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藤祭祀恰納蘇姆看著林楚走了上來,舉起柺杖一個揮灑,似是一道熒光粉末落在場中,將他身邊所有的血羽戰士籠罩進去。

彷彿是激發了什麼,這百多名血羽戰士不斷髮出一聲聲低吼,麵上的鳥喙麵具彷彿活了過來,而身上則有閃爍著血霧騰起,他們的身軀在不斷縮小,由原來兩人高下快速化變為正常人的體型,但是他們的力量非但冇有因此減少,反而在增長之中。

在阿奇紮瑪這座神城之中,他們能得到最大限度提升,還有各種神性力量的維護,他們的戰鬥力會翻倍提升。

林楚看著他們的眼神卻像在是看一群玩具,這件神袍之中除了給他帶來更大的力量,還有一些對付特殊敵人的技巧,尤其是對付這些血羽戰士,那更是異常熟悉。

不用刻意去想,他就知道這些東西的極限在哪裡,會一些什麼本事,又該如何正確的消滅他們。

魔藤祭祀雖然深信自己在這裡不會輸,但是百多年的生命告訴他要慎重對待每一個對手,尤其是這個看起來和之前大不一樣的人,這個人竟然能憑著自己的力量直接闖入到神城之中,那更要小心對待。

他把柺杖向前一指,身邊四名血羽戰士抽出了自己的寬刃刺棒,向著林楚衝奔過來,這些武器本來是巨大的體型用起來才合適,可是此刻拿在他們手裡,卻就像稻草一樣輕鬆。

林楚站在原地冇動,眼中一片戲謔,四名血羽戰士顯然不會跟他客氣,手中刺棒紛紛掄起,朝著他砸了下來,隨著一聲聲悶響傳出,刺棒分彆砸在了他的腦袋、身軀和手腳之上,可是他冇有半分反應,甚至身軀連搖晃一下都冇有。

就在這個時候,他身上的紅黃光芒忽然向外膨脹了一下,那些被籠罩入光芒中的血羽戰士連帶盔甲武器一同爆散成了一團碎塊。

魔藤祭祀眸子一縮,眼裡是深深的忌憚,這樣的力量幾乎可以媲美神明瞭。

林楚此刻卻是有些不太滿意,在他從神袍內得來意識中,靈性力量似這般擴張出去,是應該將這些血羽戰士化成一團血霧纔對。

他看了看前方,腳下一跺腳,主動衝上前去。

這件神袍本來賦予了他可以憑著靈性力量飛空的能力,可是在這裡卻因為那四處存在著的神性壓力,令他無法施展出來,可是短暫的騰空卻是可以辦到的。

魔藤祭祀這次冇有讓血羽戰士再上去,而是一揮柺杖,前方的一切頓時變得模糊起來,天空中飄下了一根根血色的羽毛。

在這裡,他可以毫無顧忌的揮霍靈性力量而不必擔心消耗,因為神城會為迴應他的靈性,為他補足缺失。

林楚的身軀一沾上那些羽毛,便感覺自己好像衝入了一團泥濘之中,速度慢了下來不說,身上也變得更為沉重了,不止這樣,他發現連自己的靈性力量在衰弱之中,身軀周圍赤黃兩色的光芒亦是在黯淡。

他很快分析出來,這是對方引動了神城中的力量全力針對自己,他一挑眉,“有些意思。”

魔藤祭祀用天夏語沉聲道:“東廷的偽神,不是力量強大就可以戰勝敵人的,你還不懂的什麼是敬畏,抬頭看著吧,神明的目光在天中注視著你,在這裡你是如此的卑微。”

林楚眼睛眯了眯,下一刻,身上光芒再是凝實幾分,將那些遲滯削弱他的力量就被強行排擠開來,隨後大踏步的往前衝去。

魔藤祭祀往後一退,兩邊血羽戰士上前兩步,如城牆一般遮去了他的身影。

“給我滾開!”

林楚一拳揮去,麵前的血羽戰士頓時爆碎開來,可是後麵又是一排迎了上來,但也不過是又一拳的事情,可那些血羽戰士卻是一個個悍不畏死的衝上來阻擋。

他感到有些厭煩了,身上光芒又是一張,麵前霎時被清空出了一片,漫天都是碎裂的血肉,紅色的血水向雨一樣飄落下來。

可就這些血肉血液在達到地麵之後,被神城之中光芒一照,立時地麵之上拔出一條條粗長的藤蔓,並迅速纏上了他的身軀。

他才又往前走動幾步,就感覺自己被拖拽住了,漫不經心的掙了一下,卻意外發現竟然冇有掙脫。低頭一看,那每一根藤蔓上長滿了鋸齒,而且堅韌無比,彼此咬合糾纏在一起,互相擰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

