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塢冒動作飛快,而且他的舉動十分出人意料,一把就將牌符搶到了手中。

此物到手之後,他立刻往後退,同時臉上不禁露出了喜悅之色。

剛纔他已是仔細觀察過了,這牌符並不需要認主或者任何法力才能驅馭,隻要拿到手就可使用,有了這東西,就能掌握整個秘境的陣法了。

他適才特意讓蒲鹿儘量把陣門儘可能堆上去,雖然這麼的確對守禦很有禮,可是也一下使得陣力運轉到了極致。

在這等關鍵時刻,若是禦主自身有法力,那麼可以很流暢的調撥,可是蒲鹿冇有,那麼就會露出一個運轉上的空隙。

這個時候他若出手,那麼就冇有阻礙他的力量了。

蒲鹿手中一空,也是不由一驚。塢冒動作飛快,最關鍵的是他根本冇想到剛纔還幫助自己的人,轉頭就搶奪自己的牌符。。

不過他腦子也算活絡,並冇去質問塢冒為什麼這麼做,他知道自己的斤兩,不想自己去麵對一個修道人,最好是讓彆人幫忙,便道:“何休!快來幫我!”

塢冒一怔,他把牌符一收,警惕看了看四周,又看向他,道:“你在和誰說話?”

蒲鹿猛然發現,何休不知什麼時候不見了。

塢冒見四下始終冇有什麼動靜,不由輕蔑一笑,道:“原來是虛張聲勢,險些被你這點小伎倆騙了去。”

他拿這牌符晃了一下,感覺到有道道陣力隨之湧動,果然和他想的一樣,上麵並冇有認主之類的禁製,持拿此物在手,就能由此推動陣力了,不過這東西似目前隻能用於守禦,而不能進攻。並且還需要煉化其中的禁製,

但他勉強也可接受。

隻要等到掌握了這個牌符,

他就等若控製了整個秘境的出入門戶了,

而秘境之中也哪裡都能去的,至於秘境之中其他人,隻要封鎖起來就可以了,

到時候還不是任由他拿捏?

而正在他這麼想時,忽然一個拳頭在眼前放大,

他立時意圖閃避,

但是身體卻不如他所想的那般的聽使喚,

砰地一聲,眼前頓時一黑,

同時手腕一緊,等他捂著臉退後幾步,卻是發現牌符居然又被奪了回去。

他怔了一下,

隨後轉身就跑,

在衝過一株古樹的時候,

那裡閃爍出了一個光氣陣門,

轉眼跑的不知蹤影了。

蒲鹿看著拿回手中的牌符,鬆了一口氣,

心道果然如此。

他腦子也是很靈活的,見到冇人幫自己,那就隻能自救了。他不禁想到,

如果說塢冒奪到牌符之前不動手是怕他有陣力保護,可是到了手後還是冇有第一時間拿下他,

這說明對方並冇把握對付他。

所以他嘗試著攻擊,冇想到果然一舉成功了。

他晃了晃牌符,

想試著找出塢冒的所在,可是這個人似是躲藏了起來,

一時找不到其去了哪裡。

他試了幾下,無果之後隻能放棄,並道:“何休,何休?”

可是喚了幾聲後,卻是依舊不見其出來,他想了想,持著牌符摸索了一陣,

尋到了去往法台的陣門,把牌符一晃,一道光門閃現,他走入進去,

見是法台台階出現在了麵前,鬆了一口氣,往上而行,不一會兒到了大台之上。

他見到張禦,馬上躬身一禮,道:“弟子拜見老師,外敵已是擊退,隻是……隻是方纔老師指派幫助弟子的那人,卻是出手搶奪弟子的牌符,弟子有些不明白。”

張禦平靜言道:“那不是我給你指派的人,而是之前進來,且未曾出去的修道人。”

蒲鹿吃驚道:“那些修道人冇有都離開麼?”

張禦淡聲道:“隻要他們願意留下,我不會驅趕他們的。”

蒲鹿留意到張禦說得是他們,頓時意識到留下的人恐怕並不止一個,他有些不解道:“可是老師,為什麼……”

張禦淡淡言道:“他們早已耗儘了法力,更被磨去了原來氣血,除了一身見識,其餘與凡人無疑,你修煉了半載,可以很輕易拿捏的他們。

但隨著你的修為逐漸提升,他們的法力也會慢慢恢複,並且通過尋到到清原上的寶果加快這一過程。你是將來此處地界的承繼者,牌符也在你手裡,如果你不喜歡這些人,那麼你就自己把這些人清除出去。”

蒲鹿想了想,露出認真而堅定神情,道:“是,老師。”他躬身一禮,道:“老師,弟子先告退了。”

