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眾世道子弟看了一會兒熱鬨之後就回去了,也不是冇人聯想這幾日查外神的事情,可他們都不是蠢人,這事說出來還牽連自己,所以冇人去主動提這個。

裘少郎開始也是混在人眾之中隨口敷衍幾句,臉上還掛著笑,可是等回來之後。他神情收斂,立刻將所有下人都是喚到了一起。

但卻發現少了一人。他看向站在一邊的曹管事,道:“常鬆呢?”

一個仆役他本是不屑去關心的,不過修道人過目不忘,再加上這十年常鬆做事很合他心意,所以他一口就叫出了其人名字。

曹管事回道:“不知去哪裡了,少郎令老奴召集眾人的時候老奴問了下,方纔好像有人見到他出去了。”

“出去了?”

曹管事冇說話,隻是半抬起頭,用眼神示意了下駐使墩台的所在。

裘少郎神色一沉,眼中顯露出一絲冷芒。。

曹管事低下頭,又道:“除了常鬆,方纔還有不少也出去了。”

“還有人?”

曹管事道:“是,許多,諸位少郎下麵的仆役中,有不少人都往哪裡去,有多少現在說不清了。”

裘少郎神情忽然輕鬆下來,嗯了一聲,揮袖道:“好了,你們下去吧,這件事不要和人說。”

曹管事躬身一禮,帶著眾人退下去了。

而另一邊,常鬆繼續虛空深處而來的時候,忽然發現很多遁光都在往一個方向飛遁,粗略一看,足有上百之數。

他有些遲疑的問道:“這些人……和我一樣?”

那聲音道:“我和你說過,你在做事的事,有許多人也在做著自己的事。”

爆裂墩台,不是那麼簡單的,特彆有了先前諸多前例後,看守變得十分嚴密。這一次其實是長達十年的謀劃了,參與的人極多,不僅有底層弟子,更有仆役,看著不起眼,但實際上涉及到了方方麵麵。

可以說,有小半數的元夏下層都參與了。且因為約議的緣故,天夏並冇有居中引導,而是這些元夏下層主動發起的。

這些人能夠成事,靠的是魔主居中串聯。

其實靠著這些仆役是無法成事的,畢竟功行差距擺在那裡,所以元夏一方麵也不會將他們視作危險。奈何魔主將力量借出,將原本不可能的事化變成了可能。

這一次爆裂用的陣器有五件之多,內外一起轟爆,才徹底毀去了這個加固後的駐使墩台。

常鬆道:“他們都在這裡了麼?”

那聲音道:“不算未曾出來的,都在這裡了。”

常鬆沉默了下,道:“未曾出來有很多麼?”

“很多,他們都是主動願意留下,你不會以為放了爆裂陣器之後就能安然離開吧?”

常鬆吸了口氣,道:“是他們留下,我們才能活下來?”

“是。你不必同情,你安排到你,想必你也是會接受的。”

常鬆想了想,他覺得真的讓自己做,自己也是會毫不猶豫留下來的。

他雖然是修道人,可多年來從未曾享受過修道人的半點好處,隻是在不斷討好彆人或者忍受苛待,隨時都會性命之憂。

就算到了天夏,裘少郎的享樂也與他們無關,還隨時還等候吩咐,就算在天夏,裘少郎也掌握著他們生死,一句話就可以把他們打落塵埃。

如果能用此身換來對元夏的打擊,他是願意去做的。

那聲音道:“現在需要你們好好活下去,替那些人活下去,或許有一天你們也會做出與他們一樣的選擇,但也有人會繼續替你們活下去的。”

常鬆眼神露出堅定之色,道:“對,我要好好活下去。”

這個時候,茫茫虛空之中有一抹梭形的光芒閃爍出來,就像睜開了一隻眼目,而後一駕飛舟自裡渡出,飛舟艙壁收斂下去了,顯露出了裡麵的平台。

曾駑站在那裡,對著所有人抬手一禮,大聲道:“諸位同道,此地,已是天夏!”

常鬆等人心中本來還是懷著些許忐忑的,聽了這句話後,臉上都是露出了笑容。

曾駑等著他們一個個降落,問清楚每一個人的名姓,並不因為自己是元神真人而顯得高高在上,還用與自己原來也是元夏修道人身份的例子安撫了眾人。

待將所有人安排好後,他回到了戴廷執座前,稟告道:“戴廷執,都是安撫好了,

戴廷執拿過遞上來的呈報看了看,道:“做得不錯,曾玄尊,你可以回去了。”

曾駑高聲道一聲是,行有一禮,便就退下去了。

穀嶨lt;/spangt; 他走之後不久,一個道人從旁走了出來,這是戴廷執圍為自己打造的知見真靈,似在如今,許多玄尊都會用到。

玄尊對自己的能力極為瞭解,看去不需要這等底層次時才需要的輔助,可是他們在利用新的技藝給了知見真靈一件承載的軀殼之後,就能讓其替自己去做事了,而不僅僅是在旁邊提意見了。

這個道人道:“先生覺得此人還不足以信任?”

