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留意著那一道長軌,這其實是一隻巨大的法器,可以看出那並不是由諸多細小法器拚湊在一起的,而是一體熔鍊而成。

光看這一手,就知道脫離不了上層修道人的參與,而且技藝已然很成熟了。

照理說,若是一方下層世域在冇有演化至出現上層力量的時候,時序演進與天夏不同是可以理解,但在擁有了上層力量之後,卻依舊與天夏錯開了時序,這就很不尋常了。

他懷疑這很可能是純靈之所和大混沌的影響。

純靈之所所侵染的地界,是不能當正常的有序世域來看,未來過去的片段相互巢狀。

若是有一個擁有未來片段,卻又不甚完全的世域,那麼這就能與世外演變隔絕開來了,但兩邊一旦隔閡被打破,一些高深乃至成熟的技藝就會流入到世間,進而推動世間的前行。

隻是這樣一來,有可能造成的結果是,強的地方極強,弱的地方也是極弱。

而更複雜的是,這還隻是純靈之所的影響,若是摻入了大混沌後,那麼發生什麼變數都有可能。。

當然,這些也隻是他的猜測,此世真正的情況,需要等他自己親眼看一下纔是知道。

正在他思量的時候,卻見那上空的長軌卻是緩緩旋轉了起來,並且有一絲絲的光亮向著他這邊照來,他眸光微閃,看來這東西應該能夠探查氣機,所以對他的注視產生了感應。

他立時收斂了氣機,頓時便不動了。

這看來是一件守禦之器,而且很可能是用來提防他這等外來修道人的,若是如此,說明已經有防禦天外來敵的

不過此世修道人打造這個東西的用意很值得品味,這到底是為了防備誰人呢?

他思索片刻,決定先不用去急著與這裡的修道人接觸,好好觀察一下這方世域,身軀一晃,便從原地離開了。

而他在離開後不久,就在某座懸空山嶽之中,有兩名身著道袍的修士卻是警惕的看著某一處。

“凰洲附近發現了一絲異動,但是又很快不見了。”

“能分辨的更清楚一些?”

先前說話那道人試著分辨了一會兒,卻是搖頭,道:“那氣息隻是出現了一瞬,便很快又不見,至多隻能確定大致的範圍是在凰洲。”

另一個道人皺眉道:“凰洲方圓百萬裡,乃是一處宇內荒洲,地界如此之大,這道氣機的源頭怕是難尋。”

“需要上報麼?”

另一個道人沉默了一會兒,才道:“說不定隻是哪個秘境泄露出了氣機呢?”

“嗯,我想也是如此。”

兩人都是否決了繼續追查那道氣機的想法,因為查不清楚,若是報了上去,那麼就需要他們在那裡追尋這氣機的蹤跡,這比大海撈針還難,他們冇必要去自找麻煩。

“不過還是要小心一些。”

先前那道人言道:“近來‘翻天教’頻頻宣揚‘十空大劫’,說什麼‘天崩地裂,唯空有識’之類的話。還是要小心些。”

另一名道人也是點頭,雖然每一次世域出現問題,翻天教都會跑出來說這些話,可實際上此教的兆詞雖是胡言亂語,但判斷往往較為準確的,每每發出後,天地間肯定要出現什麼變動了。

張禦離開了原處之後,便即在此世之中遊走,探查地界,並不獨獨去那些名山大川,而大部分時間都在那些凡俗世域之中。

數十天下來,大致對於此世有了一個瞭解。

此世地域廣大無邊,大概分外宇內三十六名洲和宇外七十二荒洲,修道人宗門猶如繁星一般,道門昌盛無比。其中宇內三十六名洲相對平和,各個勢力彼此牽製平衡。

可七十二荒洲卻是紛亂無比,各個宗派,難以計數的修士彼此爭殺不斷。

而他最初出現的地界,就在一處荒洲之上。

隻是這裡的世俗生靈不說和治界相比,就是和以往那些平界、壑界相比,都是大所不如,生民被壓迫在最底層。

但諷刺的是,由於各洲地域廣大,交通不易,凡人產出有限,幾乎冇有價值,所以上層修道人壓迫最多的是底層修道士,世俗因為遠離修行界,雙方之間反而冇什麼太大接觸,也就是凡俗王朝的上層偶爾會被收一次仙貢。

這不覺令人想到了元夏。

而此界修道人能夠攀尋上境的原因也找到了一些,支援這些修道人走到如今的,乃那一個個前古秘境。

傳聞說是前古有無比繁盛的仙朝所在,隻是後來崩塌,所以留下一個個秘境,裡麵有各種前古仙人的遺影,還有各種前古法器丹丸,也就是靠著這些時不時出現的秘境,才造成了各洲層出不窮的修道宗門和數目龐大的散修。

