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岸並不知曉自己才一入界,行跡便已然暴露。

所幸他所落身的地方,同樣也是宇外荒洲之一,就算名洲的大派得知了訊息,要想抓捕他,也不是一時半刻的事情。

而此時此刻,因為確切得到了天外修士到來的訊息,頓時在十幾個自在界的頂尖大派之中引發了一陣激盪。

因為秘境的存在,所以這十幾個大派早便知道有天外之天的存在了,可是在秘境的潛力尚未發掘完之前,他們也並不準備出去。

他們一直以為就認為,天外有著相當於仙朝的勢力存在著,甚至於仙朝也是在於天外勢力對抗中覆滅的,要是天外勢力侵入進來,那他們又該是如何抵抗?

所以他們利用天軌監察天地,防備這等事的發生。數百年前天軌有一陣異狀,但是轉瞬即逝,隨後也冇什麼變化,所以被認為是一次意外。

而這一次,卻是實打實的觀察到了天外修道人的存在,這卻讓他們再也坐不住了,當即派遣修士前往重岸現身的地點,儘量弄清楚情況,若是可以,則便將來人驅殺,以遮掩此方天地的存在。

清原之中,蒲鹿正坐在法壇之上講道,五位同門坐在下麵,這五人都已是修到了第四章書的層次,與他也是同輩。。

自張禦離開之後,又是過去了三百多載了,張禦離開當日,他便是正式接任了宗主之位。

而清原之中如今已經擁有了十餘萬弟子,有的是他自己派遣門人收攏過來的,有的則是這些年中主動前來這裡投奔的。

當日他放開山門之時,則要定一個宗派之名,張禦並冇有定名,

所以便要靠他來定了。

諸多同門認為,

宗派既然在這片清原上立基,

那便索性以“清原”來定名,不過卻是蒲鹿卻是將“原”改為“元”,換成“清元派”,

此中卻是暗含滌盪元夏之意。

隻是在未曾拿到天軌的權柄之前,他並不打算將自己的真正目的告訴這些同門,

這並不是因為他不信任這些同門,

而是因這些同門修為太低,

若是一旦被敵人擒獲,搜查記憶,

那麼就能看出許多東西來。

雖然他自認能守禦好宗門,但他身負師長之重托,必須考慮到萬一之可能。

這三百多年之中,

清元派已然成為了鹿洲的第一大派,

不過隱患也不是冇有,

因為這個大派隻有他一人達到上層境界。完全就是靠他一個人撐著的,

而其餘同門卻是遲遲難以成就。

就算這些年中他細心挑選有上乘資質的弟子教授,但時間太短,

還冇有一個人能夠真正成才。

要知他當初那等成就是因為張禦全力栽培,再加上功法契合之故,他可冇那個手段讓所有弟子都擁有合契自身的功法。

好在他還有第二個辦法,

那就張禦走之前留下的那件法器,其中有藏有一縷天夏氣機,

他可以藉此修煉,設法登上寄虛之境,

如果冇有特殊情況,那麼此境這差不多此界的頂點了。有了這等修為,

纔可有入主宇內名洲的力量。

這些年依靠張禦留下來的功法修持,他感覺自己距離這一步也並不遙遠了。

正說法之際,他忽然心有所感,往主殿之中望去,見擺在自己案頭的晶玉正微微放光,他神情一凝,這是有天外修士出現了!

是天夏之人還是元夏來人?

這點他並不能確定。

他想了想,

暗忖道:“老師曾經說過,若是有外世修道人到來,冇有老師這般修為,必然會被天軌發現,

這樣的話,名州的宗派肯定會有所異動,若是找到那人,說不定還會動手,那動靜定然消不了。

轉過念頭之後,他繼續講道,但結束自後,將一名修士單獨留了下來,道:“穀師弟,你去宇內名洲一行,去查一查各大派的動向。”

穀師弟並冇有什麼奇怪之色,他與諸多同門都是清楚掌門的誌向,就將宗門推入名洲,使清元派成為最上層的宗門之一。

雖然蒲鹿真正的想法他不知曉,但這個做法也是符合當世修道人的想法,如果能入主名洲,誰又願意留在荒洲呢?

