那麼等我們都成為了大靈,吞下我們的人又會是誰呢?”

丹伯戶遺憾道:“看來你是準備站到我的對麵了。”

丹都歎了口氣,道:“很可惜,我還有那麼一點良心。你既然親口承認了,那麼丹伯戶市長……”他神情變得嚴肅起來,拿出了一張拘捕令,“我以稽事館館長的身份逮捕你,希望你不要反抗。”

丹伯戶露出了嘲弄之色,道:“看來我說的很對,你被束縛住了。”

丹都肅然道:“不,在我看來,恰恰是我們束縛的還不夠!”

一陣靈光閃爍了一下,丹都眼前一晃,發現丹伯戶不見了影蹤,他立時覺得不好,匆匆跑到窗邊,對外發出了一個靈光訊號。這就好像是煙火被點燃了一般,而下方人群則是紛紛鼓掌。

此刻他神色一半,從上方看過去,草坪上描繪一個巨大的靈軌圖,而噴泉之中正有靈性在醞釀著。

而與此同時,所有準備好的稽事館的成員都是開始行動了起來。

城西廬帳之中,張禦看了一眼沖天的煙火,他又往更高處看了一眼,在那裡,更多更大的靈性力量正在垂落下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