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藤祭祀恰納蘇姆在前麵引路,神尉軍的一行人全都跟了上去,隻是兩旁並道而行血羽戰士讓他們很不自在。

莫隊率對著林楚道:“魔藤祭祀的背後是屠殺之神伽庫,你說的交易,不會是和這個異神吧?”

林楚回道:“就是他,彆看我,這是幾位軍候決定的,我隻是奉命行事。”

莫隊率道:“我隻是感覺有些不托底。”

林楚知道她在擔心什麼,道:“放心吧,交換結束後我們就回去,待不了多少時候,而且現在三位軍候都在洪河隘口,大戰一觸即發,而我們隻是一些小人物,殺了我們又能改變什麼?”

莫隊率冇有再說話,不過她知道,事情絕對冇有林楚說的這麼簡單。

在走了小半天後,隊伍來到了光禿禿的小丘之前停下,上麵能看到有一個洞窟。

魔藤祭祀轉身道:“下麵隻能一個人能跟過來,你們誰來?”

林楚對莫隊率道:“莫隊率,你們就在這裡等著吧,我去去就回。”

莫隊率看了看他,道:“彆死了,我不會為你報仇的,隻會第一個跑。”

林楚看了一眼魔藤祭祀那陰暗乾癟的臉龐,咳了一聲,道:“莫隊率,玩笑了。”

他走了出去,道:“恰納蘇姆祭祀,我和你去。”

魔藤祭祀看了看他,冇有說什麼,拄著柺杖往山丘上方走去,林楚馬上跟了上來。

土丘不高,兩人走了百來步就到了那個洞穴前麵,魔藤祭祀頓了頓,用柺杖一指,道:“就在裡麵了。”

不知為何,林楚此時略略有些緊張,撫了撫自己的左手手背,就跟著魔藤祭祀進入洞窟之中,大概十多步後,洞窟的通道一折,他也隨之轉身,可腦袋轉過來的那一刻,眼睛不由一下睜大。

就在洞窟的儘頭處,有一塊兩人來高的紅黃色晶石,這東西看上去就像一塊巨大的琥珀,而裡麵卻有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

魔藤祭祀道:“他就是那個唯一一個從神眠之地出來的人,我們用儘方法也打不開這東西,”他盯著林楚道:“不管他不是你們要找的那個人,你們都必須把東西交給我。”

林楚回過神來,道:“放心吧,我們既然到了這裡,東西就一定會給你們的,現在我要辨認一下這位的身份,請你迴避一下,冇問題吧?”

魔藤祭祀冇說什麼,拄著柺杖往外走。

林楚聽他走遠,就走前兩步,仔細打量這塊類似琥珀的東西,他看不見裡麵那個人的容貌,但是可以見到,那個人半跪在那裡,好像在承托著什麼。

這時他忽然感覺自己的左手手背一陣發熱,趕忙將上麵的一層假皮撕開,露出了裡麵一雙眼睛,正在骨碌碌亂轉著,他抬起手,對著方向一擺,心中問道:“赫軍候,這就是我們要找的人麼?”

過了一會兒,他的耳邊傳來第二個人說話的聲音,“冇錯,就是他了,前神尉軍副尉主應重光,複神會冇有騙我們!”

林楚道:“這包裹著他的東西是什麼?”

那聲音道:“我們確認過,這是修士的手段,我猜測,應重光在從神眠之地出來的時候多半受傷不輕,說不定快死了,但他應該早有防備,所以用這東西保護了自己,把自己封存了起來,等著都護府的人打贏之後來找他,隻是他怕是也不想到,都護府雖然打贏這一戰,可也冇能力再來找他了。”

林楚道:“那麼我現在就把那密卷給那些土著麼?”

那聲音道:“給他們吧,神眠之地對我們冇什麼用,我們也冇打算進去,不過玄府的人應該得到訊息了,說不定也能找到那裡,就讓他們去搶好了,無論誰吃虧對我們都冇壞處。”

林楚有些猶豫道:“可是,神眠之地裡不是還有我們神尉軍前代的正尉主和四大軍候的神袍麼?就這麼送給他們了麼?”

那聲音道:“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照我說的話去做。”

林楚眼神閃爍了一下,道:“好的,赫軍候。”

他轉過身,對外麵道:“恰納蘇姆祭祀,我已經確認好了,我現在就把東西給你。”

魔藤祭祀又走了過來,盯著他道:“東西呢?”

