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蒲鹿聞聽張禦欲往天外擊敵,想了想,道:“老師,既然仙朝那些派遣在地陸上的仙官仙將俱是被老師所滅,那其必會追究此事,我們可否在此等仙朝到來?”

天外情勢不明,若是能把鬥戰擺在地陸這裡,做好完全準備,那麼自能以逸待勞,也用不著費力去外尋找了。

張禦道:“這策略是不錯,要隻是兩家勢力相爭,也算可以。但仙朝卻有些不同,若我在此等著,其過後或許會有人來,可那絕不會是仙朝的全部,且我若將來犯之敵殲滅,導致此輩不再到來,那依舊是要去天外找尋的。

再一個,其若真是傾巢而至,隻是鬥戰餘波就可遍及地陸,到時候除了我等之外,冇有一個生靈能存活下來,故而天外方纔是最好的戰場。”

蒲鹿想想,確實如此,元神修士就有崩毀地星之能,要是與一整個勢力較量,那動靜可就大了,

若再把宇內宇外諸洲的修士全數牽扯進來的話,那恐怕對整個自在界都是一場浩劫。

他一個躬身,

道:“老師,

是弟子思慮不周了。”

張禦道:“此非你是思慮有缺,

而是此方天地限礙了你的眼光見識,待日後到得天夏,

許多道理不言自明。”

陸彆這時在旁出聲道:“廷執,那天軌此刻想必已是為廷執所執掌,那麼天地關門想必再無阻礙,

我等是否可以先打通上下層界,而後再回頭收拾此輩呢?”

張禦道:“我亦想過這般做,但仍舊不可行,若此輩果如我所想那般,那麼如今未成氣候,

尚且還好對付,

一旦打通層界,

此輩化入上乘世域,

那很可能會比原來更難對付十倍百倍。”

蒲鹿道:“老師,

弟子等可否跟隨前往?”

張禦道:“不必了,

你等待在此間便好。我離開這裡之後,

你們儘量整合此間諸派,

做好天地關門打通的準備。。”

蒲鹿肅容道:“老師,

學生記下了。”

他頓了下,又言:“對了,老師,學生之前遇到一名同道,

其自稱是元夏來人,所用法器也是元夏陣器,可是其人卻屢屢相助於我清元派,

就在老師到來之前,他亦是有過現身,卻不知……”

張禦道:“你說之人我是知曉的,

對於此人你不必多問,你以往如何做,

往後照舊就可。”

蒲鹿馬上領會了他的意思,

道:“是,

弟子遵命。”

張禦對陸彆和吳冠殷道:“陸玄尊,

吳玄尊,下來此界地陸之上諸事,就要勞煩兩位多做費心了。”

陸彆和吳冠殷都是連道不敢,皆言:“我等定會做好廷執的吩咐。”

張禦微微點首,身上有星光溢閃,隨著一道清氣宏光重破穹宇,整個天地驟然一亮,持續片刻之後,纔是緩緩黯下,而他已是不見了影蹤。

吳冠殷見蒲鹿望著天穹方向,道:“道友不必擔心,張廷執神通廣大,絕然不會有事,而且我等天道章牽連,訊息並不會斷絕。”

陸彆也是道:“不錯,蒲道友,用不著擔心,你不知張廷執的手段本事,我等卻是知曉的,這等場麵,張廷執足以應付。”

當初天外諸派大戰,還有後來元夏入掠,他可是親眼見過這位的神通手段的,何況此回到來的隻是張禦的一縷氣意罷了,也不怕有甚損折。

蒲鹿笑了笑,道:“多謝兩位,我自是相信老師的本事,隻是長久不見老師,也未能說上幾句,故纔有所失態,倒讓兩位見笑了。嗯,兩位,事不宜遲,待我稍作準備,就一同收拾此方山河如何?”

陸彆和吳冠殷對視一眼,都道:“當是如此。”

與此同時,重岸站在遠處一座山丘之上,也是仰望著天穹上端。

方纔封禁了那些仙官仙將後,他並冇有停留在附近,而是遠遠遁走了。

那懸淩天上的天軌對他來說威脅還是很大的,尤其掌握在了聰奇喻手中後,其威能不是大了一點半點,若無元夏的陣器遮護,他躲在地火之中也可能被找了出來,故他露麵之後就必須想辦法重新躲避。

可後來發現,天上攻勢居然停了下來,不由得駐足觀望,接下來,就是那一道刺破天宇的清盛光芒的出現。

隻是隔著太遠,他無法辨清氣機,心道:“一定是有人出手了,如果是元夏來人,我定然知曉,這多半是天夏方麵來人。”

他想想與自己一同前來此界的兩位,很可能是這兩位到了。

可同時又是疑惑,這兩位同道有此等手段麼?

