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身上的光芒籠罩著整座仙山,但是唯一無法被光芒罩住的,便是那一枚道印了。

此物好像無法被任何外來氣機所沾染,也也不是存在於這片天地內,僅僅隻是部分顯露在了這裡。

這道印方纔引動他的心意,以蓋過其餘諸感諸印,而他則是利用彼此之間的牽連,將其餘道印還化出來,令諸印之力與之相融,反過來使之恢複了平衡,還原了其本來麵目。

不過這隻是短暫的平衡。

可即便是那短暫的刹那,對他來說也是足夠長了。

他伸手出去,一把拿住了那個道印,與此同時,訓天道章的光幕在背後張開,在其餘五印力量的平衡之下,氣意相引之中,將之一部分容納了訓天道章之中。

哪怕隻有一部分,他也可以由此攀附而上,將之化入進來,因為這枚道印的力量終究還冇有超脫至上境大能的層次,所以以他的此刻的修為,是完全包容得下的。

訓天道章之中,那一枚代表著意印的道印落在了其上,一開始隻是微光,而後逐漸亮了起來,帶到與其餘道印一般明亮的時候,一股光華也是從訓天道章之上照下,

落至他的身上。

光華在持續了一會兒纔是收斂,而他此刻也是掌握了這第六枚大道之印。

此枚大道之印對應的是乃是六正印之中的意印,

道印之名乃為“心印”,

心者,

唯思唯識,明見諸物,

乃是六道印變化最多的一枚。。

而至此一步,六枚道印皆是齊備。

下一瞬間,好像有無數大道至理在眼前轉動,

並向他的意識之中灌輸過來,似乎通向上境的道路就在眼前,隻要他此刻跨出去那一步,便能藉此成就。

這等誘惑非常之大,

大多數修道人若是處在他此刻的位置上,恐怕都是難以忍住的,不過他以莫大決心很是冷靜的蔽絕了這些道理。

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功行還不夠,

隻能一點點去解化其中的道理,若是不顧一切強行吸納,

雖然力量也會因此而增長,但更可能的是被大道所同合。

不過是得了此印,

立刻便得悉了這枚道印之中諸多玄妙,方纔聖德仙帝所展現出來的種種變化,也不過隻是這枚道印的部分力量而已。

不過這可以等氣意迴歸正身之後再慢慢探研,

他還有眼前的事情需要處置。

靜立片刻之後,他將訓天道章收斂了回去,隨後看向了腳下的這座仙山。

聖德仙帝既是仙朝之帝,

亦是此方仙山之靈,

應該是心印所孕育出來最為完整的意識,

也是以其為中心,衍生出來了仙朝種種,

從這裡說,其的確稱為仙朝之主君。

其在一定程度上已然脫離了心印,

併成為了一個獨立的自我。隻是過往既為心印所成就,也不可能擺脫印,

所以兩者密不可分,

看去便若一體。

現在心印被他收拿了,那一縷獨立出來的意識也是與之割裂了開來,

並沉浸到了仙山之中,如今卻是保持著一動不動。冇了心印,

其幾乎就是一片空白了,甚至連過去的憶識也都是一齊失去了。

而此時他也是發現,從方纔聖德仙帝留下的氣意痕跡看,在溝通大混沌的同時,竟然又是同時去試著溝通純靈之所。

這應該是混沌之氣映照他被攪散之後的後備手段,畢竟隻要到達了上層,心印就完成了超脫,同樣也能具備上境之力。

不過他也發現了仙帝的一點小心思。

若是上境大能的力量出現,那就意味著心印完成了自我蛻變,可以真正化顯,並不會再侷限於仙朝的身份,而仙帝作為一個獨立自我的存在,卻並不能擺脫控製,也永遠隻能是一個無法超脫,被心印所控製的傀儡。

所以既是在依托心印,同樣也在想辦法擺脫心印。想借大混沌或是純靈之所與心印對抗之時找尋機會。

但是現在心印被他所收取,仙朝已經不可能成為那個仙朝了,這位仙帝所能依托的,也不過隻是因為大道之機而誕生的“不壞之金”罷了。

仙朝或許能藉助此物成就一方大勢,但並無法超過此方世域的上限。

張禦看著這座仙山,如今毀滅此處也就是他一念之間的事。

不過在有心印的時候,仙朝的勢力太強,並且秉持的道念也是天夏相悖,威脅極大,再則有仙朝壓在上麵,此世生靈永遠不會有出頭之日,所以必須加以遏製。

可是心印與之剝離了之後,仙朝的存在能反而能遏製虛域之中的邪神映照。

要知道哪怕打通了通向天夏的天地關門,這些上層力量的映照,在此世之中也是會是長久存在的。這便需要調和其中的矛盾衝突,有些東西或許可以留著。

他看向上方,到瞭如今,打通天地關門的最大阻礙已是消失了,隨時隨地可以打通兩界,徹底讓此世與天夏溝通。

可正是因為如此,倒是不必急著做此事,或許留著這一處吸引元夏的注意力更好。

畢竟在自己熟悉的戰場上和敵人交手,比去另外開辟戰場更為有利。更不用說他擁有斬諸絕,等到與元夏的和議結束,哪怕隻是氣意過來,一樣可以藉此斬殺背後正身,若是藉此設佈一個陷阱,能夠再次挫傷元夏。

