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麵對林楚正麵進攻,他冇有選擇正麵戰鬥,而是直接在那些前人留下的孔隙留痕之中來回挪閃著。

林楚則是一直追在後麵,他每過一處,就必然發動靈性力量,將自己所見到的前人留痕全數摧毀掉,似乎他真是認為,隻要這些東西冇有了,張禦就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了。

可是他不曾發現,隨著他這樣的舉動,身上原本感受到的壓力從原來的些微一點開始變得逐漸增多了,隻是此刻身處戰鬥之中,那不斷的衝鋒和進攻讓他根本無暇去關注這些。

張禦在又是從一個留痕孔隙踏出來後,往血陽神廟的方向撇了一眼,他能夠感覺到,阿奇紮瑪之中所蘊含的神性力量開始微微有些異動了。

現在諸多神廟的上方,除了血陽之神的神符之外,還有四個神符存在,不過都是隻剩下了一點微弱的亮光了。

在林楚到來後,他本來能趁著神尉軍冇有發現他之前,先去往那些地方破壞神像,之所以冇有去做,那是因為他覺得這些神性力量然對自己有影響,那麼對林楚等人也有一定的壓製。

並且他還發現,神城裡的神性力量對自己的壓製也並非是完全恒定不變的。此前他毀滅了兩座神像,就感受到有更大的壓力投射在身上,隻是因為直接摧毀那些神符並不是他,而是那些前人所留下的力量,他至多起到了間接的作用,所以還不是十分明顯。

而現在林楚肆無忌憚的開始摧毀前人的戰鬥痕跡,那就不同了。

要知道這些留痕實際上就在神城之中鑿開的空洞,要想抹除,勢必需要更大的破壞,所以這種舉動本質上就是在轟擊阿奇紮瑪。這必然會遭到整個神城最為直接的抵抗,從而遭受比他更為嚴重的壓力。

故他之前退避,實際就是在吸引對方踏入這個陷阱之中。

從戰鬥一開始,節奏就一直在他的把握中了,這完全就是戰鬥經驗上的區彆,與力量強弱並無關係。

林楚此時見張禦一直在退避,隻是看去卻很從容,心中也是生出了一絲懷疑,不過他還想不到神城對自己的壓製上,而是認為張禦想藉機消耗自己的力量。

他冷笑一聲,這件神袍披上後,裡麵所蘊含的力量是他人無法想象的,他能清楚感覺到,就算自己接連戰鬥幾天幾夜,把整個夷平,自己都不會因此而力竭。

張禦在迴避鋒芒的同時,也一直找尋機會,吸引對方破壞留痕,是為了增加戰鬥勝算,隻是手段,不是目的,所以該進攻的時候他還是會選擇進攻的。

通過剛纔的交手,他已經可以確定,這個人縱然擁有了一身力量,可幾乎冇有任何戰鬥的技巧,也冇有經過什麼正經的訓練,完全是憑藉本能在行事。

但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現在的神尉軍,除了寥寥幾人之外,大多數人都是如此,這不同於六十年前的神尉軍,個個精通武技,就算把神袍脫了,拿起武器,也一樣具備強大的戰鬥力。

在不斷遊走退避之中,他發現林楚漸漸有些心浮氣躁起來,而且守禦也開始逐漸鬆懈。

他知道機會到了,目光之中忽有一道奇異的光芒閃過。隨後身軀驟然向前一縱,身如迅光,又一次持劍殺入了對方的內圈之中!

林楚猝不及防下與張禦眼中光芒一碰,不覺微微一暈,但很快就清醒了過來。可是這個時候,張禦已是到了近處,並且當胸一劍刺了過來,長時間對外慣性的破壞,令他此刻根本冇有防備。

這一刻,他隻能拚命收攏身上赤紅色光芒,眼睜睜的看著那一劍刺來,嗤的一聲,劍尖正中他的胸膛,霎時入肉三分。

林楚頓覺胸前一涼,他狂吼一聲,紅黃的光芒暴漲出來,拚命在那裡宣泄自己的力量,似是想將張禦直接碾碎。

張禦見此,也冇有繼續,腳下一轉,撤劍後移,他知道再怎麼樣速度快,在近距離內也是快不過心光的,所以往後的每一步都退很沉穩,身上心光全力抵禦著,所以那本是能撕碎血羽戰士的光芒,卻是讓他完全扛了下來。

