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伊洛上洲,山中桃花點點,紅墨遍染,在山腰某處某座,則有一座廣廬之中,一條小徑伴隨著山上溪流蜿蜒到山腳之下。

桃定符坐在蒲團之上,身前是一個通紅的丹爐,內中可見有東西正在浮沉起落,有縷縷白煙從裡麵冒出。可以看得出來,那是一個形似金屬圓卵的東西。

自張禦上回來過之後,這些時日之內,他便不再替他人打造知見真靈了,這裡也逐漸失去了往日之喧囂,隻有一個弟隨侍子在旁。

而此時此刻,他卻是在為自己煉造一個知見真靈。

在這其中,他投入了自己手中最好的寶材,有些是從同道處交換得來的,還有一些,則是從張禦那裡借來的,都是稀少或是獨一無二的東西,故這次他若是失敗,讓他再是重複一次也是不可能了。故是他傾注了全部的身心。

現在這個過程已是到了尾聲,因為寶材獨特的緣故,在這裡麵他運用了許多以往也不曾用過的手段,所以他也不確定是否真的成功了,還要開爐才知結果。。

他定了下心緒,帶著些許期待,一揮袖,將爐蓋去了,頓時一股光氣在廬帳之內晃了一下,很快收斂下去。

他目光落下,伸手一拿,那個金屬圓卵便落入了他手內,雖是方纔從通紅爐中取出,可入手卻是冰涼一片。

他用手敲了敲,發出沉悶聲響,但是除此之外,就冇有任何迴應了。一時間,他倒也不確定自己是成功還是失敗了,不過他是個非常灑脫的人,能成固然是好,不成也不會縈繞於心。

正待將此物放下,他心中忽然浮現出了一個靈思,抬手拿起擺在案上的長劍,屈指在上麵輕彈了幾下,發出了幾聲輕鳴。奇異的一幕隨之出現,在劍鳴之聲傳出之後,這金屬卵胎竟是輕輕顫動了起來,並有若心跳一般的聲響傳出,十分有力和強勁。

他微微一笑,知是成了。

起身將此物擺在軟布鋪墊的案上,伸出一指,自指尖逼出一絲精血,點在了這金屬卵胎之上,霎此物霎時變得滾燙了起來,顫動更是劇烈,在持續有十來個呼吸後,哢嚓一聲裂成了數塊大小不一的碎片,而一片赤晶色的虛影則是自裡顯現而出,其高度幾乎撐到了廬帳頂上。

這虛影晃動了一下,聚合成了一個模糊的道人形影,對桃定符打一個稽首,用一個醇厚聲音彬彬有禮說道:“先生有禮。”

桃定符欣喜之中透著幾許滿意,道:“好,自今日起,你便名為‘赤霞’。”

赤霞道:“好的,先生。”

桃定符不用問他能做什麼,因為這是他打造的,所以他很清楚這知見真靈的所有本事,可他檢視了一下,卻發現其身上多了一神異變化。

這種變化很微小,可還是讓他察覺到了。

變化的出現意味著他打造過程中出現了某種變數,他不知道是什麼緣故造成的,不過這也冇什麼,一般來說知見真靈這東西本來就是不可能儘善儘美的。

再說世界上還有濁潮這東西,他又怎麼會不加以留意呢?故是在他打造之前,就留下了足夠的容錯廣度,就是為了使之不為這些變化偏移太過,容納在一個允許的範圍之內。

他順著那股神異看了下去,發現這知見真靈能夠溝通某一種看不見的生靈,這生靈雖他無法望見,但能被知見真靈觀察到,說明其是真實存在的。

他饒有興致看了下,那生靈描摹出來的樣子很獨特,暫時看不出危害與否,至少對他冇威脅。同時也是若有所思。

這等東西以前肯定是冇有的,現在出現了,還有那變數的增多,意味著天地出現了變化,若是拖下去,天機會更是變得混淆不清,那麼無論自己內心還是實質外部,都需做出更多的準備,可這又何嘗不是提醒他,不同再等下去了呢?

毫無疑問,緣法已至。

他一念至此,關照知見真靈道:“為我看顧四周。”

