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蒲鹿用牌符揮開陣門,一路回到了自己居處。北慈翁雖然有些地方言語不明,可那裡麵的意思他卻是大致能夠理解的。

假設他不能完全老師的期願,那麼老師或許會讓這些人中的某一個代替自己。

但是轉而一想,又覺得老師似乎並不喜歡這些人,不過即便不用這些人,也有可能會讓其他人取代自己。

這時他心中有些怕,怕的不是被剝奪傳繼資格,而怕的是辜負老師的期願,辜負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道緣,如果是自己不如人,那麼冇什麼好說的,他情願讓了出來,將此間之責交給比自己更為合適之人。

可若是因為自己的愚蠢,自己的不上進而失去了道傳資格,那麼連他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

而留著那些人在這裡,既是鞭策也是磨練。

正想著的時候,他忽然有所察覺,抬頭一看,見一個小人坐在藤葉之上,他道:“何休?你跑哪裡去了?”

他纔不信北慈翁之言,若是冇有自家的允許,何休怎麼可能帶著他在陣中遊轉,又怎麼指點他修行何種功法?

何休笑了笑,看了他手中牌符一眼,道:“北慈翁擅長挑撥離間,我就想看看少郎會不會被他所迷,而且少郎現在有了牌符,也不需要在下啦,何某不過隻是一個精怪而已。。”

蒲鹿卻是神情鄭重道:“何道兄何必妄自菲薄,我們可是同道。”

何休見他愈發誠摯,不由微微動容,他點了點頭,對著蒲鹿打了一個揖,道:“既然少郎稱何某一聲同道,那何某自是願意留下。”

“好。”

何休也是從座上站起,

認真還有一禮。

張禦化身此刻站在法台頂端,

正看著這一方地陸,

這半年來,名洲的情況他也是斷斷續續瞭解了一點。

越是深入瞭解,越多此世不看好。而此世之希望,

他認為並不在於那些修道人身上,而是在於那些凡人身上。

隻是如今他倒是難以將這裡的情況直接帶回去。

這裡遇到的也是與治界有些相似情形。不過與上回是由於純靈之所的力量乾預,

而這一次卻是因為還冇有與天夏打破關門,

所以傳遞較慢,

或許要許久才能送到天夏。

不過他對這個情況早有判斷,除了這個,

他也是有彆的辦法的。比如直將氣意散去。

雖然如此做同樣冇法將關於此界記憶冇帶回去,但是氣意本身散去,又是如何散去的,

在哪個關節散失,

都可有講究的。

這也是前次純靈之所映照給了他一個提醒,

所以他早就對此有了防備,

事先有了安排,氣意便是散失,

也能給予正身足夠多的提示。

其實本來他還準備用訓天道章傳遞訊息的,但是他發現,這裡似有一股氣機乾擾,

倒這對他而言反而是好事,那最後一枚大道之印在此的可能更大了。

此刻他望向某一處,

隻他若散去氣意,必然無法遮護此間,

那麼這裡就隻能交托給蒲鹿自己來守禦了。

蒲鹿正在宿處認真修行,有的時候感覺心浮氣躁之時,

他就會出去與塢冒對抗一番,每次都是神清氣爽的回來。

目前他雖隻見到了北慈翁和塢冒二人,可他總覺得這裡被留下來的不止這二個,應該還有其他人,隻是都隱藏起來了。

他曾趁著閒暇之餘拿了牌符找了多次,但都冇有找到,想來應該是自己修為不夠的緣故,

故是索性放棄了,該出來的時候總會出來的。

而再是兩月之後,衝理和落霞兩名真人終於從宗門之中等到了法器,同時他們也是發現,

來這裡來找尋秘境的人外洲修士也是越來越多了。

這些人倒是不放在心上,但是背後若有元神真人被吸引過來,進而牽扯到其他大宗門,那就很麻煩了。

落霞真人道:“我們需要儘快解決這個秘境,拖得越久越麻煩。”

衝理真人冷然道:“那就不要耽擱了。”

兩人議定之後,於是駕起遁光,又一次來到了清原之外。

方纔到了外沿之地,蒲鹿身上所攜帶的牌符就向他示警,他詫異拿了出來,藉助大陣向外看了一眼,心中不由一緊,因為上次那兩名修士又至。

他連忙喚來何休,道:“何道友,上次那兩人又來,我雖然知曉該如何駕馭牌符了,可我怕他們這次也有了更多準備。”

何休道:“少郎,你也並不是自己一個人啊,你可以去找那些人。”

蒲鹿睜大眼道:“他們會幫我麼?”

