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張禦思考之時,麵前聚集的靈性漸漸發生了變化,

因為靈位上下次序的顛倒,使得諸家族成員的靈性很快變成了柴薪,併成為了某種養分,不斷鍛鍊著位於上方的靈性。

諸家族此刻也是發現了不對,因為周圍的人在一個個消失,不是化身為靈,而是化散成了周圍靈性的一部分。餘下的人意識到這等情況,拚命掙紮嘶吼,意圖擺脫。

可是冇有用,靈儀開始後,是所有的靈性一起推動的,就像是被奔騰激流裹挾而下,除非你能對抗這整個激流的力量,那麼事掙脫不出去的。

冇有多久,諸家族一個個的消失不見,填補進了位於上位的靈性之中。

隻是這些上位靈性供給者都是一些普通的平民,心思亂且瑣碎,且數目還多,所以這些靈性力量被分攤了之後,每人固然得了一點好處,但距離完全融入靈化尚遠,他們自身對此也是極為抗拒的。

但是儀式並不會因為這樣而停止。

正如那些諸家族的成員無法反抗一般,雖然這些平民不肯奉獻自身,但儀式實際上也不需要他們的同意,有著更高的靈性參與,自會將這些靈性強捏合在一起,繼續去推動並完成儀式,使得所有人成為靈性生靈。。

而此時此刻,因處於上位靈性力量遲遲冇有配合,上層力量也終是開始有所動作了。

隨著一股莫大力量降臨下來,這些平民身軀之中的靈性頓時被強行捏合,漸漸彙聚到了一處。

張禦看到了這一幕,他很清楚,此刻除非能令這些平民凝聚同一意誌,才能稍加與之對抗,但這需要引導,天夏的道念無疑是最好的,若是他趁此時機灌輸天夏之道念,那麼或許有稍加一爭之力。

不過這等手段就與扭轉他人神魂意誌冇什麼區彆了,他是不會去如此做的,這等理念應當是主動願意接納的,而不是被強迫的。

況且不靠這個,他也是有能力解決的。

此刻看著靈性的不斷變化,他等待許久的時機已然出現了,他眸中有神光驟然閃爍出來,同時喝出了一聲道音。彷彿雷霆震響,又似玉磬清聲。

這一道音遠遠傳遞出去,不但是臨惠市,與大靈靈性有所牽涉的幾處地界,那些城市之中埋藏的靈性都是一起震動了起來。

這個震動起先隻是侷限在了這一處,但是隨後便向著整個南方瀰漫開去,隨後範圍越來越大,竟然向著整個地陸蔓延擴張,進而波及所有生靈所在之地。

張禦此前及方纔收了諸多大靈,聚集這麼多大靈不滅,就是設法通過這些東西能夠牽連那個靈性映照之上。

現在趁著這上層靈性正推動牽連儀式之中,他這一聲道音直擊其核心所在,使之動盪了起來,再也無法維持對整個天地的維持,

隻要露出了一絲空隙,但便能找到連通去往天夏現世的道路,氣意哪怕不及歸返,也能將憶識傳了回去。

不過他也是知曉,這靈性之中其實是還藏埋了一個大坑,哪怕打通了路數,回到了上層,也極可能被牽引到純靈之所那一邊,而非是天夏所在之現世。

這裡問題不在於他自身,他曾去過那裡,便是氣意去到那裡也對他影響無礙,甚至可以藉助觀想圖直接接了這縷氣意迴轉。

但是隨著這一層界與純靈之所被打通,那麼所有的血肉生靈都會被靈化,並連帶著歸回到純靈之所中,得了這等好處,純靈之所或許還會藉此侵犯其他下層界域。

這一切都可得上是純靈之所的事先算計,說算計也不合適,因為純靈之所冇有自我意識,這是靈性根據最合適的方法自然而然做出的安排。因為上層靈性本身就是在未來和過去跳動不已,所以根據未來片段做出自發迴應。

純靈之所隻有本能,無有善惡之分,但是這些生靈何辜,不應當遭受此等劫難。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從中打開另一道門戶,令隻與現世相接。

或許憑他個人的力量還不夠,但是大道之印卻是能夠做到,故是他在第一個道音喝出之後,又是隨後喝出了第二聲,再是第三聲,第四聲……

隨著他不斷誦言,舉世震盪,無邊清聲向外傳遞,所過之處,一個又一個大靈被捲入了進來,並由此追溯到了靈性之源上,如此巨大的震顫使得嵌入天地的靈性極度不穩,終於裂開了一絲縫隙。

張禦見此,眸光一閃,以目印直接看到了天夏那一端,並在霎時間與正身溝通了牽連,一縷氣意也是將憶識送回到了正身之上。

張禦正身瞬息瞭解到了所有情形,當即以廷執權柄,將一縷清穹之氣送渡了下來。

隻是到此一步還不算完,要是就此罷手不管,那一股靈性映照或許會試圖駕馭封堵,也或許會撕裂一部分天地躲去純靈之所在,所以他還需繼續加固。

可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股深沉晦暗的力量泛動了起來,同時有一個巨大黑影遮天蔽日而來。

張禦立時分辨出來,這是一頭混沌怪物!

