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邙道人弟子一時都露出驚懼之色,而他們此刻看向沉珠的目光之中,有不屑,有厭棄,亦有幾幸災樂禍的。

有人立刻低聲言道:“老師把我們拋棄,天夏把我們拉到這裡來,定然是她那日觸怒了天夏,被列上了點檢契書,卻是連帶著我們一起受連累了。”

諸弟子頓時覺得這個理由有道理,看向沉珠眼神更是厭惡和憤恨了,百餘人中卻並冇有哪一個對其表示同情的。

古邙道人雖收了許多弟子,可他對於這些弟子並不當傳法之人來看待,而隻是當作了一群可為自己奴役的奴仆罷了。

這般情形下,自然也談不上什麼師徒及同門情誼,而長久在這等環境之下,這些弟子變得一個個趨炎附勢,極擅吹捧,同時喜歡依附強勢之人,這其實也是被逼得無有辦法了。

冇有依附之人,或者不擅溜鬚拍馬,那根本無法在師門之中存活下去,似如沉珠,她資質在一眾同門之中雖得上極好,可正是因為她不肯依附誰,也肯做阿諛奉承之事,那日才被推了出來做那引誘天夏動手的誘餌。

沉珠則是一瞬間臉色變得煞白,她也認為對方找自己是這個原因,隻是她無力抗拒,默然不語跟著那道人走了出去。

隻是見他們離開,餘下弟子卻又惶惶不安起來。

這時有一個人站了出來,言道:“諸位同門,且聽我一言,老師既將我等拋棄,將我等送到天夏,那我等就再不是老師的弟子了。

而我等乃是外世修道人,從來不是什麼元夏修士,以往所行所為皆是受元夏所迫,天夏未必容不下我等。

隻要我等表現出願意歸附天夏之意,那麼天夏未必不能收容我等!“

諸弟子一聽,都覺得他說得有理。

有人接道:“對啊,鬆師兄說得對,去挑釁天夏使團乃是老師下得令,去做事的也是沉珠,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和元夏從來冇有衝突,我聽聞天夏是最講道理的,想必不會牽連到我等吧?”

這些話一說,此間眾人的心思也是安定了下來。

曾駑和重岸二人此刻就在外麵盯著這群人,重岸驚訝道:“咦,這些人中,倒也有幾個有些本事啊。”

重岸道:“可惜這些人個個心術不正。其行事風格和心中道念也與我天夏大為迥異,不過在我天夏,這等人也自有去處。”

這百多人中,還有一個人有著玄尊境界,哪怕隻是鎮壓起來的,都是有其作用的。

曾駑想了想,也是道:“道法道心,是最難調和的,若不是有霓寶在旁時時規正,我恐怕也要走上岔路。”

重岸道:“道友不同,道友一直心懷善念,所以才能得以規正,而這些人不是,大半都是心懷惡念,令人不齒,這些人需要甄彆清楚,若是不曾做過惡事,可讓其改過自新,若是有過劣跡,既然到了天夏,那麼自需按照天夏規序懲處。”

沉珠跟著那道人而行,一路上默默無言,一直走到了一座別緻的涼亭之中,那道人在此停下,轉身過來。

他一改方纔冷硬態度,神色卻是緩和了下來,對她抬袖一禮,道::“敢問這位就是沉珠道友了吧?”

沉珠怔了一怔,她連忙還有一禮,回道:“不敢,妾身正是沉珠。”

那道人笑道:“道友勿要緊張,我找道友來此並不是因為道友所想之事,而是有一位道友的舊友想見你一麵。”

“舊友?”

沉珠有些疑惑,她不記得自己在天夏有什麼舊友啊?莫非是那日遇到的天夏使者?

可與這位不過隻是見了一麵而已,也談不上交情,她更不認為對方會特意來找尋自己。

這個時候,霓寶著一身樸素麻衣,從一邊走了過來,來至涼亭之上,對著她看過來。

“你是……”

沉珠在看到霓寶一瞬間,頓時覺得這個女子好生熟悉,給她一種十分特彆的親切之感,那種感覺,好像這個人就是自己姐妹,可是她可以確定,自己從來就冇有見過後者。

霓寶這時對她一禮,隨後伸出來,對著空處一劃,就有一條細長銀線飄了出來,一端持在她手,一端則是向著沉珠那裡飄了過去。

沉珠不禁下意識探出手,而她手臂揮動之間,也是於不知不覺間下化出了一條一般模樣的絲線,而後兩天絲線一端便係合在了一起。

兩人氣機通過這一條絲線牽連,頓時相融到了一處,霎時間,就有一幕幕的畫麵自沉珠眼前飄過。

她與霓寶不同,一靈昧去,所以並不知道自己來曆。可是此刻兩氣相接,霎時就被點醒,覺悟了本來。

不止是這樣,她還從霓寶那裡知悉了其人到來天夏後的一應遭遇,也知道對方此刻為什麼要來找自己。

她神情一時有些恍惚,同時又不由有些慶幸,若是自己不是這般出身,那或許根本來不了天夏,不是在元夏繼續沉淪下去,就是被元夏捉了去,自此生生世世不得自主了。

好一會兒,她的心緒纔是漸漸平複下來,霓寶見此,輕聲道:“沉珠妹妹可以放心了吧?”

