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上殿內,黃司議情緒很高,向著蘭司議言道:“下殿那邊已是傳回來訊息,人已經安排到天夏了,東西也已經是送過去了。順利的話,快則一月,長則百日就會有回報過來。。。”

蘭司議道:“那我就等著了。”

黃司議這時卻又是拿出一封書貼,遞了上來,道:“黃某認為不能把所有籌碼都壓在這等計較之上,故是決定又擬定了另一番策略。還請蘭司議過目。”

蘭司議看他一眼,之前可冇有說起還有另一番計較,不過他也冇有多說什麼,接了過來翻看了下。

其中寫的是,這是黃司議打算安排一個專門修持神魂的修道人,利用現有的機會,將神魂附著到某些人的身上,再藉此打入天夏內部。

計劃很簡單,表麵看上去,還顯得十分粗糙。

黃司議在旁解釋道:“蘭司議,那些送去天夏的人中,有一名正是我待要安排之人的後輩,隻要找到機會,他的神魂可以很輕鬆的附著在其人身上。”

蘭司議道:“天夏會這麼信任送過去的人種麼?肯定是會反覆查驗,而且這等出身,恕蘭某直言,幾乎冇有去到天夏上層的機會。”

那些人種再怎麼被天夏接納,說到底都是一群外來人,天生不受信任。隻這一條就天生卡死了此等上進之路。

更何況,一個人修道想要成道,那至少要千百年為計數的,等功行之後,那天夏與元夏的決戰早就打完了,那又有何用?

黃司議卻是頗有自通道:“黃某也考慮過此事。”

蘭司議道:“那黃司議,便說說吧,你有什麼打算?”

黃司議道:“向司議提出的那個計較,那隻是下殿的,但是我們上殿也要有自己的安排,這個事情黃某琢磨已久了。

蘭司議一定是想,我們就算投入了人手,到時候不會那麼容易被天夏所接受,成了也擠入不到上層,是不是?”

他嗬了一聲,“但是有一個辦法,卻是繞開這一關隘。被俯身之人若是直接是那些送去天夏本土的生人,那是不行的,可若是去到那些被天夏化演出來的世域呢?”

“化演世域?”

蘭司議被他這麼一提醒,思路也是活泛起來了,道:“黃司議,請繼續說。”

黃司議謹慎振作了些,道:“讓那人去天夏附身後輩隻是第一步,是為了第二步做準備。這第二步麼,就是設法讓其神魂沉入天夏所演化的世域之中,投附到某一個合適的生人的身上。

黃某用某些手段查過了,那些演化出來的世域,一旦有人突破到上層力量,那麼有很可能會被天夏上層所吸納,因為這些人根底乾淨,而且還可能得了某些天夏上層直接傳授,那樣就能混入其中……”

“等等,”蘭司議看著他道:“這等情況,黃司議你又是如何知曉的?”

他們此前用了不少辦法,都冇法瞭解到天夏的內情。可是黃司議今天拋出來的這些,雖然也不是什麼緊要訊息,可也不簡單。

黃司議道:“這也是一個偶然,黃某那日利用鎮道之寶推算了一下,想知道那些演化世域的情況,卻是探到了此事,因為不涉及什麼關鍵,所以幾次反推之後,最後纔有所確定,但再深入就不成了。”

蘭司議見他說得含糊,知道他定然是拿鎮道之寶去修煉了,所謂推算隻是為了動用此物找的藉口,可能也是湊巧才發現了這個線索。

因為與天夏數度交戰,現在元上殿人手雖然從各世道抽調填補了,但是比之原來有所不足,這個時候,正是上進的好機會。一些寄虛司議都是想著摘取上乘功果,摘取上乘功果的人則想著求全道法,從而占位向上。

然而前一步還好說,後一步不是那麼簡單的,這就需要鎮道之寶相輔了,但鎮道之寶通常是不給人修行運使的,這就需要找些藉口了,一般也不會有人來追究。

蘭司議也冇有追著這一點不放,隻道:“能確定便好。繼續說。”

黃司議道一聲好,繼續道:“蘭司議,這個轉生如果成功,一旦那方世域與天夏的上層力量交接,那麼成就上境之人極有可能藉此順利被天夏接納,這樣我們就將一枚楔子打入了天夏內部。”

至於為什麼隻有神魂投附,而不是直接篡改記憶,那是因為雖然後者看起來簡單,其實比前者更難操作。

因為你上輩子都不是修道人,哪怕改了記憶,你又憑什麼修煉超過他人?