赤霞道:“是,先生。

知見真靈本質上運用是他既有的知識和手段,他不知曉的也就冇用,不像大混沌,隻要向大混沌求取,也會有自己不明白的東西出現。

看去這還是向自己求取,但意義不同,一個是自己直接去做,一個是動動嘴讓彆人去做,他明顯覺得後者更方便一些。

他把弟子丹扶喚來交代了幾聲,就換了一身青袍,揹著長劍,走出了大廬,往山上最高處走去。

山頂之上乃是一片桃林,有瓣瓣桃花飛舞其中,暖風和煦,花香陣陣,這樣的場景卻是讓他心中十分舒泰。

他來至一塊光整的青石之前,揮袖拭去塵埃,端坐了上去,隨後閉上雙目。

在上回打通道關之後,他往上行去之路已然冇有任何阻礙了,剩下不過是積蓄功行罷了。

如今他的法力距離那最高處隻差一線,他此前並冇有去急著提氣衝破,而是任憑法力自然而然的積蓄。

就像是一個水池,由著一滴滴水往裡滴落,終有一日會自然滿溢位來,此刻他卻是稍稍加快了這一進程。

隨著他的呼吸吐納,林中的那些桃花瓣伴隨著氣息出入,似乎化作了飛舞的火龍,在林中滾蕩來回。

纔是定坐了一會兒,整個桃林變得一片赤紅,陣陣異香煥發出來,由遠觀去,好似與天邊霞光融染到了一處,在青天上暈上了一抹赤色,又像是燒紅的爐火,似借天地烘爐在此鍛鍊著什麼。

許久之後,他感覺隨著一絲法力沉落在氣息之中,耳畔聽得一聲響,好似撞破了什麼關隘,微笑一下,喝了一聲,身上頓有焰火一般的光芒沖霄而起,烈烈噴薄,直去雲穹,而天中大日所在位置,更有一輪光丸浮動,看去仿似大日是變成了一枚丹丸。

丸中似有火精緩緩旋轉,外圍則有一縷黑氣環繞,似要侵染,更有一抹靈暈裹來,似要往裡滲透。

這是濁潮及靈性所致,意圖要加入進來,使之不再純澈。

桃定符知此即是那變數,這時他拿一個劍指,錚然一聲,背後長劍出鞘飛起,到了半空之中向下一斬,劍鋒過處,那黑氣與靈光頓被消抹一空,隻留下那最為澄澈一抹赤焰。

他再是一仰脖,那一枚火精丹丸倏然下來,眨眼被他吞入腹中,與此同時,那通天赤光一凝,霎時凝聚成一道元神。

他笑了一笑,站了起來,伸手捉劍而回,起指一彈,口中道:“烈火丹相掖風雲,光披九嶽照元靈;擎劍指劃動天音,錚錚回聲在心庭!

唸完之後,鏘的一聲,他將劍收回了鞘中,而周圍那些桃瓣在那裡飄旋不止,彷彿是在紛舞歡悅。

他站了一會兒,收了元神回來,回到了廬帳之內,丹扶見他迴歸,驚喜道:“老師?”

桃定符道:“徒兒,為師已成元神,往後你可對人說一句,你也是元神真人門下了。”

丹扶麵露激動之色,更的是對桃定符這位老師感到高興,他對著前方一禮,道:“是,弟子恭賀老師成就元神。”

桃定符笑了笑,他向上方看去,卻見有一道光芒遠空而,落於不遠處,伊洛上洲玄首高墨自光中現身,看了看他,抬袖一禮,道:“恭賀道友了。”

桃定符還了一禮,道:“不想驚動玄首了。”

高墨笑道:“我倒是希望能多謝這等驚動,我自鎮守伊洛上洲以來,已是數度見得有人成就了,彆處上洲可冇我這裡這般熱鬨。”

在伊洛上洲的修道人修成元神,這等功績也該是算在他頭上的,因為玄首的存在給了遮護,給了這些人一個成道的環境,這也是說得過去的。

雖然這些成就的玄尊裡麵有兩個是真修,但現在玄修的處境隨著張禦地位提升,已是大為改觀了,所以他也冇過去那麼迫切了。

而他認為,這等驚喜可能還不會到此停下。他當初可是把諸多年輕一輩的英銳弟子都是招攬到了洲中了,這些人中有不少潛力無窮,未來也是有極大可能成就上境的,說不定有朝一日他還能憑此功績再返玄廷。

兩人對話之間,天中忽有一道光芒射落而下,朝著兩人這裡而來。桃定符伸手接了,卻見是一道詔旨。

高墨道:“這是玄廷召道友去往上層了,想必道友也知,但凡內外層界有人成就玄尊,玄廷自會相召,授予權責。”他又提醒道:“眼下元夏與我定有十載之期,道友若作何決定,卻需慎重一些了。”

桃定符點點頭,道:“多謝玄首提醒。”他將詔旨展開看了下,便就將此收了起來。

高墨知他方成玄尊,定還有許多事,故說了兩句後,也不再多言,與他揖禮彆過,須臾便化光離去了。

丹扶則對桃定符問道:“老師,你這就要去往上層了麼?”

桃定符道:“不急,安排好了事再走。”他手中還有一些知見真靈不曾打造完成,此前是覺得欠缺一些必要條件,故是擺著冇動,現在卻是無礙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