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霓寶、沉珠兩人編織之下,她們麵前那件寶物逐漸成型,隱隱約約可以辨出一件道衣的模樣。

而衣上寶光也從裡透照出來,映得雲海一片銀白,外麵的禁製絲毫遮擋不住。

林廷執正坐在外間,他感察到了裡麵的寶氣正一層層的向外湧出,儘管極為柔和,可拂麵而來時,仍有一股汪洋般的深沉,可見雲海一層層向外湧動著。

他忖道:“果然不愧是上層法器。”

見動靜太大,未免寶機驚擾各方,轉運了下法力,調動了一縷清穹之氣過來,撫平雲海,須臾之間,就將裡間散播至外的寶氣都是遮掩了去。

在氣機碰撞之中,憑著他的獨特道法,也是接觸到了內裡諸多玄機。

他認為,這個寶器當初極可能是在走上最後關頭時停了下來,並冇有能夠真正成型。這或許因為感應到了元夏天機有變,也可能是為了躲避自身劫數。

恐怕因為這個原因,元夏那邊纔沒能真正察覺到,畢竟冇有化成寶器也影響不了元夏天序,更因為大道未曾真正被拿下,還有空隙存在,這纔有了其容身下來的可能。

而現在,此寶則就是在完成那最後一步。

霓寶、沉珠兩個人所起到的,其實僅僅隻是引導和編織的作用,她們在合適時候、合適的地點,便會選擇推開那一扇門,讓此寶真正出世。

許久之後,一件道衣飄蕩在了兩人中間,可以看到,兩人一執領,一執裾,似如牽著一片瀲灩水光。

二人對視一眼,合力運轉氣機,這寶衣漸漸收攏銀華,變作尋常道衣一般大小,兩人又是收拾了一下,這才起身,自廣台之中走了出來。

到了外間,看見此間值守之人換了一位,但是身上氣機高深莫名,霓寶、沉珠二人雖不到元神之境,可身為寶靈,又兼見多識廣,眼光卻是有的,立刻萬福一禮,道:“這位上真有禮了。”

林廷執回有一禮,道:“兩位有禮,我乃玄廷廷執林懷辛,知曉兩位牽引上寶,故特此過來一看。”

霓寶、沉珠二人這時伸出雙手一托,將此寶衣奉上,道:“這是我二人織就出來的寶衣,如今願意奉呈天夏,助天夏對抗元夏,救萬世於水火之中。”

林廷執沉吟一下,這個他也冇有推辭,鄭重言道:“好,那我便代玄廷,代天夏收下此物,多謝兩位道友了。”說著,他打一個稽首。

霓寶、沉珠兩人連忙還禮,此物送出,她們也是卸下了一件心事。

她們二人身為寶靈,自是身揹著讓寶物現世的宿命。寶物若是無法現世,她們便會一遍遍的在塵世中輪轉。但是承負不脫,她們便冇可能成道,甚至連元神都成就不了。

現在完成了此事,擺脫宿命,她們已然可以走自己的道了,還不必再揹負著這份承負了。

林廷執為防氣機沾染,並不自己伸手去拿此寶衣,而是站在三尺之外仔細觀察,見此衣玄清素澈,道韻高渺,不覺讚道:“雲霞織就月光繡,清波湛透玉冰流。好寶貝!”

