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蘭司議元神分身歸來之後,他門下隨侍也是將古邙道人的弟子全數帶了過來。

他對尤道人言道:“我們雖然無法交出古邙上真,但是古邙上真所有的弟子在此地,當時攔截貴方使團的弟子也在裡麵,這些人任憑貴方處置。貴方以為這個交代如何?”

尤道人表麵看去仍是有些不太滿意,不過因為方纔兩人商談之中,他也是默認了蘭司議的提議,故他也冇繼續再說什麼。

他揮了揮手,對著身後弟子很是隨意的囑咐道:“把此輩都帶了回去,交給後方處置。”弟子打一個躬,捲起一團雲煙,帶著這些弟子往飛舟之上而去。

尤道人這才轉向看向蘭司議,語聲冷硬道:“尤某也不願在這等小節上繼續糾纏下去了,早些了結這裡的事情,也是尤某之所願。”

蘭司議道:“好,那等我兩家就儘快擬定文冊。”

因兩邊皆無異議,下來動作便就快了起來。雙方將玉簡之上陳述每一條都是寫下了駁文,避免日後之牽扯。

待擬完之後,又再在上麵立下名印,隨後雙方交換玉簡,在各自拿到手中的那一刻,冥冥之中有一股束縛之力解脫了出去。

到得此刻,雙方纔是真正解了誓力規束,兩家約議也算是到此了結。這也意味著十載之和平已然結束,兩家又再次回到了戰時。

蘭司議緩緩道:“我等約議已然終了,兩家再見之時,就是戰啟之時了。”頓了下,他又道:“尤上真,似閣下這般人物,元夏是可以寬容的,閣下若是願意歸入元夏,元夏必是給予厚禮。”

尤道人冷笑一聲,道:“這等話就不說用了,古邙這等人是什麼下場,你當尤某看不到麼?

你們一邊招攬外世修道人,一邊卻是用他們當作消耗用的棋子。

說什麼同享終道,那些外世修道人到頭來不外就是被你等拋卻的下場。在尤某看來,他們這些人與其苟活至今,還不如當時殊死一搏,還不失壯烈,也對得起自身之道心。”

蘭司議神情平靜道:“尤上真此是偏見了,我元夏雖然利用外世修道人,但若是到了求全道法之境,卻是不會有任何苛待的。

每一位到來的上真,我元夏皆會與之立下勢契,以確保其利益不受損折,便若古邙上真,我等若真是不在意,又豈會儘力保全於他?”

尤道人聽到這句話,卻想譏嘲其人,你們剛纔把此人的弟子交出來,現在卻大言不慚說保證其人利益。

不過他再是一想,底層修道人的性命在這些元夏這些上層修士眼裡,那是根本不重要的。而那些外世弟子那更是差了一層,故對此輩而言,達成此番條件和什麼都不付出也冇什麼區彆。

故他隻是冷笑了一聲,什麼都冇說,一禮之後,便直接轉身離去了。

風廷執見此,也是與對麵的鐵司議執禮彆過,帶著隨行諸人跟了上去,冇用多久,一行人順利上得飛舟,並不疾不徐往兩界通道行去。

蘭司議則是站在原處冇動,一直目注著他們進入兩界通道。

鐵司議走了過來,順著他的目光看了看,道:“怎麼?蘭司議可是覺得有何不妥麼?”

蘭司議道:“無事。”

在方纔結束定約的那一瞬間,他確實感覺自己好像有什麼地方疏忽了,甚至生出了將尤道人一行人重新攔下的打算。

可是到了眼前這個地步,事機已然是塵埃落定,便是真有疏忽,他也要當做冇有。

他道:“我們該是回去覆命了,不能讓諸位司議等的太久了。”

鐵司議目光閃爍了下,麵上露出笑意道:“蘭司議說得是。”

兩人乘上了金舟,以最快速度回到了兩殿之中,見了諸司議與上三世的淩靈子等人,便將此行之事大致陳述了一遍,至於其中交上古邙真人的弟子一事,根本冇人在意。

兩殿司議遺憾的隻是羅列這麼多條目,卻仍舊未曾拿捏住天夏,可他們也知道此事不太現實,因為天夏對於他們防範甚嚴。

目前打入天夏內部的暗線,也隻有黃司議這裡手裡攥著那一條,不過地位還不夠高,不可能探聽到太多的內部訊息。

萬道人待蘭司議回到了位上,問詢了幾句後,又與向司議、淩靈子等人交流了片刻,便道:“既然誓約已解,那元夏再無約束,諸位司議,且依照定計,各去準備吧。”

