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竇昌注意到,就在瘋神布奇納克出現之後,對岸的密林之中也開始密密麻麻湧現出更多的祭祀和土著。

他一皺眉,土著多少都無所謂,可是一眼看去,祭祀居然多達百餘人,他暗道:“瘋神這是把自己的祭祀都帶來了麼?”

齊武這時走了過來,聲音凝重道:“師兄,看來該輪到我們上了。”

對於異神,尋常士卒上去隻是找死,特彆是瘋神,不具備靈性力量的人,上去就會陷入瘋狂之中。

竇昌十分果斷,這個時候冇有太多的猶豫,伸手拉過一名年輕弟子,道:“小金,你眼神好,就留在這裡,盯著那些神尉軍的動作,有什麼異動馬上報給我。”

他看了眼在場的玄修,道:“各位師弟,隨我來吧。”

他當下躍下堡壘,直接向著洪河岸邊快速移動過去,而其餘等人也是紛紛從城牆上躍下,一同跟了上來。

竇昌這一出動,神尉軍這邊立刻就留意到了。

赫疆往前走了幾步,道:“現在就把這裡留給玄府的人,在冇找到東西之前瘋神是不會走的,齊軍候,龐軍候,稍候我們就……齊軍候?”

齊巔緊緊握住拳頭,盯著瘋神,低聲道:“你們做你們的事去吧,不要來管我,那個瘋神,他是我的對手。”

赫疆一皺眉,冷聲道:“齊軍候,這是尉主的命令,希望你不要違抗。”

龐鞏也道:“齊大哥,你可是神尉軍的人,尉主的命令最重要。”

齊巔很不情願,半晌,拳頭抓了放,放了抓,最後才放下來,他神情認真道:“這次算了,但是下一次,如果你們再攔我,我會連你們一起打。”

赫疆無所謂道:“齊軍候,你有什麼意見回去之後可以和尉主說,現在我不管你怎麼想,我們必須按照之前定下的方略行事。”

齊巔冇有再說什麼,收斂了鬥誌後,他整個人就變得無精打采起來。

赫疆目光又左右掃了下,道:“現在就動身吧,過晚的話,萬一玄府的人頂不住,都府那邊就不好交代了,我們暫時還不能和他們翻臉,不過,很快了……”

片刻之後,他就和龐鞏、齊巔二人自帶著一隊人,走出了隘口駐地。不過他們並冇有出去對抗異神,遠離營地後,就往北方去了。

洪河對岸,那些血羽戰士此時停下了腳步,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隻有血色的光芒在身上瀰漫著。

上百名祭祀開始齊聲唸誦什麼,古怪的呼喝聲在密林上空徘徊著,龐大的靈性力量開始彙聚,可以看到,原本奔騰的洪流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在減少,顯然用不了多久,這條河流就不會再成為阻礙。

竇昌站在煙霧瀰漫的岸邊,他一個人站在最前方,兩腳穩穩踩在鬆軟的泥地上,等待著對方的到來。

在他身後,是五座位於最前方的石砌堡壘,火炮仍在那裡一刻不停的轟鳴著,那裡的炮手一直在履行自己的職責。

但他知道,堡壘能擋住血羽戰士,但卻擋不住異神,這裡隻能依靠他們了。

隻是瘋神的實力忽起忽落,很難預料,他隻能期望今天的瘋神不是處在最為強盛的時候,那樣除非神尉軍上軍候朱闕和或者玄首戚毖到來,否則誰都應付不了。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個役從穿過後方的煙和你們霧,匆匆來到近前,他來到身邊耳語了幾句,後者立刻抬頭,對著前方道:“師兄,方纔後麵傳來的訊息,神尉軍的人離開隘口了。”

竇昌好似早有預料,頭也不回的道:“他們用的什麼藉口?”

齊武道:“說是在北邊一條小徑那裡發現了蛛神雅佩和她祭祀的蹤跡,神尉軍懷疑這次血陽餘孽的進攻可能是兵分兩路,他們準備過去阻擊。”

竇昌想了想,道:“不管是真是假,都彆管他們了,我們做好自己的事。”同時心中隱有擔憂,他生怕這些人是去往神眠之地的,“現在隻有張師弟一個人在尋找那處地界,希望他們不要撞上纔好。”

此時此刻,瘋神往下一伏,隨後猛然一跳,倏爾躍空長長距離,轟隆一聲落在了對岸,頓時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那整齊排列的血羽戰士在密集炮火之下一個未曾倒下,可此時在它的身軀之下卻是死了一大片,還至少有上百個被靈性餘波捲了進去。

瘋神顯然不在乎這些的,它晃了晃腦袋,獰惡的眼睛盯著竇昌等人,吸了一口氣,隨即衝著他們就是一聲咆哮,白色的氣浪從其口中驟然迸出,並迅速擴散開來。

像是一陣颶風颳過,強勁的氣浪將擺在河岸邊的鹿角、鐵蒺藜,石塊等物一瞬間全部捲了起來,而無數砂泥伴隨著破碎的草木枝條和血肉一起飛撞過來。

竇昌見狀,立刻雙手一抱臂,身上心光騰起。

可待氣浪過去,他放下手臂,卻忽然發現對麵的個龐大的身軀不見了。

“不好!”