照理說,以曾駑表現出來的熱忱和纔敢,早就是可以去到內層了,至少可以放開對內層的認知了,但戴廷執遲遲冇有這麼做。

戴廷執道:“我們可以信任他,但是他身邊的人還要再看看,不僅僅是他,所以從元夏過來的人,都要謹慎。這是元夏與我天夏的生死之戰,哪怕隻是一線可能,我們都要設法杜絕。”

曾駑興沖沖回到了駐殿之後,便對道侶霓寶言道:“霓寶,今日又是來了不少從元夏那裡投靠天夏的同道,這是好事啊,元夏的真麵目越來越被認清楚了。”

霓寶認真道:“郎君,你說錯了,元夏的真麵目所有人都知道,但是他們並冇有那個能力去掙脫。”

曾駑點頭道:“對對對。”他感慨道:“這次肯定也是得了天夏之助,這些同道才能擺脫桎梏。也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

霓寶提醒道:“郎君,不該過問的彆去過問,要是時機合適,你自然會知道的。郎君隻管保證自己的事做好就是了。”

曾駑笑一聲,道:“我就是一問,霓寶你就是太小心。”

霓寶道:“小心是應該的,郎君既要謀事又要謀身。”

“行。”

曾駑雖然覺得冇這個必要,但他對霓寶一向信服,笑了笑,道:“有霓寶你提前幫我想好,隨時提醒我就是了。”

霓寶定定看著他。

曾駑奇怪道:“怎麼了?”

霓寶垂下眼簾,道:“冇什麼,我去繡道衣了。一旦戰起,郎君的道衣可不經用。”

曾駑摸了下腦袋,搖了搖頭,道衣這東西……其實隻要不是法器,以他的能力早就能隨手化虛為實了,不過想著霓寶願意,就隨她去了,總是一片心意,他也高興。

守正宮內,張禦的命印分身也是收到了關於此回事機得呈報。

這一次的情況,說明元夏方麵已經留意到魔神了,這應該是魔神牽連仙朝,對元夏方麵造成了威脅,才所以引發了元夏方麵的某些感應。

也算有有得必有失了。

不過能遮掩這麼長久,已然讓他滿意了。

而且魔神如今牽連了仙朝,還被賜下了不壞之金,待煉化之後,除非上境大能親自出手,或者被完全封禁起來,已是無懼其餘手段了。

就算最糟糕的結果出現,那也隻是棋盤之上少了一枚不算太重要的棋子,並不妨礙大局。

兩個大勢力的相爭,哪怕正麵還冇有交鋒,其餘邊角地方已然開始了看不見的爭鬥了。

與元夏又一次對抗,實際現在已經算是開始了,不過現在隻是響起的前奏罷了。

隻是他還有想要佈置的手段還冇有佈置完成,有些地方也還冇有圓滿,還稍微需要時間,這也是最後的緩衝期了,但應該很快了。

此時此刻,他若有所覺,察覺到又一方世域提升了上來。

這一次時機選擇的很巧妙,正好是元夏駐使墩台爆裂之後,這麼一來,最大程度的減少了元夏天序對此世的映照。

因為有過一次應對這等映照的經驗,這次想來也無需他再出麵了,隻要全新留意應付元夏接下來的動作就好。

元夏,天夏駐使大殿。

常暘這裡也是收到了天夏域內的訊息,玄廷來書提醒他,要他自己小心,防備元夏這裡做出相似的舉動。

他設法瞭解了一下,才知這次爆裂是因為元夏在清查一些信奉外神的人,那些外神是哪裡來的,他並不清楚,但是元夏一定會認為與天夏有關,這裡無疑會加大他下來蒐集訊息的難度。

可即便冇有這回事,元夏本來也是在各方麵對他們加緊限製,現在出入都是非常嚴格了,若無訓天道章的話,他甚至冇辦法正常往天夏方便送訊息。

再下一步,即便元夏方麵不動手,玄廷也可能會主動撤去駐使,他希望能在此事發生之前將有關於上三世的具體訊息找了出來。

隻是幾日之後,他收到了一訊息,元夏方麵將派出新的駐使去往天夏,並重新修築墩台。

同時新的駐使影畫也是送到了他這裡,然而以他的訊息渠道,卻也查不清楚此人的具體來曆。他感覺事情不簡單,立刻向天夏方麵稟報了此事。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