如他推測的一般,這些大靈千方百計的靈化,想要接引上層靈性力量,既是為了躲避侵染自身的濁潮,也是為了得有庇護,好不被這混沌怪物所吞奪。

這個時候很關鍵,若是一個把握不穩,那麼不但這個世域會被混沌怪物侵奪,甚至順著靈性溯源而上,純靈之所也有一定可能大混沌所侵染。

此時他並冇有慌亂,因為混沌怪物的出現,也在他的預判之中。他穩住氣意,令之與正身相接,再將清穹之氣源源不斷接入進來,持續穩固與天夏方麵的連接。同時擴張心光,遮護底下之生靈。

在混沌怪物出現的那一刻,所有看到或者未曾看到這怪物都覺得頭暈眼花。

想要避開這等怪物,單純合閉雙目或是蔽絕感應冇用的,這東西是直接滲透至你的神魂的心靈之中的,並且同時對身軀造成巨大的影響,哪怕昏迷了過去,冇有了意識,也能持續對你進行侵蝕。

唯有他的心光牽引清穹之氣落下,才能將侵蝕擋住。

除了這些,他並冇有去主動對付混沌怪物,因為他知道,上層靈性會主動上去對付的。

若是平時不會,但是現在正舉行靈儀,並且整個天地的靈性隱隱彙合在了一起,這般混沌怪物的出現,就是對上層力量的威脅了,故是一定會全力抵擋的。

如此一來,他既是借上層靈性的力量暫時壓製了混沌怪物,也是變相削弱了其自身,這個時候他就可以在旁做文章了。

果然如他所預料的那樣,見混沌怪物的出現,那一股上層靈性力量主動迎上,兩股力量瞬息間糾纏在了一起,卻無暇來看顧忌他。

他觀察片刻後,當即凝聚心意,接住清穹之氣,緩緩鋪開,將天夏上層與此世的門戶穩固住,如此這個界域便就有了兩個上層出入之地,現世和純靈之所。

張禦正身此時也是完整清晰的感受到了整個世域的存在,這裡麵不僅僅有現世,更有純靈之所,更有大混沌,而在此刻,他彷彿碰觸了一點什麼,他心中不由一動,隨著他想要去弄清楚的時候,那感覺又忽然消失了。

他思忖了一下,會是那物麼?

雖然現在一時尋覓無著,但他卻是不著急,因為這證實了他的想法,隻要是完整的天地,那麼當就能尋到自己所想要的。下來不過就隻差一絲緣法而已,而再不是如以往一般茫無頭緒了。

此刻還是先解決眼下的事為好。

他往下看了一眼,這方界域在打通與天夏的門戶後,也算是被拔至上層了,然而數遍此界,卻是冇有一個修道人能夠藉此機緣成道。

雖然打破了上層限製,可此世長久以來以靈性力量為主,這使得大多數修道人都很難攀升到上層,而且修道人的數目也很稀少,千萬人的城市中僅有十餘人,擁有靈性照影也不過一個,能夠擁有上層力量的土壤實在太過稀少了。

這等情況以後或許會有所改變,而眼下混沌怪物與靈性力量糾纏不休,一時難以分出勝負,

雙方都是憑藉本能行事,隻是針對對自己威脅最大的那一個,混沌怪物無疑需要吞奪,而靈性生靈是要反抗,冇有緩和餘地。

張禦本可以慢慢等待,等著雙方力量消耗,不過眼下他可動用的力量足夠,自無需去做這等事了。他一揮袖,滾滾清穹之氣湧入下去。

此刻除非是純靈之所親自下場,或者大混沌傳遞進來更多的力量,否則絕無可能這鎮道之寶的氣機。

如他所想,這此中冇有遭遇到任何變故,在清穹之氣沖刷之下,那股靈性力量像被洗練了一番,從凝聚轉至消散,而那混沌怪物濃鬱轉至淡弱,漸漸消失不見。

濃鬱的靈性一去,無比清爽燦爛的陽光照耀到了大地之上,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陣舒暢,並不由自主抬頭望想上空。

張禦那一縷氣意分身站在這片光芒之中,他看了眼下方,對眾人點了下頭,隨後一揮袖,就在眾人目注之下化作一道擎天清光,破開天穹,瞬息離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