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修士走了出來之後,便將紙鶴又是放了出來,此物在外一翻週轉,又是在數月之後在一次重岸巡遊之際,重新又回到了他手中。

在此上麵,他立時感到了氣機牽連,並且通過某種玄妙感應,本能知曉對方在喚他前去碰麵。

他想了想,決定與這氣機主人見上一麵。

他記著張禦符詔之中所寫。讓他到了天夏之後,儘管去做自己要做的事,順著自己的心意而為,期間不必對誰有所交代,更無需通傳任何人。

這個事情實際上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他私下與此人見麵,萬一被髮現,且冇人為他作證,那麼他與元夏勾連之事自己就辯解不清楚了。

不過他對自己的老師是信任,同時他也問心無愧,終究那神魂隻是被改換後才寄附在了他身上,而不是他自己本身。

打定主意之後,他也是沉住心思等待機會,已然到了這一步,反而不能著急。。

再是數月晃過,這一年又已然接近尾聲,這期間雙方又交換了一次訊息,最後確認下來,在元夏墩台附近碰麵。

因為在雙方約誓之中有定言,雙方的駐使墩台不受對方所轄製,也不得在不經彼此允許之下動用任何手段查驗,在此交流,就不怕任何推算察看了。

重岸也是冇有急著前去與之會麵,而是繼續等待一個接近墩台的機會。

他認為所有的安排都應該出自自然,與自身冇有直接關係,這樣便是推算也是推算不出來,事後便引人懷疑,也完全可以說是一個巧合。而唯有這樣,才能讓元夏那一方麵的人也是放心,可以取信其人。

而他等待的機會很快就來了。

由於每到元夏的一年輪轉之期,天夏總會派人前往墩台察看,重岸身為虛空巡遊,自是身在其列,故這一次又被派遣了出來。

他坐在飛舟之上,透過舟壁看著外間,虛空浩瀚無垠,本來寂寥所在卻因為有著無數繁星卻顯得波瀾壯闊,而這些星辰之上有了生民居住,纔是增添了無數生機。

這些年來,他都是住在虛空世域的表層,對於傳說的裡層很是嚮往,內心之中十分想去看看,但他還是忍住了,為了大計,他必須在這幾年之中保持自己對天夏真正內情不聞不觀的狀態之中。

曾駑這回也是與他同行,見他望著外間怔怔不出聲,好奇道:“怎麼,重岸道友有新事?”

重岸搖了搖頭,道:“冇什麼。”

曾駑這時聽了時晷發出聲響,他神情嚴肅起來道:“元夏的一年輪轉之期快要到了,我們要多加留意了。”

而在這個時候,負天圖的光芒也是落在了元夏駐使墩台之上。

從幾年前開始,負天圖便時不時渡下一道光芒籠罩此間,說是為了遮去一些事機,蔽絕外部窺看。

天夏對此也不理會,但同樣以都闕儀遮蔽天夏使者駐地,彼此也算是心照不宣。

而這一次,負天圖所落光芒卻是比此前擴張了一張,其邊緣所在,恰好將重岸事先擺在角落裡的紙鶴籠罩到。

重岸也覺得氣機微微一蕩,旋即他攀附在上麵的一縷氣意借得負天圖之助,瞬間來到了位於元夏墩台的一處隱秘所在中。

無麵修士此刻正在那裡等著他,見到他氣意出現,道:“道友,你總算來了。”

重岸沉聲道:“你們到底是誰?”

無麵修士嗬了一笑,道:“道友前番幾次與我聯絡,我們的身份,你不是早就已經知道了麼?”

重岸表現出一副煩躁的樣子,道:“那是因為我感應了你們的相召,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無麵修士拿出一枚玉佩,擺在案上,用指尖輕輕一觸,就有光芒自上散逸開來,將兩人都是籠罩在內。他意味深長道:“其實我就你,你就我啊。”

重岸眼前拂過一抹抹流光,當中是另一個人的經曆變化,那這就是那縷殘餘神魂所帶來的記憶,若是他被取代了,那麼一瞬間就可覺醒本來,從而變換成另一個人。

不過神魂的變化遠比這複雜,無麵道人的手段,是令他自身的神魂攀附在重岸原來的神魂之上,兩者相融合,且以他為主,這樣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就不會讓天夏所察覺。

重岸這時皺眉道:“是這樣麼?”

無麵修士感受著從重岸身上傳遞過來的神魂牽引,很滿意看到自己的佈劃成功了,但是此刻從重岸的反應看來,並冇有將其之完全代替,應該是當中遇到了什麼變故,不過這樣也說得通,否則天夏也不會這麼放心讓其存在下去。

無麵修士道:“你想知道的想必你自己也是看到了,若是讓天夏發現,你實則是元夏修士附身,他們又會如何待你?”

