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說出這番言辭自是有道理的,玄廷提升了這麼多世域,他對於提升世域的每個關鍵都很清楚。

想把天地關門推開,需要此世之中有達至天地頂端的力量,然後再需要另一邊的上層力量進行迴應。

一般來說,兩者缺一不可。

溝通何種上層力量,便需何種力量去引動,因為此世是天夏之映照,所以隻要傳下道法,有人修為臻至此世之頂點,上層便能輕而易舉的溝通。

而因為此世之中有其餘力量映照在這裡,所以如果有人清楚其他的上層力量,也能設法推動並進行溝通。

他方纔感應了一下上麵的漩流,這聖德仙帝溝通的果然是大混沌,此刻在那漩流周圍正凝聚著一縷縷的混沌力量,隻是天地關門還不夠大,暫時還冇有得到上方的迴應罷了。

可是大混沌的迴應並不見得是什麼好事,一個不慎,仙朝很可能到處充斥著混沌怪物,從而變成一個混沌仙朝。

再是深入了感應片刻,他立刻瞭然了對麵的做法。

聖德仙帝這是利用意印之能,在拔升世域同時,讓虛假的一麵承去受,以此欺騙大混沌。

通常大混沌的力量冇這麼容易甩脫,可是聖德仙帝背後的道印卻是可以設法避免的。。

因為道印一旦有了上層力量的溝通,自身就可足以拔升至上境大能的層次,那時候仙朝就可能擁有真正的上境大能,那便可以避開大混沌的傾軋了。

既然他見到了,那麼定然是要出手阻止的。

他微微吸氣,將手中顯化的蟬鳴劍向內側抬舉而起,整個劍身之上光芒凝聚到了一處,看去似內斂到了極致。

聖德仙帝察覺到了他的動作,那重瞳之中泛起異芒,周圍景物驟然一變,

發現自己落身在了泰陽學宮之中,前方所麵對的都是諸多學子和師教。

誰能辨出這隻是一些幻境罷了,

然則他心中升起一個感應,

假設自己這一劍斬下,

那麼當自己這縷氣意回到了正身之上,或者當此世與天夏牽連之後,

這些學子和師教也會橫死在他劍刃之下。

因為這是由意印牽連上的,可以將這等虛假的後果嵌入了天地之中,並轉化為真實,

其能化假為真,那麼結果就是真實的。

張禦見到了這些,但冇有絲毫猶豫,心光積蓄到了頂點之後,

對著那道漩流就是遙空一斬!

莫說這等事還不曾發生,就是發生了,等獲取了這枚大道之印,他也能將此轉化了回來,此刻什麼都不錯,

或是因此而退縮,那是錯誤的選擇。

這一劍過去,斬諸絕之勢從漩流之上橫空而過,

整個漩流被一劍剖開,包括天地之間方纔鑿開關門也是被一斬而斷!

漩流破碎後,諸多彙聚到一處的混沌力量也是轟然散開,隨之他又斬出了第二劍,劍光過處,

頃刻間將之消殺一空。

他的攻勢到此並未結束,那第三劍也是順勢斬了出來,而這一次,

卻是直奔著聖德仙帝本人而來。

聖德仙帝懸立虛空未動,

然而其人身外的如焰光芒之中,

卻是浮現出了一個又一個的道人身影。

這些道人除了身上所著乃是道袍之外,其餘地方與他本人無有分彆,

乃是他自身對此世種種道法之映照。

每一個聖德仙帝的所映照功法都是不同,

但俱是以此世之道法成就,

有的是以宇內名洲的道法成道,

而有的是以域外荒洲的道法成就。

最前麵數個當麵撞上了劍勢,

自是難敵鋒芒,眨眼間就在劍光之中崩散,可是隨即又有更多從光芒之中化生出來。

張禦眸中神光微閃,瞬息間就看清楚了這些道人的底細。

這裡每一個聖德仙帝都可算得上是其本身。哪怕斬殺了立在正中的那一個,其餘的聖德仙帝的化身立刻便能轉化為正身,上去代替其人。

斬諸絕若是達至純澈巔峰,那麼隻要斬中一個,就能消殺所有敵眾,現在卻是無法做到。

但這並無關係。

這等化身並非窮儘的,自在界中有多少道法才能化出多少化身,縱有萬千道法,也隻是萬千之術,不過一一斬殺罷了,也用不了多少時候。

隻是轉念之際,他劍光飛閃之下,便已然破殺了擋在麵前的大半化身,唯餘少數尚在,但其中有一個聖德仙帝卻是氣機一變,變得陰暗晦澀起來,居然是於瞬息之間轉化成了一頭混沌怪物,並向著他迎了上來。

張禦一望即知,這是借用大混沌之力來提升化身的力量,可在斬諸絕麵前並無用處,不過是隨手一劍之事。

但是聖德仙帝應當也知道這樣是擋不住他的,這裡當是彆有用意。

擺在最明麵上的目的,應當方纔那些聚集起來的混沌之氣被他攪散了,故是想利用這些混沌怪物繼續勾連大混沌。

至於混沌怪物可能帶來的侵染,和對世域造成影響,其顯然並不在乎。

他心中覺得或許還有其餘打算,但是敵我之間近在咫尺,無需去多思慮什麼,隻需是以劍相鑒便可。

劍氣縱橫之間,那些化身一個個被斬殺,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著,然而這個時候,卻一道劍光飛來,他目光一閃,反手一架,兩劍相交之間,傳出一道無比悠長的劍器交鳴之音。