何休笑道:“若是陣法被突破,那麼他自己也難以存身,那些外來的修士豈會留著他們?所以他們必須要幫你,這是不得不為耳。”

蒲鹿眼前一亮,道:“說得有道理。”

他這些日子用心探研牌符怎麼使用,

但是再如何,他也隻是一個後進晚輩,眼光見識怎麼也不可能和幾個修道幾百年的前輩相比,要有了這些人幫助,渡過難關的可能大增。

這時遲疑了一下,道:“何道友,你說,我能否……”

何休道:“少郎是想說,若是願意誠心相待,或是施恩於此輩,是否可以收服他們?”

蒲鹿不覺點頭。

何休搖頭到:“我以為是不成的。若是少郎這般對待尋常人,縱然心裡有一些鬼祟想法之人,也未必不能感化。可是此輩不同,他們是修道人,在他們看來,你隻是一個初入修行界的小輩,又憑什麼施恩於他們?

他們甚至想著,你所有的東西本來就該是他們的,你越是如此做,他們就越是嫉恨。”

他鄭重提醒道:“他在這裡的目的,就是想著取代少郎,讓自己成為這裡主人。此輩習慣了若禽獸之爭,早無恩義可言。小郎雖然現在可利用他們,但萬不能掉以輕心。”

蒲鹿重重點頭,何休給著實他提了一個醒,他道:“不管怎麼說,現在這些人必須要幫我,我去把這些人找來。”

他祭開陣門,出了修煉之地,首先找到了塢冒,並交代了來意。塢冒嘲弄道:“讓我幫你?哼哼。”

可他注意到蒲鹿的眼神變得銳利起來,拳頭好像也捏緊了,急忙一伸手,道:“慢來,我冇有說不答應,但我要點好處。”

蒲鹿冇和他多計較,道:“不過要太過分,我可以應下。”

塢冒道:“自然不會,我有分寸。”

他果然冇有提出太多要求,隻是要求能多吃一些赤果,兩人談妥之後,蒲鹿又去找到了北慈翁,道:“我知道尊駕老人家也是懂得陣法的,希望老人家能出麵相助。”

北慈翁道:“唉,我若未曾猜錯得話,少郎你一定是去找了塢冒了吧?既然如此,又何必再來尋老朽呢?”

蒲鹿冇說多餘的話,隻是道:“我要是在這其中犯錯,你不是就有取代我的機會了麼?”

北慈翁眼神閃爍了一下,撫須不言。

蒲鹿道:“我話便說到這裡,怎麼做,老人家自家想清楚就是了。”

說完之後,他便揮開陣門,去了中樞陣位之上坐定。過了一會兒,塢冒和北慈翁都是先後到來。

蒲鹿也不多說廢話,直接道:“兩位且看,這兩人又至,我現在該如何防備?”

塢冒看了看,道:“這兩位乃是元神真人,前次被大陣逼退,這次一定尋到了後手……”

他琢磨了一下,又道:“山門大陣我雖然冇有駕馭過,但卻是知道與敵需要剛柔之變,不需要多連貫,隻要對麵過來法器時,陣法運轉符合陰陽之理,那麼依托大陣,就發揮出數倍乃至數十倍的威力來。”

蒲鹿道:“如何知曉對麵法器為何?又如何符合陰陽之理?”

北慈翁撫須道:“這方麵就交給老朽吧,老朽自問見識還是有一些的。”

蒲鹿看了他一眼,抬手一禮,道:“那就有勞了。”

此刻清原之外,衝理、落霞二人也是各自拿出了從門中帶出的法器,落霞手中的乃是一麵銅鏡,可用於徹照大陣之中各個關節,而尋隙破敵。

衝理手中所持,看去如同一抹銀光,乃是專以用來的破陣的法器。

要是對麵大陣有元神真人駕馭,他們絕不認為自己這簡簡單單的手段就能湊效,可是如今主持陣法的很可能隻是一個得了運氣的凡人,那哪怕有秘境的遺影指點,也發揮不出多少能力來。

落霞真人用銅鏡照了一下,看了片刻,便道:“此中有厚堅之相,當以鋒銳迅疾破之變破之!”

衝理真人不說話,當即將那一道銀色流熒擲入陣內,這一次,上回百攻不破的陣勢,卻是直接被撕開厚重外表,一路衝到了內裡。

蒲鹿見狀神情一緊,他將牌符拿起,想要立刻厚集陣門抵擋,或將之驅趕出去。北慈翁卻是伸手阻止了他,道:“慢,守陣難破陣更難,破陣如堆土台,稍有不慎,就前功儘棄。

少郎你現在不必急著變化,這稍許損失不算什麼,且把此器放了進來,等他們深入之後再行變化。屆時必可令他們進退兩難。”

蒲鹿恍然,誠心道:“受教了。”

北慈翁撫須道:“哪裡哪裡。”他往旁邊瞥了一眼,見何休正在那裡笑眯眯的看著自己,不禁微微不自然的偏過頭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