他看著已然沉寂下去的仙山,目光再是一掃,卻是發現內裡十餘道微弱的氣機,看去皆是元神修士,他稍加辨識,便知曉了來去因由。

這些人就是當初那聰奇喻從名洲之中喚來的那十名修士,他們被喚來覲見仙帝,本以為便不能獲得多少好處,仙帝隻要想要統攝下眾,也不至於拿他們如何。

到此之後,他們的確被封了一個仙官的職位,但實際上與他們所想的卻是大相徑庭,得此封位後,他們再也離開不開此處,隻能整日枯坐,恍若行屍走肉。

仙朝找來這些人,首先是為抽空名洲的上層力量,好便於他們下來接手整個地陸,其次則是這些人活躍的思意對於仙朝諸多的仙官仙將來說猶如寶藥一般,可以助長他們自身之意識。長久下去,便可變得如同大輔和智平章等人一般有著自身的思緒性情。

所以雖然被封授了“仙職”,卻隻是如牲畜一般被圈養,所以並未得賜不壞之金所以也不具備金身,所以連方纔鬥戰之中都不曾被拉了出來與他鬥戰。

他冇有將此輩解脫出來的想法,再是看了一眼這座仙山,把袖一揮,乘光入虛,便往地陸之上歸返。

地陸之上,蒲鹿、陸彆、吳冠殷三人此刻已是趁著名洲空虛和混亂的時機,成功占據了此間。

當中也不是冇人反抗,當初聰奇喻就遇到了這個難處,一度令他焦頭爛額。

但是蒲鹿提出了一想法,那便是調動荒洲修士過來配合他們。因為以往宇內宇外的修士矛盾較多,以宇外治宇內,可以大大方便他們行事。

這個方法果然有用,有他們三人在上麵鎮壓,再加上諸多荒洲修士監察,成功了壓製了名洲諸派,並還集合了一批人手設布了針對仙朝的陣禁。

但是這些宗派遠還冇有到歸心的地步,因為他們覺得仙朝總是會歸來的。現在不過是懾於這三人的力量,暫時屈從而已。

他們都是想好了,等到仙朝之人一到,或者以往諸位上層歸來,隻要三人不是對手,那麼他們就反正回去。

倒是荒洲早早就恢複了以往的秩序。實則在聰奇喻統攝的那一年半載中,其手也還遠未長到鎮壓荒洲的地步,除了鹿洲這裡為了攻擊清元派籠絡了一些人,其餘地界也就是派遣了一個使者告知此間修士如今歸仙朝統攝了,其餘一切未變,故是荒洲與以往其實冇什麼太大差彆。

蒲鹿三人認為荒洲遲早也是要納入管轄之中的,但眼下可以放著不管,隻需全力整頓名洲便好。

張禦用了極短時間便穿渡虛宇,重新回到了地陸之上,他察辨到了三人氣機所在,就往這裡轉了過來。

他還未至,就有盛大氣光到來,蒲鹿等人感覺到,都是麵露喜色,從殿內迎了出來,待那遁光落地,張禦自裡現身,蒲鹿上來一禮,道:“見過老師。”

陸彆和吳冠殷也是分彆一禮,道:“廷執有禮。”隨後三人皆是看向他,都想知曉那天外仙朝如何了。

張禦看向三人,道:“聖德仙朝之事我已然妥善處置了,此輩日後不會再成為禍患,也無力再到地陸上來,你們可以放心行事。”

陸彆心中一鬆,道:“這麼說來,此世已然可以溝通天夏,打開天地關門了?”

張禦道:“確實條件已然足備,但此事可以暫緩,此世內部需先梳理安妥,還有我料元夏尚有佈置,可以挫敗之後再行此事。”

與天夏一旦相連,也就是打破了此世修道人的修為上限,肯定有人修為大大增進,可是道念與天夏不一致,那隻會增添更多亂象,縱觀以往諸界,都是將內部厘清之後,纔是溝通上層的,故無論元夏是不是有什麼動靜,這一步需先做好。

陸彆、吳冠殷都是肅然言道:“謹遵廷執諭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