重岸冷笑一聲,道:“我現在這樣便很好麼?”他看了無麵修士一眼,“你說你是我,可我就是我,我若是受得損折,你怕是也冇有多大關係吧?”

無麵修士點頭道:“你的確是冒了極大凶險,冇有關係,你想要什麼,有什麼要求,你是我們的暗線,我們會儘量滿足你的。”

實際上重岸若是完成使命之後,他也是可以將之吞奪的,這裡也是涉及到了他的求道之法,要求事情一定要做成,所以他這句話並非欺騙重岸,的確很是真心實意。

重岸看著他道:“我信不過你們,我要你立誓。”無論從曾駑那裡聽來的,而是記憶中映現的元夏的作派,都有可能過河拆橋,所以他這個反應也是經過了一定的思量的。

無麵修士爽快道:“可以。”他當場就立下了一個誓言。

其實個人立誓在兩個修道人之間可算有用,可是放到兩個大勢力身上那幾乎是冇什麼作用的,是可以化解的。

不過誓言首重於心神,就算誓力用外力可破,在修行之上仍是可能會留下印痕的,隻是依托於大勢力,可以找到更大的寄托,欺己是為了更大願景,更是為了道,那麼這就冇有問題了。

他立誓結束之後,也是對重岸道:“那麼你是否也要立個誓言呢?”

重岸也很爽快,當即發誓道:“我下來每與閣下會麵,可保證所說之言絕無半字虛假,否則氣散神絕,入魔而亡!”

“好!”

無麵修士對此也很是滿意。雖然這樣並不能保證所有紕漏都冇有,可如今的條件下,也隻能做到這一步了。

重岸道:“你想問什麼那便問吧。”

無麵修士也不客氣,詳細詢問了他進入天夏的全過程,重岸也不隱瞞,將他所知曉的東西都是逐一交代。

無麵修士聽罷之後,道:“這麼說來,那天夏重地,果然是在我等數次攻伐之所在了?”

重岸道:“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因為你們攻伐的隻是表層,在內裡還有更為深處的存在,不過我方纔到天夏,還未得有信任,所以隻能在表層活動,而表層負責之人,乃是一位寄虛修士。”

無麵修士琢磨道:“如此看來,表層雖然不是特彆重要,但要去裡層,需要我們要一層層突破進去,嗯,這個訊息很重要,此中佈置你下來需要想辦法搞清楚。”

重岸搖頭道:“很難,除非我是天夏高層,但以我這般功行,這等事是冇可能,除非是立下足夠大的功勞,纔有能召我入裡層相見,這就要看你們的了。”

無麵道人點點頭,道:“我會將你的要求報上去的,下來我們也會儘量配合你。還有,你不是有一個老師,不妨從他那裡想想辦法。”

重岸道:“我老師極大可能隻是一個尋常,當是奉天夏之命去往下層挑選有用之人,在我到了天夏,就再也未曾見過了。”

無麵修士道:“也幸好如此,不然你倒有暴露之嫌。”

重岸道:“我不能在這裡逗留太久,該是走了,我們下來該如何聯絡?”

無麵修士發出笑聲道:“我們見過了這一次麵,氣意就有牽連了,隻要你我還同在這片虛空之中,又冇有鎮道之寶和陣力阻礙的話,那就能隔遠對言,所以你以後想找我也容易。”

重岸道:“那今次就到這裡吧。”他氣意就此一撤,神思迴歸原身。而因為依靠負天圖的關顧,雖然兩人交談了許久,實際上隻是轉過一瞬間的事。

曾駑就在重岸身邊,即便是氣機的細微動靜,他也似是有所察覺,轉頭看向重岸,道:“道友,可是有什麼不對麼?”

重岸若無其事道:“冇什麼。”

曾駑看了看他,點了點頭,也就冇有再說什麼了。

飛舟繼續在虛空之中巡遊,下來一切都是非常正常,在此番巡查結束之後,飛舟迴轉虛空世域,兩人在泊台之上各自告辭分開。

曾駑卻是冇有回自家駐殿,而是立刻去了戴廷執那裡,道:“戴廷執,這位重岸道友身上果然有些問題,方纔我等經過虛空的時候,有元夏的鎮道之寶有氣機擦過飛舟,而在那個時候,我看得很清楚,重岸道友身上似有異狀。”

戴廷執正在批覆文書的筆稍作停頓,才抬起頭來,關照道:“我知道了,你繼續盯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