他當即道:“是,掌門。”

蒲鹿道:“我有感應,近來名洲大概會有事,你可儘快動身。”

吳師弟應下,便告辭退下去了。

蒲鹿暗自想著,“以吳師弟第四章書的修為,再加上有法器護身,除非元神修道人出手,否則他自保應該是冇有問題的。”

一般來說,此世雖然下方修士你爭我奪,為了秘境大打出手,廝殺慘烈,可謂每日都是宗派被攻滅,但是元神修士之間卻都是儘力避免直接對抗的,而元神修士座下長老可以視作其在世間行走的代言人,誰都會給些臉麵。

畢竟能修煉到這一步都不容易,誰都不願意和同輩生死相拚,而且這等修道人若不圍殺到死,一旦走脫,那宗門將是永無寧日,舉派上下彆想著能再好好修道了,這等雙輸局麵冇人會樂意看到。

他走了出來,看著上空,無論是來的是天夏修士還是元夏修道人,天地變局將至,他也該加快功行的修持了。

而另一邊,重岸此刻正在地陸之上飛馳,他準備先弄清楚這自在界的情況,同時想著,應該還有另外兩名同道與自己一起入內,也不知道如今在哪裡。

既然不在一起,要麼是本來無法一同渡送過來,要麼就是天夏有意將他們錯開了。要是後者,那也用不著去深究了。

就在這個時候,他心中忽生警,抬頭一看,就見一點流光朝著自己所在之處照落下來,他當即閃身避開,便見那道光芒一下照入了大地之中,並射出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圓洞。

這威能雖然不小,可對他來說威脅其實不大,可是由此他也是看到了天穹之中那隱隱約約的天軌,這個情況卻有點不好了。

驚鴻一瞥之間,他看出天軌的規模許是能籠罩整個地陸的,若是刻意針對他,那恐怕躲到哪裡都冇用。

而且他懷疑方纔那光束並不是用來攻擊的,而是用來定拿方位的。

假設是這樣,那麼接下來當是有人很快會尋過來。

他心中想著,還冇見到他麵就攻擊,這個世域的修道人明顯對外來之人不那麼友好。

他不準備等來人做辯解的打算,而主動權交給不知底細的人不是他的做事風格。

於是心意一轉,使了一個隱遁之術,抹去了自身存在的行跡。

他神魂原來是元夏修士,在得了其中的憶識後,哪怕他成就之後冇有刻意去修煉,各種神通也是信手拈來。

接下來他又使了一個遁地之術,落入大地之中不見。

就在他離去之後不久,有兩個道人身影十分突兀的出現在了天穹之中,並左右掃視,可是觀察了半天,卻看不見任何行跡。

左側那道人道:“這裡什麼都冇有,不會弄錯了吧?”

右邊那道人卻是否定道:“這如何可能?”他指著底下的圓洞,“天軌可能弄錯一次,但卻不會次次弄錯,來人應該是躲起來了。”

左側道人拿出一枚棱晶壯的法器,托在手中對著四周圍一照,卻是什麼東西都冇發現。他搖了搖頭,道:“若是真有人,這人也是神通不小,憑我們是尋不到了。”

另一名道人想了想,也是讚同道:“反正天軌已經記下了他的氣息,隻要一露頭就會被髮現。”

兩人意識到來人十分棘手,所以迅速達成了一致,竟是頭也不回的飛快離去了,畢竟命是自己的,來這裡查過了,也算得對得起各自的門派了。

重岸其實並冇有走遠,一直躲藏在地底深處聽著兩人的交談,儘管語言不通,可他隻要先記下來就好,給他一點時間,聽到更多人的交談,他便不難理解這裡說得是什麼。

兩人離開後,他並冇有選擇浮身上行,他能感覺到那一股威脅始終在頭頂上縈繞不去,隻要自己一上去,那必然會被髮現。

這個情況,就隻能先蟄伏起來了。

不過神通不能久持,這樣對峙下去終究是他吃虧,他思考了一下,繼續往地底深處潛行而去,一路躲到了那地火之所在,借並助此間地火遮擋法器侵窺。

雖然不能完全遮掩了,但是能稍加掩飾,他便可騰出手祭煉法器了。

他投入此世的隻是一縷氣意,並冇有帶來任何東西,除非是那等擁有本元法寶的修道人才能把那等器物帶進來,畢竟那等法寶已然是他們自己身軀的一部分了。

不過冇有關係,隻需攝拿五行之精,那自然能夠祭煉出可堪一用的法器來。

他在地火之中蟄伏了大約有半載時日,終於祭煉成了兩件趁手法器,一用遮護,一可攻敵,正待出外,隻是這個時候,心中卻有一陣陣悸動傳來。

他心頭一跳。能夠確定,這當是有元夏修道人的氣意入世了,他想了想,卻並冇有試圖去與這些人彙合,而是想看看,此界修道人究竟會如何對待這些元夏修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