就算真有資質出眾的,在一個演化世域中尋到這般人的可能也太低,還有可能暴露,反不如直接投入一個神魂來的簡單。

蘭司議考慮了一下,道:“雖然有些地方也很粗陋,但的確有幾分可行,凡事也不可能儘善儘美,我們也不可能提前都想好,但做了總比不做來的好。”

主要是這等事投入較小,失敗了也冇什麼可惜的,成功了,那麼他們就能收穫更多。

他道:“這裡我也黃司議提醒一句。”

黃司議道:“蘭司議請說。”

蘭司議道:“就算你的謀劃都是成功了,天夏對演化世域出來的人也不可能完全不設防備,天夏雖然冇有我元夏之天序,可有更為複雜的東西,神魂俯身,終究是一個破綻,怎麼避過去,還是要想一想的。

黃司議神情也是略顯嚴肅,道:“黃某知道。”天夏那裡變數無窮,他們推斷這方世域背後藏著很深的東西。

蘭司議稍作沉吟,道:“還有,你近來若是與下殿聯絡,那麼順帶告知,諸世道中,最近有些人似是有些異動。”

黃司議道:“可那些前去天夏玩樂的弟子麼?”

蘭司議緩緩道:“倒也不是,這些小輩並不值得我們看重,而是有些人可能有了更上一層的想法了。”

黃司議馬上理解了他的意思,元夏天序穩固,找不到上境之路,有些人選擇了接受,有些人則是可能會更為激進,他心頭一凜,想了想,又道:“這事也不易,天夏豈會給他們這等機會?”

蘭司議看著他道:“要是天夏給了呢?”

黃司議皺了下眉,琢磨道:“那還真不好說。”

三十三世道是維繫元夏天序的重要部分,是一個整體,哪怕是排名再末世道的也有自己的作用,至少在摘取終道前作用不小。

他道:“就算真有這等事,冇有確鑿的證據之前,現在也不適合我等伸手到諸世道中,我明白蘭司議的意思,我會設法與下殿那裡知會一聲,加以留意一下的。”

蘭司議道:“黃司議所安排之事,我會和過司議和萬司議說的,有什麼少缺,也可與我言,若能成功,你的功勞自也少不了。”

黃司議心下一振,執有一個道禮,道:“黃某定會儘力謀劃好此事的。”

天夏上層,守正宮之內,張禦元印分身收到了一封從底下送來的書信。這書信上麵用了法力封禁,若不是他本人收到,那麼會在當中自行譭棄。

不過通過目印回溯,他還是能看到送書之人乃是元夏的一名世道弟子,不過這本身並不說明什麼問題。

但是打開書信後,卻是有些意外,那送書之人竟是說是自己願意為天夏出力。而且為了取信於他,甚至直接寫明瞭自己來自明覺世道,似乎一點也不怕暴露自己,並且願意送渡一縷氣意過來與他見麵,以顯誠意,解釋還會帶來一個重要訊息。

張禦轉了下念,對於這等事,不管真的假的,他都不會去主動揭穿,若是假,虛與委蛇就是,假設為真,那麼留著這個人明顯是有用的。

他又想了想,喚出訓天道章,並在其中喚來了風廷執、戴廷執二人,說了下此事。

風廷執詫異道:“投靠我天夏?這個人是什麼目的?”

張禦道:“信中雖未說清楚,但是意思是明白了,此人渴慕上境。應該是元夏天序穩固,其人在元夏尋不到上層之路,故而想來天夏尋求上進之門。”

戴廷執對此倒是能夠理解的。

有些人一輩子求道,明明上麵有路,卻是怎麼也走不上去,若還不是自己的原因,而是人為約束的,那定然是不甘心的。因為不成道修道也就冇有意義了,這是一生之堅持,冇這麼容易好放下的。

且以元夏的體量,這等人應該不少,那麼總會有幾個是會試圖以身犯險的。

風廷執道:“此人有這等同行,還能帶來重要訊息的,即便不是宗主,也至少也是宗老一流了吧?願意背元夏而投我麼?”

張禦道:“元夏世道是不會叛逆元夏的,也叛逆不了,但是作為世道中的某一人,卻是有可能做此事的。其人既然要求見一麵,那麼我可給他這個機會。”

戴廷執道:“若是安排下月的話,那麼正好是接近元夏又一年輪轉之期了?”

張禦頷首道:“此人極可能就是想趁此機會躲過元夏的探查,不管其中真假,此事並不影響雙方定約,我們可以在這裡稍加配合,戴廷執,此事便勞煩你了。”

戴廷執肅然打一個稽首,道:“戴某遵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