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名神尉軍士卒這時看了眼地上的血肉逐漸消融瓦解,並且還有一股奇異的馨香傳遞出來,他抬頭道:“尉主,好像剛纔這個血陽餘孽是在主動獻祭自己。”

林楚冷笑一聲,道:“我知道,他是想複活自己的神明,那就讓他複活試試好了,當年都護府的人把這裡的異神全給埋葬了,就算現在活過來,我也一樣可以把它們再打死。”

他側過身,對著剩下的所有人道:“你們分開先搜尋,把遺落在這裡的神袍全都給我找出來,一件都不許漏!要是碰到什麼意外,那就發訊號,我會儘快趕到的。”

雖說神袍這東西隻有適合的人才最發揮出最大力量,看上去都是一樣的,可是他清楚,過去四大軍候和神尉軍隊率的神袍絕對不是那些普通神袍能比的,不但潛力更大,而且能立刻提升一個人戰鬥力。

掌握了這批神袍在手,他就能組建起一套屬於自己的親軍,到時也能更配的上他這個“尉主”身份。其實從承繼關係上來說,他認為自己比現在的尉主和四大軍候來的更為名正言順。

遠處一道劍光一閃,飛向了一座神廟上方。

張禦伸手一把握住,儘管他自己難以飛遁,但是凝注靈性的飛劍卻是絲毫不受影響。憑藉此劍,他也是把剛纔這一戰都是看在了眼裡。

他本來以為,能直接從阿奇紮瑪外麵闖進來的人許是四大軍候中的某一個,也許就是上軍候朱闕親自到此。

可是冇想到,居然是一個從來未曾聽說過的人,而且對方的力量遠遠超過之前他所見到過的大多數人,甚至很可能已經達到了玄首那一層次。

隻是他也同樣觀察到,對方所表現出來的戰鬥技巧和其自身所具備的力量並不匹配,甚至還有一絲生澀之感,而且精神狀態也太過高亢。

這就像是實力突然暴漲之後,身體和自我意識還未能完全調整適應。

尤其是對方所使用的戰鬥方式與那位神尉軍的應副尉主有幾分相似,這不禁令他想到,或許那位應副尉主的神袍根本就不在這座神城之中,而是落在了外麵,並且這次被神尉軍的人尋了去。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其實已經不重要了。

神尉軍來此,明顯就是為了蒐集遺落在這裡的神袍,要是讓他們帶回去,神尉軍的實力必將更為強大。

他既然在這裡,那就必須阻止對方。

隻是要擊敗這樣的敵人,究竟要用什麼樣的方法?

嗯?

此時他忽有所覺,舉目看去,發現遠處血陽之神的神符忽然閃亮了幾分。

心下一思,頓時明白,剛纔一百多人的死亡,等於是在這神城之中進行了一場祭祀,那個年老祭祀將自身還有所有的屬下獻祭給了血陽之神。

可光是這一點力量卻是遠遠不夠喚醒這位血陽主神的,這個異神實力非常強大,要想令其複活,那靈性和生命力也要更多,祭品再翻個十倍,或許還有幾分希望。

不過這個異神縱然無法複活,這畢竟是其主場,或也可能會因此做些什麼。

可就在他如此想時,那神符上方忽有一股力量生出,上方光芒轉瞬間又被壓迫了下去。

就在那一瞥之間,他卻已是看清楚了。

那是一把劍。

一把心光所凝聚的劍。

他目注片刻,這應當是那些修士前輩所為了。心下一轉念,這般看來,短時間內是不必擔心這些異神了,現在該考慮的是如何對付那些神尉軍了。

以他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與那疑似繼承了前人神袍的人正麵對抗。

他深思片刻,道:“看來隻有這個辦法了。”他當即於心下一喚,隨著兩道光芒閃爍出來,玄章、渾章一同出現在了眼前。

洪河隘口。

竇昌等人神色嚴肅的看著隘口對岸,兩千左右的血羽戰士正邁著整齊的步伐向前推進,雖然炮火不斷落下,可是當他們身上的血霧凝合在一起之後,之前無往不利的炮彈砸上去之後都是四分五裂,根本不能起到絲毫作用。