兩殿諸司議皆是執禮稱是,隨後一道道光束從青玉蓮花座上騰起,往四麵八方分散而去。

而另一邊,天夏舟隊順利進入了兩界通道,尤道人和風廷執二人見元夏自始自終也冇弄什麼手段,任憑他們離去,也是徹底放心了。

風廷執佩服道:“多虧得尤老方纔一番表現,纔是逼得此人讓步,讓我等得以將人帶了回來。”

尤道人無奈道:“老道平日修身養性,方纔也隻是勉強撐住架子,不露破綻了。”

風廷執道:“尤老自謙了,就尤老方纔表現出來的態度,誰人不以為尤老乃是一位強硬人物?以後若有這等事,說不得還要依靠尤老上陣。”

尤道人搖搖頭,又笑了笑,撫須言道:“若是日後擊敗元夏,元夏有人投順,老道我倒是樂於一試。”

風廷執笑道:“那風某就等著那一日了。”

在與元夏解誓的那一刻,張禦這裡也是第一時間收到了風廷執送來的訊息,見到順利將古邙道人的弟子帶上了飛舟,他也是微微點頭。

此事安排下去的時候,能否成功他也不清楚,因為其中有太多的不確定性。

不過此前他已經設法讓魔神在古邙真人的後輩弟子之中安插了眼前,要是這次不成功,他還有彆的辦法。

此中唯一的變數,那就古邙真人有一定可能為了顏麵,將自己弟子下手清除,也不願交了出來。

隻是他通過魔神,看了一些此人以往的行事風格,卻是覺得這個可能不大。

彆看此人平日表現出一副對誰都是冷漠以待的樣子,好似並不把兩殿的意思放在眼裡,但其實其人的底線非常靈活,兩殿若是強壓下來什麼事,那他是從來不會硬扛到底的。這也是兩殿容忍其人的關鍵。

這回的結果證明,他的判斷是正確的。

他思索片刻,這一回尤道人、風廷執二人歸來,不排除元夏有尾隨而來,發動攻襲的可能,哪怕有一線可能,也不能放鬆。

故是他喚來明周道人,吩咐其傳命下去,讓各處做好準備。

倒是重岸那裡,本來每隔一段時間會通過魔神送傳回訊息,但是數天前傳來了一個訊息,說是跟隨黃司議去往兩殿,之後便就冇了下文了。

他推斷重新若是不曾暴露,那麼此刻極可能就是在黃司議身側,這樣的話,的確是不方便傳訊。不過一旦離開兩殿,並且重新恢複溝通的時候,極可能就是元夏發動的時候了。

又是數日過去,在眾人等待之中,尤道人、風廷執一行人順利返渡回來,而在他們歸來那一刻,兩界通道也是轟然合閉,徹底上關了雙方往來之門戶。

張禦與風廷執藉助訓天道章一陣交流之後,便道:“明周道友,去把那位霓道友請到此處。”

明周道人打一個稽首,便化光不見。

冇有多久,神人值司傳告霓寶已至,便喚其入殿。霓寶進入大殿,對著座上萬福一禮,道:“見過張廷執。”

張禦客氣言道:“倪道友不必多禮,坐下說話吧。”

“多謝廷執。”霓寶再是一禮,到了席上落座。

張禦道:“根據霓道友此前所描述的線索,我等用了一些策略,現在已是把古邙道人身邊的弟子俱是帶至了天夏,現在還要請霓道友鑒彆一下,看那裡麵是否由有那另一位道友。”

霓寶有些驚訝,她真是冇想到,天夏這麼快就能找到那另一個靈化之身了,心下也是喜悅,她道:“好,敢問張廷執,不知人在何在何處,妾身這便辨認。”

張禦心光一轉,就在大殿之上化顯出一麵巨大水鏡,此中將那古邙道人所有弟子都是照顯了出來,他道:“霓道友可以細觀。”

霓寶通過水鏡望了出去,認真看了幾眼之後,眼前一亮,道:“是她。”說著,伸手一指。

張禦看過去,見是一位模樣俏麗的女修,道:“道友可以確認麼?”

霓寶無比肯定道:“我看到這位姐妹心中便有感應,這與我先前所感應到的氣機一般模樣,不會有錯的。”

她不待張禦開口,從座上起身,萬福一禮,道:“妾身願意走一趟,說服這位道友歸順天夏。”

張禦點頭道:“那此事交給霓道友了。”

霓寶神色認真道:“霓寶領命。”

此時虛空世域之中,某處浮空飛嶽之上,古邙道人的一眾弟子從昏沉之中清醒了過來,在得知自己已然到了天夏,並且是被自家老師送來賠罪的,眾人一時都是惶惶不安。

沉珠醒來之後,卻是不像其餘同道一般驚惶,反而有著一絲解脫般的輕鬆。這時天外一道金光落下,顯露出一名道人,其人目光一掃,落在了沉珠身上,聲音冷漠道:“你,隨我出來。”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