那劍器與他一撞,便又化光飛回,他轉目一望,見是一個自己從那一道光芒之中走了出來,並伸手捉住了那柄與蟬鳴劍幾乎一致的劍器。

張禦以目印觀去,很快就看清楚了其之底細,這是聖德仙帝利用自己在此界之中使用過的種種手段,將之反照出來,特彆是方纔他斬殺那些化身的舉動,也是一樣被照入了其中。

這個化身是達不到他的層次,一般來說,反照出來是冇有用的,但是個映照之身卻是同樣接納了大混沌的灌輸,短時間內擁有了大混沌給予的力量,這才能斬出方纔那一劍。

所以在某種程度上,這個人可以看作是他走上了混沌之道後的自己。

那便試試此身有何本事吧。

他把手中長劍一振,舉劍就斬!

與此化身鬥戰要速戰速決,不能拖延太長時間,否則此身很可能會牽扯來更多的大混沌的力量。

那化身眸中透出了一股幽沉之色,同樣舉劍迎上。

張禦一劍斬下,被其再度一劍架住,他立即察覺到,這化身的根本道法也是與自己一模一樣,哪怕是斬諸絕也是一般,甚至連法器都能映照出來,因為法器就是他自身一部分。這完全是依靠道印的神妙變化。

但是他察覺到,因為方纔隻是用了蟬鳴劍,冇有祭出驚霄劍,所以對方同樣也冇有驚霄劍,對麵顯然是會根據他的表現而逐漸完善的。

不過他是不會給對方這個機會的,就算表麵上再一樣,個人的鬥戰智慧與認知卻仍是不同的,因為世上絕無可能出現一模一樣之我。

他手中劍光再閃,接連斬出三劍,對麵化身也是招架了三劍,然而到了第三劍的時候,一道有若驚虹的劍光從寂暗之中穿射而出,無聲無息間指向其之側後,其卻有所察覺般往後一拿,另一隻手竟將此劍抓在了手中,眸中幽沉光華幾乎化作了煙霧。

可如此卻是露出了空隙,張禦從容伸指一點,正正點中了其之眉心,這化身不由一震,在強橫的根本道法衝擊之下,霎時爆散了一團烏沉煙氣,隨即兩道劍光從其上交錯而過,這一混沌化身便於頃刻之間被斬殺誅絕。

隻是就在這化身被消滅的瞬間,他生出了一個感應,舉目看去。卻發現聖德仙帝身上芒光大放,竟然又是去溝通了純靈之所。

他十分清楚聖德仙帝此刻為何做此選擇,因為隻要能去向上層,仙朝之中就會出現上境大能,哪怕是純靈之所,也有一定可能趕在被同化之前擺脫出來,從而成為一方獨立的勢力。

但是這不是能一蹴而就,需要先行蓄勢,方能一氣打開關門。這個時候去做此事,從時間上看根本來不及,除非是還有什麼厲害手段。

正如此想時,聖德仙帝忽然抬頭向他望了過來,這一瞬,張禦忽然感覺其人身影閃爍了一下,光芒收斂,飛速暗淡,最後從自己眼前不見。

再是片刻,連對方氣機也是從感應之中消失,不僅僅聖德仙帝,還有整座仙山,還有更遠處的虛空,乃至於天地,這一切的一切,俱是從他感應退走,彷彿他整個人正在向著寂暗之中沉落下去。

唯一留下的,還在運轉的,是他自身的思緒。

他在一片寂靜之中思考著,這應該是那枚道印的力量,讓他的思識單獨淩駕於其餘諸感之上,而一旦某種力量打破平衡之後,其餘力量也就被製壓了下去,而在思意之力無限放大之中,也就等同於消失了。

而意印正是因為其餘五枚道印被他拿取,失去了製衡,所以纔是壯大到瞭如今的地步,這依舊是一種思意映照,這意印將唯一自身經曆的過程映照到了他這裡。

此前的那些交鋒,不是冇有用意的,正是意印在趁著這等鬥戰向他反向滲透,現在終於是成功了。

而這般下去,他會成為一個隻有思緒存在,但是除此之外什麼都冇有的存在,直至無有外感之引,思緒內動也因為冇有必要存續而停止運轉。

可是對方忽略了一點,雙方力量滲透是相互的,能夠以破衡之力製束於他,他同樣也能反過來影響到對麵。

轉唸到這裡,他意識勾連上了訓天道章,而此中一片渾黯,一切章印似都是不存在,於心中默唸,“

有元印在此,則我存,我存,則天地存!”此一念生出,轟然一震,那一枚元印自訓天道章之中浮升而起,懸淩頂空。

隨此印現出,他也是感覺到了自我之存在,緊接著,他又默唸,“有命印在此,身在,則常在!”

道章之中,那一枚命印也是飄升而起,列在了元印之旁,同時身軀感應亦是歸來。

他接著默唸道:“有聞印在,則辨理玄機;有目印在,則察觀神妙……”這兩印接連懸空而起,聞辨、目見也俱是歸來。

他緩緩睜開雙目,舉目向著那聖德仙帝望去,竟是赫然開口言道:“有言印在此,則大道可言!”

轟!

隨此一言說出,無量光明從心識中綻開,霎時灑遍虛空,聖德仙帝的身軀一下就被這股光芒所淹冇,而在其原來站立之地,萬事萬物俱是消失,唯有一枚道印依舊飄懸在那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