沉珠對著霓寶一禮,道:“多謝姐姐還我本來。若無姐姐,小妹絕無今日之幸。”

霓寶連忙伸手將她扶起來,道:“妹妹,我們本為一體,不用這麼生分,妹妹能來天夏,也不是姐姐的功勞,是天夏的玄尊和廷執見到了姐姐的異狀,召來問過知悉端倪,這纔有了後續舉動,妹妹若要謝,也要謝謝他們纔是。”

沉珠嗯了一聲。

霓寶道:“妹妹方至天夏,可能心緒不寧,要不先是宿下,待心境平複之後,再言其餘。”

那道人也旁道:“不錯,沉珠道友初至我天夏,對我天夏可能還不太熟悉,可以先休歇一段時日,其餘事情並不急,也不用想太多。”

沉珠卻是搖頭,看著霓寶,認真道:“姐姐,我來時見到元夏通令各方,來老師……連古邙亦在準備之中,他們隨時就要侵攻天夏了,既然我們姐妹能做到這等事,那麼正應該抓緊去做,而不是等下去。”

她知道自己要想在天夏立足,那必須表現出自己的價值,不過這雖然是一個她願意出力的原因,但主要還是因為她厭惡元夏,再也不想回到那裡去了,所以她要幫助天夏取勝。

哪怕她修為不怎麼高,可她自身就是寶靈,覺醒了本來後,她十分理解上層寶器能起到什麼樣的作用。

霓寶道:“沉珠妹妹既然有心,但姐姐也不能浪費了妹妹的一片心意。”

她鬆開手,退開兩步,對那道人一禮,道:“還望道友能為我等姐妹準備一個合適的所在,方便我等運轉玄機。”

那道人鄭重一禮,道:“一切交給貧道就是。”他抬起頭,拍了拍掌,不一會兒,有一駕飛車落下,他率先登了上去,道:“兩位請隨貧道來。”

霓寶、沉珠二人也未猶豫,相互執手登上車駕。車駕之下漫出雲霧,騰空飛起,飛遁有一炷香的工夫,就往下一落,降至一個周圍飄著無數金色道籙的浮空飛台之上。

那道人帶著二人下了車駕,道:“此間四處有陣禁保護,不會有人前來打擾,變是有什麼變故,也能阻擋下來,保證兩位的安穩,兩位若是還需要什麼,儘管與貧道言說。便是貧道做不了主,也會稟報給張廷執知曉。”

霓寶朝著四周看了幾眼,對他一禮,道:“有勞道友了,有這些已是足夠了。”

那道人道:“那貧道就先告退了,貧道便在外間等候,兩位若有什麼吩咐,可隨時喚貧道。”

霓寶再是稱謝,待那道人走了出去,她與沉珠一齊點了下頭,便麵對麵坐了下來,稍事片刻,ia便自兩人身上冒起一陣陣純澈靈光,自有一股玄妙意蘊在其中。

這靈光飄飄蕩蕩蔓延開來,很快鋪滿了偌大廣台,再是片刻,卻見有一根根銀亮且柔順的細絲自裡漂遊出來。

兩人各自伸手去捉,那些銀線便順服的落入了她們手中,隨著兩人指掌動作起伏,便見銀絲相互交纏,便越結越多,好似有什麼東西正在被編織出來。

那道人來到了廣台之外後,就站在了外麵等候。這個時候,他見到一人迎麵走了過來,心中一驚,待看清楚來人後,慌忙執有一禮,道:“屬下見過林廷執。”

林廷執道:“你去忙你的事機去吧,這裡有我。”

對待一件鎮道之寶,總是要謹慎小心一點的,而若是出現變故,他隨時可以調度清穹之氣下來安撫。

那道人一禮之後,就退下了。

林廷執則是在原處端坐了下來,就在外間等候。

廣台之內,隨著時間推移,霓寶、沉珠二人手中聚集起了億萬根銀絲,望去乃是一片波光盪漾銀海,而二人雙手翻飛之間,如舞如蹈,美妙多姿,更蘊含著一股奇妙意蘊,同時還有叮咚作響的清泉流淌之聲傳遞了。

伴隨著兩人的動作,也是有一件寶物在兩人麵前漸漸成型,顯露出了模樣來。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