當初祈都、涼術兩人可俱是修為高深之人,尤其祈都,那可是摘取了上乘功果的,卻也一樣冇能發揮出多少實力來,除非來的是功行更為上乘的人。

他想到這裡,心中一動,來者會不會是……

思慮到此,他也是心頭振奮,本想著立刻去往清元派,可再想了想,卻冷靜下來,念頭數轉後,神情一正,就把身一縱,駕光往名洲方向飛遁而去。

名洲諸派之中,此刻卻是人心惶惶,不久之前,諸多上層一去不回,而底下剩餘撐場麵的修士也都是被仙朝調派去了彆處。

仙朝未來之際,重岸到處針對名洲諸派,本來實力已然受損不少,現在又經過這麼一番折騰,可謂是雪上加霜,名洲的實力大損。

本來餘下修士看著仙朝的強勢,以為仙朝入主天地已成定居,然而一夕之間,仙官仙將俱是崩散,這件事還是當著眾人之麵發生的,這讓人覺得仙朝是不是遭遇了什麼變故。

他們可還記得,在仙朝到來之前,天外修士就來到此間了,那會不會是這些天外修士與仙朝對上了?

正在他們彷徨之際,蒲鹿三人已然乘坐,以最快速度達到了名洲,並且開始出手整頓各方勢力。

宇內名洲向來是自在界最為關鍵的中樞所在,隻要名洲這裡整合好,那麼其餘地方隻能算是餘枝末節,很容易就能理順了。

就在諸人開始行動的時候,張禦已然遁破長空,循著仙朝留下的那一縷氣機,直奔虛宇深處而去。

虛空之中,大日如火球一般飄懸在那處,遠方浩瀚星辰彙聚成的銀河,這看著還是極為正常,可隨著深入,周圍的一切漸漸變得詭異起來。

他從大日之旁飛渡過去後,那個大日之中露出了一張由日炎凝成獰惡神情,忽然轉目看了他一眼。

而那些大大小小的星辰之中,同樣似是多了一張張人麵,各自以古怪的目光看過來。

張禦仿若不覺,這個時候,他眸光一撇,見到一枚隕星從空域深處飄過來,上麵密密麻麻的孔洞,有奇怪的長蟲在裡出出入入,看出像是長出了許多手腳。

他目光一凝,天外的情形比所想的嚴重的多。天軌的作用不僅是封禁了自在界與上層力量的溝通,也是同樣封鎖了這些東西的進入到地陸之上。

他這時一彈指,彷彿一道劈開虛空的閃電閃過,那枚隕星霎時消失的乾乾淨淨,連半點殘餘都是不剩。

他點點頭,這虛空現在看起來舒服許多了。

他又回頭撇了一眼,那些日月星辰靜靜飄在虛空中,此刻看去非常之正常,好像方纔的異象根本不曾存在過一般。

他又轉回首,看向前方。

到了這裡後,此前明明原先能夠清楚感覺到的仙朝氣機就此消失不見了,好像整個仙朝是憑空出現的,能在地陸上見到,但出了地陸,就又不存在了。

張禦心下倒是覺得,某種情形上倒可能是如此。

因為此界之中有了大混沌,純靈之所,天夏、乃至元夏力量的映照,可以看作上層力量的交織彙聚之所,未來過去混作一團,有時候先有因纔有果,有時候卻是先有果纔有因。

而這一切在下層是如此,可一旦是到了上層,那便又是分理整齊,界限清晰了。

而仙朝應當就在這片混亂無序的映照之中,一般人的確很找到,但是他認為,如果是像自己想的那樣,那定然是可找到的。

他負袖立定不動,眸中泛起神光,同一時刻,“聞印”、“元印”、“命印”也是一同轉運起來,此時對著那虛空深處,他喝出了一聲道音!

這道音悠長清遠,在寂寥虛空之中響起,卻似天地開辟後第一聲雷音,激發出了無限生機與變數,又將一切剖判分明。

霎時間,麵前好像撕開了一層薄紗,那些不屬於他要找尋的映照,都被輕易的排擠了出去,留下來的隻是他所想見到的。

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座若由通靈純玉築就的巍峨仙山,其籠罩在如烈陽般的熠熠光焰之中,隻是屹立在此,虛空彷彿就成了其之疆界。

此時此刻,彷彿他的到來驚動了此間主人,便聞有歌鐘之聲清清鳴響,悠傳虛域,先是無數龍蟒鳳雀自仙山之上飛舞而出,再是行出一列列女仙,其舉扇持藍,乘彩雲而行,祥光映呈,衣帶飄飄,環佩聲聲。

有一名身著赤金袍服的仙官持玉笏站在最前,他乘雲而至,不多時到了張禦前方,笑著對他一禮,道:“在下乃是聖德仙朝左丞智平章,仙皇陛下知是有天外貴客到來,特命在下前來相迎。”

張禦看他一眼,淡言道:“那便帶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