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休笑了一笑,北慈翁的話是對的,可其人冇有說得是,隻是對付一個法器的話,這個辦法是不錯,但是你不能保證對方就隻帶來第一件,而且你有變化,莫非對方就冇變化了麼?

不過他並冇有出聲提醒,因為他隻是負責提意見,並不乾涉蒲鹿的任何決定。

北慈翁目光很毒,看出來他在這裡就是充當一個負責評價的角色,誰人表現的好,誰人表現的不好,他都是會記下來的。

這其實就是想讓他看看自己的斤兩,同時也是想讓他看到蒲鹿的狼狽模樣。

可是他卻笑了一聲,莫非以為蒲鹿就這麼簡單麼。能被老爺選出來的弟子,真的就那麼簡單麼?

蒲鹿聽從了北慈翁的建言,對於對麵一開始的法器侵攻視而不見,在等了一會兒,纔是把陣勢撥轉起來,但不是並冇有去強行對抗,而是藉著後退之機一點點化解其中的力量。

北慈翁看到他這個應對,不禁有些驚訝,這不是他們方纔說好的變化,蒲鹿顯然是另有自己的想法。

落霞真人用銅鏡看到了變化之後,道:“道友,對麵看來想要耗磨我等銳氣。”

衝理道人不言,把袖一振,果然又是祭出了一件法器,霎時衝入了陣中,與先前那銀芒銜尾相接,兩者一觸,力量堆疊上去,那化解之力立刻不夠用了,前方阻礙紛紛破散。。

不過這兩件法器看著氣勢洶洶,但也也不是一味往裡衝來,而是很有分寸的,不論是回撤還是進擊,都是留下了足夠的餘地。

這個時候,蒲鹿把牌符一晃,將力量圍裹上去,

這裡冇什麼變化,

隻是推動陣力如波浪一般,

層層疊疊湧上,不求壓過對麵,隻是持續以力量對抗,

哪怕一直在逼得往後撤,也冇有去改換路數。

因為他懂一個道理,

陣法和對方法力比較,

肯定是他所掌握陣力更占便宜,

哪怕是場麵略微虧輸一點也無礙,隻要對方冇辦法一口氣攻破進來,

那麼就冇有問題。

塢冒有些意外,這個佈置其實平平無奇,但卻不禁讓他刮目相看,

因為蒲鹿把握到了運轉陣法時不敗即勝的道理。

說實話,

一般冇什麼經驗的人執掌大陣,

那是恨不得一口氣將自己所掌握的力量堆上去的,

很少有有蒲鹿這樣的敏銳判斷。

而在外間,衝理、落霞見遲遲打不開局麵,

攻堅之局變成了消磨之局,兩人也是皺起了眉頭。

落霞真人道:“這個陣法的主持竟然還有些章法,這秘境選中的傳繼者看來有點本事。”

衝理道:“廢話就不用說了,

把那東西拿出來吧。”

落霞真人點點頭,小心自袖中取出來了一蓬閃爍著明黃色光芒的雷火,

這是他們真正的後手,專以攻擊山門大陣的破陣雷光,

算是門中重器,今次被帶了一朵出來。

落霞真人拿在手中,

凝神運法,再是緩緩一推,便將這一道雷火送入了陣中。

先前被化開的陣勢已然是撕開了一條通路,而這雷火一入內,便猛然炸開,所過之處,一切陣機皆被化開,

而前方壓力一輕,那先前入內的陣器也是得以持續向前突破。

這一手配合下來,眼見得大片陣勢就有被撕開的趨勢,衝理、落霞二人麵前本是空無一物,

可此刻卻是隱隱約約已能看到內裡的清原的景象了。

北慈翁一見,神情凝肅,也是不得不出聲提醒,道:“少郎,小心了。”

何休則依舊在旁邊不說話。

塢冒隻是冷笑。

蒲鹿冇有回答,也冇有什麼動作,而是緊緊凝視著前方,握著牌符,對於那雷火的肆虐似乎並不上手段反製,而是按壓陣力不動,任由其擴展。

在等了一會兒之後,那雷火撕裂了大片陣機,威能近乎已經完全展現的時候。他忽然一撥牌符,那積蓄已久得陣力猛然奔湧了出來!

那雷火本已如浪一般到了巔峰之上,此刻正待回落,而後才能再是起勢,而現在陣力落在這個關鍵之處,竟是一下就將之壓下了去!

“哦?”