可是每回一旦有所謂的秘境出現,也往往能吸引眾多修士和門派前往探詢,相互爭逐殺戮,掀動腥風血雨。

而根據他的推斷,這所謂的“前古仙朝”應該是不存在,當就是那些純靈之所映照未來片段。

玄廷的意思,是讓他儘可能爭取這個世域的生靈,好一起對抗元夏,但是他麵前看下來,這個世域的修道人恐怕很難爭取,因為這裡並不存在一個統一的勢力。

而他觀察下來,這些勢力也冇可能整合到一起對抗外敵,反是更容易被外來之人利用。

他想了下,這裡的事機看來需要報知玄廷。

但這個裡有個妨礙,因為此世還冇有與天夏真正溝通,所以他之氣意若是要直接退了出去,那勢必要打通整個界域不可。

可如此有可能與整個世域走向敵對,因為這個世域似乎有意識的拒絕與外交通。

比如懸在頂上的那個天軌似就是用來防備這一點。

從他探問來的訊息看,據說此物乃是由一個秘境之中的大派留下來的,隻是今人占據了此器,據說是如今由宇內十幾個大派共同管束。

這就有些意思了,以往那些世域,雖然對於“天外之天”認識有限,可對接觸外界之天,既有警惕也有好奇,並不是一味排斥,唯有這裡似是有意識的進行隔絕。

按這個情況看,是不是此世之人知道了一些什麼,所以不願意與天外接觸?

這倒也是有些可能的,有純靈之所還有大混沌的變數,再加上元夏天序,還有上層力量存在,一些上層修道人察覺一些天外變化當真不算什麼。

尤其有秘境的存在,他們自能獲取上層力量,那就使得他們更是無需外求。反而放了外部勢力進來,或許自己的統禦先要保不住,故此可能是內外因素共同導致的。

但是此舉實際上是不可能完全封絕外來勢力的滲透的。

先不說本身就是有著大混沌和純靈之所的力量牽扯,就說其本身就是天夏諸位執攝照著元夏為根本演化出來,兩者之間必然是有牽扯的。

而他能進來,元夏也是一樣能進來的,要是到時候元夏利用此世勢力,藉此打通了去到天夏的路,那麼將更是麻煩。

所以他要未雨綢繆,想辦法杜絕此事。

他略作思索,心中立時有了一個主意。

他乘光遠遁,在宇外諸荒洲之中遁行數日之後,在鹿洲尋到了一處無人荒丘,他看了看四下,見周圍生靈近乎絕跡,微微點頭,從空落了下來,並在山丘頂上落定。

他隻是在這裡一站,並冇有做什麼,便有淙淙地泉湧出,無數草木從荒土之中冒出,再過一會兒,大河奔流,山川染青,而一日之後,此間便大變了模樣,星星點點光芒罩落原野,四方誕生無數靈禽異獸。

儘管這裡很是荒僻,可是這樣的動靜,也是引發了挨近此間的修道人的注意,驚異之中帶著些許驚喜,俱是認為有秘境出世

此世修道人對於秘境十分之敏感,幾乎一有發現秘境就會蜂擁而上。

這其實不奇怪,此世修道人其實以散修居多,其等無論是突破境關,還是修道資糧,隻有在秘境之中才能尋到許多。

但首先到來的卻是位於此域周圍的門派,且一次吸引來了十幾個宗門。

這些宗派並冇有急著動手,而是彼此很有默契的清理驅散周圍那些散修,但也隻是起初幾日能如此做,因為這裡地域太廣,聞訊而來的修道人太多,他們也封鎖不住。

要知道散修之中也是不乏能手的,且隨著訊息傳出,後續無疑還會更多人源源不絕趕來,除非這一處“秘境”消失,否則這個趨勢不會停下的。

這些宗派也清楚這個道理,所以都是決定合作,搶在更多人和宗派到來之前,利用先到一步的優勢先把好處抓拿到手。

張禦站在那被改換過的山丘之上,他一揮袖,一麵陣盤拋了出去,在四方佈置了下來,他此番打算很簡單。

既然你怕外部勢力侵入,那麼我就從內部著手,先在這裡扶持一個土著,建立一個宗派,然後設法獲得駕馭那天規的部分權柄,下來再打開天地關就是了。

這可比強衝硬打簡單多了,也不至於與此世修道人產生衝突,更利於後續行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