而就在感覺到力量對方達到頂點的時候,轉而走向衰弱退回的時候,他冇有藉此退避,反而又是往前一個進步,再一次殺入內圈,

這一擊又是出乎林楚的預料,而且張禦時機拿捏的非常好,恰好是在前者的靈性剛剛宣泄出去的時候,這就像一口氣吐出去,尚還來不及回氣。

張禦此刻這一劍斜劈而來,落處正是林楚的頸脖,後者見狀心中一慌,趕忙往後躲避,同時雙手一抬,試圖遮掩,那劍光到了半途之中,忽然一偏,化斬為刺,又是一劍精準無比的戳在了其人原來的胸膛傷口處。

林楚悶哼一聲,倒退之時,就伸手出去,試圖抓劍,卻見那劍尖一晃,其上芒光四溢,似是又往他雙目而來,他不由自主一閉眼,雙手也是再次抬起遮掩,可這時那劍身一轉一送,劍尖前指,卻是再一次破開靈性表層,刺在了他的胸膛傷口上,這一次與前兩回不同,卻是直入內腑之中,同時尖端之上芒光一吐,直接從其背後穿了出來。

林楚發出一聲慘叫,身上靈性光芒直接化為手掌,自正麵往外一推。

這種攻擊對張禦毫無威脅,他側步一讓,避到了右側,同時雙手持劍,借力旋身一斬,衣袂飄拂之中,一劍斬在了林楚肩頭之上,這一擊勢大力沉,劍刃直接冇入進去,林楚又是一聲痛吼,可強烈的求生欲逼出了他的潛力,一道又一道的靈性之掌自身上推了出來,不像之前那麼巨大,可卻封堵住了自身周圍所有的空間。

張禦在格擋閃避了幾次之後,見那靈性光芒的範圍已是越來越大,知道此時已無機會了,腳下一點,往後退去。

他在重新站穩之後,抬頭看了一眼林楚,見其在光芒之中又慢慢站了起來,方纔胸膛和肩膀上的傷勢在逐漸恢複之中。

他心念一轉,看來對方神袍帶來的不止是力量,連恢複力也是一樣強大,這完全可以當成一個異神來看待了。

林楚身上的靈性光芒一轉,依舊變化為了一隻隻手臂,不過卻不似原來那般巨大,隻是正好夠圍繞在自己身周圍。

顯然其人這時也是意識到,之前那些巨掌巨拳可謂華而不實,除了能營造出更大的聲勢外,根本無法給張禦帶來什麼威脅,所以改變了策略,格外加強了近距離的鬥戰能力。

他死死盯著張禦,待得身上再也感受不到半點疼痛之後,他怒吼一聲,不再遠遠攻擊,而是直接衝了上來,身後那一隻隻靈性光芒彙聚的拳頭拖出一道道光線,先一步往前方衝砸過來。

張禦側開躲避,不過林楚這一次學乖了,在進攻之時,對於側背的守禦又冇有放鬆,幾隻光手遠遠擋在外麵,不讓他的劍刃觸及自己。

不過林楚放棄了遠攻,也是給了他在外活動的空間,再加上他本來快上一線的速度,對他的威脅可謂大大降低,所以這裡既有利也有弊。

在又交換了幾個回合之後,林楚也是發現了這個缺陷,便試著把遠攻和近攻結合起來鬥戰。

可這裡需要一定技巧和控製力,他顯然不具備這個能力,還在其中多次暴露出破綻,在又捱了張禦幾劍之後,他也是老實了,放棄了這方麵的想法,一心一意維持看起來最為穩妥的近戰優勢。

兩人在神城之中不停移動著,所過之處,神廟和建築紛紛破碎倒塌,而靈性力量的碰撞也導致光芒忽明忽暗,時不時還傳出隆隆震動之聲。

隨著戰鬥深入,張禦對林楚的習慣是越來越瞭解,往往後者一出手,就能預判到其人的動作。

可這個時候,他也是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他雖然仗著豐富的戰鬥經驗,能夠壓製對手,可因為未曾踏入第三章書,力量終究是有上限的,他現在所具備的心光不足以一擊殺死對手。

這樣下去,永遠殺不了林楚,至多遏製對方的攻勢,下來明顯就是雙方進入比拚靈性消耗的節奏中了。

雖然他現在仍是心光充沛,可是林楚繼承的神袍所具備的力量應該在之上,對比他而言,其無疑擁有更多的力量用來揮霍。

所以戰局拖延長久的話,必然是對他不利的。

他於心中深思片刻,看了看手中的夏劍,暗下決心道:“看來隻能試一試那個辦法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