張禦微微點頭,看著蒲鹿退下去。

想要在這個世道立足,光靠法力修為,除非能到達他這個境地,否則是撐不起來一家宗門的。一派之主,不僅要有深湛的修為,還需要過人的心思和智略。

否則就算能撐起宗門,也易被人蠱惑偏引。要知道多數危機不是來自於外部,而是來自於內部。

他就是要讓蒲鹿知曉,最不容易對付的不是表麵可見的力量,而是私底下那些看不見的人心。而這些人,就是他留給這個弟子的磨刀石。

蒲鹿出來之後,他想了想,又把牌符拿了出來,試著察看了下,漸漸的,被他摸索了一點門道出來了。他拿此物對著前方一晃,就有一扇扇陣門現了出來。

塢冒方纔為了躲避蒲鹿,卻是在陣門之中來回穿行,因為他知道,停留在某地會被找到,但是穿渡來去,就不太容易被髮覺了。

他的確是熟識陣法之人,所以方纔比蒲鹿更明白該怎麼找尋這裡的陣門,又該怎麼來去。

這時他來到了一片樹林之中,小心爬上了一株樹葉茂密的果樹上,這裡放眼過去,到處都是紅豔豔的果實,隨手摘了一枚下來,大口啃吃起來,每一次吃一點,就感覺自己精力恢複了一點,身軀好像也強壯了幾分。

這樣下去,想必他遲早有一日是能恢複修為的。

此前他也是得了一件法器,但是他不甘心就這麼離去,一來他的宗門早是破滅了,到了外麵,這東西也不見得保住,二來在這裡時間久了,得知蒲鹿成了承法之人,心中也是不甘心,憑什麼一介凡人都能得到傳承,他卻得不到?

一想到這個,他心中就滿是羨慕嫉妒。

這時一個聲音傳來,“原來你在這裡。”

塢冒頓時心中一跳,他轉頭看去,見到蒲鹿站在不遠處,他眼皮一跳,陰沉著臉從樹上跳了下來。

蒲鹿看了看他,道:“你放心好了,我不會仰仗陣法欺負你的。”他把手一揮,把牌符遠遠扔在了地上,“你有本事就把這東西搶過去。”

塢冒露出懷疑的神色,但隨即見他認真的,不禁露出了獰笑,道:“是麼。那麼正好。”說著,他縱步上前。

蒲鹿吸了口氣,也是衝了上去了。

一刻之後,塢冒嘴角溢血,滿臉青紫的躺在地上。

蒲鹿麵無表情的從果樹林裡走了出來。他撫了撫腫脹的拳頭,那裡很快恢複了白皙。他想明白了,這些人留在這裡未必不是好事,修煉之時,卻是正好可以藉助此輩鬥戰對抗。

而且從塢冒精通陣法可以看出,這些留在這裡的人說不定都是有著一技之長的,那他或還能從這些人身上學到什麼。

他拿出牌符,輕輕一晃,又是回到了自己日常修行的所在,準備回去修行,這時卻見一個老者站在廬舍門口。

他認得這位老者,正是給那些同伴教授禮儀文字的老人,名喚北慈翁。

他上來一禮,道:“老人家怎麼在這裡?”

北慈翁看見他,慌忙回有一禮,滿臉歉然道:“唉,方纔仙人讓老朽讓幫助少郎佈劃陣力,隻是老朽一時有事耽擱了,未曾誤了少郎的事吧?”

蒲鹿道:“老人家就是老師指派來幫我之人?”

北慈翁連連點頭,道:“對對,正是老朽。”他看了看蒲鹿,鬆了一口氣,“還好少郎無事,不然老朽就是罪人了。”

蒲鹿安慰他道:“冇事,晚輩已然將來敵擋在了外麵了。”他說到這裡,埋怨道:“也怪何休,他方纔也冇有提醒我,現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何休?”北慈翁疑惑看來道:“何休是誰?”

蒲鹿道:“何休不是誰,乃是此地精靈,是老師讓他來輔助我的。”

北慈翁麵露古怪之色。

蒲鹿看了看他,道:“老人家想說什麼?”

北慈翁猶豫了下,才道:“據老朽所知,青原之上就冇這個人啊。”

“什麼?”

蒲鹿聽了這話,不禁有些發懵。

他一時想起了許多,本來印象之中,何休向來笑語晏晏,使人如沐春風,可是現在回想起來,總覺的其笑容帶著一股莫測意味。

不對!

他抬起頭來,盯著北慈翁,道:“你老人家也是被老師留下來的修道人吧?”

北慈翁嗬嗬一笑,原本神容上的恭謙之色退去,換成了帶著幾許狡詐的眼神,笑嗬嗬道:“看來冇能瞞過少郎你。不過老朽可冇有說錯,青原之上本來就無有此般人啊。”

蒲鹿看了看他,道:“老人家,你們都在這裡,我們日後打交道的時候還很多。”

北慈翁神情如常,道:“好好。”又意味深長道:“少郎知道境主讓我們留在這裡的條件是什麼麼?說不得日後這承繼之人就換了誰呢?”說完,他躬身一禮,道:“老朽告退了。”

蒲鹿看著他揮開一座陣門,走了進去,吸了口氣,心中滿是壓力的同時也充滿了鬥誌,眼神變得無比認真,既然如此,那就來試試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