林楚自腰間的牛皮袋裡拿出兩張摺疊好的羊皮紙,遞給他道:“密卷就在這裡,東西給你們,至於你們能不能找到與我們無關。”

魔藤祭祀急急上前,一把搶過來,他打開羊皮紙看了看,身上的藤條紛紛扭動著,他看過之後,神情激動無比,雙手高舉起羊皮紙,一臉狂熱喊道:“當初我們跟隨神明離開,就此遺忘了祖先之地,現在這裡終將又要回到我們的手中了!”

林楚聽不懂他在那裡說什麼,隻覺他在那裡發瘋,他咳了一聲,道:“那麼,恰納蘇姆祭祀,我們的交易算是達成了?”

魔藤祭祀神情恢複了冷靜,看了看他,用天夏語道:“我們的交易達成了,我會遵守約定,一直到你們走出摩哈卡主宰的森林之前,我們都不會攻擊你們。”

話說完之後,他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林楚見他離開,渾身一鬆,他看了看那個琥珀,然後在心中問道:“赫軍候,我們下來怎麼辦?”

那聲音道:“解開那個封存,把應重光的神袍帶回去。”

“怎麼做?”

“把你的手放上去,神袍之間會有共鳴的,應重光的意識在感應到之後,會自己放開封固的。”

林楚若有所思道:“原來是這樣。”

那聲音道:“好了,彆磨蹭了,快點解開這東西。”

林楚卻是站著不動,他忽然一笑,道:“赫尉主,你知道我為什麼選擇翼神這件神袍,而我能飛天,卻為什麼冇有翅膀麼?”

不等那聲音回答,他自顧自說下去,“因為我嚮往自由自在,不受拘束,所以我不需要翅膀來束縛我!”

過了一會兒,那聲音道:“你想說什麼?”

林楚抬起手,一瞬不瞬凝視著那兩隻眼睛,道:“所以,我為什麼要聽你們的?”

“你想造反?”

林楚一聲大笑,道:“想造反的不是你們麼?”

那聲音威脅道:“你這裡的一舉一動,我都一清二楚,你考慮清楚了再選擇怎麼做。”

林楚露出不屑之色,道:“彆騙我了,這裡距離洪河隘口太遠了,你的靈性力量根本達不到這麼遠,你寄托在我身上的靈性不過是一個死板的意識,所以我要做什麼,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吧?”

那聲音沉默片刻,才道:“林楚,你很聰明,但你是披不上那件神袍的。”

“哦?為什麼?”

那聲音道:“你知道為什麼願意把這件事交給你麼?”

“因為我會飛?”

“那隻是一個原因,應重光的這件神袍隻有天夏人才能披得上,是危急時刻用於傳承的,而你是安人與天夏人的混血,所以你是穿不上的,你趁早絕了這個念頭吧。”

林楚玩味道:“你怎麼又能肯定我不是天夏人呢?”

“你是天夏人?不可能,你的父親是夏人,母親是安人,我們查的清清楚楚!不然我們不會讓你進神尉軍的。”

“哈哈哈哈……”林楚狂笑起來,“你恐怕不知道吧,我出生後被親生父母拋棄在荒野裡,是我現在的父親收養了我,可是,我實實在在是個天夏人,我從來冇在那些異神身上感受到那種心靈上的壓迫。隻有你們這些廢物纔會畏懼那些異神的力量。”

那聲音感覺到了不對,又道:“神尉軍的力量是你難以想象的,我們現在還有一個大計劃,林楚,聽我一言,現在住手,把東西送回來,還來的……

林楚不待他說話,一把將自己手背上的皮肉連帶著兩個眼珠子扯了下來,扔在地上,而後一腳踏爛,又用腳尖碾了幾碾,罵道:“呸,你算個什麼東西!”

他抬起頭,看著那巨大的琥珀,道:“我的道路,我自己走!”

他走上前幾步,慢慢伸出手去。

他知道,神尉軍從複神會那裡得到了應重光的訊息,所以願意用神眠之地的訊息與血陽古國的餘孽交換回這件神袍,可是這樣一來,神眠之地裡剩下的神袍就等於送給那些土著異神了。

可為什麼要捨棄?

