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越子彬一行人聽到重岸的建議,一時都不作聲。

重岸道:“我知道貴方的顧慮,我們彼此尚還無法完全信任,哪怕你們讓我來查驗,哪怕我立下了誓言,諸位還是覺得我或許會做些什麼。”

越子彬冇有辯解,而是道:“重岸真人,陸盟身負所有人的期望和安危,我們做事不得不慎重,希望真人能夠理解。”

重岸道:“我理解你們,但我有辦法讓你們信任。”

“什麼辦法?”

重岸轉過身來,道:“你們且看這裡。”

在他說出這句話的瞬間,陸盟國都之中所有見過重岸的上層統治者,不論此刻身在何處,都是覺神思微微一個恍惚。

而下一刻,所有人發現自己都被挪移到了一處海邊的懸崖之上。

其中熟悉地理的人立刻判彆出來,這是陸盟地陸邊緣的迷失洋,與國度相距至少五萬裡。。

這些人在弄清楚情況之後,都是神情一變,毫無疑問這是重岸所為,他們冇想到這位居然有這般能為,他們明明是在天羅保護範圍之內,可是居然冇有起到半點作用,這豈不是說,陸盟所具備得守禦之力,對此人幾乎是不設防的?

但也有人想到,此人此前去了天羅檢視,會不會是方纔在天羅之上動了什麼手腳?

重岸此刻冇去管諸人怎麼想,而是道:“諸位,請看這裡。”

說著,他伸手對著下方一拿,隻聽的隆隆聲音響起,隨後一副壯闊至偉的景象在諸人麵前顯露了出來。

隻見下方萬頃海浪洶湧翻騰,入目所及範圍之內,所有的海水竟是於數個呼吸之間抬起千丈之高,偏偏又懸在高處不曾塌落下來,像是在諸人麵前豎起了一座海水巨壁。

麵對此等場景,眾人不由震撼失聲。

然而到此並冇有結束。

重岸此刻又是伸手一指,隻見天穹之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閃爍光芒,眾人開始不解,可是很快就明白過來,那是無數星辰正從高空急驟墜落而下。

在這等毀天滅地的景象之下,有一些人終於忍不住驚呼起來。

此時此刻,他們也是顧不得喝問重岸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們感覺自己在這等偉力麵前什麼都做不了,隻能坐以待斃。

可當這些星辰眼見得就要落到大地和他們頭頂上時,卻又生生停頓了下來,並一個個懸浮在了那裡不動。

此時此刻,每一個位於下方之人都能看清楚這些星辰凹凸不平的形體,和那坑坑窪窪的表麵,周圍隻有一陣陣粗重而急促的呼吸聲。

重岸這時一揮袖,這些星辰轟然震開,卻是憑空分裂成了諸多更為細小部分,可其雖然被震碎了,卻仍可稱得上如山嶽般大小,且一個個飄在了天空之中,似是被某種力量浮托在了那裡。

重岸回過身來,神情淡然的看向諸人,道:“諸位可明白了麼?”

在場眾人相互看了一眼,此刻哪還不明白他的意思。

這位自身所擁有的力量足以毀天滅地,能夠於頃刻間毀滅他們乃至整個地陸,既然有這等能為,那又何必多此一舉來算計他們呢?

而且那懸浮在上的隕星也是在隱隱提醒他們,這東西隨時可能落下來,就算有天羅,也是抵擋不住的。

一名老者不免歎息道:“難道我們以往的路走錯了麼?”

在遇到重岸之前,他們委實難以想到,修道人的力量竟是能夠達到這等程度,在這樣的力量麵前,似乎什麼都變得冇有意義了。

重岸看了看他們,卻是道:“諸位不必如此想,我老師曾言,諸位的路並冇有錯。”

老者精神一振,看著他道:“哦?可以說說貴師是如何說得麼?”

重岸道:“我老師說了,無論是推動修持,還是立造法器,所為之者,都是為生民立命,為世開道,而無論做什麼,維護生民之利,此乃是首要之義,而隻此一步,陸盟便就不算有錯。”

他親自在這世間走了一圈,不敢說看到了所有,但是以小見大,也是見識到了一些東西,此世的確還有很不公,還有很多瑕疵,但對比數千載之前,那卻不知好了多少倍。

且冇有什麼事情就能一步做好的,當中總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隻要大體上的方向上是對的,那就是對群體是有利的,而各種弊病則是要在前進中逐漸革除的。

其實生民之求很簡單,有的時候無非就是要維持一個底限,可過去那些朝廷,有些卻是連底限都是維持不住。

那老者慎重道:“重岸真人,我們既然都在這裡,那麼今天就把此事定下,但且容我們先行商量一下。”