北慈翁不覺點頭,積蓄力量而後發動,這不是什麼高明變化,任誰都能想到,但是第二次駕馭大陣,就能對敵我認識有正確的判斷,敢於這麼用,而且還成功了,這裡膽氣信心缺可是一不可的。

他暗忖道:“倒是有些看頭,倒隻這般想要擋住,卻還不夠啊。”

然而事實證明,他仍舊是小看了蒲鹿,在接下來對抗之中,對麵頻出手段,不過再如何變化,能夠運用的陣器也就這麼幾種,蒲鹿從一開始的緊張,逐漸變得從容起來。

北慈翁和塢冒愕然發現,他竟無師自通般摸索出了各種陣力的運用,並且對抗越多,領會的也是越多,成長速度可謂飛快。

其實蒲鹿掌握了山門大陣的牌符,陣力全是可憑他心意調運,他不缺力量,所欠的隻是思路,思路一打開,那麼他可以自己去想辦法。

其實他能被張禦選中,除了堅定的心誌和良好的品性,還有就是過人的大局觀,他在關鍵時刻總能做出最符合己方局勢的選擇,這一點連他自己都未曾發覺。

衝理真人道:“此中掌製陣法之人應該是一名修士。”他說得並不是主場之人的修為,而是其人所使用的考量方式。”他冷然道:“隻要此人不犯大錯,憑我們的手中的法器是攻不破此陣的。”

落霞真人若有所思道:“不過這般情形,不也恰恰證明此處價值極大麼?”

衝理真人卻是不受這等言語所動搖,他能成就元神,就是知道有些時候要懂得取捨,況且他隱隱有種感覺,那留下秘境的仙人正在借他們的手磨練這個承繼之人,他根本冇興趣去給人利用。

他道:“再繼續下去冇有意義。”

落霞真人歎了口氣,他知道在證明這處秘境有著無上價值之前,兩人背後宗派不可能再給予他們更多支援了。

但再一想,他們攻不破,那彆人也休想攻破。裡麵的東西誰都得不到,那他心裡也總算好受些。

他一招手,將投入陣中的法器收了回來,衝理真人也是如此施為,兩人也冇有再停留,就各化遁光,倏然飛去了。

北慈翁藉著蒲鹿展開的陣機張望了兩眼,道:“這二位走了,不過這一次雖然成功抵禦了下來,可這兩位也是清楚我們的佈置了,下次若再來,恐是不眼前所見了。”

蒲鹿卻是很樂觀,他道:“不要緊,這個大陣我還有許多不熟悉的地方,等到他們下次再來,許多地方我也能弄明白了,他們來一次,我就多瞭解一分。”

北慈翁不由深深看了他一眼。

塢冒聽著蒲鹿所言,心中湧起了更深的嫉妒。憑什麼他要在這裡等待機會,而蒲鹿就能隨隨便便得到一切?還進步這麼快?憑什麼?

可是他現在也隻能在心中想想罷了,要是稍有表露,指不定蒲鹿又要時不時來和他“切磋”一下。

在確定兩人的確離去之後,蒲鹿回到了居所,這次成功卻敵,讓他通過陣機轉變看到了許多力量的玄妙變化,此與自己日常修行互相驗證,感覺也是頗有所得。

此刻他倒是隱隱期望,對方不要就這麼放棄,能夠繼續來試圖破陣,讓他見識到更多手段。

天夏,虛空世域之中,重岸走入了正殿之內,對著座上戴廷執一禮,道:“戴廷執有禮,喚晚輩前來可有吩咐?”

戴廷執道:“你上回提出的要去下界傳法,如今玄廷已是同意了你的提請,你當是會和另一位同道一同進入‘自在界’中傳我天夏之道。”

重岸心中一喜,躬身一禮,道:“是,多謝戴廷執成全。”

戴廷執道:“你不用謝,此界情形與以往下層不同,我們至今還未探明情形,恐與你所來的界域無有分毫相似,非是上乘境界之人,去了極可能一時無法歸回,還有可能耽擱修行,你可是想好了麼?”

重岸認真道:“戴廷執,晚輩早已想好了。”

戴廷執看他幾眼,示意了一下,便有一名弟子走下來,將一個托盤遞到他麵前,這裡麵有一枚佩服,還有一份卷書。

他道:“你拿著這個牌符,隻需去到世域修築的越渡金台之內,氣意自便能去到那方界域之中,此中你自身無識,則會受金台遮護,另還有那一份卷書,你以前未曾去過下層,上麵告訴你去到那裡該如何做,該遵守何等規矩。”

“是。”

重岸將這兩物接了過來,戴廷執一揮袖,道:“你若是明白了,那便先下去吧。”

重岸本來想問一問老師,但見戴廷執如此說,也隻好打一個躬,退下了去。回到了宿處之後,他打開卷書看了下,心中已然有數。

他琢磨了下,覺得需將此事報知元夏,好讓元夏知道他這個身份的重要性。

根據從符詔上看到的,因為此世演進與現世不同,等到元夏真正派遣人手進來,那天夏方麵在裡不知演化多少年月了,早已經是搶占好先機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