他哼了一聲,身上光芒先是收縮,再是一陣膨脹,就將藤條震碎,化作了殘破的枝條的落在了地上,可是他正要再走,每一根破碎的藤條一陣扭動,紮進土裡,而後再度長了出來,並繼續向他糾纏過來。

他很快發現,這些藤蔓隨在被不斷扯碎的同時,也是在變的越來越多。

這時一道光芒自外飛來,轟然擊中了他,雖然被靈性表層阻擋了一下,可是還是部分落到了他身上,這一瞬間,好似屬於他的力量被抽走掉了一部分,他不覺皺了皺眉。

砰砰砰砰……

他感覺到背上傳來震動,那是血羽戰士手中的武器落在了上麵。

儘管這些攻擊冇有給他帶來任何的傷害,可是卻讓他覺得有些心煩,就像耳邊那些嗡嗡叫卻怎麼也驅趕不走的蟲子。

轟!

又是一道無比猛烈血色光芒從天落下,正正轟落他在背上,身形不由自主被微微壓低了一些,雖是在靈性光芒的保護下他仍是冇有受到半分傷害,可是動作開始變得緩慢,力量也是在明顯減弱。

與此同時,無數藤條從泥土之內竄出,將他團團圍捆起來。

後方的莫隊率等人看到這副場景,雖然焦急,可卻冇有一個衝上來的,因為林楚已經下令,他們就不會生出任何違抗之心。

場中大地忽然翻開,一個有著粗壯枝柄的巨大食人植株從裡竄升出來,花苞上撕開巨大的裂口,一口就將林楚吞了下去。

魔藤祭祀恰納蘇姆冷然道:“褻瀆神靈者必須死。”他張開雙手,對著上空狂熱言道:“偉大的烏托,血色的太陽,一切的主宰,這是你的信徒獻給你的第一個祭……”

他話還未說話,忽然眼睛一下睜大,就見兩隻巨大的閃著紅黃光芒的手從食人植株的嘴裡伸出來,各自掰住一邊,然後一下將之撕開。

林楚自裡跳落在了地上,他隨意震開那些似能吞食靈性的黏液,抬起頭看著他,冷笑道:“你的花樣倒還挺多,現在,輪到我了。”

他腳下重重一踏,下一刻,整個人像是炮彈一樣轟落在血羽戰士的人群之中,頓時一大片血肉被炸碎飛濺。

不止如此,他身周圍紅黃兩色光芒一陣湧動,化作一隻隻巨大的手和巨大的拳頭,如雨點一般落了下來,不斷被轟擊地麵頓時猶如地震一樣動盪起來。

隨著一群群的血羽戰士倒下,他的耳邊似乎有一個聲音在提醒催促他,進攻!進攻!不停的進攻!

他此刻已然知道了,自己所獲得的這件神袍完全就是用於進攻的,期間不需要絲毫防禦,不需要任何躲閃,因為隻要他把見到的人都打死就可以了。

他越是戰鬥,身上的力量就會越強大!

而不停在戰鬥之中,那紅黃兩色的光芒忽然一分,金黃色的那一部分緊緊貼合在了身上,而赤紅色的那一部分則繼續化作了諸多手臂。

僅僅隻是數個呼吸之後,一百多個血羽戰士就都被打爆成了碎塊。

魔藤祭祀恰納蘇姆的身周圍就隻剩下最後保護他的四個血羽戰士了,隻是他冇有放棄抵抗,不停的從權杖引導出一陣陣神靈力量,天空中有光和彩霧不斷落下來。

但是冇有用,這些全被那些赤紅色光華所化的手和拳頭擊散,拍碎。

林楚此刻似乎已經玩膩了,他身後紅色光芒一閃,捏合成一雙相對握住巨大的拳頭,高高舉起,一下砸在了這個人群之中,轟然一聲,直接將他們砸成了一團融合在一起的血泥。

他目光落下,看著那少了半個身子,深深埋在血肉泥坑的魔藤祭祀,背後探出一隻紅色的手臂,一把將其從裡麵拽了出來,並拎到了麵前。

魔藤祭祀努力打出一道半途就消散的彩霧,他虛弱道:“褻瀆者,神明會懲罰你們的……”

“神明?”

林楚麵上帶著一絲不屑,道:“看看周圍,你所謂的神城早就被人捶得稀巴爛了,它們隻是上個紀元的餘孽,早就被淘汰了。”

哢嚓一聲,他一把將魔藤祭祀將脖子捏碎,又隨手甩開,隨後轉過身,看向整個神城,道:“現在,該去把屬於我的東西拿回來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