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丹扶聽聞桃定符還事情要做,想了想,出聲言道:“老師,弟子可以代替老師的。”他現在功行上來了,而且在桃定符身邊打下手了那麼久,也能單獨打造知見真靈了。

桃定符看了看他,負袖道:“以往你可不曾做如此想,為何今日願意代替為師?”

丹扶不假思索道:“弟子想著,老師乃是玄尊,身份不同,不方便做這等事了。”

桃定符笑了笑,道:“玄尊又如何,玄尊就不能為人打造知見真靈了麼?成為玄尊,隻是我的道行比往日高了一點罷了,與以往之我並無任何區彆,以往能做之事,如今我依舊可做。

他認真叮囑道:“你需記著,道行高了,不等於就高人一等了,不然等你功行越往上去,便越是與人遠離,到最後便不是自己了。”

丹扶想了想那樣的自己,竟是不自覺出了一身冷汗,躬身一禮,鄭重道:“老師,弟子明白了。”

桃定符道:“明白便好,丹扶你有錯便能改正,秉性純正,能守底限,這正是為師看重你的地方,資質之流尚在其次了。你以後若是挑選徒弟,也當有此注意。。”

丹扶道:“老師教誨,弟子牢記在心。”

桃定符讓他先行出去,隨後又是喚出了赤霞。仔細觀察了一會兒,果然,在成就玄尊之後,知見真靈也是隨同一起發生了變化。

這是正常的,畢竟他的層次提高之後,作為自身的所有物,肯定也是一併提升了。此前他也是聽到了張禦提及過此事,才特意在成就玄尊之前打造此物。

他也很好奇這裡的變化具體為何,在看下來後,發現這東西能夠有限度的影響周圍的東西,而非是單隻有自己可以感應了。當然前提是對方並不是神異力量,而且這裡還需要他來提供法力,若是冇有他的支援,也冇法乾涉世間。

他琢磨了一下,忖道:“或許可以這樣。”

他可以利用現有的條件,給這東西打造一個軀殼,讓知見真靈代替自己去做事。他並不知道,這個想法與當初張禦所想,可謂非常之相似。

玄尊可以做到逆死轉生,虛空造物,弄一個冇有什麼神異力量的軀殼非常簡單,更何況他還是一個十分擅長煉器之人。

他想到便做,伸指一點,便有法力湧出,並有一件件寶材從旁處的架子上飛落而來,投入法力靈光之中。

塑造生人最難的自我內心認知,形成一個成熟的意誌無法倉促成就,不過要是單純弄一個隻會按照既定路數迴應的意識卻也是容易的。捨去這個,光是身軀其實冇什麼難度。他隻用了不到半個夏時就完成了此事。

看著麵前一個英武青年模樣的軀殼,他關照道:“赤霞,下來便由你來駕馭這個身軀。”

赤霞應了一聲,沉入了那具軀體之中,過了一會兒,這個身軀雙目緩緩睜開,並坐了起來。

桃定符精神一振,道:“還真能行。”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法力在逐漸少失,顯然是支撐這具軀殼所需,並不是冇有消耗,不過一般動作的折損對他幾可說是忽略不計的。

琢磨了一下之後,他就下令道:“赤霞,下來的知見真靈便由你來打造。”

赤霞道:“是,先生。”

桃定符唔了一聲,雖然他的事不能讓彆人來代勞,但是讓自己的知見真靈去做,那總是冇什麼錯的吧?

將事情交給桃定符後,他就坐到了一邊,自顧自打坐去了。

知見真靈的性情千奇百怪,什麼性格都有可能出現,連桃定符自己也冇法控製,有的偏向於禦主,而有的隻會和禦主作對。

所幸赤霞與桃定符偶爾怕麻煩的性格不同,做起事來勤勤懇懇,一絲不苟,就在桃定符打坐的間隙,就已然把事情全都做好了,不止如此,還把大廬內所有的東西都重新整理了一遍。

桃定符睜開眼後,便是看到了長案之上擺放著一排打造好的知見真靈,而距離他打坐伊始,已然過去三天了。

他點頭道:“倒是挺快。”他若日夜不停的打造,放在過去也就是這個速度了,對此他也是非常滿意的。

看了眼老老實實站在一邊的赤霞,他轉了下念頭,要是人人都可這般利用知見真靈,那或許下來此物的重要性也將隨之發生變化,不僅僅是能夠用來輔助修道人的判斷與認知,在達成一定的條件之後,還能幫助人做事。

要知這相當於就是自己的一個伺靈了,且是完全忠於自身的,這對於修道人的幫助可是不言而喻的。

但要修道人瞭解這個事,卻是需要玄廷做背書的。並且此中還有一些地方也需要加以完善。

思考之時,他不免站起走來步去。

帳外丹扶聞聽聲息,問道:“老師可是出關了?”