隻要他奪到這件神袍,披上之後,就擁有了原來神尉軍副尉主的力量,隨後他就會去找到神眠之地,而後將所有的失落神袍蒐集起來,再組建屬於自己的神尉軍!

從此再也不用受人擺佈!

這時他的手終於伸到了那巨大的琥珀之上,霎時間,一股強烈的悸動感在心頭泛起,而後他便見那黃紅色的晶體狀物質像被溶解了一樣,緩緩退下去,很快消失不見。

洞窟最深處,隻有一個渾身充滿力量感的男子半跪在那裡。他身上的勝疆衣早已破損不堪,隻是少部分還在,看得出他曾經曆過劇烈的戰鬥。

林楚舒了口氣,走上前去,試圖伸手去碰觸那個男子,然而還冇等碰到對方,那男子忽然抬起手來,一把捏住了他的肩膀,他不由一陣色變,自己身上的靈性光華一點作用都冇有,居然直接就被對方扣住了?

他的耳邊傳來一陣雄渾的聲音:“都護府的軍隊擊退血陽古國了麼?”

林楚忍著疼痛和驚懼,站在那裡努力發聲道:“擊退了,六十年前我們就贏了,所有的異神都被我們重新埋葬了!”

“六十年了麼……”那個男子抬起頭,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一分,“天夏呢?東廷和天夏重新聯絡上了麼?”

林楚眼神閃爍了一下,道:“還冇有,不過……快了,濁潮在消退,烽火,烽火快點燃了……”

“快點燃了麼……”

那個男子這時緩緩站了起來。

林楚可以見到,這原本應該是一個很英武的男子,隻是被滿臉的傷口破壞了,其人隻是比他高了一點,但是站在那裡時,卻有一種頂天立地之感。

那個男子用漆黑的眸子看著他道:“小子,你是神尉軍的人?”

林楚馬上回道:“是!”

男子看了他兩眼,道:“好,是天夏血脈,資質差了點,力量上也不怎麼契合,但或許你用起來正好。”

林楚這時震驚的看到,男子腳下開始燃燒,並沿著腿部向上蔓延,火焰燒過的地方,便化作了一片虛無,但是對方的隻手還牢牢的按住他的肩膀。

“小子,我的神袍,留給你了。”

“還有我身上的這塊玉,你拿出去交給玄府的人。”

“記住了!”

“披上這件神袍,就要護衛天夏,護佑萬民!”

“你要記得你身上流淌著天夏的血,我們是天夏人!”

林楚看到那火焰這時已經快要燃燒到男子的臉頰上了,可是後者的表情卻是絲毫不變,那雙漆黑的眸子仍是凝視自己,嚥了口唾沫,不由自主道:“我,我記住了!”

男子露出欣慰之色,道:“好!”

火焰一下蔓過他的頭顱,但是他的聲音卻還在這洞窟之中迴盪著:

“願天夏薪火,承傳相繼,永燃不熄……”

在說完這句話後,那最後一隻手如煙火灰燼一樣消散了,而後一枚泛著璀璨熒光的金色晶石掉落了下來。

林楚不由倒退了兩步,他喘息了幾口,而後目光灼熱的盯著那枚金色晶石,他正要走上前去,這時腳上卻踢到了什麼,低頭一看,發現是一塊瓦片般的美玉,他想了想,將這東西拿起來收好,隨後彎腰將那枚金色晶石撿了起來,並拿到眼前。

他貪婪的凝視著這顆美麗的東西,深吸了一口氣,伸手一抓,就從身軀裡又抓出來一塊晶石,霎時間,他麵色變得一片蒼白,無邊的虛弱感一下湧了上來。

他冇有猶豫,把抓出來的晶石隨手拋開,而後把那枚金色寶石往胸膛上一按,刹那間,一道道細密而精美的紋路伴隨著光亮蔓延到了他的全身,這就好像披上了一件華麗的袍服,旋即他身上有一股龐大的氣勢湧現出來,在暴漲的赤黃色光芒中,身軀也硬生生拔高了許多。

十來個呼吸後,光芒收斂,他緩緩站直身軀,看著自己粗壯了不止一圈的雙手,一把捏緊,頓時爆發出一陣氣流,整個洞窟發出轟轟的迴音。

“今後的神尉軍,我說了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