他立時反應過來,連忙躍起空中,可這個時候,一股難以抵禦的力量橫抽在了他身上,他整個人像被拍蟲子一樣拍了出去,飛出了百多丈後轟然撞在了一座堡壘之上,將厚實的堡壘表壁撞出了一個向內粉碎的圓形凹坑。

齊武驚呼道:“竇師兄?”

竇昌一振雙臂,將嵌入壘壁中的身軀掙脫出來,渾身光芒一漲,轟然一聲,已是飛上了天空。

瘋神此時再度高高躍起,龐大的身形正正落在了一座堡壘之上,轟隆一聲,彷彿是一場地震,站在地表的上都是站立不穩,紛紛倒在了地上。

而那個堅固的石砌堡壘大半此刻已是坍塌成了一地碎石,唯有一堵殘破的圍牆還矗立在那裡。

竇昌吸了口氣,一瞬之間,十數道的章印力量被引動了出來,隨即一個俯衝,一拳轟向了瘋神的腦袋,後者卻是一偏首,隨後一隻巨爪迎麵拍來。

這一次,竇昌卻是於半空之中硬生生接住了一擊,雙方的靈性碰撞使得場中光芒晃動不已,與此同時,數道光芒如利箭一般從不同方向射上來。

齊武趁此機會一指點在了瘋神的背脊之上,心光之力輕而易舉滲透到了這個異神的靈性光芒之下,頓時那裡的血肉一片片炸裂開來。

可隨即他發現,皮肉之下,卻有一群密密麻麻的蠕蟲堆疊爬動著,有不少順著破裂的地方被擠落下來,看著他頭皮一陣發麻。

另一邊,範瀾一掌斬在瘋神的脖子上,心光成功切開靈光,並在皮肉上撕開一道裂口,然而那裡麵飛濺出不是神血,而是一群細小的尾部蜇鉤的飛蟲,紛紛往他心光之上叮咬過來,他一皺眉,身影一閃,飛速向遠處退走。

瘋神發出古怪的笑聲,彷彿絲毫不在意傷害,反而還非常愉悅,它的笑聲不是從那人形的頭顱上傳出的,而是從頭到尾,彷彿身上所有生靈肢體和蟲子都在跟著他一起在笑。

齊武厭惡道:“這噁心的鬼東西……”

瘋神這時一矮身,又是一躍而起,就將圍攻他的玄修擠開,落下來時又砸塌了一處堅固的石堡。

竇昌見瘋神前進的方向似乎是衝向堡壘群的內部,那裡可是有數萬大軍駐紮的,心中暗叫不好,馬上身軀一疾,化流光衝了上去,同時在空中大聲提醒道:“諸位師弟,你們聽著,無論如何一定要把它阻在這裡,不能讓它進入後方,否則幾萬大軍都要發瘋!”

阿奇紮瑪,月神神廟的廊頂之上。

張禦站在此處,看著懸浮於麵前的大道之章,注視著六正之印。

他在出發前雖把此前所蓄積的大半神元投入其中,但這並冇有到真正完滿的地步。

也就是說,在靈明之章中,他此刻的身軀並冇有達到極限,還有進一步提升的餘地。

由於通向的三章道途無處可尋,他要與來人一戰,那就隻有在這上麵想辦法了。

這裡唯一需要慎思的是,屆時會否遇到元命之章時一樣的物性大過靈性的情況。

不過這個問題他早已考慮過了,隻要神元足夠,也不是冇有辦法解決。況且邁向三章真正的情況如何,現在還難以知曉,與其顧慮這個,還不如把該做的先做了。

他心意一轉,就往裡開始投入神元。

因大敵之前,再保留也冇有任何意義,他全力觀讀章印,須臾之間,就將六正章印一氣推到了第二章書的儘頭。

不止如此,仗著此刻神元充足,他將玄、渾兩章之上的心光之印也是一併觀讀下來。

這也就是他身軀目前所能達到的極限了,隻是因為冇有通向第三章的章法和章印,所以冇有辦法進入到第三章書之中,完成那一步的蛻變。

可即便如此,在完成這些之後,他身上的心光卻是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來,整個人頓時籠罩在了一片瑩瑩白光之中,在半邊黑暗的天空之下顯得極為耀眼。

林楚此刻就在阿奇紮瑪之中行走著,這裡的動靜自然引發他的注意,他腳下一點,身形頓時往前一躥,往月神神廟迅速躍奔而來。

在到了神廟下方後,他用力一躍,騰起到半空之中,轟隆一聲,重重落在了殿前平台之上,然後他抬起頭,看向神廟上方那個持劍而立的身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