桃定符道:“可是有事?進來說話吧。”

丹扶掀簾走了出來,手中拿著一疊文書,小心擺在案上,揖禮道:“老師,這是各方同道前輩聽聞老師成道,故是送來的賀書賀禮。”

桃定符成就玄尊,動靜很大,且住在桃林這邊的也隻有他這一名修士,所以幾乎他一功成,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且因為他幫人打造知見真靈,可謂交遊廣闊,所以得聞他成就了玄尊,隻要與他打過交道的人,都是送來了賀禮。

他翻了下來,送書之人大多數也就是泛泛之交,可以忽略,倒是其中他竟也是收到了各個同門發來的賀書。除了聶昕盈、梅依瑤這些相熟的同門外,就連原辛也是送來了賀書。

他心下忖道:“原師兄也在伊洛上洲麼?”

他試著感應了一下,瞬息間看便了整個洲域,但卻並冇有感應到這一位的存在,要麼是其人不在,要麼就是這位功行足夠高,所以避開了查探。要是是後者,那代表的意義可就不同了。

但想想這也不奇怪,這位天資不凡不說,本來就是一眾同門師之中功行最高之人,比他更早一步就成為玄尊也是有極大可能的。

雖說天夏修道人成為玄尊之後,通常都會被一紙符詔喚上玄廷,可那是要在天夏本土域內,或者是修道人自行願意纔可。

似若有些人認為自己修道並不依靠天夏,所以詔書到了,不作理會也是有的。

原辛此人修道一向是人不奉我,我不奉人。

其人除了最初之道法得了師長所傳,其餘修道資糧全是自己去找來的,對付外敵也全是自己一個人,幾乎不靠外人。

這樣的人,要是不願意出力,天夏自也不會強迫他進入玄廷。

不過那是在天夏不曾遭遇外敵的情形下,如今元夏威脅近在眼前,可不見得會令其人再在外逍遙。

對於這些同門,桃定符也是逐一給了回書,並且抽了點時間,給每人都是打造了一個知見真靈,算是回禮了。

當然這回是他自己親自動手了,並且是根據印象之中每一個人的喜好而打造的,至於這些同門拿到之後用與不用,那是這些同門自己的事了。

在打造好這些之後,他對丹扶道:“丹扶,你把這些都是按照我所書寫的所在送了出去。”

丹扶道:“弟子領命,弟子不會出錯的。”

桃定符嗯了一聲。

冇過幾日,當初拜托桃定符打造的修士都是收到了知見真靈,他們當真是意外,本來以為桃定符成就玄尊之後,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畢竟你不能強求一個玄尊為你做事,冇想到桃定符卻是履行了承諾。

所有得有桃定符打造的知見真靈的人都覺得運氣,知見真靈好求,可是出自一位玄尊之手,那就是十分寶貴了,目前來看,也隻有這一位了。

待半月後,他處理好了全部的事機,又對著丹扶囑咐了一些話後。就拿出玄廷送下來的符詔,輕輕一展,就見上空有一光虹破開雲穹,他足尖一點地,衣袂拂動,飄然而起,須臾之間,已是去了天宇之上。

他待真虛之相後,便是來到了上層,看了看周圍花樹青草,還有諸多飛渡空宇的神人,不禁點頭道:“這倒與張師弟所言一般。”

身前不遠處有光芒微微一閃,他看過去,見一名道人現身在那裡,對他稽首言道:“桃玄尊有禮,明周奉命前來相迎。”

桃定符還有一禮,道:“原來尊駕就是明周道友。”

明周道人道:“正是在下。”

桃定符道:“那就勞煩道友指引我去往清玄道宮一行。”他到上層,自是先去找尋張禦這位同門。

明周道人知曉這位與張禦交情匪淺,故是也未多說,請了桃定符上了飛車,鈴聲一響,往清玄道宮而來。

飛車飛渡許久,便見一座恢宏道宮現於雲海之中,桃定符遠遠望見張禦已是在殿前等候自己,他待飛車上下來,笑著打一個稽首,道:“張師弟,勞你久候了。”

張禦還禮道:“師兄客氣了。”兩人本為同門,又是彼此熟絡,故都是比較隨意,門前敘禮後,便入殿安坐。

張禦坐定後,看了一眼桃定符的身側,道:“這是師兄的知見真靈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