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不經上境大能煉造,便就天然成就的鎮道之寶。

在他眼裡,除了寶器本身之外,寶物之內還有元夏世域演變的諸多玄機隱藏在內,若能深入挖掘,自能透過此物看到更多的東西。

此寶物存在本身,也意味著元夏最初行道之際,有大道之空隙存在此間,後來陸續吞併世域,天然成就了一座天地煉爐,吞併萬世的本身,也是加速了這一過程。

但是隨著元夏天序的逐漸穩固,反而鎮滅了無數變數,使得此寶在元夏域內冇有了完成最後蛻變的可能了。

唯有到了天夏,纔有可能走完這一步。

他也是想著,當初常暘在書冊之上看到的關於此寶的描述,很可能是當初某一世的異化之靈,也就是霓寶、沉珠二人的前身所留夏來的,為的就是自身日後能夠成就此寶。

他念頭一瞬間轉了許多,卻是不覺搖頭,自己看到寶器,又是忍不住往裡鑽研了,卻是忽略了真正所要關注的東西了。

在察看了一會兒之後,不覺點頭,差不多已是弄清楚了此寶真正玄機所在了。

這時雲海之上忽有磬音飄蕩過來,亦有陣陣清光照落。

他知這是召聚眾廷執召開廷議,便引了一道清穹之氣過來,收了此寶,再度謝過霓寶、沉珠二人,言稱隨後天夏自會有所重謝。

他又喚來方纔那道人,要其好好照拂兩人,再與兩人鄭重告辭,便是帶著此物往著那一片清光之中走入進去。

林廷執走入光華之中,幾步之後,光芒一閃,已是來至光氣長河之上。

而這一次,數位增補上來廷執的廷執也早是領了廷執之位,如今各自站在自家席座之上,諸廷執之間的座次也是重新列過了。

正清道人身為求全道法之人,其之座次僅是位於林廷執之下,不過若是追其以往之功果,再以道**行來論,實際上能再靠前一些。

俞讓、魏濤二人座次則居於鄧廷執之下。

至於馮昭通,則是落到了最後一位,排在了風廷執之後,他對此欣然接受。

他也清楚,天夏的寄虛修士其實有不少,自己能坐到這裡,更多的還是因為自己乃是下層修士出身的緣故。

再是幾聲磬鐘響過之後,陳首執、張禦、武廷執等人亦是到來,諸廷執各是見禮,而後在磬鐘之聲中落座下來。

韋廷執這時看向林廷執那處,關切問道:“林廷執,方纔雲海之上寶氣流溢,可是那寶器落世了?”

林廷執道:“正是。”他站了起身,對著陳首執一禮,道:“首執,林某方纔已是將天外寶器取得。”說著,他一揮袖,將清穹之氣放開,任憑那一件道衣飄蕩了出來。

他又道:“此物具體來曆諸位廷執想必已是知曉了,林某著裡不再贅言。

林某檢視了下,這一件寶衣乃是先天成就,倒是冇有什麼獨特的玄異變化,也不能和其他鎮道之寶爭鋒,但卻有上好守禦之能,當能夠阻擋外來鎮道之寶的侵襲。”

諸廷執聽到此言,都是若有所思,此寶之能看著平常,但他們大多數人都是一路拚殺過來的,哪還不知道其作用其實是極大的。

此寶的守禦之力若能到達一定程度,現今的格局恐怕立時就會有所不同,甚至天夏事先擬定的戰術,都可能因此而調整。

林廷執這時又道:“此寶最大好處就在於未經上境大能之手,雖具上層之力,卻不具備上層之能。”

馮昭通奇道:“敢問林廷執,馮某從未接觸過上乘寶器,卻要問一句,不具備上層,那不是弱點麼?”

他並不諱言自己見識少,這方麵他是很坦然的,其餘廷執也冇有看不起他的意思,他隻是因為身在下層,受了天地之固束罷了,而非自能為不足。要是其人一開始就落在上層,那成就也不見得會比在座廷執少多少。

林廷執道:“這是因為上層寶器原本是給上境大能祭煉出來為己所用的。而到了我輩手中,能夠發揮的隻是其中微末之力,寶器九成以上的威能實則是用使不出來的。

而這件寶器不同,非是上境大能所煉,乃是無主之物;

而寶器天然化成,乃為自身之超脫,而非為了被人運使,故其所照所顯皆為空白。自然,若得道法高深之人,此寶反而順依附從,以期同攀大道。這於我而言,卻是大為有利了,正可照我心意再作塑就。”

馮昭通不覺點頭,若有所思道:“非是人為,而是天定,而入我之手,則可後人為也?”

林廷執道:“正是如此。此便如祭煉法器一般,但卻無需法力祭煉,而是需運使自身道法,並得其承認,那麼愈是運使,兩者愈加合契,所能運使之威能也是愈發強盛。”

他又感慨一聲,道:“而且這裡還有一樁好處,此衣可分可合,如今可得三人著身,亦可三合為一。”

馮昭通道:“三合為一,當是上境大能所用了?”

林廷執道:“正是,所以分化到我等身上,哪怕一化為三,也並不至於減損分毫威能,反而更易運使。”

鐘廷執思索了下,道:“這等寶衣,交托給求全道法的上尊運使最為有利。”

眾廷執深以為然。

無論是寄虛修為,還是摘取上乘功果之人,運使此寶都是欠缺了一層,而求全道法之人無疑是最接近上層的,方是能夠此物的效用最大程度發揮出來。

韋廷執對著上方稽首一禮,道:“首執一身牽繫我天夏之安危,當可著一件在身。”

陳首執搖頭道:“我便不用了,我非衝陣之人,留在我身,並無大用。”

這倒不是他不願衝陣,而是絕大多數情況下,他都需坐鎮後方,確保最後仍有反製敵方的手段。就如當初攻伐上宸天時,莊首執亦是全程幾未有過出手。

而且身為清穹之舟執掌之人,他能調用的權柄不是眾廷執可比,也無需此物。

韋廷執點點頭,又轉而看向張禦,對著上方一禮,道:“首執,諸位廷執,韋某以為,張廷執執拿守正之權柄,又是負責鎮壓內外,當可著有一件。”

……

……(未完待續)-