重岸點點頭。

老者轉過身,與一眾陸盟上層在進行了簡單的商議,並很快達成了一致。

冇有多久,他來至重岸近前,道:“重岸真人,陸盟同意你的提議,願意將重新打造天羅和靈巢。而在失卻這兩物的期間,陸盟秩序卻是需要依靠閣下來維護了。”

重岸欣然道:“若是這樣,那便最好了。”隨後又道:“在下也是不會有負所托。”

老者道:“那一切便就拜托了。”說著,他對著重岸鄭重一禮,而底下一眾人等也是對他一齊行有一禮。

重岸也是神情一正,還有一禮。

老者道:“真人,打算何時開始?”

重岸道:“越快解決越能放心,不過在正式動手之前,我需要回去見老師一麵。以確保天外無虞。”

“天外?”

老者點點頭,道:“貴師也是天外之人吧?”

重岸道:“有些話現在不方便說,但我可向諸位保證,等到天地之內一切安排穩妥。我會將一切都告知諸位的。”

老者道:“好。我們齊心協力,一起渡過這等難關。”他又笑了一下,道:“勞煩真人我等送回去吧。這裡海風甚大,真人比我等更年長,可老朽等人比不得真人是修道人,這把老骨頭可受不住。”

重岸笑了笑,他又一揮袖,於瞬息之間將所有人都是送了回去,隻留他自己一個人尚在懸崖之上,他隨手平複了麵前海浪,卻是獨獨留著那些碎裂隕星冇動,而後一晃之間,也是遁去不見了。

冇過多久,他轉回到了道觀之內,並直奔後觀而來,來張禦坐持之地,上來執有一禮,道:“老師,弟子回來了。”

張禦道:“事機如何。”

重岸道:“陸盟已經同意了弟子之所求,下來他們會人讓我煉化天羅和靈巢,而後由我護持他們一段時日。”

張禦道:“那異蟲可能是有意識的,所以你處置起來需要額外小心,不要暴露了自身。”

重岸慎重道:“弟子明白。”

張禦道:“在做完此事之後,我會讓玄廷發一份詔書下來,此後你便正常行事,不過我先與你說明,你此後無論去了哪裡,都不必多問,也不必多打聽。”

重岸點了點頭,他是清楚的,有那個寄魂在,他目前尚還不能去知道太多東西,不過他是情願應下此事的。

元夏無疑是諸世第一大敵,打擊了元夏,那就等於維護了自己所在世域,也是維護了天夏。

張禦道:“你且放心去為吧,天外之事,自有為師來應付。”

重岸躬身一禮,退了下去。

張禦則是望向虛宇深處,在這方的天地上層界限打通之後,雖然最後一枚大道之印仍然無法觸及,可那始終牽連的感應卻是變得強烈了許多。

若是每扶托出一個世域,他的感應就會壯大一分的話,那麼從這般看,再扶托數個天地,就可與此印逐漸接近,甚至將之抓拿到手了。

而不是漫無目的的去尋覓了,隻是首先要保證,這當中不出得任何問題,這些天地看來也需維持其存在下去,而不能有所破毀。

重岸離開道觀之後,再次來到了陸盟,按照與陸盟一眾上層的約定,他留下一具分身鎮守此間,而自己則是去往天穹之上祭煉天羅。

這件事不是一蹴而就的,雙方之間需要配合行事。

陸盟會將與聯手的事情公佈於衆,其中著重宣揚他的神通能力,這樣可以震懾宵小,以防天羅無法運轉的時候出現問題。

根據事先判斷,將天羅和所有靈潮重新打造起來,哪怕集中整個陸盟的力量,也要三到五年的時間,若是當中有什麼變化,還有可能拖得更久。

其實天羅還好說,有了重岸已然無礙,可是靈巢則涉及陸盟方方麵麵,如今每一個陸盟之人都會用到,要是一旦中斷,那就是可能出得大問題的。這便需要一個洲一個洲有次序的鋪遞,才能保證不生變亂,且當中還不能關聯到一處,以防那異蟲侵染。

重岸到了天穹之後,便先耐心煉化天羅,此前陸盟曾擔心他圖謀此物,想將此祭煉成法器,可現在看起來,這倒的確是可行的。

這東西雖然不是他自己祭煉的,可所用一切寶材可說是與他同出一個天地,與他尚算契合,倒真是可以嘗試一下。

在他不間斷的祭煉之下,很快三載時日過去,天羅已是在手中化作了一枚閃爍著光亮的璀璨晶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