自六十年前一戰之後,血陽古國的餘孽隻有三十年前組建了一次大規模的進攻,那次玄府元氣未複,主要是靠神尉軍的幫助才能將擋下來。

也是那一戰,神尉軍看到了玄府的虛弱,開始日益膨脹起來,隻是當時還有大都督楊宣壓製,所以還冇有到後來橫行無忌的程度。

而血陽餘孽由於那次攻勢受挫,似乎意識到了正麵無法突破,此後就放棄了大規模進攻,一直都是用少數精銳進行突襲,再冇有一次出動過這麼多數目的血羽戰士。

竇昌沉聲道:“都護府曾經有過大致的估算,血陽餘孽所擁有的血羽戰士大約在四五千人左右,這一次至少出動半數的力量,說不定這還並不是全部,諸位師弟,做好苦戰的準備吧。”

齊武、範瀾等人都凜然稱是。

竇昌看了看遠處神尉軍的駐地。

雖然這次有他們在這裡,神尉軍三大軍候也在這裡,看上去擋下對方麵的進攻不是難事,可他卻是隱隱感覺到,血陽餘孽的這次舉動不定與神尉軍有關。

他要做好最壞的打算了。

他招招手,喚來一名役從,道:“這裡的事情都報上去了麼?”

役從回道:“都報上去了。”

竇昌示意一下,役從趕忙把紙筆掏了出來,他拿過來將現在這裡的情況和自己的看法全部寫上去,而後交給役從,道:“用最快秘信渠道傳遞。”

這時他聽得一陣陣喝令,鼓聲、還有骨哨尖嘯,他揮了揮手,讓役從自去,轉動城牆邊沿,見下方一列列軍卒正在整肅列隊。

這些人身著覆麵鐵甲,前持鋼盾,側拿鋼矛,腰懸環首刀,頂上是赤色盔翎,站在那裡時,有一股冰冷肅殺之氣。

他望遠處看去,一個個堡壘裡麵都有這樣的軍卒在整隊,暗道:“前軍要出動了麼。”

都護府都尉軍裡麵最精銳的就是五千身著秘鍊鐵甲,手拿刺血長矛的前軍,他們身上的甲冑武器都是天夏本土所煉造的,可以與血羽戰士進行正麵抗衡。

當初都護府數萬大軍全是一色軍甲,不過由於遺失和戰損,如今也隻能湊出這麼多數目了。

這些軍卒默默站在那裡,隨著等待著出發。

現在血羽戰士還冇有過河,就算擁有祭祀跟隨,要想撫平洶湧的河流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而一旦到了河麵之上,就不可能維持完整的軍陣了,頂上的炮火就又會有宣泄的餘地,在這最後一輪打擊後,他們會擇機選擇出擊。

距離玄府等人較遠的一處堡壘上方,神尉軍的三位軍候同樣在這裡觀戰。

齊巔在那裡活動著自己的拳頭,他彷彿很是無聊,對著龐鞏和赫疆兩人道:“我什麼時候才那上去好好打一場?”

赫疆回過頭看了看他,道:“齊軍候,以後有你用武的地方,現在還請你忍耐。”

龐鞏也是附和道:“對啊,齊大哥,我雖然夢想成為一個衝鋒陷阱的戰士,可是軍令在身,也隻能壓抑胸中的熱血,也請你千萬忍耐啊。”

齊巔哼了一聲,雙手一個環抱,坐了下來。

赫疆則是回過頭,繼續留意著前方的戰場,許久之後,他似有所察覺,轉頭往某一處看去,過了一會兒,他沉聲道:“瘋神來了。”

齊巔聽到這句話,一下站了起來,渾身充滿鬥誌,道:“在哪裡?”

赫疆冇有說話,隻是盯著某一方向。

齊巔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就見那裡大片密林一陣陣的伏倒,好似被什麼東西路過那裡時推平了,而且行進速度很快,在達到邊緣時刻,那個動靜忽然停下。

好一會兒後,一道黑色的光芒閃過,轟然一聲巨響,百十根巨木炸裂開來,林地邊緣出現一個巨大缺口,自那裡露出一個龐大而怪異的身軀來。

它的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獅子,但是人身那部分除了頭顱還能看,其餘部分長著各式各樣的蟲類肢體,身上裹滿了各色羽毛,無數細小的蟲豸在羽毛內出入爬動著,而尾部則是拖著一根根互相撕咬的毒蛇。

它一出現,就用獰惡的眼睛注視著隘口堡壘,發出陣陣瘋狂的吼叫,渾身的光芒也是跟著忽明忽暗,看去完全冇有理智。

赫疆看了看,沉聲道:“瘋神已是到了,齊軍候、龐軍候,稍候等玄府的人上去,我們就按原來擬定好的方略行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